国之利芒 上部 南国烽烟 084 【潜进】

longshenjihua 收藏 2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6/[/size][/URL] 几名越军越走越近,甚至在轻松的谈笑着。 毫无疑问,中国军队的忍耐成为他们口中的笑柄和放松警惕的理由。一个小国向大国挑衅,不,准确说是大国在教训小国后展现出来的宽容姿态,让妄图建立“印度支那联邦”的越南人以为中国担心北方的问题,在南部边疆问题上开始示弱了。这种情绪从越军高层逐步地渗透下来,在连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6/


几名越军越走越近,甚至在轻松的谈笑着。

毫无疑问,中国军队的忍耐成为他们口中的笑柄和放松警惕的理由。一个小国向大国挑衅,不,准确说是大国在教训小国后展现出来的宽容姿态,让妄图建立“印度支那联邦”的越南人以为中国担心北方的问题,在南部边疆问题上开始示弱了。这种情绪从越军高层逐步地渗透下来,在连番的挑衅中得到了强化。

越军巡逻路线旁边,二十一个人分成三个梯队隐蔽着,有的隐身于岩石,有的隐身于凹地,有的干脆就趴在地上,用灌木和青草为掩护。红剑队员们密切注视着敌人的动向,沉静的黑夜里潜伏着随时可以爆发的杀机。

叽哩咕噜中,一名越军突然提声招呼了一句,停在界碑处惊讶地“诶”了一声。其他越军也停了下来,似乎为界碑的北移又还原而惊疑。

郑尚武向前面的岩江看去,他到现在还没学会“轰轰隆隆”的越南话,此时越军士兵的交谈在他耳朵里,就是一群绿苍蝇在嗡嗡乱飞。岩江没有动弹,趴在地上大气也不敢出。因为他是全队的尖兵,距离敌人不过五六米远。

一名越军解下裤袋,说笑着向界碑撒尿,还故意挺腰让尿液能够冲得更高,这个动作引来其他越军一阵哄笑。

黯淡的星光下,神圣的界碑遭受越南人的肆意凌辱,一股腥臊的水流洗刷着两个黑体汉字——中国。

郑尚武开始担心起来,担心有谁按捺不住。其实他自己也差点想摸出腰上的匕首,扑上去将那越军的丑陋家伙割下来喂狗。可是不能啊!今天晚上的目标是搜索敌军炮兵阵地,是要潜进敌军边境防线的纵深五公里左右,如果干掉敌军巡逻队,不出一个小时就会惊动敌军。那时候,完成任务后的红剑想要安全返回就困难了。因此,此时绝对不能节外生枝!

越军说笑着离开了。对他们来说,这只是枯燥无味的夜间巡逻途中发生的无意义插曲。

岩江匍匐前进到山脊线,观察了一阵后挥动手中的白毛巾。

“上!注意隐蔽!”郑尚武拎着79狙击边行动边下命令。

二十一个影子分成前中后三个梯队快速通过山脊,下山后越过山间小道,在西面与小道平行的丛林里开路前进。

岩江带着两个队员担任尖兵。他们身后二十米,是装备了轻机枪和40火箭筒的火力支援组,再后面二十多米才是郑尚武等人。夜间野外行军,在没有道路的丛林潜进,这个距离是比较合适的。

尖兵组有两把景颇砍刀轮流开路,另外一名队员则负责观察敌情。这样边观察边开路,行军速度当然快不起来。

“停止前进。”刻意压低的口令声从后面传来,岩江挥手制止了队友的行动,警惕地观察着四周的动静。两座南北走向的高山之间,除了虫鸣声之外,就是从后面传来的树枝摇晃声了。

郑尚武和卓军赶到前面,和岩江对了一下情况后又观察一阵。

郑尚武回忆了一下周边的地形,小声道:“敌人主要控制山头,这条小路应该没有重兵把守,咱们是不是大大方方出去跟小鬼子会会?”

岩江下意识地看看自己身上的越军服装,笑道:“那我在前面开路,蒙住小鬼子还是没问题。”

“你呢?有啥意见?”郑尚武向卓军偏头问道。

卓军脸色有些不好看,作为代理四班班长,他是二十一个人中唯一没有实战经验的队员,也是军龄最短的队员。要说此时不紧张,完全就是瞎话,训练不可能代替实战!模拟敌人的队友不可能完全成为敌人。

“紧张?正常!”郑尚武拍拍卓军的肩膀,呲牙笑了笑,洁白的门牙在黑夜中显得有些阴森,反让卓军不禁打了个冷战。

“你带四班在后面隐蔽跟进,遇到情况听我命令行事。”郑尚武收敛了笑容,按着卓军的肩膀捏了捏。

卓军似乎安心了,点点头没有说话。

“全部下去,三班在前,四班拉后五十米隐蔽前进!”

所有队员马上明白了队长的意图:伪装越军,以三班在前面明处开路,四班隐蔽跟进掩护。这样一来,行军速度就会大大提高,而队员的体力消耗也相应减少了许多。

一路上的情况令岩江简直不敢相信。作为一名步兵初级指挥员和特战队员,好几个他认为会碰上越军哨卡的地方都是寂静无声,连小鬼子的影子都看不到。似乎除了那支稀松的巡逻队外,越军并没有其他的警戒手段。

在越过1027高地后,岩江命令三班停了下来,返身去找郑尚武。

“队长,情况有些古怪,咱们进来的也太轻松了一点。眼看着越军前沿都被咱们穿透了,却连鬼影子都没看见一个,不对,肯定哪里出了问题。”

郑尚武沉吟了片刻,摇头道:“两种情况,第一,越军故意引诱我们上钩。这种可能性实在不大,我们出动连指导员都不知道,越军如何得知?第二,越军没有提防我小分队进袭的准备,这种无法开进大兵团的道路,恰恰成为他们守备上的盲点。”

岩江点点头正要说话,卓军插话道:“我觉得第二种可能性比较大。”

“说说理由。”郑尚武和岩江几乎同时发话。

卓军看看远处黑黝黝的大山,凝思片刻后道:“咱们二十万大军自卫反击给越南人心理造成了阴影,因此尽管他们在挑衅,其实也最担心我军再来一次大规模的还击作战。大军出动不可能没有蛛丝马迹,何况现在咱们国家还在尽量地挽留越南于谈判桌上,因此,边境地区看似紧张实际松弛,特别是占据了扣林山主峰的敌人,自以为有地利优势,很可能麻痹大意起来。”

“这个客观事实确实存在,咱们啊,算是钻了一个大空子,让国家外交部给咱们红剑当了一回挡箭牌,呵呵。”郑尚武颇有些得意地干笑着又道:“那,咱们就更不能留下把柄,加快速度迂回到967高地西侧,行动!”

“慢,队长。”卓军拉住郑尚武,指了指身后的1027高地道:“不如留下一些兵力在这里,控制住我们的退路。”

郑尚武仔细打量了周围的地形,皱眉道:“控制退路是对的,不过高地上肯定有敌人,你准备如何控制退路?”

“摸哨!”卓军小声回答道,却显得有些底气不足。

郑尚武为难了,自己该留下摸哨守退路还是在前面搞敌人炮兵?仓卒的计划看来有太多漏洞!留下吧,岩江能不能带领三班找到敌人炮兵阵地,完成袭击任务?不留下,卓军这个新兵蛋子能行吗?看着黑沉沉的夜色,他踌躇不决。

卓军看看岩江,突然转头道:“队长,你可不能小看四班,我这班长不称职,可队友们都是老兵呐!我留下,四班再支援正副机枪手给三班。”

郑尚武心一横,点点头道:“不用调人!记住,不到万不得已不摸哨,只要你们的火力能够控制山路就行。多布雷,多利用天然地形。我们这次,不能有任何的伤亡,必须一个不少地回去,卓军同志,你明白吗?”

“是!”卓军抬手敬礼,正式领受任务。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