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冠占领下的河南老百姓

xzlgr 收藏 0 178
导读:现在网上许多传言,当年小日本入侵中原后,河南老百姓如何如何,什么帮日本人打国军拉,甚至还有说帮小日本打八路的。且不说这些人是何居心,就说他们材料的来源在哪里?来源可靠吗? 我也说说我所了解的的当年河南沦陷后的一些事情--这些材料的来源一是听我母亲说的,二是听我父亲说的,三是听我老师说的,是我亲耳听到了,中间没有任何二传手! 一、张庄街惨案。[B]有没有河南郑州的战友,张庄街就位于郑州市东南面十几公里处,现在已非常接近郑州市区了。当时是方圆几十里的一个较大的村庄。[color=#EE1111]关于张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现在网上许多传言,当年小日本入侵中原后,河南老百姓如何如何,什么帮日本人打国军拉,甚至还有说帮小日本打八路的。且不说这些人是何居心,就说他们材料的来源在哪里?来源可靠吗?

我也说说我所了解的的当年河南沦陷后的一些事情--这些材料的来源一是听我母亲说的,二是听我父亲说的,三是听我老师说的,是我亲耳听到了,中间没有任何二传手!

一、张庄街惨案。[B]有没有河南郑州的战友,张庄街就位于郑州市东南面十几公里处,现在已非常接近郑州市区了。当时是方圆几十里的一个较大的村庄。关于张庄惨案我只是听我母亲和村里的老人们说过,从没见到过相关的资料,是没有还是我没见到,知道的战友提供下材料。[/B]

具体日本人为什么要杀那里的人,我母亲也说不清。似乎当时有中国军队(也不知是国军还是八路)在那里与日本人打了一仗,日本人吃了亏,拿中国老百姓报复。

我姥姥家就在距张庄二三十里的地方,我母亲当时还没出嫁,说是当天下午就传言纷纷,“老日”杀过来了(我们这里的人当时称日本人为“老日”)。到了吃过晚饭,我姥爷就把牛车套好,把家里的家当装上车,准备逃难,当时叫跑“老日”。但又舍不得家,就看别人跑不跑,全村的人都在观望。说是等老日快来的时候再跑。

我母亲说,全村人人心慌慌,家当都装上了车,姑娘媳妇都用锅底灰抹了脸,只等枪声一近就跑。但左等老日没来,右等老日没来,到了天黑透了的时候,看见西北方火光冲天,用我母亲的话说就是“西北天都红了”。

幸运的是“老日”终于没来我姥爷的村子,第二天就听说,张庄街被烧杀一空,还有具体的情形:在村某某地方死了多少人,在某某地方死了多少人。当时我母亲说的是一清二楚,可惜当时年纪小,又过了这么年,我记不清了,只记得一是当时张庄的水井都被尸体填满了,二是在张庄庙台上用铡刀铡死了几十人。

二是听我父亲说的。记不清年代了,就是后来日本人在我们这里建立了比较稳定的统治,成立了政府,当时我们乡也是一个日本人当乡长(我父亲说的,我想可能是顾问一类的,不会直接由日本人当乡长)。

小日本也确实有诸如给小孩子糖果等等的行为,那个乡长平时也到乡里各村转攸,有时候看到小孩子就从兜抓出几颗糖果来,给小孩子吃。

我父亲说的两件事我印象特别深,一是日本人维持治安--当时乡里有几个地皮无赖,横行乡里,日本人抓来二话不说挖坑就活埋了。二是我叔叔,有一次日本人修乡政府的房子,我叔叔当时才十四五岁的样子,被支派去给房子装“顶棚”,还没修完,那个日本人找不到他的公章了,就污赖我叔叔偷了,二话不说向我叔叔一刀劈下,幸亏我叔叔躲的快才保住脑袋。我父亲还说日本刀非常锋利,刀锋过处,我叔叔戴的一个“礼帽”上边的筒子就被载为两节。后来在场的乡亲都帮忙去找,终于在小鬼子房间的某个角落里找到了大印,我叔叔才保住了性命。

公章找到后,大概那个小鬼子觉得不好意思,也拿了一把糖给我叔,我父亲说的很清楚,是用锡纸包的,花花绿绿。我叔舍不得吃,带回家给我奶奶。我奶奶抱着我叔叔大哭,一把将那些糖果扔进了茅坑。

三是我老师说的。其实当时在我们县也没多少鬼子,大概有几十人。他们在城门口安有岗哨,一边一个日本兵,拿三八大枪,剌刀上到枪上。中国老百姓从城门过来过去,都得给他们鞠躬。

我老师是个老知识分子,民族观念特强,他老人家不愿受此侮辱,在整个日本占领的几年里就一直呆在乡下老家,一次也没进过城!他老人家现在好像还健在,去年我还见过他。

顺便说一下,后来,就在前几年还有个当时在我们这据守过的一个日本老兵还来看他当年住过的地方。有关部门还陪同他重温故地。不知这个老鬼子是否真心悔过了。我靠!

至于当时的国军,实在不敢恭维,当时河南四大害就号称是“水、旱、蝗、汤”---水,黄河决口,水灾不断;旱,就不说了;蝗,蝗虫一发起来遮天盖日,庄稼植物一扫而光;汤;就是指当时的国民政府河南省政府主席兼第X战区司令长官汤恩伯了。

所以,如果说当时老百姓恨国军,借日本人之手来报复,是非常有可能的。当然也不排除其中有人当汉奸,但要硬说是老百姓都很欢迎日本人,恐怕说这样话的人是心不可测的。

对八路的态度,当时八路军主要在豫西豫北的山区活动,我们这的老百姓接触不多,就我来说没有听过老年人说过与八路怎么来往,只听他们说当年皮定均将军多么厉害,号称“皮老虎。

实际上我们村的老人们连皮将军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都说是“皮老虎”、“皮司令”代称。我想起来的只有一件皮将军的具体的事迹---老人们说“皮老虎的队伍都是飞毛腿”(脚底板上长有一撮黑毛,跑起来像飞一样)。“皮老虎的队伍夜袭中牟,天黑才从新郑西风后顶上下来,半夜开始打仗,天不明又回到山里,一夜来回三百里”。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皮老虎”就是皮定均。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