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一支枪 第二章:仇恨在燃烧 五

王农民 收藏 2 2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46/




程金锁这几天右眼总是跳,俗话说:左眼财,右眼灾。程金锁越思谋越不对劲。

有什么地方得罪了皇军呢?程金锁苦思冥想。没有,绝对没有。程金锁的长烟锅在黑暗中一明一灭。现在是东洋人的天下,自己并没有违拗小鬼子呀。李益亭当了县长,硬给他挂个城关区的区长,皇军要的粮食一粒也没少过呀。那怎么白野小队长多看他几眼呢?

前天宪兵队白野召集他们各区的区长开会,要求他们抓紧为皇军筹集粮食。散会的时候,白野小队长突然叫住程金锁,看了他几眼,又扬扬头让他回去。不过,程金锁猛地想起一件事,一下坐起来,再也睡不着。

程金锁望着黑漆漆的屋顶想起自己的心思,这份家业是怎样挣来的呵。从爷爷开始,历经三代方形成这个规模。程金锁的爷爷从关外逃到古城,先在亨通药铺做伙计,老板看他勤快老实,把自己的独生女儿许配给他。老板死后,程金锁的爷爷做了掌柜,勤勤恳恳不敢打半点马虎眼。老板死时,把祖传密方全传给了奶奶。程金锁的奶奶自小跟着父亲行医看病,现在又得真传,坐堂行医自是手到病除。由于程金锁的奶奶是位医术高明的女中医,慕名而来的,借诊病看奶奶的,人越来越多,生意好不红火,古城周围四州十八县谁不晓得亨通药铺的大名!

到了程金锁这一代,亨通药铺已是古城的老字号了。程金锁自幼熟读医书,“望、问、闻、切”阴阳五行,莫不烂熟于心。程金锁娶妻刘氏,生一小女亭亭,以后再无所出。程金锁每每念及身后无子,心里总有一丝怅然,但一看亭亭生得眉清目秀,唇红齿白,聪敏伶俐自是一种宽慰。罢!罢!罢!日后给她寻个好男人,权当自己的儿子,承继了这份祖业也就是了。可是今天早上,老狗李益亭竟给白野小队长提亲!

程金锁不想则已,一想又气又怕。

他妈的李益亭,你把老婆让给人家还不够,又来害老子!

可是程金锁深深晓得白野的厉害。

白野生得白白净净,年龄三十岁上下,平时板着脸不苟言笑。上次白野召集古城的老板富户们给日军捐粮捐款,李益亭带头捐了一千袁大头,其它的富户们想捐一千又有点舍不得,捐得少了又怕交不了帐,都互相看着不肯上去,场子里有些冷场。

白野端坐在桌后,点名叫出清水斋一个小老板,小老板战战兢兢走上前去,白野唰地抽出军刀,冷笑几声,一刀将小老板劈成两半。众人大惊,白野用皮鞋蹭蹭刀上的血看着大家,谁还想当第二个小老板?众人纷纷掏钱。

那次回来,程金锁差点没被吓死,以后想起来还心惊肉跳。这么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程金锁如何肯把女儿嫁给他?今天虽然说妻小走亲戚推脱过去了,可明天,后天呢?


亭亭醒来的时候,太阳已升得老高。母亲和姑姑就做饭就神秘地说着聂庄的事,姑夫把刨回的山药倒进窖里,姑姑念叨着,不知小祖宗又哪里去了。母亲劝慰姑姑几句,说高诚会小心的,姑姑略略放下心来。

今天家里没事,姑姑给她们烙“火烧子”。山里人家没什么好吃的,姑姑总是想着法子给他们变花样。“圪团儿”、“鱼鱼儿”、“河捞儿”,今天又做“火烧子”。把面和起来,然后干成薄皮,包上甜苣、山药丝丝什么的,往烧热的锅底一放,“滋”一声,连翻几个个儿,火烧烙成了。

刚烧出一个亭亭捞在手上,呵着气,双手轮流倒换着。这时有人进来,挑起门帘是高诚。“表哥!”亭亭惊喜地喊,手忘了倒换,“火烧”烫得一哆嗦掉在地上,高诚急忙为表妹拾起来。

高诚脱鞋上炕,摸出巴掌长的小烟锅,装上烟丝吸起来。高诚也听说了聂庄的事,心里很佩服那位勇敢的中国人。

亭亭觉得表哥现在吸烟的姿势也很美,“表哥,你们开什么会?”亭亭心情很愉快,笑嘻嘻地挨着表哥坐过来。母亲偷偷瞅着女儿和高诚,挺般配的一对么。

高诚看看表妹,知道有些事现在还不能告诉家里人,便吱唔一句,磕磕烟锅,抓起一张“火烧”嚼起来。高诚感觉到了表妹那火辣辣的眼光,作为一个男人,从心底里说,他非常喜欢表妹,表妹年轻、漂亮,而且还有一种山村女孩所没有的特有气质。他越喜欢表妹,也越躲着表妹,他知道自己正在干什么,他不愿意让表妹因为自己而受牵连。

这时柴门外一阵铃铛响。

“小二!”亭亭跳下地,她从窗户上看见是店里的伙计来了。

一家人急忙下地,亭亭已跑出去。

“太太,姑太太,小姐,老板让我给你们请安呢。”小二给大家鞠了一躬。小二走了许多路,脸上红扑扑的,现在见这么多人来迎接他,脸更加地红了。

“快进来快进来!”姑姑连忙把小二拉进屋子,高诚也趿着鞋出来,和爹把驴背上的驮子卸下来。

亭亭急忙打听爹爹的消息,还不等小二回答,又急着问,是不是爹让你接我们回去?

小二摇摇头,告诉她们,老板现在是日本人的区长。

一家人听着程金锁当上了鬼子的区长,都没出声。亭亭叫起来:“爹怎么给鬼子干事呢?” “老板有打算。”小二放下长袍,觉得老板很了不起,有远见,“现在是日本人的天下,不给他们干活,还能有咱的活路吗?这次能进山,还不是全靠了‘区长’的这张牌子?”

高诚向后退了退靠在墙上,舅舅怎么给鬼子干事呢?

小二告诉她们,这次送来过冬用的东西,老板让她们娘俩安心住着,说日本人对女孩子没安好心眼儿,说到这里,小二看看小姐。娘问有什么事。小二压低声音说,好像是李益亭那老狗把小姐介绍给一个当官的日本鬼子,那鬼子要娶小姐呢。娘吓得脸倏地变白,亭亭跺跺脚叫起来,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说完看着表哥。表哥正看她,两人的目光一接触,高诚立刻低下头,若有所思地玩弄手里的小烟锅头。

小二吃了饭就要返回城里,母亲一个劲地叮嘱小二,千万告诉你们老板,少干缺德丧良心的事。小二答应着走出村外。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