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撼啊,寸草不生的西藏塔克逊边防终于迎来了春天!


今天偶然看新闻,突然看到塔克逊边防收到了上级送来的鲜花过年,还成功地种了大棚蔬菜!


可能大家不太清楚这里的残酷环境和地理战略上的重要性,下边就来谈谈: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对着1:500000分之一地图查查"塔克逊"在西藏什么地方!?这个地区在中印边境地区的岗巴县境内,是有名的"塔克逊"边防地区,历来是兵家要地!前几年老蜀特地制作了这个地区边防站的卫星地图,但苦于没有真正的新闻照片!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以下是一个边防军人写的塔克逊边防生活:


远远望着西藏的云


之一:喜马拉雅山下的"塔克逊"


开始学习写作,我就琢磨着写在西藏当兵的事情。我想,在西藏生活了三四年,总得写出点怎么来。可惜一直写不好,写了好些字都撕掉了。到现在为止,只在地方刊物上发了一篇关于拉萨的散文。


其实,我在拉萨的时间不多,时间短,但心情好,好些事反而记下来了。我在边防哨卡站岗放哨的时间长,而且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岗巴县境内一个叫"塔克逊"的地方。"塔克逊"是一个藏语名称,它在藏语里有一个具体的意思,我曾打听过,知道过,可惜现在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藏语里的"塔克逊"是什么意思不知道了,这让我说来惭愧。不过,现在我想从另外的角度具体地说明一下"塔克逊"也并不难。闭上眼睛回忆一下,一切都清晰了。


在西藏,海拔能让我们悬浮在一个虚幻的数字里。塔克逊的海拔是5300米。5300,这个数字在我的心里设置迷宫,最后呈现的依然是具体的物象。然而现在要我解释5300米的海拔是个什么样的概念?我还是没有办法用准确的语言来说明它,具体的描述只会象这个数字一样枯燥。我想,只有自己的生命在这个高度上生存过以后,才能意会到这个海拔的高低、轻重和色彩。真的,我的理解是,海拔的高度,落实到最后,还是一种色彩。生命是有颜色的,没有颜色,万物就死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高高的海拔之上,塔克逊却没有想象中的高山,只有起伏的丘陵。地上一概是淡淡的黄色,没遮没拦。放眼看到尽头,是蓝天和雪山。坝子太宽了,有的丘陵和河谷要走到面前才看得到轮廓,看到那里有游牧的牧民临时的羊圈,上面有堆集千年的牛羊的粪便为历史作证。我们的营房,就建在丘陵一样的山头下面,所有的房屋都座落在一个小山坳里。一个连队的的房子,都是新建的一层高的平房,顺着山坡一层一层呈梯级的格式。洁白的石灰墙,铁皮盖的层顶,远远地就可以看到太阳的反光和石灰的洁白。我曾走进沙漠里去看过我们的营房,"塔克逊"除了营房上反射出来的阳光和山岭以外,什么也看不到。四周没有树木,没有屏障,距离制造的空间阻挡着视线。


那个年代,我就是生活在这么宽阔的"塔克逊"里。而一个宽阔的地名:"塔克逊",看来只能落实成我们哨所的名称,说到塔克逊,谁都只能走到我们的哨所来。塔克逊:好象是为我们哨所准备下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塔克逊"哨所里,我们出门或者临窗,就可以看到很远的前方。那是一个宽阔的坝子,真的,一棵树也没有,偶尔有些草,但颜色都是淡黄的颜色。一眼望出去,坝子的尽头,也就是二十公里左右的地方,有一座长年不化的雪山,属于喜马拉雅山山脉,叫"干城璋嘉峰"。这座雪山在中国和锡金的边界线前面,那时候还属于印度管辖,边界局势比较紧张。我们经常要出去巡逻,巡逻的地点就在这座雪山脚下。


巡逻很艰苦,这没有什么可怕。在辽阔的塔克逊,让我感到苍茫和迷惑的是,这么宽的地域,却没有任何人家。在这里,你看到的除了当兵人,还是当兵人。如果要看外来人,只有沿着沙漠里升起的炊烟走去,去看游牧的藏民搭起的黑色小帐篷,帐篷旁边兀立的牧民和疯狂吠叫的藏犬。在沟溪边,也还有牦牛,都是黑色的,偶尔也有白色的。但我从来没有看到这些牦牛低下头来吃草,它们总是抬着头看着远方。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营房里,我穿着黄色的军装经常从塔克逊出入。棉衣棉裤毛皮鞋把我包裹起来,这里的当兵人,一年四季都是那样的臃肿。就是这样的装点自己,我站岗,我施工,我捡牛粪......我始终只能站在哨所的一个角落,看高原上的动与静,阴与晴。偶尔才看到有汽车走过。哨所前有一条公路,一条路一个月也就只有三五辆车走过,车过以后是长久的宁静。每当汽车轰鸣着马达在沙子路上行走的时候,我背着一支半自动步枪,看着汽车走过的灰烟一直消失在雪山的心头,心里什么滋味都有。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其他的外来事物都没有,有时候就只看看营房外乱石岗上时起时落的乌鸦。很少听到那些鸟鸦的叫声,它们漆黑的羽毛与沙漠形成强烈的反差。其他的颜色,就算是有了翅膀,飞翔在沙漠里,稍不留神就会被无边的颜色淹没掉,什么也看不见。


然而,我现在脑海里黑色的乌鸦群,还是"塔克逊"的记记。它们默默地起落,偶尔的叫声,只是属于意境。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哨所的前面,有一条小河,那种水的清澈,我在其他地方从来没有看到过。哨所里吃水都到河里挑,冬天天气寒冷,小河也不太结冰。到了每年的七八月份,河边的草变成了绿色,象是别致柔情的彩带。这种难于看到的颜色,使我对小河的印象更深了。小河时宽时窄,河宽的地带,水浅浅的,摇摆着生命力极强的水草。河浅的地方,水满起来,河里没有水草和青苔,干净的石头都只有小碗大,鸡蛋大,在水里整齐地排列......回忆是这样的清晰,然而,我却回忆不出小河的流水声,这条的河水,仿佛就是应该没有声音。也没有看到生命在河里游动,我想,5300米高度的河流里的生命,只会在暗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河边有个篮球场,篮球架做得十分简单,只是用两根木料支起了一块篮球板,一个篮圈。场地不平,是坑凹的沙子地,被风吹得很干净。很少有人去打篮球,只是早上出操或操练的时候,我们才在那里走步伐,口里吼着一二三四。球场边上,有一部手扶拖拉机,是我永远也忘记不了的风景。那是一部报废了的车子,有机体,有驾驶坐,有把握方向的手柄。一切都有,但自我到了"塔克逊",它就没有活动过,象是一个点缀,一个象征。点缀什么,象征什么,我说不清。后来我了解到,这部拖拉机到了塔克逊就发动不起来,不适应5300米的海拔,从来就没有起过作用。记忆中,手扶拖拉机的轮子还是新的,但已经就瘪了,瘫痪在沙子里。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