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


1009年春天的时局,犹如六月的天,变幻莫测。给研究这段大陆史的后世学者留下绝好的素材。在这变幻不定的时局中,神华帝国无疑是最大的输家。

帝国自皇帝轩辕寂、总参谋部到红旗军、青旗军高层对1009年的春天都寄予了最大的希望。去年,南线自黑旗军第6、第11集团军调上南线后,连续对兰斯军发动了数次反击,但没有收到预期的效果。冬季到来后,虽然道路方面具备了进攻的条件,但双方都不约而同地采取了守势,导致南线的整个冬季都相当平静。这种平静下蕴藏着更为激烈的行动,双方似乎都明白,明年春季将是决定战局的一个关键季节。总参谋部在1008年的整个冬季都在都在为次年春季的大进攻作着准备,新组建的坦克师、机械化师代替了原来传统的步兵师,更多的新装备运抵南线,更多的一线野战机场在抢建中。总参的计划是在春季泥泞季节结束后,抢先由中路的红旗军发动战略意义的反攻,用中央突破的战法割裂兰斯军的整个战线,然后中路突击兵团向东发展,和左翼随后进攻的青旗军形成一个规模巨大的包围圈,合围兰斯军第2、第6军团。如果顺利达成战役目的,不仅会重创兰斯陆军,而且将牢牢掌握南线的战略主动权。计划投入进攻的为6个集团军,中路红旗军4个集团军,分别是第6、第7、第3和第17集团军。东线青旗军2个集团军,即第1和第11集团军。参加进攻作战的共计250万大军。这是战争爆发后前所未有的战略反攻,皇帝给与的关注是空前的,他再次为战役拟定了加密代号——“启明星”。

对于这样一个几乎决定南线战局的巨大行动,总参谋部的意见并不统一。主管作战的副总参谋长严浩上将就强烈反对现在就进行决战。他认为,尽管从去年就开始倾全国力量对南线进行补充和增援,南线总兵力已经超过了兰斯军,原来在技术兵器上落后的局面基本被扭转,部队士气高昂,几乎从上到下都在期盼一次决定性的进攻中收复失地。但严浩认为,南线并没有形成对兰斯军的压倒优势,兰斯军呈二线配备的情况使我军虽然有把握突破敌人第一道防线,但很难达到战役要求的纵深突破,敌人可以在二线阵地上以逸待劳。最可能形成的局面是收复了一些失地,但没有达成纵深突破,也就不可能实现总参计划中所规定的合围兰斯军2、6军团的战役目标。最危险的情况是,突击部队在兰斯人二线生力军的反击下溃退,不仅难以收复失地,而且将积攒的反攻力量都无谓地消耗了,大洪山防线反而出现危机。

严浩上将知道皇帝信任自己,所以在他列席的御前会议上将最坏的结果讲了出来,众人以沉默相应。皇帝问,如果按你的意见办,怎么打?严浩说,我还是认为去年8月御前会议讨论过的战略是正确的,先与海军共同解决罗卑,然后将扶桑拉入我们的阵营,最次要让扶桑保持绝对中立,然后我们从东、西大洋上发展进攻,让留在帝国南五州的兰斯人腹背受敌。那样------皇帝打断了严浩的话,南线呢?南线的数百万大军就在那里干耗吗?梅立青总参谋长听出了皇帝的怒意,用眼神示意严浩不要再说了。但严浩并没有看到梅总长的眼神,陛下,南线大军并非干耗粮饷。兰斯人在占领的土地上滞留了几百万人马,每天的消耗都从国内运来,给养弹药绝对是一个天文数字,他们比我们更着急------皇帝再次打断严浩的发言,难道兰斯人就不会以战养战吗?军情局和保安总局都有情报表明,兰斯人不仅大量掠夺占领区粮食等物资,而且正在努力恢复那里的工业生产,现在已经可以制造子弹了,也许以后兰斯人的枪炮都依靠我们的工厂生产了。哼!按照你的理论——不,是海军的理论,实际上是放弃南五州!我不能做这样的决定,不能!

会议结束后不久,严浩即被解除了副总参谋长职务,下放到南线担任红旗军第17集团军副司令了。严浩临离开总参时和梅立青总长深谈了一次,责怪梅总长在事关国家生死的重要关头竟然为了明哲保身一言不发!前辈如何教诲我们的: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趋避之。我们处于如此重要的位置,简直是一言兴邦,一言丧邦,怎么能无原则地顺从陛下的意思?看陛下的脸色?难道你就对“启明星”战役有必胜的把握?万一输了,可就是去年春季形势的翻版,那时我们有大洪山可以依托,现在------严浩不敢说下去了。

梅总长只是长长叹了口气,什么都不能说。虽然梅立青在战略上的研究不如严浩,但如果说梅立青看不出“启明星”战役所蕴藏的风险,那他根本就不配坐上总参谋长的椅子。梅立青尽管是皇帝的姑父,但跻身军界的皇室成员车载斗量,为什么选中他呢?但梅立青不能将真实的情况告诉严浩,皇帝在春季发动近似孤注一掷的进攻实在是有不得已的苦衷。这种苦衷,梅立青知晓,但严浩不知道。

梅立青只是叮嘱严浩,到达红旗军时,王庸元帅必定接见你。希望你把我的话带给他,就说帝国命运在此一战,希望他以帝国千秋大业为重,打好“启明星”。王庸元帅不仅是陛下信赖的“五虎”之一,也是我军年轻一代中屈指可数的杰出统帅。而且,他就是从你刚卸任的位子前去执掌第4集团军的。他会明白我的意思的。严浩上将答应了。

帝国高层无法获悉兰斯人对1009年战局的判断,如果能够如去年获得“飓风”计划一般,那么帝国就不会在南线策划“启明星”了。

兰斯军参谋总部在1009年春季总结了1008年战争的情况,认为“飓风”计划夭折后,已经丧失在陆地一举击败神华帝国的可能。随着神华陆军对大洪山——乌岭一线阵地的不断加强,谋求陆地突破已经不可能。从沙漠进攻又失去战略突然性,塔达沙漠靠近神华国一侧每天每时都有侦察机在巡逻。战胜神华人最合理的计划是在海上发展进攻,歼灭和重创神华海军,谋求在神华帝国的西海岸登陆。但经过几场海战,兰斯联邦承认,尽管海军总吨位大于神华海军,但战斗力却不如对手,现在的局面是海军必须采取守势,遑论进攻。

兰斯参谋总部冷静地分析了形势,制定了1009年战局的指导意见。兰斯人在陆地将采取一种机动防御的战法,诱使神华帝国进攻,在打破这种进攻时不断给神华帝国放血,让神华帝国在不断的失血中虚弱下去;海军则取守势,不放弃有利情况下的进攻。北线将罗卑拉入战争,用满足罗卑对额伦河右岸土地的要求来换取罗卑投入战争。兰斯参谋总部坚信罗卑不会放弃这次机会。因为罗卑知道,神华帝国决不会放过他们,如果不乘帝国与兰斯联邦的大战中解决危机,等待罗卑的将只有灭国一条路。兰斯联邦还有最厉害的一着棋,就是神华帝国的内乱!联邦情报局已得到确凿的证据,在神华帝国海军有绝对影响力的轩辕台已经回到海军的控制区。如果轩辕台发动内乱谋求推翻现任皇帝,那么,这场战争就有可能按照兰斯联邦的意愿结束。

兰斯联邦承认去年仓促终止“飓风”是一个错误了。但已无法挽回,只能希望在今年春季神华人可能发起的进攻战役中重创神华陆军。牢牢掌握战局主动权,在罗卑人发动进攻后,让神华人首尾难顾,只能向联邦乞和!


4月15号,红旗军按照计划发起了“启明星”战役。在最初的7天内,红旗军的进攻部队突入兰斯军防线达250里,一举占领了被战火摧毁的战略要地抚州衡东郡衡东城。去年春夏之交,这里曾进行过各有数十万士兵阵亡的为期一个半月的惨烈会战。由于衡东城这个战略要地的收复,红旗军基本割裂了兰斯军的防线,在兰斯军中段打入一个巨大的楔子。“启明星”战役第一阶段的目标顺利达成。一时间形势一片大好。但令前线统帅王庸元帅忧心的是,战役至今没有合围歼灭一个完整的兰斯师团,一线的兰斯人在有计划地撤退!他们和处于一线背后300~350里的兰斯军二线兵团基本会合,随着兰斯军精锐的二线部队的前调,红旗军突击的箭头——第6集团军慢慢地失去了攻击的锋芒。那个时候,兰斯人会不会张开它锋利的爪牙呢?总参谋部的担心会不会成为现实呢?

就在王庸元帅顶住来自太阳堡要求部队乘胜前进的命令,断然下令冲在最前面的第6集团军放慢进攻速度,准备牢固占领衡东这一要地之时。兰斯人的反击开始了。本来准备用张开两翼正面缩回的办法,在衡东城以南谷地打反击的兰斯人发现这一计划的缺陷。那就是对手的进攻如果仅以占领衡东为目的,那么兰斯军的计划就有偷鸡不成赔把米的结果。兰斯人绝对不能丢失衡东郡这一战略要地,否则,一条完整的战线将被神华军深深入打入一个楔子,兰斯军就有被纵深突破的危险。本来期待神华军再深入一些后再行反击的兰斯联邦参谋总部担心颇具战略眼光的王庸蹲在衡东郡巩固阵地,所以断然命令精锐的第11装甲军团对衡东郡展开反击,将王庸进攻的主力牢牢牵制在衡东郡一带,然后以第7、第9军团在衡东郡以西,以第2和第6军团在衡东郡以东,展开反攻,打击王庸进攻部队的两翼!4月22日,在衡东城东南120里,红旗军第6集团军与兰斯第11装甲军团迎头相撞。1008年战争爆发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装甲兵会战在一个叫两水城的小城市展开了。

王庸敏锐地意识到两水城之战将决定“启明星”的胜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