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 第一卷 无计可挽道旁柳 第四十五章 应战

hc8610 收藏 1 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5/


说话的是枯镝,他对狂尊的实力非常忌惮,从刚才狂尊身上散发出的气势就可以看出,他的修为远比百年前要高了许多。自己这边虽然有那个什么女子相助,但是褐甲蠕虫部族的威胁,始终没有办法真正解决,万一高庸涵二人离开焚天坑,剩下的事情又该怎么办?总不能白白错失这次机会吧,所以一听紫袖要高庸涵拒绝,顿时就急了,忍不住开口相求。


高庸涵看了狂尊一眼,转身走到桥头,枯镝率着一帮七虫族长老,急忙迎了上来,顾不得紫袖冰冷的眼神,齐齐朝高庸涵深深施了一礼,弄的高庸涵颇有些手足无措,苦笑道:“大长老,何苦如此?”


“高先生!”枯镝一开口就把高庸涵吓了一跳,“高先生,七虫族的存亡大计,都靠先生了,望先生能看在计族长等人的面上,帮我们一把!”


高庸涵还没来得及开口,那边凤五就不干了,张嘴反驳道:“大长老,你别拿我当挡箭牌,我绝不能让我这兄弟身陷险境!高老弟,你根本不用理会这个狂尊,有本事,他尽管攻过来,咱们真刀真枪地打上一场,也不见得就一定会输。”


枯镝没想到凤五这般决绝,张口结舌,结结巴巴说道:“计族长,这可是关系到全族的生死,你,你怎么这么说话?”


旁边的一位长老接口道:“我看高先生不会有什么危险,他既然能击败虻尊,在十招之内一定不会有事的!”


“有本事,你自己去!”紫袖冷冷说道,呛的那个长老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这边凤五和枯镝等人犹自争论,那边狂尊倒也耐得住性子,除了命一众手下暂时休战,同时一招手,几名手下压着一个色彩斑斓的虫人走到石梁边,然后对高庸涵说道:“你要是能接下我十招,我连这个人一起放了。”


众人回头,就听红蜓失声喊道:“六弟!”


此人正是计熬!原来那日高庸涵断后,计穹等三人夺路狂奔,一直退到接近夜痕洞的一处山谷中,找了一个隐秘的地方,苦等高庸涵归来。可是等了整整一天,都没见到高庸涵的身影,估计他可能出了什么意外,计穹有些坐不住了。


临行前,虫龄一再交代,要他们三人保护好高庸涵的安全,可是没想到,到头来,却是高庸涵为了自己三人,陷在了墨石洞。经过此役,三人已经完全把高庸涵当作了朋友,照虫八的意思,本来也想留下来,但是计穹考虑到虫八过于冲动,一力坚持下,才拦住了虫八。三人一番商议,决定由虫八背着计穹先回夜痕洞,将一路上发生的情况禀报虫龄,而计熬则自告奋勇,留下来打探高庸涵的下落。


计熬顺着原路,小心翼翼地往前走,一路上避开了几群褐甲蠕虫的追兵,越往深处,心情越来越不安。直到最后,迎头碰上了几个落单的褐甲蠕虫,避无可避,当即出手,终于从这几个褐甲蠕虫口中得知,高庸涵已经和虻尊手下高手赫源冠一起,掉进地火熔浆中,同归于尽了。


这一下宛如晴天霹雳,计熬大为痛心,对于这个刚刚结交的朋友,由衷地感到惋惜。可是他的行踪也已败露,虻尊本来就心情极坏,连发数道命令,命手下搜寻那三名红丝蛰虫修真者,这下总算找到一个,当然不能放过。尽管计熬本人十分机警,而且修为也不差,可是挡不住对方人多势众,终于在力竭之后,被虻尊俘获。照虻尊本来的意思,当场就要吸食掉计熬的灵胎,幸亏狂尊使者适时赶到,命虻尊火速赶往阅昙洞,计熬才算暂时保住了性命。


狂尊从虻尊当初的禀报中得知,高庸涵就是计熬等人带到了墨石洞,想必两人多少会有一些交情。在了解了计熬的来历以后,开始只是觉得这是一个极好的补品,眼下为了能诱擒高庸涵,索性把计熬当作了诱饵。


这下,不光是枯镝等人希望高庸涵能出手,就是红蜓和虫髅棠两人,望着高庸涵的眼神中,也充满了期盼。只是由于凤五的极力反对,所以才不好开口,但是他们和计熬兄弟情深的意思,不要说高庸涵,就连凤五都感觉到了。


高庸涵想的最多的,倒不是自己能不能接下狂尊十招,而是该如何说服凤五和紫袖,因为自从和虫龄一番深谈之后,他就已经做出了决定,要设法帮七虫族摆脱这种悲惨的局面。更何况枯镝等人,几乎是到了近乎哀求的地步,其实就算没有这帮虫人长老在一旁劝说,他也准备硬接下来。


看着众人仍在争吵,高庸涵把凤五拉到一边,恳切地说道:“五哥,你对我的关切,我铭记在心。不说别的,就是计熬在他们手上这一件事,我也一定要去试一试!”


“嗯,我知道!”凤五点点头,其实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当下语重心长地道:“高老弟,我不拦你,但是你自己一定要小心!”


“我知道!”高庸涵一脸的轻松,相对于紫袖和凤五而言,他反而是最有信心的一个,因为狂尊的那番话,激起了他内心深处的一种斗志。此时的高庸涵,只觉得紫府内灵气充盈,迸发出了前所未有的战意。


凤五看着这个生死相交、肝胆相照的小兄弟,突然生出了一种英雄迟暮的感觉,“难道是这么多年的经历,反而让自己变得谨小慎微起来?”


高庸涵走到紫袖身边,轻声道:“对面那个虫人也是我的一个朋友,没有他带我来这里,我也不可能遇到你,所以我一定要去救他!”跟着潇洒一笑,说道:“等我把这里的事情处理完,就带你离开焚天坑,带你去游遍名山大川,好吗?”


紫袖展颜一笑,知道高庸涵心意已决,拿出云霄瓶,悄悄塞到高庸涵手中,轻声道:“我教你个法子,你等会可以把那条火螈放出来,打他个出其不意。”跟着传给高庸涵一段咒语,又细细交代了一边:“只要你能先撑过三招,就可以把火螈放出来,然后躲在火螈身后,当可无事。”


“我知道了!”说完,高庸涵轻轻拉了拉紫袖的小手,然后转身走到了石梁中间。


狂尊颇有趣味地看着高庸涵,戏言道:“怎么样,接还是不接?”


“当然要接了,不就是十招么?”高庸涵一脸从容,侃侃言道:“不过,我倒是很担心,你能否信守承诺?”


狂尊一听,不怒反笑,仰天道:“好小子!我狂尊虽然修的是魔功,但是从来都是一言九鼎,岂会骗你这么个后辈?”


“那就放马过来,让我这个后辈也看看,魔功倒底有什么了不起!”


“好,好,好!”连着三声好,狂尊倒对高庸涵有了一种欣赏,当即身形一晃,来到石梁上,和高庸涵遥遥相对。


狂尊这一动,紫袖心中一懔,暗想:“此人好快的身法,果然了得!”


这是狂尊出关后的首战,也想试一下自己苦修的成果,面容一整,右爪虚空一抓,聚出一团红光,跟着轻轻一推,嘴里喊道:“第一招!”


从狂尊往石梁上一站,高庸涵就清晰地觉察到,面前这个虫人,是自己出道以来,遇到的最厉害的一位修真者。光是狂尊那股气势,便已经压得自己几乎喘不过气来,更遑论接下来的苦战。但是,高庸涵本就是愈挫愈勇的性格,不但不惊慌,反而充满了期待。他知道,用对付虻尊的那种方法,在狂尊面前根本没用,还是老老实实稳守为宜。由于敛眉剑已经失落,当下以手作剑,往身前地面一点,一招“画地为牢”,布下了一座法阵。


天机门长于阵法和机关之学,其开山祖师,在本门典籍的记载中,是传说能和九界道祖相比肩的,一代奇才的道一真人。相传,道一真人只花了百余年,就白日飞升,天资之高不做第二人想,至今无人能及。真人升仙后,留下了诸多修行法门,可惜大多都已经失传,即便如此,天机门仍是九大修真门派中,数一数二的大派。这“画地为牢”法门,其实是天机门的入门之学,却并不因为修习简单而为人所轻视,据说这个法门练到极致,别说修真者的攻击,就是天劫都能挡住,只是从没有人能修到此等程度而已。


高庸涵一出手,颇有几分大巧若拙的味道,凤五看的不住点头,对于高庸涵的精进大感宽慰。要是当日在东陵王府时,能有这般修为,究意堂长老凤匀闲,只怕也很难攻破这个阵法。


那团红光缓缓飞来,高庸涵觉得压力越来越重,体内灵力运转到极致,紫府猛地膨胀起来,宛如要爆裂一般。难过之极,不由自主地伸手连弹,数道灵力激射而出,朝那团红光击去。灵力击中那团红光,就像几枚石子投进水潭,只激起了几圈涟漪,红光却似乎动了真怒,一下子碎成数块,分几个方向,朝高庸涵袭来。


画地为牢法阵瞬间发动,在高庸涵身边竖起一层法盾,“啵啵啵”,连续数声轻响,几团红光随即没入虚空,法盾也是一阵剧晃。


站在阵中的高庸涵,只觉得心神剧痛,身子一晃,踉跄几步,朝后退去。可是红光的攻击才刚刚开始,就听见狂尊一声大吼:“破!”


分散的红光突然凝聚到一起,狠狠撞到法盾之上,法盾“啪”地一声碎裂开来,红光只是稍微黯淡了一下,继续朝高庸涵击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