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黑道权欲财色之舞--《天诏》 (十一) (十一)3

鹤鸣悠悠 收藏 1 5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0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05/[/size][/URL] 韩市长一阵大嚼之后,用餐巾擦擦油亮亮的嘴,再次端起酒杯:“来,大家举杯,我们共同喝个团结酒。” 众人响应,纷纷高举酒杯,酒宴又掀起了新的高潮…… 就在众人推杯换盏之际,周子敬看见警容端庄的宋局长接了一个电话,然后迅速站起身,绕过圆桌直奔韩市长的身旁,附在韩市长的耳边压低声音急促地讲些什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05/


韩市长一阵大嚼之后,用餐巾擦擦油亮亮的嘴,再次端起酒杯:“来,大家举杯,我们共同喝个团结酒。”

众人响应,纷纷高举酒杯,酒宴又掀起了新的高潮……

就在众人推杯换盏之际,周子敬看见警容端庄的宋局长接了一个电话,然后迅速站起身,绕过圆桌直奔韩市长的身旁,附在韩市长的耳边压低声音急促地讲些什么。韩市长听罢眉头紧蹙,稍作思忖,然后坚决果断地一挥手:

“你们马上采取措施,绝不能让这两个龟儿子把材料带出中州!”

宋局长点头,马上躲身去了避人的角落,举着手机紧张地发布命令。

韩市长平时粗声大气讲话惯了,此时虽然刻意压低音量,还是被周子敬听个真真切切。看样子,似乎发生了非同一般的事件,还肯定与这个权势集团的自身安危密切相关,所谓材料应该是某种证据,利用公安手段为自身保驾护航实在令人大长见识。周子敬心中惊悚,怪不得自己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这位市长大人的眼睛,岳书记的身后也肯定更是倍受关照,这个中州竟然笼罩在一片黑色恐怖之中。

周子敬存心触及敏感:“韩市长真是日理万机呀,吃饭喝酒也要有事打搅。”

“小事情。”韩市长有意回避,“来,咱们喝酒。”

两个人又是举杯相碰,双双一饮而尽。

韩市长放下酒杯,重重叹了口气,仿佛心中也有许多感慨:“子敬呵,这年头做领导难,做想干事情的领导更难呐!”

周子敬不无同感。

韩市长点上一支烟:“一个地方,发展经济才是硬道理,可是发展经济就要拳打脚踢,就要在商海弄潮,免不了会有些闪失,也有可能会弄湿鞋子,不必大惊小怪嘛。我们天天讲要解放思想,而事实上你一旦跳出了条条框框,马上就会遭到横加指责,就会有人在背后搞你的小动作。那么多的改革精英纷纷落马,实际上都是卸磨杀驴的悲剧。”

周子敬不敢苟同,也不能辩驳,任由市长大人侃侃独白。

韩市长注视着周子敬的表情,继续说:“傻瓜也晓得,循规蹈矩做不成事情。可是我们有些同志比傻瓜还要傻瓜,脑瓜壳就是不开窍,死抱着清规戒律不放,今天讲廉洁,明天讲反腐败,唱高调能当饭吃么?搞活经济关键是一个‘活’字,我们共产党人也不是清教徒嘛!”

周子敬不无玩笑:“想不到韩市长这样的大干部也有牢骚呀。”

“牢骚归牢骚,工作还得照样干。”韩市长神态骄悍,“我经常对下面的同志讲,不要怕逑,放开手脚大胆干,只要把经济搞上去,捅出天大的窟窿格老子担着。共产党人连死都不怕,还怕担责任吗?”

周子敬听得明白,这位市长大人之所以大放厥词,一是针对刚才发生的事情有所感触,二是向自己传达一种份量沉重的暗示。可惜,如此一番铿锵有声的理论怎么听也是一种自我宣泄的强词夺理,堂堂一个地级市的市长大人居然是这样的一种执政理念,难怪中州的经济出现泡沫式的畸形膨胀,也难怪在浮华的政绩下面掩盖着老百姓的血汗付出,更难怪“一龙一虎”横行中州巧取豪夺!

韩市长一边大口吞吸着香烟一边目空一切地喋喋不休,周子敬如受煎熬一般耐着性子洗耳恭听,众人仍在你来我往地推杯换盏。此时,田秘书也接听了一个电话,也是快步奔到韩市长的身旁,同样是附在韩市长的耳边小声讲述。韩市长听罢点点头,然后转向周子敬,一脸无奈的神情:

“子敬呵,真的来事情了,省长大人传唤,我要马上赶去省城。”

周子敬窃喜,有一种如释重负般的解脱,但表面上依然客套:“真是扫兴呀,我还没有陪您喝痛快呢。”

“官身不由己嘛。”韩市长站起身,披上田秘书递来的大衣,一脸怨气,“没有办法呀,我在你们面前是官高权重的一市之长,而在省领导的眼里不过是一个可以呼来唤去的小马仔呀。官大一级压死人,只能召之即去。”

周子敬笑着恭维:“您是大领导,省长找您肯定有大事相商。”

“大事也罢,小事也罢,反正酒是喝不成了。”韩市长同周子敬握握手,然后转向众人,“你们可要陪好周局长,陪不好格老子饶不过你们。”

“您就放心吧,我的市长大哥!”郑天虎煞有介事,“我保证让周局长一切都满意。”

众人起身,意欲相送。

韩市长制止:“谁也别送,前簇后拥影响不好。”

言罢,韩市长在前,田秘书随后,双双走出大厅。

周子敬长长吁了一口气,顿觉浑身轻松。

众人重新落座,郑天龙乘机坐在了周子敬的身边:

“老领导,欢迎你来中纺指导工作呵,到时候我给你接风。”

“中纺我肯定要去,而且是当作重点安排在第一位。”周子敬神情变得严肃,“接风就不要搞了,我已经做出规定,国资局任何人不准许接受任何宴请!”

郑天龙讨了个没趣,有些尴尬地咧咧嘴:“老领导还是老脾气,原则性强呵。”

宋局长阴阴地说:“周局长行事谨慎,严于律己。”

郑天虎口无遮拦:“周局长,您别再端架子了,今天大家已经在一起喝了酒,您就入乡随俗吧。”

周子敬坦然一笑:“今天这顿酒是韩市长安排的,我无法推辞。如果在座哪一位变成了我的上级领导,摆什么风的酒我都去喝。”

众人无言以对。

周子敬算计着时间,估计此时韩市长已经乘车远行了,于是缓缓站起身,高举酒杯:“各位,韩市长走了,我这幕‘陪太子读书’的折子戏也就唱完了。这是最后一杯酒,我谢谢大家。”

说完,周子敬不等众人反映仰头一饮而尽,然后重重放下酒杯,旁若无人一般大步离去……

众人大出意外,木呆呆面面相视,整个大厅死一般沉寂。

许久,宋局长冷冷道:“此人行事乖张,有胆有识,不可小视。”

毕副局长心虚气短:“我早有领教,今后少不了麻烦。”

郑天虎气急败坏:“咱们先礼后兵,如果这家伙实在不识抬举,老子做掉他!”

只有郑天龙沉默不语,面色阴郁晦暗,如丧考妣一般。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