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地燃烧 上部、同室操戈 21、

雪亮军刀 收藏 0 3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3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35/[/size][/URL] 山风呼啸而过,不时传来猫头鹰的叫声,令人毛骨悚然。周云鹤一边爬,一边也是后脊梁冒冷汗,心里想着千万不要有弟兄们掉下去。 这一百多弟兄,花了二十多分钟,才一口气爬上了七道崖的顶峰。但他们不敢上山顶,只好在边上的小灌木林中爬着。每爬上来一个,周云鹤就点个数,直到所有的弟兄都上了山,他才送了口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35/



山风呼啸而过,不时传来猫头鹰的叫声,令人毛骨悚然。周云鹤一边爬,一边也是后脊梁冒冷汗,心里想着千万不要有弟兄们掉下去。

这一百多弟兄,花了二十多分钟,才一口气爬上了七道崖的顶峰。但他们不敢上山顶,只好在边上的小灌木林中爬着。每爬上来一个,周云鹤就点个数,直到所有的弟兄都上了山,他才送了口气。

山顶和老表说的一样,一排窝棚,里面隐隐透着光亮。而且让周云鹤最为高兴的是,门口没有任何岗哨,估计这窝土匪根本不相信有人能够不走山路,徒手攀爬上七道崖。按照在山下的分派,周云鹤亲自带三个小队,主要都是他认识的那些骡子客,第一拨冲过去,把大窝棚里面土匪给干掉。

剩下的弟兄负责抄温四的窝棚,假如攻不进去,就用火烧,剩下的十二金刚和看守山路的土匪留到最后收拾。

指针一点点朝那个令人紧张的刻度靠近,周云鹤第一个跃上山顶,一手掂着大刀,一手拎着驳壳枪。他刚刚冲出来,就听见远处有人高喊:“干什么的?”

周云鹤一惊,这帮土匪真有两下子,居然布置了一个暗哨。紧跟着就响了枪声,子弹嗖了一下,打翻了周云鹤身后的一个弟兄。

此时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周云鹤大吼一声:“跟我冲!”

一口气冲到了最大的窝棚门口,周云鹤手起刀落,砍翻了一个土匪,身后的弟兄也都一涌而入。窝棚里面土匪们正手忙脚乱的,有人忙着穿裤子,有人忙着拿枪。周云鹤一刀一个,砍翻了四五个土匪,然后举起枪,啪啪放了几枪。

“都他妈别动!”周云鹤吼道。

可这帮土匪根本没人听他的,嗖的一发子弹,贴着周云鹤的脸颊就擦了过去,把周云鹤惊出了一身冷汗。

“杀!”有人高喊着,用梭镖将一个土匪扎了个对穿。残酷的肉搏战瞬间爆发了起来,周云鹤一马当先,砍翻数人,身后的弟兄们也毫不手软。整个窝棚里面鲜血四溅,成了一个残酷无情的杀戮战场。

砍杀了十几个土匪之后,剩下的土匪终于屈服了,周云鹤跳上了桌子,将刀指着,厉声喝道:“举起手来,老子不想杀太多人。”

剩下的土匪纷纷举手投降,周云鹤断喝一声:“下了他们的枪,来几个兄弟,跟老子杀温四去。”

等他们冲出来,外面也都炸了窝,枪声不断,周云鹤一脚踹开一个门口挂着灯笼的窝棚,里面五六个女人,吓得浑身哆嗦,正猫在床上呢。

周云鹤厉声问道:“温四呢?”

女人们摇摇头,周云鹤也顾不上废话,又冲了出来。那边扼守山路的路口,枪声大作,周云鹤知道是张渡他们的佯攻开始了。周云鹤一挥手:“弟兄们,跟我去抢他们的岗哨。”

那边巨石的后面,一窝土匪正在叮咣放枪,没想到身后又杀出一帮人。夜里也看不清楚,两厢都胡乱开枪,趁着这个机会,张渡带着一帮弟兄强攻得手,几十个弟兄举着火把冲了进来。

守路口的土匪眼看着大势已去,便都放下枪,惊恐不安地蹲在地上。张渡没想到这么快就结束了战斗,招呼几个弟兄看守土匪,然后冲到这边,高声喊道:“云鹤,谁看到周云鹤了?”

周云鹤跑过来:“我在这儿呢?”

张渡焦急问道:“你没受伤吧,温四呢?抓到了吗?”

周云鹤摇头道:“没有!”

张渡心里焦虑起来,看来温四没准跑了,他大声喊道:“大伙赶紧抓温四,不能让他给跑了。”

忙活了大半天,把投降的土匪挨个察看了一遍,非但没抓到温四,连十二金刚和王进九都没抓到。张渡这下有点慌了,擒贼先擒王,跑了温四,对于将来的壮大队伍,绝对是个祸害。

张渡亲自和方炳辉把温四、王进九的窝棚搜了一遍,还是一无所获。这些窝棚看来一定有什么机关,战斗一打响,温四觉得不对劲,就带着自己亲信先跑了。

但还是有收获的,弟兄们缴获了一大箱子大洋,初步清点约有两千块。还有很多粮食、腊肉、烧酒。最重要的是,弟兄们缴获长枪共计九十多支,短枪五支,还有大刀、红缨枪等武器。

清点完了这些,张渡组织土匪训话,按照周云鹤的说法,这些土匪不能放,没几个是好东西,应该集体砍了完事。但张渡强调了部队的纪律,不许枪杀俘虏,哪怕对方是土匪也不行。

这让弟兄们很是不解,但明面上大家都没有吱声。训完了话,土匪被集中起来,统一看押在最大的那间窝棚。张渡命令将缴获的枪支子弹发下去,现在队伍里面有差不多三分之二的弟兄有了长枪,这让士气一下子提高很多。

为了方便指挥,张渡和方炳辉、周云鹤商量,明天一早,就把部队拉到诸佛庵,把这些土匪也带上。这样老百姓就会相信咱们是打土匪的好队伍,就地估计就能招到新兵。而且招完了兵,最好在当地就地整编一下,建立连、排、班的建制。这次作战勇敢的,还有行军中表现好的,可以暂时任命为排、班的军官。

折腾完了这些,天也差不多亮了。张渡命令弟兄们趁着天亮又搜了一遍,但还是没有搜到温四他们。张渡很是吃惊,不知道温四他们用了什么法子逃出七道崖的。虽说是土匪,但没想到手底下还真有两下子。

不管怎么样,温四的主力已经被打垮了,这次行动还算成功。再说,还缴获了这么多枪支弹药和银元。弟兄们吃了点干粮,然后抬着缴获的银元和食物、烧酒等等杂物,押着土匪和温四他们的老婆,浩浩荡荡地下了山。

第二天下午,队伍拉到了诸佛庵镇。这下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人山人海的看热闹。镇子上的几个小官吏早吓跑了,弟兄们就利用镇子上的小学堂开了个土匪公审大会,老百姓这下可算扬眉吐气了。欺压他们多年,危害一方的温四爷的土匪们可倒了霉,几乎每个人都被打得遍体鳞伤的。

公审大会过后,除了几名罪大恶极的土匪被枪毙之外,剩下的土匪纷纷认错,有的跪下来磕头。张渡又让老百姓甄别,凡是杀过人,强奸过民女的,一律抓出来枪毙。就这么着,又枪毙了十几名土匪。

再折腾了一下,剩下的土匪基本上都是跟着瞎转悠的,或者纯粹为了混口饭吃,每人发点铜元,一律释放了。其中也有土匪提出参加队伍,但张渡不同意,人马不在于多,而在于精干。

紧跟着这几天,弟兄们在镇子上休整、整编。张渡和方炳辉忙着招兵买马,而且还在镇子上的布店买了几件青灰色的棉布。招兵的过程挺顺利的,三天的时间,共计招了一百七十多个弟兄入伍。

除了在七道崖牺牲的十二个弟兄,现在总兵力已经扩到了四百多人,将近五百人了。这样的扩军速度,让张渡都感到有些吃惊。

经过简单的政治教育和整编,部队按照排、班的建制完成改编,并由各个排的弟兄选出了能够服人的排长和班长。然后张渡又给大家上课,重点将纪律和革命道理。很快,部队就处于朝气蓬勃的大好局面。

这次整编,原来松散的三个大队更加有战斗力了,并扩编了一个游击大队直属队,大概相当于一个排的建制。由陈东担任直属队的队长。原来的三个大队改编为连建制,张渡亲自任一连连长,方炳辉任政委和二连连长,三连长为周云鹤。

在连一下,整编出来九个排,每个排下辖四个班。一、二、三排归张渡的一连建制,四、五、六排归方炳辉的二连建制,七、八、九这三个排,归周云鹤的三连建制。方炳辉和张渡也抓紧时间教各个排的排长一些最基本的指挥常识。

这次整编还建立了一个简单的大队部,指派了文书、传令兵、敲锣兵,因为暂时搞不到军号,就拿一面锣凑合着。

部队在诸佛庵整整呆了十天,然后重新朝陈家关开拔。张渡也想不到,短短的半个月不到,他们从三个人,一口气壮大到近五百人,相当于一个加强营了。但方炳辉却不这么认为,部队虽然吹气一般壮大起来,但这些还是老百姓,到底有没有战斗力,还要靠下一步的训练。

回到陈家关之后,按照以前黄埔军校的课程,方炳辉编了一套整训科目。其中包括基层指挥员的科目,队列、进攻、防守、通信、土木作业等等。然后按照这些科目,部队在陈家关开始了大练兵。

这段时间也让周云鹤长了不少见识,原来打仗不是靠猛打猛冲就行,还有很多具体的门道。周云鹤听得津津有味的,其他刚刚被任命为排长、班长的弟兄们也得到了一次难得的整训机会。

也就是这批指挥员,成为了这支部队最初的骨干力量,他们当中很多都是骡子客,见识广,待人接物都很成熟。

此外,部队陆续换发了军服,其实就是中山装,四个兜,每人加顶帽子。没办法做成北伐军的那种大檐帽,只好做成了一个圆筒,布帽檐的圆顶帽。因为全部军服都是动员老百姓帮忙缝制的,所以做工也粗糙的很。每个人的胸前缝了块白布,上面用靛蓝印着:中华革命军陈家关游击大队。

不管怎么样,统一着军服,弟兄们看起来也更加像是一个挺正规的军队了。弟兄们换发了新军服之后也都挺高兴的,互相兴高采烈的看着,开着粗野的玩笑。看着弟兄们这么高兴,张渡他们三个也挺高兴的,但只有张渡和方炳辉心里很清楚,这支部队距离一个能征善战的钢铁之师,还有很远很远的距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