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地燃烧 上部、同室操戈 20、

雪亮军刀 收藏 0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3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35/[/size][/URL] 20、 云压得低低的,空气骤然湿润了起来,紧跟着风便猛烈地刮过,雨就这么下了起来。对于这场突如其来的雨,周云鹤十分担心,一方面是弟兄们在雨里行军,很容易淋病了。还有最头疼的一点,下过了雨,爬崖探路就会更加麻烦。因为岩石上长了苔藓,粘了雨便湿滑的要命。 走了一阵子,周云鹤建议带着兄弟们到树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35/


20、

云压得低低的,空气骤然湿润了起来,紧跟着风便猛烈地刮过,雨就这么下了起来。对于这场突如其来的雨,周云鹤十分担心,一方面是弟兄们在雨里行军,很容易淋病了。还有最头疼的一点,下过了雨,爬崖探路就会更加麻烦。因为岩石上长了苔藓,粘了雨便湿滑的要命。

走了一阵子,周云鹤建议带着兄弟们到树林中躲躲雨。张渡想了想,这么在雨地里面行军不是个办法,弟兄们都冻得瑟瑟发抖。于是便同意了,弟兄们钻到了林子里面,看着天上的乌云压顶毫无办法。

雨很快越下越大,紧跟着气温骤降,仿佛一下子便激起了刺骨的寒意,像刀子一般往湿漉漉的弟兄们身上扎。在雨中,还伴随着白花花的雪片,落在周云鹤的衣服上,瞬间便化了。

“我的孩哦,下雪了,这才刚到秋天,这么多年还是头一回遇到。”周云鹤诧异地惊呼。

张渡也看到了,他喃喃低声道:“古时候六月飞雪,必有冤屈,现在陈家关九月飞雪,看来真的要改朝换代了。”

但弟兄们没想到,这场雨来得快,去得也快,痛快淋漓地下了一袋烟的功夫,便拨云见日,灿烂的阳光重新又照在大家的脑袋上。

“怪了,这雨怎么跟六月天的暴雨一样,来得快,去得利索。”兄弟们低声议论着。

大家湿漉漉的,不用动员,便都开始小跑着行军。真跑了起来,身上就开始热乎了,有跑得热的弟兄,索性敞开了衣襟,裸露着胸膛跟着队伍跑。

等过了歇马岭,一路上的路人就多了起来,大家都诧异地看着周云鹤扛着的陈家关游击大队的旗子,惊恐地站到路边,低声议论着什么。这么三百多号人,扛着长枪和梭镖、大刀,是兵还是匪,谁都吃不准。

张渡看出了路人的惊慌,立刻在队伍里面传达命令,一路上不许乱说话,而且不要吓唬路人。好在队伍里面不是骡子客,就是庄户人家出身,都是穷人家的孩子,性格忠厚的很,所以一路上都没有出现袭扰路人的现象。

尽管走的是盘山的小道,但队伍的行军速度还是不错的。山里的子弟,早已对翻山越岭习惯了。反而是在平原地区长大的张渡、方炳辉有些不适应,但没办法,他们分别是队伍的军事、政治主官,假如今天掉队了,以后就失去了威信。

所以张渡和方炳辉一直是咬着牙跟着队伍在走,一直走到中午,部队路过了诸佛庵镇,才停下来喘口气,因为吃午饭的时间到了。开拔之前,干粮早就发了下去,是一个竹筒里面装的咸菜、萝卜条还有一个米饭团。

弟兄们都走得饥肠辘辘,一旦停了下来,大伙便开始吃饭。为了不惊动老百姓,部队是过了诸佛庵这个镇子才开始停下来歇脚的。但一下子过去这么多人马,镇子里的老百姓还是有些惊恐不安的。

张渡安排了两个游动哨,负责部队的警戒。三百多人,相当于一个营的兵力了,一旦被人两头堵死了,这个损失可不小。不时的就有老百姓惊慌地从队伍身边经过,呆呆看着这群坐在路边狼吞虎咽的兄弟,这多少让老百姓有些惶恐不安。

方炳辉注意到,这个镇子不太大,但街道两侧的房子倒是不少。看来人口比陈家关要多。他走到张渡身边,低声和张渡商量着,等打完了土匪,可以考虑到这个镇子上招兵。这个镇子估计也没少被土匪祸害,只要我们打了土匪,肯定会有穷人家的孩子愿意跟部队走。

而且两个人注意到部队的着装问题,因为队伍刚刚拉起来,穿得都是自己的衣服,五花八门的,看上去跟土匪没什么区别。如果统一身着军服,那就更能让老百姓看到秋毫不犯的军纪了。

在镇子外面歇了脚,弟兄们都精神了很多,现在要往另一个方向赶,走的路更加险峻了,但这是一条近道。假如走得快的话,晚上就能到离七道崖不远的佛子岭宿营。

整个下午,队伍都在加速行军,秋天快到了,天黑得早,假如赶不到佛子岭,那么弟兄们就得在野地里面睡了。这次行军还有个好处,就是让张渡、方炳辉观察到了三个大队里面那些弟兄有当头的能力。行军当中,有些走不动的兄弟都是被其他兄弟拉着走的,还有的兄弟主动帮别人背枪、背大刀。

张渡和方炳辉虽然也走得气喘吁吁,但心里还是很高兴,因为这次行军让他们看到不少好苗子。方炳辉和张渡低声商量着,等这次打完土匪,就按照排、班的建制,把队伍进行整编。有些兄弟可以升为排长和班长,这样队伍带起来就更方便了。

他们穿过了崇山峻岭,张渡看着这片水秀的热土,不禁感慨真是个好地方啊。而几十年后,就在他们急行军的这片土地,建成了新中国的第一批大型水利项目——佛子岭水电站,并且一直顺利发电到今天。

为了隐蔽行踪,弟兄们没有穿过佛子岭镇,而是绕了过去,在北边的一个小村落里宿营。这里有几户人家房子大,以前骡子客们经常在这里宿营。但一下子来了三百多人,房子肯定是住不下了。大概四分之三的弟兄都是睡在青石板路上。

不过这次宿营还有一个很大的收获,就是又有十七个骡子客加入队伍。他们都是弟兄们认识的,或者是老表,苦孩子出身,一听说打土匪,嗷嗷叫要参加。张渡觉得周云鹤建议先打土匪的路子是对的,这些土匪在当地民愤极大。打掉了土匪,队伍就有了威望,将来在大别山招兵买马就更有把握了。

佛子岭产山泉水,酿酒作坊也多。这个小村子里面就有酿酒作坊,弟兄们走了一天,一部分弟兄就买了点烧酒。秋意寒了,张渡倒也不管这些弟兄,只是嘱咐不许喝多了。通过这几天的观察,他发现这支队伍的很多兄弟走南闯北的骡子客都爱豪饮,而陈家关参军的大别山子弟,也都性情豪爽,也爱喝酒,而且酒量都很好。

后来豪饮成了这支部队的传统,每每上阵杀敌,总是先灌上一大碗烧酒,然后冲锋陷阵。张渡也慢慢地把酒量锻炼了出来,甚至连滴酒不沾的方炳辉也给带着能喝上二、三两。

吃喝完了,大伙就热闹起来,有烧水烫脚的,有找老表吹牛讲古的。(注,讲古,方言,意为说古时候的事情)当过北伐军的张渡知道,烫脚是个大问题,部队行军一天,一定要把脚烫好了,不然第二天就等着有人掉队吧。

所以烫脚成了一道命令,周云鹤和跟着四处检查,直到所有的弟兄都烫过一遍,周云鹤和张渡才用大家的洗脚水烫了烫。那时候的洗脚水,早跟黑泥一般。不过,这个小小的细节,让弟兄们很服气,觉得这些人没架子,是自己人。

张渡他们三个,不知不觉地开始树立起了自己的威信。尤其是方炳辉,他能说会道,大家生了火,围着听他讲留学日本的一些趣闻轶事。听到精彩处,大家都哄堂大笑。

等大伙都安顿好了,张渡带了几个兄弟在村子的几个主要路口潜伏了下来,作为部队的暗哨。这一夜就这么凑合着对付过去了。

第二天一早,队伍集合起来,张渡先简单讲了讲昨天的行军,把大伙都夸了一番。然后又大致说了说今天的主要任务,那就是赶到七道崖下面,最后宣布了纪律。第一是不许掉队,第二个是不许说话,遇到路人不要袭扰,哪怕遇到亲戚和熟人都不许打招呼。

张渡安排周云鹤带路,方炳辉带了十个弟兄殿后,有走不动的弟兄就进殿后的收容队。安排完了这些,部队又开始出发了。今天的行军任务很重,必须在中午之前赶到七道崖。他们先分批坐渡船过了河,然后清点人数,马上开始速度更快的强行军。

这次强行军很快看到了三个大队的差距,最后面的三大队,都是骡子客,比其他两个大队都能吃苦,反而很快走到了队伍的最前面。张渡觉得今晚主攻任务,看来还是三大队来完成比较妥当。

一直走到下午两点,终于冲到了七道崖的下面。周云鹤带着陈东、苏大勇简单吃完了饭,就开始爬崖探路了。因为此地就在土匪鼻子底下,所以张渡带着弟兄们潜伏在林子里面,而且强调了严格的纪律,绝对不许高声说话,也不许出林子。

直到傍晚,周云鹤他们三个才回来,累得浑身发抖。他们爬了一个下午,才终于爬上了七道崖,而且将五条绳索全部拴好了。张渡看着他们累成这样,也很是心疼,但表面上并没有表现出来。

行动定在午夜的两点钟,方炳辉把自己的怀表给了周云鹤,然后张渡和周云鹤对完了表。陈东负责给张渡带路,他们必须先出发,绕大半个山先赶到正面埋伏起来。弟兄们抓紧时间吃饭、睡觉,但一想到晚上要打仗,没有一个人睡得着。大部分弟兄都在心里忐忑不安地等待着,有熟悉的弟兄,就脑袋凑一起,低声地聊天。

等到了十二点,张渡带着两百多个弟兄先走了,周云鹤也开始组织剩下的弟兄爬崖。他们心里都紧张的要命,还有的弟兄本能地发抖,一方面天冷了,更多的原因是本能地害怕。周云鹤把负责偷袭的弟兄们暂时编成了四个小队,然后按照行军时候的表现,指派了带头的弟兄。

看着时候差不多了,周云鹤他们穿过林子,来到七道崖的下面,陡峭的山崖在微微的月光中黑漆漆的,仿佛一个巨大的鬼门关。

周云鹤他们找到了绳索,然后按照四个小队的顺序开始攀爬。第一个上去的是周云鹤,他仰面看了看星空,低声道:“弟兄们,走!”

群山之中,瘦削的周云鹤就像个小蚂蚁一般攀爬绳索,在他的身后,一百多个骁勇的小蚂蚁跟着他,慢慢地,朝着七道崖主峰攀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