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女拖拉机手开坦克 被传是斯大林情妇

已经变异的蝉 收藏 0 188
导读:作为苏联第一位女拖拉机手,帕莎·安格林娜的一生充满传奇。她两次获得“劳动英雄”称号,曾驾驶坦克与德国法西斯战斗,多次受到斯大林的接见。然而,这些荣耀也让帕莎付出了巨大代价:被传是“斯大林情妇”,与丈夫不睦,几乎被他开枪打死;46岁便因病去世。1月12日帕莎诞生95周年之际,其长女斯韦特兰娜·安格林娜接受了俄罗斯《莫斯科共青团员报》的采访,披露了传奇女拖拉机手帕莎鲜为人知的生活。 1.传奇女拖拉机手开坦克 苏联有部电影名叫《巾帼英雄》,描写女主人公在和平时期开着拖拉机在田野上耕耘、战争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作为苏联第一位女拖拉机手,帕莎·安格林娜的一生充满传奇。她两次获得“劳动英雄”称号,曾驾驶坦克与德国法西斯战斗,多次受到斯大林的接见。然而,这些荣耀也让帕莎付出了巨大代价:被传是“斯大林情妇”,与丈夫不睦,几乎被他开枪打死;46岁便因病去世。1月12日帕莎诞生95周年之际,其长女斯韦特兰娜·安格林娜接受了俄罗斯《莫斯科共青团员报》的采访,披露了传奇女拖拉机手帕莎鲜为人知的生活。



1.传奇女拖拉机手开坦克



苏联有部电影名叫《巾帼英雄》,描写女主人公在和平时期开着拖拉机在田野上耕耘、战争时期开着坦克与德国法西斯战斗的英雄事迹。这位女英雄的原型人物,就是苏联第一位女拖拉机手、第一支女子拖拉机队队长帕莎·安格林娜。



帕莎·安格林娜原名普拉斯科维娅·尼基季奇娜,1913年1月12日出生在顿涅茨克州(乌克兰境内)斯塔罗别舍沃村。1928年,斯塔罗别舍沃村出现了第一台拖拉机,这种可以在艰苦环境中工作的设备立即受到了广泛欢迎,并且赢得了 “20世纪机械奇迹”的美誉。驾驶拖拉机是非常辛苦的工作,拖拉机手因此成为男人的专利。不过,帕莎打破了这个惯例,成为苏联第一位女拖拉机手,从此和 “铁牛”结下了不解之缘。



1933年春天来临时,帕莎已是全苏联公认的“大师级”拖拉机手,获得了试验第一批国产拖拉机的殊荣。也正是那个时候,她组建了苏联第一支女子拖拉机队,这为她带来了更多荣誉。作为第一支女子拖拉机队的队长,帕莎从来没有忘记自己的本职工作,驾驶着拖拉机不断在田间创造着奇迹。



在1934年的春耕播种工作中,在帕莎和队员们的共同努力下,拖拉机队每台机器的耕作面积大幅增加,由原计划的497公顷提高到795公顷。耕地质量的提高确保了粮食产量的增长,每公顷小麦的收成增加了16%至18%。



此后,在第二届全苏集体农庄突击手代表大会上,帕莎代表女子拖拉机队发出豪言:每台拖拉机的工作量达到1220公顷。尽管面临着天气恶劣等一系列困难,帕莎和队员们还是兑现了诺言,每台机器的耕作面积达到1225公顷,而且节省了20吨燃料。



帕莎·安格林娜的榜样作用迅速见效,苏联女性充满自信,相信自己在任何方面都不比男性差。在帕莎“10万女性上拖拉机”口号的带动下,苏联有20万名女性成为拖拉机手。



1939年,帕莎进入全苏社会主义农学院深造。学习期间,她的拖拉机队长职务由妹妹叶琳娜接替。纳粹德国入侵苏联后,帕莎重返拖拉机队。由于家乡被德国侵略军占领,她转到西哈萨克斯坦州捷列克金区工作,使当地粮食的收成增长了5倍,为确保前线的粮食供应立下了大功。



2.险些被丈夫枪杀



帕莎获得了很多荣誉:两次获“劳动英雄”称号,一次获得斯大林奖,多次受到斯大林接见,赫鲁晓夫亲自到家中看望她……1937年,帕莎加入苏联共产党(布尔什维克),同年当选苏联最高苏维埃代表,此后连选连任,直到1959年去世。



然而,荣耀的背后是别人无法知道的痛苦。



帕莎的女儿斯韦特兰娜回忆说:“爸爸谢尔盖·费多罗维奇·切尔内舍夫曾担任区委第二书记。他很有才,不拿稿子也能连续发言几小时,还会写诗、作画。父母在1935年结婚,正是妈妈享誉全国的时候。我认为,这桩婚姻毁了爸爸的政治前程,结婚之后的他只是‘帕莎的丈夫’而已。我见过妈妈收到的一张请柬,被邀请人是‘普拉斯科维娅·尼基季奇娜·安格林娜和丈夫’。”


在斯韦特兰娜看来,父母都是个性独立、争强好胜的人。俗语说“一山难容二虎”,他们难以“共存”。随着声望和职位的提高,帕莎的工作和社会活动越来越多,很难分出时间照顾家庭,1937年当选最高苏维埃代表后更是如此,深更半夜都有人来找她。斯韦特兰娜说:“家庭的分裂在所难免。”



1941年9月,帕莎的丈夫谢尔盖上了前线,担任炮兵连长职务。战争结束后,他在德国一座军营里担任了一年警备司令,直到1946年才回家。两个月后,谢尔盖的“前线妻子”带着孩子找到了帕莎。斯韦特兰娜说:“妈妈很好地接待了她,并向她提供金钱帮助。”



此后,帕莎继续创造奇迹,她工作的地区甚至在遭受可怕旱灾的1946年也取得了好收成,帕莎因此获得了斯大林奖。1947年,她因庄稼丰收获得了“劳动英雄”称号。帕莎整天忙于工作,经常深夜才回家,简单洗漱后倒头便睡,凌晨4点又去工作。丈夫谢尔盖气愤异常,冲着帕莎大吼:“我刚从前线回来,你却不知去向!”



斯韦特兰娜早就知道,父母的生活将以悲剧收场。她回忆说:“1946年年底的一天,妈妈很晚才回家。爸爸妈妈开始争吵。爸爸有一把勃朗宁手枪,他对着妈妈开了火。我一下子扑到妈妈身上。爸爸的手抖了,子弹从我们头上飞过,我吓得昏了过去。”



“那之后,爸爸和妈妈离了婚,那颗子弹在墙上嵌了很久。我后来见过爸爸两次,第一次他病得很厉害,妈妈把他送到疗养院;第二次,他来参加妈妈的葬礼。他后来又结了婚,还生了个女儿。妈妈从没说过他一句坏话,却完全把他从生活中删除。我过去恨他,但现在原谅他了。”



3.赞誉太多遭妒忌



帕莎曾多次受到斯大林接见,斯大林很喜欢她,她对斯大林也非常崇敬,甚至给小女儿取名为“斯大林娜”。战争年代,帕莎每年都向前线基金会捐赠粮食,每次,斯大林都致电感谢。



用斯韦特兰娜的话说,帕莎的命很苦:“爸爸上前线时,妈妈怀孕了。后来,我们撤退到哈萨克斯坦,妈妈继续领导拖拉机队,还在那里开垦了处女地。”1942年夏,即将临产的帕莎到莫斯科参加最高苏维埃例会,返回途中,所乘列车在萨拉托夫附近遭遇空袭,几节车厢被炸毁。帕莎就在车上生下了斯大林娜,好几个月后才带着孩子回到家中。



帕萨的苦难并未到此终结。帕莎的哥哥康斯坦丁是集体农庄主席,曾在波罗的海舰队服役,经历了列宁格勒大围困。1947年,他因未按规定时间播种被逮捕,在国家安全部监狱里受到了拷打。



斯韦特兰娜回忆说:“妈妈后来出面求情,舅舅才被放了出来。虽然身上没有任何伤痕,但他的健康状况已经非常糟糕。妈妈带他去看医生,医生说他只能再活3个星期。事实果然如此。”



关于帕莎与斯大林的关系有很多传闻,有人说她和斯大林关系暧昧,说斯韦特兰娜和斯大林娜是斯大林的私生女。斯韦特兰娜认为,这些完全是出于妒忌的恶意诽谤:“不错,妈妈有事可以直接找斯大林,而斯大林对她也很好,但这很可能是因为妈妈来自南方,口音和外貌让他感觉亲切。”



斯韦特兰娜说:“有人说妈妈是个酒鬼。她当了22年的最高苏维埃代表,竞选活动中聚会在所难免,但她从不喝酒。1949年,有人写了一封可怕的匿名信,说帕莎的家是妓院,总有人去寻欢作乐。区委机关也有人妒忌妈妈的荣誉,因此匿名信很快就起了作用:一群穿着白大褂的人来到家里,抽了所有人的血去化验是否有梅毒。斯大林娜被吓得哇哇大哭。妈妈打电话到州委,得到的答复是‘这是为你们好’。直到苏共乌克兰第一书记赫鲁晓夫出面,类似的非难才停止。”



4.“昨天回来之后”



1959年1月21日,帕莎因病毒性肝炎不治身亡,结束了短暂而传奇的46岁人生。在被问及为什么医生未能及时发现她的病时,斯韦特兰娜说:“她从未抱怨过自己的病,在她看来,工作永远是第一位的。医生们问她是什么时候开始生病的,她总是回答‘昨天下班回来之后’。”


“在生命的最后几年,妈妈的腿经常因病而肿胀,血液化验结果非常不好,医生才发现她病情严重。她住进医院时,肚子已因水肿快垂到膝盖了。我吓坏了,问‘妈妈你怎么了’,她却风趣地说‘怀孕了,要生第四个孩子’。我问孩子是谁的,她说‘是风的’。”



医院意识到问题严重,于是打电话到顿涅茨克州委。两名专家赶到医院会诊,结论是 “必须到莫斯科治疗”。在莫斯科中央临床医院,帕莎碰到了苏联元帅布琼尼,后者关切地问:“帕舒妮亚(帕莎的爱称),你怎么了?”帕莎回答说:“生病了。”布琼尼说:“没什么,‘修理’一下就好了,我们还要一起唱歌呢。”



住院期间,医生给帕莎做了穿刺,情况有所好转。然而没过多久,病情开始反复。有个护士对帕莎说:“你是我们这儿最严重的。”帕莎问为什么,护士回答:“我们科没有哪个病人的肚子像你那么大。”



斯韦特兰娜回忆说:“我在医生办公室听到了可怕的字眼儿——你妈妈不会离开这儿了。我没听懂,医生又说‘你妈妈不会离开了,她将死在这里’。而这个时候,妈妈就等在门外。面对她询问的目光,我强颜欢笑说‘你就要痊愈了,马上就可以重返工作岗位’。”



帕莎在医院里躺了半年,斯韦特兰娜始终陪在她身边。回忆起那段时光,斯韦特兰娜说:“妈妈知道自己的病无法医治,却从未表现出来。说来奇怪,那段日子是我生命中最幸福的,我和妈妈有说有笑。妈妈走的时候,看上去很漂亮、很刚毅。去世前5天,医生给她做了手术。手术后她陷入昏迷,从此再没有醒来。”



根据赫鲁晓夫的决定,帕莎死后,遗体被专机从莫斯科运回,安葬在故乡斯塔罗别舍沃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