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尖兵:醒狮的怒吼,准备冲破环型防御圈

sinc14 收藏 0 92
导读:环型防御圈一词最早诞生于美国国会两份文件中,这两份文件是完全针对社会主义阵营,企图从阿留申群岛到至宾群岛建立一条绵延数千公里,用来遏制社会主义潮流蔓延的防波堤。 事过境迁,我们对环型防御圈一词的理解也发生了变化。因为,东西方对峙早就伴随着苏东巨变的那声晴天霹雳而渐行渐远,西方阵营再也不必大花精力构筑这条防线。美国觉得世界范围里已不存在第二极,他需要填补过去的真空,这就决定着环型防御圈现下不会再是那么的“厚实”了;与此同时,无论是日本和菲律宾这样的国家,一俟冷战的结束,就很难再一次轻易地将环型防御圈的

环型防御圈一词最早诞生于美国国会两份文件中,这两份文件是完全针对社会主义阵营,企图从阿留申群岛到至宾群岛建立一条绵延数千公里,用来遏制社会主义潮流蔓延的防波堤。

事过境迁,我们对环型防御圈一词的理解也发生了变化。因为,东西方对峙早就伴随着苏东巨变的那声晴天霹雳而渐行渐远,西方阵营再也不必大花精力构筑这条防线。美国觉得世界范围里已不存在第二极,他需要填补过去的真空,这就决定着环型防御圈现下不会再是那么的“厚实”了;与此同时,无论是日本和菲律宾这样的国家,一俟冷战的结束,就很难再一次轻易地将环型防御圈的主要国家那么牢固地糅合到一起。这就决定了,中国存在比过去大的多的机会可以冲出环型防御圈。

美国人走了,但是他一刻没有放心过这个东方的古老大国,1990年代起的不断的战略试探,多次都险些使得两国兵戈相见。中国以古老民族独特的耐心背负着耻辱感,一次又一次的选择沉默。中国知道,眼下的任何卤莽举动都将葬送三代人血汗水凝成的“力”。被骂做丧权辱国也好,被称做懦夫政府也罢。这说明的只是生活在这片热土上的人民同样渴望着什么,是希望、是辉煌,更是强硬与复兴。就像有人说的,一百多年了,我们不为什么就为了以一个完整的中国之姿态抹去那历史的沉垢。从战略上看这话是错的,从精神上看这话是真理。

是的,我们谁都没有错,一边是感性的冲动,一边是理性的思考。理性毫无质疑地战胜了感性,理性知道以今日之中国的实力,或以惨重代价冲出环型防御圈。其结果不过是图增世界的戒心,让得他人有借口再一次糅合出新的“环型防御圈”。己方以惨重代价只得一他人眼中的虚子耳(前文提到过虚子一说)。与现下、与未来,皆是下下之策。

“势”也罢,“力”也好,与实际全然脱节。在当今多极化变局中,做得他国嫁衣裳(他国指其余崛起大国),岂是好事?

可以说,当今世界潮流是势,各图谋崛起大国是力。有势、有力者方可无妄而不胜,任何二者得其一,或得势者,想做四两拨千斤之举;或得力者,想做力挽狂澜之事。对霸主来说,不过是做无谓之牺牲,对于竞争者来看,不过是做马前足之蠢事。

因此,在各大国之“力”未明显拉开差距之前,暂时在东太平洋做“无用功”,延缓破局的同时,也是在争取宝贵时间。等到力够了,势够了。一鼓作气,不仅将台湾这颗虚子解决,更将马里亚纳-关岛-菲律宾这颗实子拧段,才叫真正的打开我国际战略之局面,而不仅仅是什么统一问题。

千万不要质疑当今中国谋求统一的信心,当今中国不是晚清中国,不是民国中国。其现下拥有的“力”,虽远不能打开如此“大局面”,但也足以捍卫国家之最终统一。

笔者多次强调,中国谋求的不是一个台湾问题,一个统一问题,是一个大问题。正如毛泽东主席在1970年代美苏“酣战”时说的“台湾问题是小,世界问题是大”。眼下也要放一放这个台湾问题,即统一问题。只要那些国家不要主动声事,台海保持一个大致稳定的局面。其余无论是中韩黄海争端、中日东海争端、中国与越、菲、马、新、文、印之南海争端、中印领土争端,不过是旁人做隔靴挠氧状,一“拖“字诀就可应刃而解。惟有台湾这颗虚子拥有着中国的命门——台湾独立!

放眼世界,我们的问题很多。为了一圆睥睨世界的旧梦,也只有放小求大、放近求远、韬光养晦,一拖到“底”。

谁都知道陆地上的资源比海洋上的好取的多,谁都知道西半球陆地面积比东半球多的多,谁都知道整个东半球在美西战争后已很少有大国染指,为美国一超独占百余载。那么,中国眼下放弃西半球,去与霸主角逐东半球有何意义在?得到那个水为主的东半球,不如去西半球的大陆上寻找我们的继续发展的动力。

固然西半球之问题较东半球复杂,古人有混水摸鱼、乱中取胜之说。不怕问题复杂,只怕问题明朗。问题越加清楚,切入点就越难寻找;问题越复杂,角度越多。西半球之东南亚、之印度次大陆、之中东、之中亚、之非洲、之东欧,哪个有东半球之拉美明朗?拉美左翼成风,却不成势。古巴、委内瑞拉、玻利维亚,反美声浪有余,反美实力不足;其余左翼执政党国家,碍于利益毫无前三者之声浪。可见,拉美最多只是我垂直登陆的阵地,远非需要抢滩登陆。如上西半球地区则不同,中国良好已久,比之新老殖民主义亲和力更高。且东南亚、中亚、南亚次大陆和中东,从地缘政治角度都与中国“接壤”,如何拓展在此地区的利益,不仅是在为经济发展做贡献,也是在为周边安全做伏笔。一旦中国加深了与这些地区国家的双边关系发展,在伊朗问题、巴勒斯坦问题、阿伊问题、印巴问题、俄格问题,这些热点或次热点问题上的发言权就会正比例增加。发言权一大,中国可以在此些地区谋求的利益就会更大,各中小国家岂有不“进贡”的道理?

非洲是西半球的特例,非洲问题本身很复杂,不过那是几十年前的事情了。非洲面临的是,老殖民者声名狼藉,新殖民者关注过少。以其价值来说,的确相当不符合。无论是资源还是开发度,非洲必然是一个极其诱惑人的地区。而各主要国家过于注意核心地缘政治地带,牺牲了过多的人力物力和精力在那,甚至卢旺达在1990年代中发生了大屠杀,美国国务卿的表态竟然是那么的麻木不仁。非洲在1990年代失去过去那种关注度,即使是过去,关注非洲的新老殖民者们以及发展中势力——三对势力。有像中印这样非染指型的、有像美苏这样谋求势力范围型的、也有像英法比葡这样希望继续影响型的。他们中绝大多数在绝大多数时间,也是保持一种对非洲的有限关注。冷战后国际关系一经变化,发展经济的继续在埋头发展、巩固阵地的逐渐巩固、填补空间的没心思填补它。一夜之间,原本的或多或少的关注,全然遁失。只见美国从伊拉克打到南联盟,从阿富汗又打回伊拉克。在这块表面贫瘠,背后却有着无可估量的代价的土地上的,也就1992年在索马里的那次行动成为了人们饭后茶余,品尝电影的历史记忆罢了。这的确很有意思,一个超级大国在将另一个超级大国亲手送进棺材后,竟一点多盛气凌人的再次加罪索马里。笔者自忖,这不是无意,是刻意。美国没有必要为非洲浪费20年左右巩固霸主的时间,世界权利斗争的中心和重心远不在非洲。即使这只要浪费哪怕一丁点时间,他也不愿意,他害怕毫厘的时间距离,或许会葬送自己的未来。

美国是这么想的,这不代表中国是那样想的。中国在“阔别”非洲十年后,又回来了。美国以其传统而敏感的神经做了第一反映,这不是在非洲做什么外交活动,而是在那建立了非洲司令部。美国人将中国看成了传统殖民主义者,以为中国会搞传统而老套的那些手段。显然,这是误读了中国。至少现在,中国来非洲是在增加交流和友谊的同时,赚钱的。互惠互利才能最牢固的夯实双边关系。如果美国不将此一姿态转变下,一如既往的将中国看成那副样子。那么中国不仅将在非洲获得大量发展所需要“活力”,还会让美国亲眼看到环型防御圈覆灭的那一天。

这可能是西方人固有的毛病,宁愿先用费时费力的军事手段巩固,不愿用简洁高效的外交手段接触。特别是对一些出忽其意料的时间和地点,美国的这一点艺术竟然不如在朝鲜和伊朗所表现出来的,二者是先兵后礼,兵礼皆有。非洲问题上看到了一个兵的壳,几乎看不到任何表明礼的音调。真不知道美国的事务是怎么搞的,难道是拨款太少?

我们先不用管这个,美国这么做恰恰符合我们的利益。虽然说美国在非洲的亲和力好过那些老殖民者,在非洲问题上也有像刚果问题这样的高超手笔。可惜的是,比起中国美国关注的太少了,这就只能坐等坐收渔利了。

得力者,方才拥有逐势的资格;得势者,方才拥有剪除霸权的能量!

中国未来在西半球、在非洲;世界的未来在西太平洋、在环型防御圈!

本文主要对如何拥有“力”进行说明,下文将对如何制造“势”做出说明。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