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前副议长揭美炮制“中国威胁俄罗斯”神话真相

安尼 收藏 12 703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新华网专稿:俄罗斯杜马前副议长米哈伊尔·尤里耶夫最近在媒体撰文指出:如今美国炮制出"中国威胁俄罗斯"的新神话的主要目的,是通过一个敌人来对付另一个。实际上,俄罗斯没有理由将中国视作威胁,还应加快建立俄中军事政治联盟。俄罗斯《侧面》周刊本月14日一期刊发了尤里耶夫这篇题为《中国威胁论的真相与神话》的文章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007年9月1日,在俄罗斯首都莫斯科的奇卡洛夫机场,俄罗斯内务部内卫部队副参谋长谢尔盖·库佐夫(右)欢迎率领中方参演部队的演习联合战役司令部参谋长徐平。新华社记者王作葵摄



制造神话的最高境界在于:该神话不仅能削弱敌国从而间接有利于己方,还能直接为己方利益服务。形象地说,就是让对手不仅向穷国慷慨解囊,精疲力竭地全球跑,还要让它把钱送给你。当然,西方并非次次得手,但它从来都没有放弃过这一法宝。如今,它又炮制出新的神话,即中国对俄罗斯的威胁。



美国的"挑拨"伎俩



1992年,美国国务院几乎是俄罗斯的直接领导者,自那时起,它有针对性地实施了在俄罗斯民众中散布北京会对莫斯科构成战略威胁的计划。其宣传对象除了普通民众,还有政治阶层。中国正在有目的地蚕食远东,那里的中国人数量已经数倍于俄罗斯人;中国餐馆和商店拒绝俄罗斯人进入,中国公司用政府提供的资金买下了当地的所有生意;在中国任何一家商店,哪怕是出售课本的书店,都能买到将西伯利亚和远东划归中国版图的地图。这些老生常谈不仅出自于那些被轻易收买的记者和专家之口,还是某些州长时常挂在嘴边的话。然而,这些消息的源头只有一个---美国政府,而州长们在此情况下几乎成了美国人的天然盟友。



而美国人为何这样做,也很好理解:让俄罗斯处于西方的羽翼之下,意识到只有西方才能保护自己,别无选择,这是其一;对于俄罗斯而言,它不得不耗费一些资源,以抗御这一神话般的威胁,从而令自身被削弱,这是其二;它不会与中国接近,从而会给美国带来很明显的好处,这是其三;最后,美国人本身也将中国视为现实的、而非神话的威胁(对于华盛顿的全球霸权而言)。这意味着可以通过一个敌人来对付另一个,只需稍加"挑拨",绝对是最高层次的办法!何况美国人经常靠此伎俩取胜。



美国炮制"威胁"神话



汉学家杰维亚托夫曾写过一篇文章《喜欢征服的国家》。我们需要弄清楚,中国威胁的现实性究竟有多大,而杰维亚托夫在文章中所提到的中国威胁,正是具有"美国"源头。



按照本土说法(但其完全源自美国),这个神话是这样的:中国人觊觎的不是远东,也不是西伯利亚,而是统治全世界,该国多个世纪的文明正缓慢但一步步地朝着这个目标前进。他们认为自己和自己的国家是世界的中心,而把所有其他民族都摆在比自己低的位置上。为此,中国成了"世界工厂",中国人散居世界各地,而不仅仅是俄罗斯,并与国际资本主义友好相处。杰维亚托夫还用了其他论据来证明这一点:中国给自己制定了战胜"三个北方地区"---美国、北约和俄罗斯的任务;中国正与国际金融寡头联手发起全球地缘经济战;中国有意识地使俄罗斯作出更多无法兑现的承诺,从而在大约2012年后者出现危机时向其提出最后通牒。



中国人与他们的蒙古国邻居不同,在本性上不是尚武者,尽管他们中间诞生过许多伟大的将士和统帅---在本性上,他们是商人。他们总是努力地从对手身上赢得什么,并把所有人视为对手---但对手不是敌人,他们并不想将其消灭或俘虏。的确,中国人与国际金融资本主义合作,可双方明明只是出于简单的赚钱动机,我们却非要从中看出有什么密谋。就像杰维亚托夫所写,中国人当然会竭尽全力成为"吸引能源、创造力和资金的世界中心"。可是,有谁在妨碍我们努力成为这样的中心吗?中国人当然会依靠国家扶持。可又有谁在妨碍我们也采取这种措一旦有事美国就会与中国彻底翻脸 中俄有必要合作





既然不存在威胁,那么是否存在合作的前景呢?而且这种前景不仅仅是扩大贸易额。如果被当作敌人的人原来不是敌人,那么也许他可以成为朋友。当然,杰维亚托夫的观点是正确的,中国早就不把我们看成是"老大哥"了,双方关系除了务实的协议外再无其他内容。但这有什么不好呢?这正是两国接近的理想前提---亲友常常争吵,伙伴却和谐得多,因为他们的关系是纯事务性的。问题在于,双方有哪些利益构成俄中接近的潜在基础,而这种接近又会在多大程度上妨碍到其他利益。总的来说,这是缔结任何联盟时都会遇到的两个主要问题。



这里所说的正是联盟。不是像苏联或欧盟那样一体化意义的联盟,也不是类似欧亚经济共同体的经济联盟。在这样的联盟中,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国家可能会签署它们认为对彼此有利的协议。但现在说的不是这种联盟,而是普通的军事政治联盟,联盟成员不会对共同的敌人说出任何语意双关的话。俄中是有共同敌人的。现在只有傻瓜才看不出来,俄罗斯的主要敌人是西方(或美国)。是敌人,而不是竞争对手---西方不是要从俄罗斯身上赢得什么,而是要使它不再作为完整的国家存在,并为此无所不用其极---从建立和扶持对国家有害的反对派到支持分离主义者和恐怖主义者。中国也在面临相同的问题,正是美国开始日益明显地妨碍中国的计划。不是像竞争对手,而是像敌人那样故意作梗。



此外很清楚,只要中国朝着在亚太地区真正的主权(这会触动美国霸权)迈出第一步,如让人民币与美元脱钩,使它成为区域性储备货币,美国施加的压力就会立刻成倍增长。这种压力是全方位的:限制中国对欧美的出口和投资、急剧提升台湾军力、在民主和人权问题上歇斯底里地攻击中国、积极扶持持不同政见的反对派(在没有反对派的情况下建立反对派)。美国很可能还会不择手段地加快拉近与越南关系,并唆使它反对中国。中国在中美关系中的主要问题是,美国尊重它,但不惧怕它,也就是说,一旦发生什么事,美国就会与中国彻底翻脸。我认为,即使国际金融寡头也不可能在这方面帮上中国的忙,杰维亚托夫把它的作用夸大了。当今俄罗斯也有类似问题:美国似乎应当惧怕俄罗斯(后者拥有大量导弹),但实际上不是这样。



双边联盟



综上所述,这个潜在联盟的轮廓已经十分清晰。它将只会是双边联盟,因为没有在军事政治上与俄中平起平坐的潜在参与者。而成员国地位参差不齐的多边联盟,很可能被看作是模糊不清的政治联盟,不会令任何人害怕。也就是说,上合组织是不错,它还可以继续扩大,但它完全不是这里讨论的联盟。这里所说的联盟关系应是确保完全的军事互助,包括做对方的核保护伞、在世界大洋划分巡逻区和协调武装力量行动。联盟内的军事技术合作应提上新高度,合作应完全转向核武器领域。世界第二强和第三强军队组成对第一强军队真正的军事联盟,这个联盟绝对不容小觑。



中国会同意结成这样的联盟吗?为什么不,这对它有利,无论如何都不会损害它的利益。我们不是对手,因为我们的经济和地缘政治利益分属不同方面,少有碰撞。就算现在不同意,一两年后也会同意---事态发展的规律使然。它只需要知道,我们是独立自主的,决策是在莫斯科而不是在华盛顿作出,我们确实想要结盟。



我们是否需要杰维亚托夫提到的"老大哥"地位?是的,新的世界观、新的发展思想和再次实现文明飞跃的意识形态对我们绝对是必要的。能够向全世界,包括中国,提供一个公正世界秩序的新模式当然好。但这种秩序不是臆想出来的,至少仅凭臆想是不够的,还要采取行动。而俄中军事政治联盟将是行动的第一步。


施?



正因为中国人总体上是商人,而非尚武者,他们在自己的历史中从未谋求过真正的对外军事扩张。中国人认为自己国家是世界的中心。我们不也曾经认为俄罗斯是世界中心吗?中国人的心态与任何一个大民族,包括我们,都没有区别。而他们的扩张倾向恰恰比其他民族都要弱。尽管不应对其毫无防备之心(其实对谁都要有防备之心),但我们也没有理由将中国视作威胁。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