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之利芒 上部 南国烽烟 083 【界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6/


一九七九年十二月二十七日,苏联军队入侵阿富汗。随即,越南当局一直拖延着的中越谈判陷入僵局,边境的枪声又零零星星地响起来。越军频繁地向我方开枪,派遣特工人员偷入中国境内,移动界碑、布雷、袭扰,给边境军民的生命安全造成极大的威胁,边民的生产也陷入停顿状态。

面对越军频繁的挑衅,我军在保持克制的基础上,也迅速作出临战部署。正在紧张强训的红剑分队因此得到紧急命令,开拔到麻栗坡县猛硐乡与马关县交邻的边寨,一边熟悉地形,一边继续强训,一边等待上级的进一步指示。

一九八零年的第一天就在中越边境无比紧张的气氛中到来。

莽莽群山似乎没有春夏秋冬的分别,展现在世人面前的始终是苍翠的形象。只是这一片绿色带给郑尚武的感觉不是安逸和清平,而是紧张与仇恨。扣林山上,越军的工事在望远镜中历历可见,偶尔响起的枪声打破了山林的寂静。

“呸!这些狗日的就是欠揍!”郑尚武吐掉咬在嘴上的青草梗,把望远镜交给身边的卓军。就在昨天,我边寨一位妇女在下地劳作时不幸踏响了越军特工队布设的地雷;就在前几天,一发迫击炮弹落在我军边防巡逻队附近……越军仗着主子在阿富汗的军事行动,越来越嚣张了。

卓军边观察,边在图板上画着敌军的布防图,说不准什么时候,这图就能发挥巨大的作用。步话机突然响起短促的提示音,郑尚武连忙拿起耳塞和送话器道:“我是剑锋。”

“扣林山主峰以西两里处的界碑被越军移动,应该是特工队所为。边防部队要求我们配合搜索敌军特工队。”指导员王德铭的声音里带着些焦急和无奈。

郑尚武理解指导员的心情,他何尝不是这样?小鬼子很卑鄙,卑鄙到了可笑的程度。不敢宣战堂堂正正地摆开来打,只会做些偷鸡摸狗的事情,只敢拿我方的平民撒气。唉,上级何时下达作战命令呢?最好的防守是进攻!只有进攻才能打痛敌人,才能将战场摆在敌人境内,避免我方边民的无谓伤亡。

“明白,我立即回巢。”

郑尚武刚刚回到队部帐篷,电话铃响了。

“我是红剑王德铭。”指导员给郑尚武做了个等待的手势接听电话,接着不由自主地立正连声应是。放下电话后,他拉过郑尚武俯身到地图上道:“上级首长要求我们三十六小时内开拔到河口洒坝地区待命。”

“河口?那这里?”

“不管了,自然有兄弟部队去收拾那些杂种。队长,我看河口那边应该有大的动作。”

“大个屁!”郑尚武揭下头上汗湿的军帽想掼在桌子上,又想起马上要集合队伍开拔,愣了愣,将军帽重新戴在头上道:“河口那边依靠元江和南溪河为屏障,小鬼子想过来很困难。真正有戏的还是这里,还是麻栗坡!我想起来了!老首长原来早有预感,这里的地形我很熟悉,沙盘也做过,只是没有最后完成而已。仗,多半是在这一段打响,关河口那边鸟事?!”

“服从命令,咱们是特殊部队不是野战部队,集合队伍吧!”王德铭拍拍搭档的后背提醒了一句。

郑尚武恨恨地看了一眼地图,眼珠子骨碌一转,拉着王德铭软声软气地道:“指导员,你带一班、二班先走,我带三班、四班随后跟上,怎么样?保证不会误事!”

王德铭摔开郑尚武的手,斜眼看着嬉皮笑脸的队长道:“不行!你这是阳奉阴违。”

郑尚武一副委屈的模样,摸着后脑杓嘿嘿傻笑道:“啥话呐!?我郑尚武可是执行命令的模范,行军打仗,前队后队要讲吧?红剑来到这边防线上,不能气都不吭就走人吧?人家边防二团的首长会怎么想?界碑既然小鬼子敢动,咱们红剑就给他一个耳刮子,让小鬼子长点记性也好。要不,这几天的功夫就白瞎了。”

“上级没有命令,我们就不能行动!”王德铭没有被郑尚武可怜的表情迷惑。

“谁说行动了?不就是配合边防部队打特工嘛!十二小时,给我十二小时,打了特工咱马上兼程到河口与你会合。指导员,老大哥,想想我们的边民吧,不给小鬼子一点颜色,咱们走得安心吗?这样,你不说我不说,谁也不知道,对吧?我保证,后天一大早赶到洒坝与你会合。”

王德铭看看郑尚武认真得表情,犹豫了半晌道:“真的只是配合边防部队打特工?我提醒你一句,郑尚武同志,没有上级的正式命令,我们部队不能越过边境线一步,哪怕一毫米也不行!这是战争不是儿戏!”

“是!指导员同志!”郑尚武一个立正,大声高气地行了个军礼。指导员,显然已经同意前队后队的说法,那就给郑尚武腾出了十二小时即兴发挥的宝贵时间。

指导员前脚刚走,郑尚武后脚就集合起三班、四班的人马开小会。

帐篷拆除了,地图就铺在地上,二十个人围拢在一起,就着地图听郑尚武讲话。

“同志们,有没有做好打仗的心理准备?没有做好的,一边待着去!话我就不多说了,只有一句话——祖国是我的,也是你的。”

“做好了!”二十个人的声音把郑尚武微微惊了一下,马上就化成会心的笑容,他指点着地图道:“上级要求我们三十六小时到达河口,我算算时间,有十二小时供我们发挥发挥。没有上级的出击命令,我们的理由是边防兄弟部队的协同要求。但是,我不打算去抓一两个特工,要搞咱们就要搞出红剑的气势!要搞咱们就搞到越南去!有没有意见?”

“没有!”这次,郑尚武没有“受惊”。

“卓军!越军要牢牢控制扣林山主峰,你认为,他们的炮兵会在什么位置?”

卓军仔细看了看地图,指着967高地的山脚线道:“这里,极有可能是在高地下的小河谷与高地北坡断崖之间,这样可以利用河谷滩头和断崖之间的高差做文章,很好地隐蔽其炮兵阵地。”

“那,我们今晚就搞他娘一下!就算不能歼灭其炮兵,也要毁掉他们的弹药库。我估计,断崖下肯定有洞穴,有洞穴就多半是敌炮兵弹药仓库和指挥所。都有了,立即整装赶往二号界碑!”

郑尚武说完立即收起地图,转身整理起自己的装备,队员们也纷纷散开来,清理武器弹药,绑扎束袖(我军军服袖口比较宽,丛林作战时很不方便)和绑腿。

夜幕下,位于山脊线上的二号界碑巍然耸立着,界碑下的新土无声地表明:这个镌刻着中国二字的神圣界碑不久前才回到这里。就在界碑不远处,郑尚武焦急地看了看表,十二小时已经过去四个半小时,平时侦察中确定的越军巡逻队却还没有出现。

红剑,只能根据越军巡逻队的行进方向来确定进军路线,否则极有可能遭遇雷区。半年多的时间里,越南人在边境线上布设了大量的地雷,以防再次遭遇我军毁灭性的打击。这些雷区在不断扩大,地雷的种类也是五花八门,布雷的区域也变幻莫测。对于意图偷袭敌人的红剑来说,绝对不能因为地雷的炸响导致人员的伤亡并暴露出自己。对郑尚武来说,这个自作主张的行动,也不能因为任何的原因被敌我双方察觉。否则,任何一方都不会给他一个好脸色。

当然,走钢丝的郑尚武也不打算给人把柄。每个队员都穿着越军服装,都携带着一颗光荣弹,身上所有能够证明身份的文件和物品都被清理干净,而此次行动的战果,他和队员们也不会向上级报告请功。在这里一周的时间里,越军的所作所为已经让队员们憋了一肚子的火气,不发发就走,那不是便宜了越南小鬼子吗?

“隐蔽!”

前面传来口令声,郑尚武忙将身上的芭茅草拉了拉,覆盖住头部和枪管。

远远地,越军七人巡逻队大摇大摆地过来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