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之利芒 上部 南国烽烟 082 【老师】

longshenjihua 收藏 6 3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6/[/size][/URL] 龙老爹带着孙女、领着几个苗寨山民,抬着一大锅飘着浓郁香味的野猪肉、抱着几坛子的苞米酒围在基地门口。站岗的警卫连战士一边解释一边焦急地看着身后,见到首长和分队长出来,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庞子坤疑惑的神情顿时变成了会心的笑容。这场面,不用问,肯定是军民一家亲!他笑着看了郑尚武一眼,两人抢前上去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6/


龙老爹带着孙女、领着几个苗寨山民,抬着一大锅飘着浓郁香味的野猪肉、抱着几坛子的苞米酒围在基地门口。站岗的警卫连战士一边解释一边焦急地看着身后,见到首长和分队长出来,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庞子坤疑惑的神情顿时变成了会心的笑容。这场面,不用问,肯定是军民一家亲!他笑着看了郑尚武一眼,两人抢前上去,郑尚武亲热地拉住龙老爹的手介绍道:“龙老爹,这是我们庞政委。”

看到年纪跟自己差不多的首长,龙老爹一下子就老泪纵横起来,半晌才道:“首长啊,我们山里人也知道军营闯不得,可、可山里人找不到感谢部队的法子……”

王德铭见夜猎的事情要捅破,忙插话道:“报告政委,龙老爹是革命烈士的父亲。”

“哦,快,快请进。看,好一锅子肉啊,龙老哥,是啥肉呢?”庞子坤拉着龙老爹的手一边走一边问,两个老人象哥儿俩一样领头走向军营。

郑尚武偷偷给王德铭挤挤眼,俯身抱起小姑娘也跟了上去。

食堂里摆开了两桌筵席,桌上满满当当的都是野味山珍,比之军校在建军节前的晚宴也丝毫不差。

庞子坤拉着龙老爹,王德铭陪着昆明来的生物学专家,郑尚武牵着小姑娘,加上军分区警卫连连长蔡洪、指导员舒有根和几位老乡凑成一席。

“部队在这里驻训,肯定要给乡亲们添不少麻烦,乡亲们有什么意见,今天正好畅所欲言。龙老哥,咱们这支部队还年轻,你看看这分队长同志,不过二十一岁,处理军地关系的时候难免有不周到的地方。您啊,要把他、他们当成自家人看待,您是长辈,小辈有什么不是之处,就要及时指出来才行。”庞子坤例行地说起了客套话,不过这样的话在此时此地,应该算做是有感而发。对红剑分队与驻地老百姓的关系,他很满意。

龙老爹端详了郑尚武一阵,眼光里有种说不出来的亲切感。

“首长,莫非又要打仗?寨里有人进城回来后说,小鬼子又在八里山那一带修工事了,还向我们这边打枪。唉,这个基地,不打仗是看不到部队的。”

庞子坤端起盛满苞米酒的碗郑重地道:“部队练兵就是为了打仗,军人就是为战争而生,为和平而死。只要能够保得边疆安宁,仗,该打就要打!”

龙老爹木木地点点头,政委的话没有明说,不过要打仗的意思已经肯定了。他举起酒碗,跟庞子坤轻轻碰了碰,又转向郑尚武、王德铭等人,却停住了,嘴唇蠕动着没有出声,老泪却在眼窝子里打转,最后还是止不住淌了下来。

多好的兵啊,可是战场上哪有不死人的?这些可爱的小伙子们,不知道能剩几个回来?

郑尚武端起酒碗提声道:“老爹,来,喝酒……”他本来还想说点什么,却卡了壳说不出来。他觉得说不如做,把龙老爹一家安置好了,那时候啥话都可以放开来说。

苞米酒入口,酸酸的,甜甜的,带着一丝辣和一点涩流进肠胃,立即就化成军民情谊在身体内燃烧起来。

龙老爹拢起袖子抹了下嘴,看着庞子坤道:“首长,部队要打仗,可这次的人马怎么这么少呢?剿匪那阵子,这里可是驻了一个团。想当年,部队首长还找我们寨里几个老猎手去当老师来着。”

“老师?”庞子坤疑惑地皱眉思索了片刻,突然笑着道:“对,对!郑尚武,你就没想到吧?丛林追踪,山里的老猎手们可是大宗师啊!”

郑尚武只有连连点头的份儿,心里已经定下主意,一定要请龙老爹教部队两手。以前驻扎在思茅的时候也接触过少数民族猎手,他们能够从山里的蛛丝马迹中分辨出附近有何种野物,也能够通过长时间的潜伏守候猎物……这些技能运用到丛林特种作战中来,就是有效的制敌手段。

龙老爹见郑尚武陷入思考,伸手拉了拉他的袖子道:“山里人没啥本事,也没念过书,可这山、这林子,还是山里人最清楚。只要守着山,山里人就饿不死,条件是苦了一点,但是照样能活啊!”说着,一卷整理好的钞票就塞进郑尚武的手中。

一股热气顿时涌到郑尚武的脑门顶,连忙反手拉住老人的手将钱又塞回去,连声道:“老爹,钱你一定要收下,这是我们部队所有战士的一点心意。小妹妹要读书,要长身体,您老年纪也大了,以后日子怎么过?我们急啊,战友的亲人就是我们的亲人,老爹就是我们的老爹,收下吧!”

“是啊,收下吧。”王德铭、蔡洪等人也连声附合。

庞子坤站起来走到郑尚武旁边,伸手拿过那些钱看了看,都是一元、两元的小票,甚至还有毛票,大约有三、四百元。他转身回座,又端起酒碗递向龙老爹道:“老哥,部队想聘请您当老师,这些钱就当作是工资好了,要不我们心里不安啊!不瞒老哥说,这支部队是要深入敌后作战的,没有你的经验,小伙子们想在山林里打击敌人,够戗!”

郑尚武看到龙老爹颤抖的手接过了钱,不由长长松了一口气,又给指导员递了个眼色。

王德铭忙站起来请客喝酒、吃菜,很快就把饭桌上的气氛搞得热乎起来。

饭后,部队集中到一起。

生物学专家靳教授用幻灯片的方式,向部队讲解热带山岳丛林中的动物、植物种类。根据实际需要,把能吃的、有毒的区别开来,还总结了一个基本的规律——“在各种动物中,除了海洋中形状奇异的鱼类、贝壳、鲨鱼和江河中的河豚有毒外,野生动物的内脏,尤其是肝脏和卵不能食用,其他的都可以作为食物。植物中,大多数能够食用,检验方法是折断植物,将植物汁液涂在皮肤上,观察有无发痒、红肿现象。无毒植物没有怪异的臭味、腐败味和烧灼感、滑腻感,辛辣和苦味……”

靳教授讲完,龙老爹就接替上场,带着队伍出了基地上山。老猎手一路走一路讲,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野兽路过的痕迹分别有何特点?如何在丛林中隐藏自己的行踪包括气味?如何徒手制服野兽?如何攀越山崖……

现在的老猎人根本不担心教会徒弟抢了自己的饭碗。一堂野外课从下午讲到天黑,老猎手还是神采飞扬、滔滔不绝,生怕自己还有什么经验没有传授给子弟兵,生怕这些孩子到了战场上吃亏受苦。

很多人无法解释一个谜:低文化水平的中国军队,为何能够屡屡战胜所谓的高素质军队?这些人,不了解中国军队,不了解中国人民,自然也就无法揭开这个谜。美国人抱憾上甘岭,认为是东方民族奇特的思维方式造就出不畏死亡的中国军人,却有意忽略了中国人和中国军队在1927年以前的懦弱表现。

文化水平,不是学历所能完全代表的,相当一部分的文化知识来源于生活和无形的传承。如今的中国军人,只是善于以生活为师,以人民为师而已。这种潜藏起来的文化知识,自然不容易被那些经过学校教育的人所注意……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