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司命荣登

很久没来,古文气象不同。抬头,哇塞!看到了司命,我认识他啊。于是止不住油漏,与桃花合撰一匾,希望能略表一下好友荣登的那个那个喜悦的心情:

竹子头上一点红

古文堆里灯半明

孟尝改行吟诗赋

易牙摘个文曲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