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三个老太太一台大戏

亚军 收藏 8 302
导读:三个老太太一台大戏 病房里有三张床,北床的头发花白了,面相慈祥,是个知识分子;南边靠窗户长得少相,看着就不像是七十多岁的老太太,这是咱的老母亲;中间则是位典型的农村大娘,皮肤黝黑,这是常年风吹日晒的结果。 三位是相同的原因住进了这个212号病房,北床是髋骨受伤,中床是小臂骨折,南床是小腿骨折,又是差不多一天里前后脚住进来的。曾有句俗话:三个女人一台戏。要是三个老太太凑到了一起,真是台大戏了。 老太太们住进来几天了,这天是周末,上午八九点钟开始,病房里这个热闹,就跟赶集似的,

三个老太太一台大戏


病房里有三张床,北床的头发花白了,面相慈祥,是个知识分子;南边靠窗户长得少相,看着就不像是七十多岁的老太太,这是咱的老母亲;中间则是位典型的农村大娘,皮肤黝黑,这是常年风吹日晒的结果。

三位是相同的原因住进了这个212号病房,北床是髋骨受伤,中床是小臂骨折,南床是小腿骨折,又是差不多一天里前后脚住进来的。曾有句俗话:三个女人一台戏。要是三个老太太凑到了一起,真是台大戏了。

老太太们住进来几天了,这天是周末,上午八九点钟开始,病房里这个热闹,就跟赶集似的,这让咱想起那位天津的被人叫做李大白活说的相声里的一句:“一拨一拨的”。北床的有一个闺女俩儿子,加上儿媳妇都来了,老太太前儿个做的手术,今天儿女们都赶了来,头两天,只见到了做教师的闺女在伺候。中床的有六个儿子,已经是四世同堂了,今儿个前后来了仨,外带媳妇、孙子孙女一大帮子。南床这边咱家里的老爷子,和家里一帮子,还有居委会的一拨老太太也来凑热闹看望看望,咱家老太太可是小区里活动积极分子。大包小包吃的,什么蛋糕、牛奶、水果,一大堆的问候或安慰的话,让几个老人脸上透着自豪。

下午,三床一早同时打上的吊瓶这时候都撤了。北床的老太太头几天可能因为疼痛,话不多,今天好了些,女儿和儿媳妇为她全身擦了一遍,又雇了名护工,正陪着聊天。中床的大娘是手臂上的伤,不影响走路,就坐在床上,由着护工和三儿子家的孙女陪着说话儿,护工是进院时候就请了的,大概儿子们家里都忙。南床的老妈是第一个做手术的,疼劲儿已经过去了,这时候也有些乏,洗了洗,躺着听着孙女给的MP3。

楼道中传来一声刺耳的哭号,然后是一阵的忙乱声。所有人都被刺激了一下,“正在抢救呢”,中床的儿子打听了消息回来说,“是心脏有毛病”。门外还不时有声哭叫。北床儒雅的老太太这时候开了口,“我到那天,你们谁也甭哭”,做教师的女儿随应着,“不哭不哭”,老太太接着说,“平时一个月才来一回,都住得挺远,真到那时侯,也就觉得屋里少了个人,看不出什么来”;中床大娘接了话茬,“有什么好哭的,咱那口子过去的时候,我也就哭了一回,后来再没哭过,都问我干嘛不哭,日子还得过不是,想开了”;南床的老母亲,“到那时哭有什么用,现在多孝敬孝敬比什么都强”;中床大娘说,“也不指望他们,我那几个儿子,结婚一个给三间房走人,打发了五个,现在和小儿子一起过,家里那些活还干得动,用不着他们。”...探听消息的回来了,“没事了,救过来了。”

吃过了晚饭,集市散了去,屋里只有南北两床的老太太在,家属们都走了,只有个护工在和老人们说笑,北床的老太太今天是难得也露出了笑模样,中床的大娘让护工陪着去串门子了。不多会工夫,护工扶着大娘乐着就回来了,进门把老太太搀上床就再也憋不住,笑得眼泪花直冒,“大妈这个逗啊,哈哈哈哈”。北床老太太侧转了身子,“肯定又去人家那儿去说笑话了”,中床大娘让护工帮脱棉衣,“我就是喜欢乐和,在村儿里她们凑一起没点儿动静,我一去马上就让她们笑起来。”

看大娘忙活,老母亲说着听来的东西,“这老太太七十六了,52年的老党员,以前土改分地,上缴土地,闹合作社,记得清楚着呢,刚才还唱了首老歌,下定决心,不怕牺牲,呵呵,可逗了。”

脱了外衣,大娘对北床的说,“今儿个开心不?”转脸冲咱说,“这老太太头回露个笑模样。有什么想不开的,就得自己找乐子”,护工给打来开水,“大妈刚才给人家唱歌”,也学着唱了两句,是首几十年前的老歌。大娘又来了兴趣,“我擦好了三八枪,我子弹上了堂,我背上了子弹带......”唱着唱着就跑了调,不知道是什么调来了那么两句,一会又串了回来,听得屋里人憋不住的乐。

护工倒了水,给大娘擦了脸,然后细细地搓着手,“您这几天白多了,瞧瞧,开始脱皮了”,大娘把手泡进水里,“都是老皮了,搓不掉了,黑的都是茧子”,“好好养着,每天泡泡,再上点油”;“伤筋动骨一百天,让儿子媳妇伺候您”,“六个儿子轮流来,一家五天”,两个护工给出着主意。“都忙,给他们定时间?谁没个事,不能那么较真,给定死了,难保有事来不了,只要帮着做个饭、接个手,谁有空谁来”......


老母亲说她很像奶奶,咱特别地注意观察了半天,那瘦瘦的脸,那花白的头发,微微有些佝偻的背,灰布的坎肩,还有那只满是茧子、骨节变形的手......大娘说了很多,不知怎么咱没记住什么。

已经很晚了,老太太们的兴奋劲还没有退下来。熄灯时间到了,老人们在手术后的疼痛中幸福地沉沉睡了去。与护工打过招呼,退出病房,脑袋里还是刚才老人们那笑。

本文内容于 2008-1-24 23:58:12 被亚军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