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名狙击手

胖胖7633 收藏 1 39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武警狙击手揭秘:20秒组装一支狙击步枪


狙击手,这个特别的名字给人一种冷酷而又潇洒的联想——动如脱兔,静如处子,暗含着黑暗中隐隐的杀机……


高锋,武警重庆总队七支队特勤中队优秀狙击手。他数次出色完成各类重大任务,其中包括在我市举办的亚太市长峰会、重庆直辖10年庆等重大活动的警戒任务。


近日,记者走进了他的“精度人生”!


烈日下练瞄准


一名狙击手必须具备超强的忍耐力


8月19日11时许,武警重庆总队7支队训练场,如火烈日下,人走在水泥地上就像踩在烧热的钢板上,热气透过鞋底直往身上窜,空气中弥漫的热浪令人窒息……


此时,武警重庆总队7支队的数百官兵正在进行日常训练!爬高墙、越障碍、练射击、搏击……整个训练场就像没有硝烟的战场,枪声、哨声和吼声,此起彼伏。


一支小分队格外引人注目:战士们一字排开,个个头戴钢盔、身着厚重衣服、手端狙击步枪……全副武装地匍匐在训练场一侧的水泥地上。他们就是神秘、令罪犯闻风丧胆的狙击手,正在练习瞄准。


“一名狙击手必须具备超强的忍耐力,泰山压顶也要岿然不动!调整好呼吸,这点太阳算得了什么?你们必须达到忘我境界,做到身、心、枪合一,眼中只有准心、子弹出口、目标这三点一线……”教官严厉训话。战士们个个一动不动,像雕塑一样。大量热气透过他们的身体,在低空形成高约半米的热浪!战士们的衣服干了又湿,湿了又干,袖口、衣领已结上一层薄薄的盐霜。


高锋,中等身材,特勤中队一班班长,是一名优秀的狙击手。他曾参与执行在我市举办的亚太市长峰会及我市直辖10周年庆典等大型活动的警戒任务。一双犀利而又约带杀气的眼睛,让他在众战士中尤为显眼。


中午12时,嘹亮的军号响起,狙击手小分队长达4小时的瞄准训练结束。狙击手们步调一致地起身收拾装备,水泥地上则留下一个个与身体一般大小的汗印。此时,高锋来到了记者面前。


要百分百精确


常常练得手拿不起筷子,上厕所时蹲不下腿,几十分钟之内不眨眼


“我是贵州遵义人,参军已4年多。”高锋语速不快不慢,显得十分沉静。


他于1985年出生于遵义一个农村家庭。因受当过兵的父亲的影响,他自幼的理想就是当一名军人。18岁时,他违背当地人成年后外出打工挣钱的常规,毅然参军来渝。


“刚到新兵连,我一片茫然,根本不知道自己应向哪方面发展,更不要说当狙击手。”高锋称,刚入伍时,他就像电视剧《士兵突击》中的许三多,对很多东西都懵懵懂懂。在新兵训练期间,他平生第一次摸到了枪。“当时好兴奋。”当他第一次扣动扳机,突然的响声以及枪的后坐力,吓得他半天没回过神。


三个月新兵训练结束,因对射击有较高天赋,他入选了特勤中队。“特勤中队!听见这个名字时,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高锋说,特勤中队是绝大多数新兵梦寐以求的,它的淘汰率高达99%。能成为一名特勤战士,那种荣誉感、成就感简直无法用语言形容,就像《士兵突击》中能入选“钢七连”和“老A”一样。


但高锋很快明白:在高荣誉和高成就后面,必须付出超常的血汗。


狙击手讲究的是首发命中,百分之百精确,没人给你第二次机会的。更重要的是,一名狙击手不光是枪法好,在体能、战术、心理素质、协同能力等方面都有极高要求,要像风一样的敏捷、像山一样沉稳。在一系列的超强训练中,高锋付出了巨大代价——练得手拿不起筷子、上厕所时蹲不下腿是家常便饭,擦伤挂伤也是时有发生。


其中,“练眼”一项更让高锋记忆深刻:狙击手要求在目标出现后不能眨眼睛,训练中,他们往往要强迫自己几十分钟之内不眨眼,为此经常练得眼泪流干。在一次训练中,一只蚊子飞进他的眼睛,因教官没喊停,他丝毫不敢动,蚊子就在他眼里挣扎,一阵阵钻心的疼痛。后来,蚊子被泪水淹死在眼中,半小时后被眼泪冲出来。为此,他的眼睛肿了好几天。


经过两年苦练,高锋终于成长为一名优秀的狙击手。


首次任务没开枪


来到一楼房的屋顶,找到最佳位置潜伏、瞄准,作好战斗准备


“特勤中队吗?有任务……”一天,大雨,高锋所在部队突然接到上级命令。凌晨三时,紧急集合的哨声在寂静的军营响起。不久,荷枪实弹、全副武装的战士跳上军车,风驰电掣般赶往目的地。虽不知任务的具体内容,但紧张气氛在每人的心里蔓延。高锋作为主狙击手被编入狙击小组,这是他第一次执行任务!


之前,高锋曾无数次幻想第一次执行任务的场景:随着一声枪响,他从瞄准镜里看到一片鲜血。然而,此时的他却显得异常平静,静得像无风的湖面,心里更像雨后的天空没有丝毫杂质。他开始闭目养神。


车很快到达目的地。根据作战方案,高锋与副狙击手很快来到制高点——一栋楼房的屋顶。他们迅速找到最佳位置潜伏、瞄准,并调整好呼吸,作好战斗准备。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雨越下越大。高锋很快达到人枪合一的境界,视线完全停留在瞄准器上狭小的空间,完全没在意冰冷的雨点打在身上,仿佛时空已不复存在。


半小时、一小时、两小时……高锋足足潜伏了3个小时,一直没接到首长下达的开枪命令,他也没有扣动扳机,射出自己首次任务中已上膛的第一发子弹。随后,警戒解除,他就这样圆满完成了任务。此时,他才发现雨水早已淋湿了衣服,连鞋子都装满了水。


“重庆的治安状况非常好。但我们时刻准备着,只要需要,我们会毫不犹豫地冲上去,哪怕付出自己的生命也在所不惜!”高锋铿锵地说。


铮铮铁汉哭了


“父亲辛苦一辈子,将我和弟弟抚养大,可到最后也没得到一丝回报……”


今年初,正当高锋在部队刻苦拼搏之时,他突然接到母亲的电话:“你爸爸病了。你有时间就回来一趟,实在抽不开身就算了,我会照顾的。”虽然母亲说得轻描淡写,但高锋知道问题十分严重,因为这么多年来,家人给他打电话都是报喜不报忧。家里只有父母双亲,唯一的弟弟已离家参军。


高锋随即请了探亲假。当他背着行李迈进阔别4年的家门时,顿时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天啦!父亲枯瘦如柴,躺在床上连话都说不出来。此时,他才得知父亲患了癌症,已到晚期,生命垂危。高锋泪如泉涌。5天后,父亲病逝,其间,父亲已说不出话了。而此时,弟弟却在遥远的军营……


“有一句话叫‘养儿防老’。父亲辛苦一辈子,将我和弟弟抚养大,可到最后也没得到一丝回报……”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忆及父亲,铮铮铁汉高锋再也忍不住悲痛之情,泪水夺眶而出。 (记者 韩毅 通讯员 李刚 江泳 摄影报道)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