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回谍堂--我的情报生涯 第一章:寻找天堂 6:加入组织

党徒份子 收藏 1 10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44/


这天我和太阳同时爬了起来。

按计划今天应该是我和那公司预约的日期。

为了这次不再落单,我把时间控制在早上九点十分左右给黄总打了个私人电话:

“喂!黄总吗?我小张,以前和你联系的那位年轻人,就是想到贵所接受情报培养的那位,不知道您……”我说话时很紧张。

忙碌的铃声一直作响,“喂~你好,请讲!”很长时间段的电话忙音。

我急忙应声而答:“喂!喂!对是我”。

“你等一下再打进来”挂断电话的声音一直在我脑子里嗡嗡响,看来刚才不是给我的通话声,他在和另一个人在通话。

简单的波动激荡了我受挫的心;我不具阻挠、不畏劳苦、不知疲惫千里而行只为了一种信念,却遭到联系前后不同的待遇。在我生命中里从来没有放弃和失败这个概念。

当表针又转了一个刻钟后。

“喂~ 黄哥吗?去情侦学院要不要渡海啊!”我话藏凶语,直奔目标。

“什么——渡海”他仿佛没听明白。

我又提高了两个分贝说:“渡海啊!去侦探学院不要过海吗?”我指的是台湾海峡。

“什么—渡海”那边沉默了片刻“哦~ 过什么海,最近台海风大,没人能渡的过来,更没人能渡过去”他也听出了玄机。

由于我的故弄玄虚,彼此都误认为是对方的人。

“那学院到底在什么地方,方便参观吗?”我还是直来直去。

“当然可以,我们就欢迎比较热血的年轻人加入。电话也不方便谈,来公司再说吧!”那边显然已经恢复了平静,可我的心还紧张的跳个不停。

“贵公司的公务车方便吗?我不知道去公司的路,希望您能来接我”我随口而出,完全不在乎自己的角色。

“上次记得你不是来过我们公司吗?”他直言不畏地揭穿了我的谎言!

“没有,绝对没有去过!况且我带了那么多行李,确实也不方便”我一手拿电话一手插在裤兜里。

人有时候就是这样,为了证明谎言是有效的;而要说更多的谎言去掩盖另一个谎言,并始终坚信那就是真的。

说出我的具体位置后,就在那静静地等待公司的探员或司机来接我。

一个小时过去了,另一个小时也紧接着过去,下一个小时又即将流逝。孤独和等待是当初我所不能承受的。

疑望道路来回穿插的车流,会是什么样的车型、车牌是什么颜色、号码又是多少呢?我相信从我面前驶过的车辆都有可能,随时都可能会停下来。

以前听朋友介绍说:学院地址可能座落在一个很偏僻的地方,采取全封闭军事化教育。所有学员入学是均乘坐一辆被窗帘紧遮的汽车从后门送入学院,尔后被送如一间很大的房子中。房内生活实施齐全,有藏书和对话机。每个学员都单独住在一间房子中,只有送饭和教官到来时门才被打开。学员使用假名字,贴在房门上。室内有一面大镜子,其实是一面滤光镜,从室外往室内看是透明的,教员通过它秘密观察学员的一切活动,行为及忍受孤独的耐力。若干时间后,教员才陆续到来并开始授课,使其熟练掌握各种情报知识和技能,毕业时要经过严格的考试。

手机响了,我正要接电话,对方却挂机了。

“你是从永城来的小张吧!”声音从一辆暗紫色小车发出来。

“黄总,他怎么没来接”我故做深沉,仿佛多年朋友般的问候。

他没有说话,身材魁梧菱角分明看上去很冷的感觉;看来我的热情并没有拉近彼此的距离。车门打开的时间透过他犀利的眼神,让我感觉到自己的稚嫩和渺小。

上车的时间,我瞟了一眼车牌粤A **710,并在心里默记了几遍。他驾驶的速度很快,还没来得及记住车窗外这条路线附近建筑的标记,就转到了另一条新的路线。

40分钟左右到了公司楼下,停车、下车、上电梯。

车开向天河广场地下车库,我走向曾经熟悉的楼层。天宝阁31楼E座**国际事务调查中心,钢化玻璃门依旧被那充满神秘的标符遮盖着。

会客室、握手、屈膝对坐而谈。

“您知道人人都怀有梦想,一个年轻人如此执着去探索他的梦想,这是多么的不易和艰辛。我忠心的希望能到贵处的学院接受情报收集方面的培养,更期待自己能在这方面有所成就”我接着说:“我从小……”。

他没有言语,只是静静在听。



我继续说:“我想确切的知道,那学院的情况”

当我问起学院的内部情况时,他随后悄悄地把烟盒状的东西放在办公桌下面,并秘密的启动了它。他的这个动作没能瞒过我,也许他根本没想刻意的去隐藏。我窥视到那烟盒正面有绿红两个信号灯,侧面写着B—417探测干扰器。

这种伪装成香烟盒反窃听反录音的小玩意,以前我在《反恐安保杂志》上看过,假如发现有声控录音机或无线窃听器,它就会送一个掩蔽音(masking tone),淹没其磁带所录的声音,使窃录机窃录不成。它本身带有窃听报警装置,此装置利用探测器中的电频谱,经常性的对谈话周围进行无线电波监测,一旦有无线窃听器工作,它就发出告警信号,那个红色信号灯会闪个不停。

我停下自己的谈话,卖弄般的说出那B—417型探测器的性能和厂家。黄总的脸色很不好看,同时我也为自己的自满肤浅而懊悔。

“学院教学采取密训与半公开结合是一所全新概念的情报学院和造就特殊人才的学院,成就事业唯有艰辛多壮志。加入我们也就意味着吃苦,磨练,艰辛,忍耐,同时也意味着正义、智慧、勇敢、地位、财富。”黄总简而括论。

心想只要能成为理想中的情报人员,什么苦都愿意吃。

“那培养模式和专业知识的训练呢?”我小声问道,生怕自己再说错话。

“… …教学环境优美偏静,封闭管理教学生活,独人独舍独室,严格考核,严格毕业,主要培养学员的承受孤独力,忍耐力,分析力,判断力,吃苦力等基本职业操作准则。教授人员多是军警特工、侦察员、工程师、情报机构以及特种部队退役人员出身,有着丰富的理论基础和实践经验,在国内侦察(情报业)享有崇高威望的人士组成。

专业知识的训练包括多方面的内容,外来学员在我们的内部学院接受系统的培训,包括:犯罪心理学、法学、情报学、侦察学、物证学以及物证提取、跟踪监视、通讯联络、擒拿格斗、危机自救等多种专业技术。

在我们内部这比较侧重技能的训练:如何化装、伪装、发现目标和接近目标,如何在公开和半公开文献资料中收集情报,如何套问、引诱、收买情报,如何使用窃听器、跟踪仪,如何跟踪和反跟踪以及反情报、反侦探、反侦察等。

根据学员受过的教育情况以及某一方面业务特长,针对他们的课目多少和深浅也不同”他说话的时候一直紧盯我的眼睛。

我听的入神,不敢对视他利剑般的眼神,怕渗透到我内心刺到我的弱点。于是接着问到:“那教材的选用以及真实的技能是怎么练就的呢?”我想知道的更多,以便在将来的工作中游刃有余。

听说过联邦德国的私立反间谍学校吗?

我摇了摇头。


“那是一家颇为正规的培养职业情报员的学校。创办人阿尔贝特·舍雷是退休于军事侦察局的一名准将,他的办学方法和教学内容对西方间谍教育和私人情报员的培养有着重大影响。他编写的教材被称为经典教材,直今仍旧被许多秘密机构所采用。而我们采用的教材基于他们教材上所改编,更适用于现在的侦察工作。大概共计1345课时”他看了看腕上的表继续说道。

“有1345课时,具体课时都是怎么安排的呢?”我很好奇,想让他继续讲下去。

除了一定的基础课外,绝大时间课时侧重技能训练,我们的课程安排是:

课程理论

1、情报学 20课时

2、马哲概论 20课时

3、调查学 30课时

4、侦查学 35课时

5、情报学 20课时

6、心理学 30课时

7、审讯学 25课时

8、法学 30课时

9、司法鉴定 25课时

技能实训

1、情报搜集技术与调查技术 150课时

2、摄影、目标地形勘察和绘图技术 40课时

3、情报传递、通讯联络技术 30课时

4、文件保密暗语、情报分析隐藏技术 20课时

5、化装技巧、伪装术,职业掩护技术 50课时

6、接近知密人员,科技商业情报 40课时

7、物色、选拔、招募、训练秘密情报员技术 190课时

8、跟踪、监视、反侦探与反情报技术 150课时

9、情报网的组织领导技术 70课时

10、擒拿格斗、解围与危机自救技术 35课时

11、汽车驾驶技术 60课时

12、潜入、返回技术 45课时

13、伪证制作、侦察器材、工具使用技术 230课时

果然像我第一次预感的那样,课程都是在原来的基础上变迁改编来的。我表达迫切想去接受培养的想法,并对自己的信仰与热情全付而出,言到之处,为之有感、说之动情。

“有了书本知识、概念,不一定具有实际操作和应用本领。技能训练在我们培养过程中总是被放在最突出的地位。真实的培养方法,一是:去我们的专业学校接受培训,二是:由我们公司自行培养,包括老特工的传、帮、带。我个人认为学习的最终目的是实际应用,不如直接在我们公司跟着他们干吧!”他说出了最真实的现状。

我还是对那学院充满好奇,并执意要去先接受学院的培训;因为当时认为只有那样才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才可以让自己脱胎换骨。

“即使你在那学校以优秀的业务技能毕业了,可没有经验最终还是要到我这里来的。在我们这里你要比他们成长的快,明白吗;既然你能熟练使用计算机,正好我们这里缺名资料文档整编的工作,就这样吧!”他命令已定,可能很难再说服。

也许我在喋喋不休追问下去,可能会被保安请出公司,就同意了;但还掩饰不住那种激动和兴奋的心情。

黄总拿出一张表格让我填写,我这样写到:张术哲、男、20岁 、身高178CM法学专业。曾经在当地司法部门执法大队以及电信电话局做过兼职,电话:135***04615除了性别以及身高外,其他都是为了迎合工作编出来的。

黄总并没有问我相关问题以及鉴别我简历的真伪。只是再三坚持让我留下家乡住宅电话,并通知我明天九点到公司来,还给了我一串办公桌的钥匙,让我把自己的资料保管好。

在办公区给临桌的同事打了个招呼,也就是那个接我的司机,同时他又是公司的探员和黄总的保镖。他姓王,家是东北的。曾是某部队的通讯侦察兵,退伍后就加入了公司。他还告诉我以后手机无论黑夜白天都要24小时开机;对面的女人让我管她叫虹姐,后听说她是被黄总高薪从北京某部门挖过来的,善于跟踪和保密工作。其它的人员都出去做事去了,还没有机会碰面。


我闲着无事可做,便在一旁看其他同事都在分析电话记录。这时黄总要走,我机智的先跑到电梯口摁下了按纽;在电梯里黄总说这里的同事都很聪明,要我多看、多听、多学着点;还让我把头剪成短寸式,看起来英武精干还不容易被欺负。

“恩!黄哥你有事先走,我上去把办公桌擦擦”我把黄总送到楼下就返回了公司。

次日,整装待命;很快我就进入了角色。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