遍地忧伤 第一卷 命运的铺陈 第十四章 换一个身份看看

李宗凌 收藏 0 3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40/


路晓飞想也没想就开始脱衣服,开玩笑啊,机会瞬间即逝,不赶紧抓住,哭都来不及了。江忆一开始还不明白路晓飞想做什么,突然见他脱衣服,简直以为他失心风了,她想再给他一个耳刮子,却看见路晓飞已经飞快的把自己的衣服脱了个精光,第一次见到一个裸体的男生让她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

当她再一次睁开眼睛时,路晓飞已经把那身帝国军的军服穿了大半了。看起来这军官的身份不低,一身的衣服质地都是非常的好。耳边听着追兵的脚步声很近了,路晓飞还没有把那件扣子很多很讲究的外衣穿上,没工夫再去研究,他抢上一步,捡起马刀把被子胡乱的套上自己军服的这个倒霉蛋的脸砍了个稀烂。做了这些再穿衣服更来不及了,他已经听到了几乎就要走到身后的脚步声,但是脱衣服还是做得到的,他一边解开皮带,一边就把江忆按在了身下,几下就把江忆的衣服撕成了碎片。

江忆惊恐的挣扎着,尖叫着,而对应的是身后上方一阵哄笑。

然后一个声音说:“他妈的看什么看,给老子向后转,也他妈的要是妨碍了小少爷的好事,老子就毙了谁!”

路晓飞松了一口气,知道他们得救了。至少是,现在。

“现在该哭了。”路晓飞没敢乱动,更没敢假戏真做,他是心理健康的青年,不会变态到做出战地强奸这种变态的事情来的。不过听后面那家伙的语气,似乎他假扮的这个倒霉蛋做这种事倒不是第一次了。

江忆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不过她没有哭,只是做出了一副绝望认命毫无生气的表情,这比装哭来的更逼真。

路晓飞再次松了一口气,这才慢悠悠的爬起来,一边吹着口哨一边慢条斯理的穿衣服,并趁着这个时间思索对策。不管怎样,眼前这个身份只要不被马上识穿,他们就有活下去的机会。然后,再见机行事。刚才在后面说话的那个人,应该是这家伙的心腹,只是他还来不及弄清楚现在的身份究竟是什么。自然也不能问,一问就穿帮。那家伙讲的是一口京片子,还细声细气的,倒是很像太监。好在他喜欢看清装剧,虽然古地凌杳包括袁维绪对他这个爱好都极度的鄙视,可是那一口京腔也能学得七八分,但愿能应付得了眼前的局面。

听见路晓飞吹起了口哨,先前那个说话的人从土坡上滑了下来,溜到路晓飞的身边,媚笑着说:“爷,您可真是英武无敌啊。”声音里,既有几分讨好,也有几分无奈。

路晓飞看了看他,这是个三十多岁的人,尖嘴猴腮就是专门为了形容他这幅长相而设立的。他身上虽然穿着一身笔挺的少校军服,可是怎么看,他都还是像一个太监。对的,路晓飞觉得他很可能就是个太监,真没想到还能遇见这样的“国宝。”那自己是什么身份?有太监服侍的,会不会是什么阿哥,贝勒之类的?他一边YY着,一边盘算第一句话怎么开口,同时狠狠地吐了一口痰,一边装作很不舒服的摸了一下嗓子,为自己可能的声音变化埋一个伏笔。

这时候江忆靠着那匹撞死的马跪坐了起来,她的头发散乱,衣服破碎不堪,尤其是裙子几乎整个被路晓飞撕掉了,露出两条修长的大腿,她用一块裙子的碎片掩盖住了两腿之间,一条很明显的血迹从大腿根部流到了膝盖,这让路晓飞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做了什么了。当时的情况很紧急,会不会做成真的了?他觉得自己的脑门有汗水流出来。而江忆惨白的脸上还有一些血迹,两眼空洞,似乎什么都没有看,这更让他觉得这种可能是似乎还很大。

“Shit!”路晓飞心想,这他妈的不会是真的吧?

“爷,”那个尖嘴猴腮的少校也注意到了江忆,拔出手枪来,哗啦一下拉上了膛,半征询半自作主张的问:“照老规矩办?”

“不行!”路晓飞一着急脱口而出的声音让这少校疑惑的看了看他,他又吐了一口痰,摸着嘴巴语音不明的说:“留着。”话越少越好,说得这么简洁,还可以更加明了的彰显他的身份。虽然他不知道到底是什么身份。

尖嘴少校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江忆,恍然大悟地说:“得,还真是个美人胚子。不过爷,郡主那里小的可不好交代啊。”

路晓飞不耐烦地挥了挥手,说:“嗓子卡了,你别烦我,好好看着,少一根毫毛要你好看!”话不能多说,但是也不能不说。他说完,转身就往土坡上爬去,中途还回头看了一下江忆,为了掩饰关切,他把笑容调整到了极度淫荡的程度。

尖嘴少校无可奈何的摇摇头,收了枪,脱下自己的外套给江忆盖上,然后才招呼两个士兵下来。用担架把她抬上去。路晓飞对此很满意,看来他代替的这家伙做这种事真的不是一次两次了。最让他心惊的是,尖嘴少校站在那里,对那个被砍得分不清面目的尸体若有所思。该不是给他发现了什么吧?糟了,那家伙细皮嫩肉的,他只是把自己的军服胡乱给他套上,该不是被发现了吧。路晓飞正在想该怎么办呢,江忆突然发出一声尖叫,挣扎着就要跳下担架来,尖嘴少校的目光,也终于转移到了她身上。路晓飞惊出一身汗来,心想,这家伙可不能留,他对自己冒充的这个倒霉蛋太熟悉了,随时都可能发现问题。

一直到晚上,吃了一顿对于战地来说丰盛到近乎奢侈的晚餐之后,路晓飞才得以一个人躺在一座内设十分豪华的行军帐篷里,淘出了这个倒霉蛋的军官证来看。

“禁卫第1师,独立第3团,团长,上校。端木睿。”

这应该只是在军队中的身份,禁卫第1师?路晓飞回想起他们曾经捡到过的那个军官证,那上面写的是皇家陆军,禁卫军应该比皇家陆军更高级吧,端木这个姓,似乎也是这个帝国的皇族的姓氏。在联系尖嘴少校所说的“郡主那里不好交代”的话,这个叫端木睿的家伙不是皇亲国戚那才奇怪了。真想不到,自己竟然能扮演一次皇亲国戚,就算是演电视也能吃香的喝辣的,该不该以假乱真,就这么混下去呢?路晓飞有那么一下下都不想逃走了。不过想到一旦身份暴露的结局,他还是决定想办法带上江忆离开。回想起之前的那一幕,他仍不禁有些脸热心跳,不不不会是真的吧?他脑袋里都有点结巴了。

他从帐篷里走了出来,那个尖嘴少校没在,守卫在门口的两个卫兵啪的一下并拢脚跟立正敬礼。路晓飞正言都没看他们一下,他知道要是自己和颜悦色的和他们说话,这些家伙才会怀疑呢。所以他哼了一声,把眼睛顶在脑门上,问:“那个叛军的女兵呢?”

两个卫兵神色暧昧的笑了一下,其中一个回答说:“侯副官在审问她呢。”

侯副官?就是那个尖嘴少校?路晓飞心想,这还真是形象。不过,那家伙想从江忆那里知道什么?他发现什么了?路晓飞身上全是冷汗,脸上却十分不爽的重重哼了一声。

两个卫兵估计也是老人了,刚才说话那人笑着说:“侯副官这人什么都好,就是过于细心。那个叛军的女兵都给搞傻了……”说到这里,突然觉得不妥,赶紧跳过,说:“问也问不出什么来,小王爷要是还没……小的去把人给您带来。”

“小王爷?”路晓飞心里一阵暴汗,心想:“我什么时候成了杨康了?”想到杨康的下场可不大好,挥了挥手,说:“不用了。”但是很明显的,在两个卫兵看来,小王爷不是不想,只是对侯副官有点不爽。互相眨了眨眼睛,其中一个就收起枪往别的地方走去了。

过了一会儿,那个卫兵和尖嘴少校一起把江忆带了过来,那个尖嘴少校看到路晓飞,急步走过来,满脸媚笑地说:“爷,您真是好眼光啊。这女兵长得还真是没说的!”跟在他身后的江忆已经换上了一套帝国军的军常服,比起国民军的军服来说,帝国军的这款军服可就华丽多了,衣领袖口都绣着金边不说,里边的衬衣更是错花镂彩,短短的裙子和长长的靴子搭配起来更增添了一种特别的性感。而江忆脸上的污迹都被擦了个干净,长长的眉毛,长长的眼睑,美中带有一种迷蒙和幽幻。路晓飞不是第一次见到她,却也不禁感到眼睛发直,喉咙冒烟。

“真想不到她肯顺从,”尖嘴少校讨好地说:“看来,爷的魅力真是所向无敌啊。”

“没想到,你竟然是所谓的凌亲王世子。”

这是江忆被路晓飞带到他的军用帐篷里所说的第一句话。很显然,她是用这个方法告诉路晓飞他现在急于知道的身份。而路晓飞则回了她一句电视中常有的经典台词。

“别怕,我会好好待你的。”

秀色可餐,虽然环境险恶,可是路晓飞还真的想把这道可餐的秀色吃下去,这个时候他才知道,抗拒诱惑是多么艰难的一件事情。

也不知道这个凌亲王世子端木睿究竟立了什么功,就在这场战斗结束的第三天,来自帝国军陆军总司令部盖着皇帝玉玺的嘉奖令和委任令就下来了。嘉奖令上授予端木睿白金帝国勋章一枚,奖励帝国金币十万,良田一百亩,其他赏赐若干。奖励里还有农田,充分的说明了这个国家还是处于农业国的身份,甚至还注明这些土地上的农奴归他所有,也就是说,这个帝国竟然还处于农奴制时代。这让他的头脑有些混乱,有许多问题,需要历史课代表凌杳来解答。而委任令则基于他在战斗中的优异表现,提升他为禁卫第1师第3旅旅长,晋升准将军衔。禁卫第3旅的驻地在京畿,这道委任令也同时要求他到驻地去复命。

这个时空似乎有些混乱。

路晓飞对于到京畿去很有些恐惧,到那些地方,他露出马脚的机会将比在前线更多。他试探性的问那个侯副官可不可以拖一下,侯副官会意地说:“爷,到了京畿当然没有在军中自由,最要紧的是,郡主娘娘可以随时来查堂。不过这任命是皇上亲自签发,陆军总部下达的,您要是不去,那就是欺君之罪。”

欺君之罪,电视里看得过了,就是不诛九族,一条小命总逃不了。风紧,扯呼,看来是要找机会逃走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