遍地忧伤 第一卷 命运的铺陈 第十三章 这就是命数吧

李宗凌 收藏 0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4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40/[/size][/URL]   子弹打完了的路晓飞,不得不抛弃了他那挺心爱的ZB26,因为他不可能给机枪装上刺刀。他本来想捡一把步枪再冲出去的,不过当他看到大部队已经在呐喊中冲出了战壕的时候,头脑一热的他拉起他的装弹手江忆,就跟在队伍后面冲了出去。江忆受了点伤,左边的小腿上扎了一块弹片,路晓飞见她跑不快,索性就一个横抱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40/


子弹打完了的路晓飞,不得不抛弃了他那挺心爱的ZB26,因为他不可能给机枪装上刺刀。他本来想捡一把步枪再冲出去的,不过当他看到大部队已经在呐喊中冲出了战壕的时候,头脑一热的他拉起他的装弹手江忆,就跟在队伍后面冲了出去。江忆受了点伤,左边的小腿上扎了一块弹片,路晓飞见她跑不快,索性就一个横抱把她抱在了怀里继续往前跑。

战场上很混乱,怀中抱着一个人的路晓飞到底没有跟上突围的主力部队,而是远远的跟着一支约一个排的部队钻进了森林。怀中的女孩忍着伤痛不吭声,眼睛里有种感激,也有种恐惧。感激是肯定的,恐惧也是肯定的。死亡的威胁依然笼罩着他们。

前面突然传来一阵激烈的枪声,很显然那支小部队没有出去,那么密集的枪声意味着他们至少遇上了不下一个连的敌人。而且枪声还在加剧。

前面走不通了,路晓飞犹豫了一下,又转向了后面。

“江忆,”路晓飞累得不行了,他真想把江忆放下来自己走,刚才如果他是自己一个人跑,那一定能追上前面的部队,可是结果就会是和他们一起被伏兵打死,所以他虽然累,还是挂着招牌似的阳光笑容,说:“看来我们命不该绝。我现在有个想法,咱们刚才的阵地现在一定没有多少人,也许咱们从哪里有空隙可钻。”

会不会真的有空隙可钻,路晓飞心里没底,江忆心里更没底。这些天来,路晓飞在她眼里就是一个小弟弟,虽然机枪打得不错,可是他能把自己带到安全的地方吗?她并没有多大的信心。

突然,一声巨响就在他们身旁响起,可能还不到两米的地方,估计是迫击炮的炮弹吧。路晓飞觉得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一下子失去了重心。两个人摔倒在地上,沿着一个斜坡滚了几圈。这一摔,让路晓飞觉得自己全身都像散了似的,好半天才喘过一口气,可是手脚却动弹不了。江忆就趴在他身上,也没有声音,不知道是不是还活着,她的脸几乎就贴在他的脸上,路晓飞张开眼睛,首先看到的就是两排长长的睫毛。很漂亮的睫毛,像个洋娃娃。那一刻,路晓飞觉得,能这样死在一起,也还算好了。

头上经过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马蹄声,看来有一支队伍刚从他们走过的地方跑过去。估计是敌军,因为他们的部队早就没有马了。

路晓飞没敢动,偏偏这个时候江忆醒了过来,一种女孩子特有的温热的低吟带着潮湿的气息直往他的鼻孔和耳朵里钻,这种亲密的接触在他十几年的生命里从未有过,那一刻,他险些忘记了自己身处何妨。不过他的第一个动作,还是非常清楚的,那就是用还能活动的右手捂住了江忆的嘴,并翻过身子压在了她身上。如果敌人发现有什么动静补上一枪的话,希望他的身体能够替她挡下那颗子弹。

时间,时间,路晓飞觉得,时间好像停滞了。被他压着的江忆最开始本能的挣扎了一下,但很快就没了动静,以至于路晓飞有点担心她被自己的手堵住了呼吸,窒息死了,可是他另外的一只手刚好压在人家的胸口上,掌心触到的一片柔软后面,还有很强烈的心跳。

大概过了很久,头顶上这支队伍才过去了。路晓飞微微抬起头看了一下,他们藏身的这土坡下面堆满了尸体,难怪刚才经过的部队没有注意到他们。他先爬起来,确定周围没有敌军了,才俯身把江忆拉了起来。可是江忆刚被他拉起来,就“啪”的给了他一个耳刮子。路晓飞回想起自己掌心的柔软,苦笑了一下,也不打算解释了。

这时太阳已经偏西,硝烟未尽的战场上一片异样的血红。

路晓飞在地上捡到了一支步枪,步枪上的刺刀已经卷了刃,也不知道杀了多少人。

“我们怎么办?”江忆站在路晓飞的身边,问了一句。她的声音里并没有什么敌意,那一巴掌,其实也是一种本能罢了。在这个时候,她甚至把这个之前看作是小弟弟的人当作了自己全部的依靠。

也许是他们的运气太坏,就在路晓飞还在考虑该怎么办的时候,江忆突然发现北面的山坡上,一匹马正在向他们冲过来,马背上坐着一个挥舞军刀的帝国军军官,而远远的,还有一群帝国军的士兵在跟着。

“妈的!”路晓飞忍不住骂了一句,敢单枪匹马的冲过来,简直是完全无视他们的存在,或者说,是把他们当成了练马刀的活靶子了。从那些步兵并没有人向他们瞄准来看,他的判断应该不会有错。他拉了一下枪栓,不出所料的,枪里没子弹。跑吧,两条腿肯定跑不过四条腿,但是等死是不符合他们这些来自21世纪的四有新人的行为典范的。依然是把江忆横着一抱,撒开腿就往森林的方向跑。

这是垂死挣扎,明知无用也不能放弃的垂死挣扎。

“晓飞,”江忆突然喊了一声,脸上流满了泪水,说:“放下我,也许你还能跑脱。”

“废话,”路晓飞为自己在这样剧烈的跑动中还能开口说话无比的自豪,想不到自己竟然是这么强悍的:“我还等着你做我的女朋友呢,放下你?别乱开玩笑姐姐。”

“晓飞,”江忆满脸泪水满脸忧伤的说:“放下我,求你了。”

潜力啊,路晓飞没有回头,只觉得自己越跑越快,这就是潜力啊。古地一直吹嘘自己是短跑王子,可是要是这一刻他看到自己抱着一个人还能跑这么快,他一定要羞愧死了。

可是,不管他跑得再快,想快过战场上的战马那都是不可能的。那匹马冲刺时还在差不多半公里以外,可是这点距离对于战马来说也就是眨眼之间的事情。

无论是路晓飞,还是江忆,都清楚的听到了几乎就在身后的马蹄声。战马的冲击力,加上锋利的马刀,等待他们的,将是两个人被辟成四段的结局。

我不会死,我不会死,我不会死……路晓飞念咒语一般的反复念着这三个字,他的咒语好像有效,因为他看到了前面的一个土坡。在最后那零点零一秒,他抱着江忆冲向了土坡,两个人再一次抱在一起滚了下去。这一次,江忆主动的伸手抱紧了他。好吧,死就死吧。还能怎么样?

什么叫马失前蹄?当路晓飞和江忆滚到坡脚的时候,感觉到自己撞倒了一个还热乎乎的身体上。这使他们幸运的被拦在了鬼门关的门口。那匹追杀他们的军官显然没有注意到这个,只管恣意妄为的结果就是他比他们更早一步滚到了坡底,而且连人带马的装到了一片巨大的石壁上。而如果没有这一人一马,被撞得头破血流脑浆迸裂的就应该是路晓飞和江忆。

“晓飞你快看!”江忆偏巧倒在那个军官的旁边,挣扎着爬起来的她看到军官的时候吃惊得合不拢嘴,路晓飞爬过去一看也愣住了。

那个白痴军官后脑撞了个一塌糊涂,脸倒还保持着完整,而最离奇的是,这军官除了看起来比路晓飞年级大一两岁,竟然和他长得几乎一模一样。就像是那种老套的剧情,可是这厮未免也太宝气了吧?骑术这么差,还敢耀武扬威的追杀败兵,也或许正是落单的败兵他才敢追吧,要是放在前面的战斗里,他多半是躲在后面的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