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之利芒 上部 南国烽烟 062 【将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6/


只穿了白背心和军绿短裤的郑尚武,在门口犹豫了半晌,还是一声“报告!”站在老将军的面前。

老军人皱皱眉,从鼻孔里哼出声来:“听口令!向后转,齐步走!整理好以后再来见我!军人之间表示尊重,首先就要服装整齐!”

郑尚武跟随者口令走了几步又转回来,摸着后脑杓迟疑片刻,不好意思的低声道:“报告首长,我,我没干净衣服穿了。”

老金正要发火,听他这么一说反而愣了愣,不满地问道:“你的军服呢?”

郑尚武一挺腰板道:“太脏!一套昨天晚上训练时脏了,一套刚才弄脏了。”

老金突然露出难得的笑容,抬手指点着郑尚武道:“你啊,自找苦吃!自己背时不说还连累战友,唉……等等”说完,他就转身回到自己房间,不一会儿捧着一套衣服出来递给郑尚武。

“首长?”郑尚武接过衣服,疑惑了。

“穿上吧,这也是军服!我儿子跟你身板差不多,应该能穿。”老金说着别转了身体背向郑尚武。

这是一套五五年的制式陆军军服,肩膀处还保留着一副中尉肩章。这套衣服,在郑尚武的手上随着脑海中回忆起中队长段玉成的话,变得沉重万分!老将军的儿子,一位保家卫国的军人,却在混乱的年代被丧心病狂的人扣上“叛国”的罪名,被自己人的子弹射杀在国境线的战斗岗位上。

这是一种何其无奈的悲哀呢!?

“穿上吧,你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老金的声音响起,显得有些过分的铿锵。

“首长?”郑尚武试探着又喊了一声,他生怕会因为自己穿上这套衣服,而冲撞冤死的灵魂、触动老将军心中的伤痛。

“知道想起别人了?很好嘛!”老金神色如常地转过身来,挥手示意郑尚武赶快穿上衣服,说道:“作为一名指挥员,首要的任务不是命令你的战士,而是体贴!对敌人要狠,对同志一定要百倍的关怀!如果你及早地明白这些,昨天晚上的事情就不会发生,你也不会在我这里蹲号子!”

正在穿衣服的郑尚武本想立正应答,却被袖子裤腿牵制了手脚,只能把老将军的话记在心里,不,是铭刻在心里。

“一个将军、一个指挥员,要明白一个最基本的道理——保护自己的同志就是保护军队的战斗力。让下级心悦诚服地执行命令,比野蛮地下达命令强制服从,效果好上千万倍!知道什么叫主观能动性吗?噢,我想你知道,你在你们三中队一班就很会调动军心嘛!甚至不惜假传军令!如果是在战场上,如果我是你的上级,如果我手里刚好有一把枪,我会毫不犹豫地向你开枪射击。”

“是!”郑尚武穿戴整齐,立正应答。

老将军止住了说话,呆呆地打量了一下郑尚武,眼眶突然发红,再次别转身子。恍惚间,他似乎看到自己唯一的儿子站在面前!这,可是无数个夜里在梦境中才能看到的景象。

郑尚武看到了,看得清清楚楚!那一瞬间老将军眼里闪动着的慈爱和失落,还有转身过去的神情动作,与自己父亲在哥哥灵位前偶然露出的萎顿,不是一样的吗?一样的!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身份——父亲。

“首长!?”郑尚武颤抖着声音招呼道,在霎那间他甚至想喊一声“爸爸”,来慰藉一位失去儿子的父亲。可是,身份的巨大差异和莫明其妙的自尊心让他止住了这个想法。

“走吧!去后院!”老将军抢先出门,走向后院。

两人站在新制成的沙盘面前,手上各自拿了一根楠竹条。

“现在,我手上有一个标准步兵排,加强两挺127高机,一挺53重机,据守无名高地主峰。从山鞍部上起线开始构筑机枪阵地和单兵掩体。这里,1号阵地配置一挺127高机;这里,2号阵地配置一挺53高机;形成对南坡的交叉火力封锁。两个阵地间的连接部分,以步兵班班用机枪作为警戒补充火力。向上看,主峰山脊线上设置3号阵地,以一挺127高机为主,构建纵深二线阵地。北面……那么,现在给你一个加强连的兵力,你将如何攻取高地?”

郑尚武汗颜了,不对,是汗湿脊背了!当初坚守无名高地时,如果按照老将军刚才的部署,最后坚持两小时完全有可能!差距啊!不会打仗的人只有付出生命!善于打仗的人,才能在更好地保存自己的同时消灭敌人,完成作战任务。

一直以为自己脑子很灵活、能够出奇制胜的郑尚武彻底服了!小聪明和勇敢,绝对无法与军事素养匹敌!何况,是如老将军一般深厚的军事素养。

“啪”的一声,郑尚武的胳膊被带着风声的竹条狠狠打了一下,老将军瞪着眼睛吼道:“注意力集中!集中到战场上来!”

“是!注意力集中!集中到战场上来!”郑尚武立正挺胸,高声回答着。现在,他完全明白自己究竟被政委如何“处罚”了!他也完全明白两位将军的心意了!心悦诚服、感激万分、激动难抑……

昏黄的灯光下,一老一少两位军人围着还有些湿润的沙盘,用手中的竹条指指点点,探讨着步兵分队的攻防战法。

直到夜深人静时,在郑尚武拿出老将军稍微满意的作战想定后,才得到一间屋子安身。不过,他不能马上倒床休息,身上的军服不能不及早地还给老将军!

即使是洗衣服的时候,郑尚武的脑子也不能闲着,他还必须做很多的事情。在刚才的演练中他是红方连长,他是一个人和老将军对嘴单练,考校的是战术思想,不是指挥能力。因此,他还必须按照老将军的要求,在明天一早拿出完整的作战计划,包括对连排班甚至单个兵器的配置和具体作战命令。这样,明天一早的演练,才能勉强算做比较严谨的沙盘推演,才能检验出他的作战计划能否成功。

他要思考,一个连一百多号人在何时、处于何地、配置何种火力、完成何种任务?执行者的左右邻、上级负责人、支援火力分别如何安排?战斗命令如何下达?万一攻击不顺采用何种部署变更来补救?

战争是一门科学,一门需要韬略、常识和精密计算的科学!一个合格的指挥员,必须做到对战场上的人、兵器、作战任务以及敌情我情了然于胸,只有这样才能谈得上随机应变、克敌制胜!

郑尚武,就在这种思考和磨练中,在老将军的言传身教和鞭笞下悄然成长。将军,本来应该拥有一颗将军的心!可是,一个小兵的心要成为将军的心,不能不经过长期艰苦的磨练……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