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之利芒 上部 南国烽烟 061 【刁难】

longshenjihua 收藏 4 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6/[/size][/URL] 昨日的英雄,如今的过街老鼠。郑尚武就是在这种心态下木木地跟着潘干事和陈大有,来到一幢红砖小楼前。 “郑尚武同志,军校没有正式的禁闭室,你就在临时阅览室反思吧!老首长将监督你这段时间的学习和生活,何时结束禁闭也是由老首长向政委建议。进去吧,向老首长报到。” 潘干事转身快步离去,就好像在逃避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6/


昨日的英雄,如今的过街老鼠。郑尚武就是在这种心态下木木地跟着潘干事和陈大有,来到一幢红砖小楼前。

“郑尚武同志,军校没有正式的禁闭室,你就在临时阅览室反思吧!老首长将监督你这段时间的学习和生活,何时结束禁闭也是由老首长向政委建议。进去吧,向老首长报到。”

潘干事转身快步离去,就好像在逃避什么一般。

郑尚武茫然地看看面前的小楼,略微一想就明白,那干事害怕姓金的老首长。

“郑班长,你、你自己进去吧,我每天会按时送饭来,有啥需要到时候你说,啊?我走了。”政委的警卫员陈大有也丢下话,不等郑尚武回答就溜之大吉。

郑尚武摇摇头,这两个人办事也太马虎了,连当面交接“犯人”的手续都不办理!算了,人家兴许是不愿意看见自己尴尬的样子,是出于好心呢。想想中队长和指导员说的话吧,老首长脾气不好,谁惹上谁倒霉!今天,最倒霉的就是自己了。

硬着头皮上!再难惹的老首长如今也要巴结好了,否则这“禁闭”不知要蹲到什么时候?那要耽误多少课程呐!

“报告!”

郑尚武没有自报名号和目的,他说不出口。

趴在书桌上写着什么的老金抬头斜了郑尚武一样,又埋头写字,没有再理郑尚武的意思。

站在门口进退不得的郑尚武只好再次立正报告:“报告首长,学员郑尚武接受上级禁闭处分,向您报到!”

“如今的三十一师出人物了,光荣啊!一级战斗英雄郑尚武同志,为什么蹲禁闭?”老金还是埋头书写着,似乎没有看到郑尚武举手及额行着军礼。

郑尚武的脸刷地就红了,这是表扬吗?不,是批评!是比当面两个大耳刮子还难受的批评。自己的所作所为,已经在老首长心里连累了部队。是啊,作为三十一师选派推荐的学员,自己身后正是那支光荣的部队!抹黑了,这次是真抹黑了!

“愿意站那里的话,你可以不用回答我的问题。”老金还是写着东西,看都不看郑尚武一眼。

“报告首长,我因为违抗军令,导致战友病发住院,甘愿受罚。”

“错,你没有认识到你的错误,你没有!根本就没有!”老金的语气严厉起来,从抽屉里拿出一根玻胶尺,继续在纸上写写画画。

郑尚武哑口无言,首长要这样说,他有什么办法?顶撞?得了吧,除非想在这里待上一辈子!

“进来吧!不管你有没有真正认识到错误,从现在开始,你就得听我的命令!我会让你认识到,一名真正的指挥员应该用什么样的态度对待每一个军事问题,会如何去制定每一个作战计划、训练计划!记住,你是蹲禁闭不是来享受,更不是来消磨时间!”

老金终于摘下了眼镜抬起头,看着老老实实站在门口的郑尚武,拿起桌子上的一大张纸,站起来道:“跟我来!”

郑尚武跟老金走到后院,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院落,在院墙边上搭建了一个简陋的草棚,草棚下除了几堆黄土、锯末外,就是一些类似提泥砖(泥砖,用黄粘土和碎干草加水混合制成的建筑材料)的工具。

“放下你的东西,拿着这个!”

老金将手中的纸张交给郑尚武。

郑尚武接过来一看,原来是一张手绘的简略作战地图。

“接着!”老金又甩过一个物事,郑尚武措手不及下,被那明显是棉麻布料制成的东西兜头盖上。尴尬中慌忙扯下一看,布围裙!

老金指了指郑尚武手上的地图和围裙,又指了指那几堆粘土,锯末,冷冷地说道:“比例,一比十五,今天之内我要看到你手中的地图变成沙盘模型,否则,你就不用睡觉了。”

没等郑尚武说话,老金也没有听郑尚武说话的意思,转身拖着一条僵硬的腿走了。

郑尚武看看左手的地图,看看右手的围裙,再看看脚边的被盖行李和那草棚。不用说,今天完不成任务,还真要在这草棚里过夜了!

将地图的线条和标注的数字变成一个具象的沙盘,这就是当前的任务。难啊!郑尚武本来就还为这门学问发愁呢!让一个刚刚进入军校不过几个星期的学员做这样高难度的事情,不是存心刁难是什么?

联想起那天借书时拍错的马屁,郑尚武在心里哀叹了无数次,甚至诅咒了无数次,却无可奈何地找了块干净的地方,系上围裙,无比用心地仔细看着地图。

哎!763高地、763A高地、无名高地、1103高地、二号高地、嘎巴村、老土公路、老柑公路……这张地图上标示的地方正是郑尚武曾经战斗过的地方,建功立业的战场。一瞬间,郑尚武得意地想到:老将军兴许也在研究老子的战绩呢!

脑中熟悉的地形登时随着难以磨灭的记忆涌现出来,对照着眼前的地图,似乎地图上的线条流动起来,渐渐地幻化成真正的山体、公路、小溪、丛林、山村……

什么叫顿悟?郑尚武此时的状态就是顿悟!

课堂上难以理解的理论,此时变成了真切的感受和急待实现的想法,变成了挥舞着钢锹拌和粘土锯末的行动,变成木板底座上渐渐成型的沙盘模型,也变成了一身黄土却眼泪哗哗的郑尚武。

忘不了啊!那山那水那片异国的土地上,流淌着战友们的血汗,还回响着人民军队惩罚越南小霸的枪炮声。时隔半年,这枪炮声又真切地回荡在郑尚武的脑海中,那令人血脉奔腾的感觉又充斥着他的心田。不知不觉间,郑尚武将制作沙盘的任务变成了一场战斗,一场弥散着硝烟的战斗。地形地物在慢慢成形,他也在不自觉地思考着:哪个地方可以布置机枪?哪个地方应该敷设雷场?哪个地方适合安排迫击炮阵地?哪个地方是反突击的首选突破口?

夜幕降临时,沙盘基本制作完成。

昏黄的灯光下,端着铁皮饭盒狼吞虎咽的郑尚武,心怀惴惴地看着老首长打量自己的作品,惟恐听到两个字——不好!

“看看你,打仗么?搞的跟泥猴子一个德行!吃过饭整理一下,弄干净了再来找我!”

老金丢下一句话,又消失在门道后面,留下郑尚武吞咽着饭菜发呆。晚上,又有何种刁难等待着他呢?他还会如白天那样走狗屎运,刚好碰上熟悉的地形吗?

恼火啊!敢怒不敢言呐!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