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之利芒 上部 南国烽烟 060 【禁闭】

longshenjihua 收藏 3 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6/[/size][/URL] 庞子坤在胆战心惊一脸羞愧的三人面前,背着手走了好几个来回,突然停步转身,端起警卫员新添的水喝了一口,“噗”的一声吐出水后怒道:“怎么这么烫?!” 警卫员立即再次出现在门口,却跟办公桌前站着的三人一样不敢说话。 庞子坤放下水杯,挥挥手打发走警卫员,扫视三人一眼道:“午夜时分,我也不打算跟你们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6/


庞子坤在胆战心惊一脸羞愧的三人面前,背着手走了好几个来回,突然停步转身,端起警卫员新添的水喝了一口,“噗”的一声吐出水后怒道:“怎么这么烫?!”

警卫员立即再次出现在门口,却跟办公桌前站着的三人一样不敢说话。

庞子坤放下水杯,挥挥手打发走警卫员,扫视三人一眼道:“午夜时分,我也不打算跟你们磨,也不想听你们说话,都有了!”

三人赶忙将本来就很标准的立正姿势调整了一下。

“轮训大队三中队中队长段玉成,明日起担任三中队一班班长,队务由指导员王德铭暂代。王德铭,必须就今天晚上的事情,在本职工作的范围内作出深刻检查,随时注意病员同志的医疗康复情况。郑尚武,你可以走了,回到你的宿舍好好睡一觉!”

郑尚武懵了、急了、也糊涂了。怎么首长不处罚真正的罪魁祸首?怎么让中队长担任班长?那自己这个一班长呢?

“首长!我……”

“执行命令!”庞子坤厉声说完,转头过去再不理三人。

段玉成和王德铭相视苦笑一笑,拉扯了郑尚武,齐齐行了一个军礼,转身离开政委办公室。

郑尚武跟在两人后面默不作声地走了一会儿,觉得政委不能听见动静了,才小心翼翼地道:“中队长、指导员,我……”

王德铭偏偏头,强笑道:“你,你怎么了?你小子的问题还大着咧!别偷着乐,首长迟早要整治你那臭德行!”

段玉成掏出香烟来散了,故作轻松地点上烟抽了一口,手夹着烟指点了郑尚武一下,说道:“我当一班长,指导员代理中队长,首长怎么没安排你呢?如果说首长认为你是学员不处理你,又怎么会安排两个一班长。狗日的郑尚武啊,老子今天晚上睡不着,你也甭想睡好觉,就这么想着去吧!”

郑尚武除了有对辛晋病情的担心,对连累中队长和指导员的愧疚外,还真为这个事情焦心呢!首长没有说要怎么处理自己,还要自己好好睡一觉,难道……不好!那不是要踢人出军校嘛!兴许明天,自己就要滚回思茅(三营九连驻地)去了!

一脸煞白的郑尚武张大嘴巴,彻底哑了。

王德铭捶了段玉成一拳,责怪道:“老段,咋说话呢!?郑尚武同志,汲取教训吧。去看看辛晋,然后马上回宿舍睡觉,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说。”

“不,指导员、中队长,我不走!我不离开军校!求求你们给首长说说情,留下我吧,给我什么处分都行!”郑尚武几乎是哀嚎着请求两位主官,他可不能这样回部队去,那不是面子不面子的问题,而是一切美妙设想统统化为乌有的问题!

被军校退回原部队!这是什么性质问题?

“嘿!谁说要你走了?”段玉成哭笑不得地问道:“你这脑瓜子怎么想到这上面来了?首长说过要你卷铺盖滚蛋吗?”

“那,我去哪?”郑尚武更摸不着头脑了,不过心里却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只要能在军校学习,啥处分都可以背!

“不知道!”段玉成直别别地回答了一句,不再开口。

“不当班长就是普通学员呗!好了好了,回去睡觉!老段,我们走。”王德铭拉了段玉成一把,两人大步流星地朝教员宿舍走去,只留下郑尚武在原地发呆。

是啊!不当班长就是普通学员啊!

郑尚武挠着后脑杓哑然失笑,自己怎么在中队长的有意无意的误导下,想到首长会将自己赶出军校呢?

摇晃着脑袋来到医务室,此时辛晋已经苏醒过来,看到郑尚武进来,辛晋挣扎着半躺起来,用还显得沙哑微弱的声音道:“班长,没事吧?看,这都怪我,长这么大个子做啥呢?穿衣费布,吃粮费米,还尽捅篓子……”

“说啥呢!没事没事,好好养着,你啊就别想那么多了。首长那里有我呢!”郑尚武赶忙作出胸有成竹的样子拍着胸脯充英雄。

辛晋凝视了郑尚武片刻,小心地问道:“班长,小分队不会不要我了吧?”

这实心眼儿的战友啊!

郑尚武说不出自己心里是啥滋味,既为了自己“假传圣旨”拿一班偷偷搞试点而内疚,也为战友憨厚纯朴的情怀而感动。辛晋,躺在病床上还念叨着小分队,是为了啥呢?难道是他在军区司令员那里接受了任务?不,他只是一名军人,一名普通的军人而已。可是在每一个普通军人的心里,都希望自己的军队强大,都希望自己的部队能够在兄弟部队面前露脸儿!

他想不出什么安慰的话来,语言有的时候真的没有说服力。只能坚定地摇摇头,强笑道:“辛晋,你看你想什么呢?我们还等着你早早康复加入训练。不过这次,咱们不能在背地里瞎搞了,我想正式上报上级组织,由上级合理安排时间和训练计划。”

“那好,那就好。班长,说实在的,咱们这样的搞法迟早要出问题。我知道你心里急,可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呢。”

默默地拉着辛晋的手陪伴了一会儿,郑尚武见辛晋重新昏昏睡去,嘱咐滕斌好生看着,才回到宿舍休息。

清晨,在短促的起床号声中,郑尚武立即翻身下床,当他结束停当拉开房门时,愣住了。一名脸色冷峻的军人和政委的警卫员站在门口。

“郑尚武同志,请留下!我是军校办公室干事潘连虎。”来人说着,侧身让一班的学员带着惊疑的目光通过。等一班的宿舍里没有别人时才道:“接上级命令,鉴于郑尚武同志在此前违抗军令的行为,给予记过一次,禁闭反思的处分。请收拾被服和日常生活用品,跟陈大有(警卫员)同志走。”

该来的终于来了!

郑尚武的脑袋嗡嗡作响,失魂落魄地收拾起行李被服。蹲黑屋子,以前的郑尚武已经习惯了,可是如今的郑尚武,是决心要与以前那个捣蛋鬼形象决裂的郑尚武啊!此时的郑尚武去蹲禁闭,不是破罐子破摔的泼皮心态,而是感觉百倍耻辱、无脸见人。

一行三人,在两千多轮训学员和专读学员的操练声中默默前行。此时,全校学员都在操练的时刻,出现一个背着被卷、拎着网兜的郑尚武,任谁都会惊讶、都会猜测。只是现在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停下自己的操练动作,只是偷偷打量着垂头丧气的郑尚武而已。

庞子坤站在办公楼的阳台上默默注视着,他能从郑尚武沉重而难堪的脚步中读出沮丧的情绪,能从郑尚武隐约可见的屈辱神情中看出无奈的心境。他清楚这个年轻军人违抗军令的动机,他很清楚这一点!可是军法如山啊!

庞子坤微微摇头,转身走进自己的办公室,临进门的瞬间,不由自言自语道:“玉不琢不成器!老首长啊,看您的啦!”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