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之利芒 上部 南国烽烟 059 【闯祸】

longshenjihua 收藏 3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6/


黑夜里,军校操场旁边的水泥花台、小树林成为一班隐蔽接敌的屏障。十个人手里都没有枪,却人人注入了百倍的认真,三个战斗小组分为主攻组、火力掩护组、保障组,按照班战斗队形快速接近目标——大食堂。

“班长,副班长,副班长!”小树林边传来李大明的声音,完全不顾“夜间隐蔽接敌奇袭作战的”要求,大声呼喊着。

郑尚武火了,训练怎么能够当儿戏?!

他站起来做了个停止的手势,大步向小树林走去。

“班长,副班长他,他晕倒了。”李大明的报告打消了郑尚武的怒火。他连忙蹲下身子一看,黑暗中辛晋的脸显得格外苍白,额头上满是汗水,双眼紧闭着,呼吸格外的急促。

“糟糕!送医务室,快,扶到我背上!”郑尚武说着,转身躬下腰。

“班长,我来!”滕斌跑来拉开了郑尚武,他可是听白护士说“班长伤没好彻底”的。

郑尚武怒道:“磨蹭什么!?我行,快!”

李大明和滕斌只得将辛晋扶起,放到郑尚武背上,整个一班呼啦啦地开到军校医疗室。

“低血糖休克!”

军医收起听诊器,看看旁边九条满身泥土的汉子,微微摇头道:“周六,周六,你们吃饱撑了?三更半夜训练个啥呀?谁是带头的?找你们中队长来!你,就是你,帮我搭个手,病人要输液。”

别看郑尚武等人是战场上下来的,此时一个个灰头土脸,唯唯诺诺,大气不敢出一口,只能连连点头应是。

“班长,我去报告中队长吧?你去恐怕……”

“班长,你赶快回宿舍蒙头睡大觉,啥也不知道!这些是我们自己搞出来的,快去!”

滕斌跟军医一走,学员们就开始献计献策了。

郑尚武看看病床上躺着的辛晋,摇摇头低声道:“是我的错,该我担。你们回去休息,李大明!你在这里看着,我去请中队长来。执行命令!”

说完,不等其他人反应,他就转身急步走出医疗室,向中队长的宿舍跑去。迎面来了两个黑影,还没有看清楚对方的面容,就听段玉成的声音道:“郑尚武,搞什么名堂?!”

一班,全体被中队长和指导员堵在了医疗室。

等军医给辛晋做好打点滴的工作后,段玉成陪着笑脸道:“李医生,辛晋究竟怎么样?”

“老段啊,你是咋搞的?”军医楞了一眼段玉成,又放缓语气道:“还当是年初备战时候那样的搞法啊?你们轮训大队的人可都是宝贝,这个,段中队长可比我这军医清楚多了!”

“李医生,是、是我们工作失误,辛晋同志究竟怎么了?”王德铭拉扯了一下段玉成,阻住他的分辨,陪上更大的笑脸说道:“我们两个是主官,李医生,是不?”

李军医叹息一声道:“唉,这年头都不容易,你们要搞强训,先给上级打个报告开开小灶不就成了?用得着这样糟蹋学员吗?”

“医生!不关我们中队长和指导……”

“闭嘴!郑尚武,立即出去!滚出去!”段玉成转头怒视着郑尚武,连声命令。

郑尚武只得灰溜溜地走出门。

“段中队长、王指导员,这位学员是低血糖休克,你们心里应该清楚,一次两次高强度的训练不会导致低血糖休克,人体本身能够储备转换能量,在极限条件下也可以支撑几天。他这情况,肯定是连续的训练导致血糖水平长期偏低,加上今天没开夜饭还坚持训练,所以才会休克。”

“是,是。”两位中队主官如今也是点头如捣蒜。

军医调整了一下液滴速度,又道:“问题不大,葡萄糖加上药品一输能够很快清醒,以后要好好调养一段时间。按照中医的说法,这就是气血两虚。”

几道手电筒的光柱照在门外的郑尚武身上,他不得不用手挡住了眼睛。不过他可以确定,来人是军校政委庞子坤。联系刚才军医和中队长、指导员的对话,想想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的辛晋,他深深地意识到:自己闯祸了!又犯错误了!

瞬间,庞子坤在车上说的那句话闪现在他脑海中,将郑尚武生生地激了一个冷颤——“你要是出了问题,在军校期间出了问题,我绝对不会手软!”

完了,完了,这次恐怕真的完了!中队长和指导员白天才找自己谈话要求中止训练,这是什么性质的问题呢?阳奉阴违,不听军令,还造成严重后果!

庞子坤冷哼一声从郑尚武身边跨过,进了医疗室。

郑尚武只能听到政委小声地和医生交换意见,医疗室里的其他人,根本就是噤若寒蝉的境地。想必,政委的脸色肯定黑得可怕吧?一位征战半辈子的老将军,那种杀伐决断的虎威一旦崭露出来,必然有人要倒霉!现在,不是敌人而是……郑尚武。

不久,一行人从医疗室出来,一班只留下滕斌看护辛晋,其他人回宿舍休息,当然郑尚武例外。他在被段玉成拉了一下,看到指导员竖指放在嘴上的小动作后,跟着几位上级来到政委办公室。他明白,中队长和指导员要自己少说话甚至不说话,意思是啥?还不是想为自己开脱嘛!

庞子坤坐在办公桌后的椅子上,冷厉的眼光扫视了一下三人,突然提声道:“警卫员!警卫员!”

郑尚武吓了一大跳,难道政委要执行军法?顿时心脏就跳到嗓子眼上。

值班警卫很快就在门口立正。

“给搞些开水来!”

咳!虚惊一场。不仅仅是郑尚武,连段玉成和王德铭都悄悄松了一口气。

“你们,胡闹!我懒得说你们了,三更半夜的我也没精神跟你们说什么,自己说吧!”庞子坤说着,还真的露出一丝疲态来,毕竟是六十来岁的老军人了,不能跟小年轻们“拼消耗”。

郑尚武正要主动坦白,却被王德铭的白眼珠子瞪了回去。

“首长,我是中队政治主官,出现这样的问题是思想政治工作不到位,责任在我,我为今天晚上的事情负全责。”王德铭低沉地说着:“请首长处罚。”

段玉成不干了,急道:“首长,我是中队长,训练和日常军事管理是我的职责,出了这种事情,责任在我,不关指导员的事。”

“首长,不关指导员和中队长的事,是我的错!白天,中队……”

“郑尚武!”段玉成和王德铭齐声喝道。

“蓬!”的一声,政委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冷声道:“好,好,好!你们吵,你们互相包庇,你们讲封建义气,你们可以把军纪和军人的荣誉当儿戏,继续!继续啊!我这老头子听着呐!我这老头子在为你们脸红着呐!”

三人呆住了,门口打水回来的警卫员也呆住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