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之利芒 上部 南国烽烟 058 【紧迫】

longshenjihua 收藏 4 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6/


周六的最后一堂课后,郑尚武随着班里的学员们涌出小礼堂。军校一下子增加了六百多轮训学员,没有足够的教室和师资,只能以六百人大课的形式进行理论教学,不足的部分,再由各中队的队长和指导员来弥补。

说笑中,郑尚武转向中队部走去。他要找中队长汇报一下,一班私底下已经进行几周的基础训练,也应该摸摸久违的家伙了。没枪,那叫啥军事训练?又不是打发专读班的那些新兵蛋子!

“报告!学员郑尚武请求进入。”

段玉成站起来看了王德铭一眼,笑道:“哟,说曹操曹操到,我们正要找你呢,郑尚武同志。请进。”

“中队长。”

“郑尚武。”

两人同时开口,郑尚武连忙自觉地闭上嘴。

“你们啊,来,先喝水,慢慢聊。今天的课怎么样?有难度吗?”王德铭给郑尚武递上一杯水,和颜悦色地问道。

郑尚武挺直腰背接过水杯道:“理论还能够理解,有些专业的东西,这个,还没弄懂。”

“说说看。”王德铭坐在郑尚武的对面,顺手就打开了小本子。这是一个指导员的工作习惯,有什么问题记录下来,能够当场解决的就解决,不能解决的就上报或者商量着解决。

“军事绘图作业,很麻烦。”郑尚武挠着后脑杓,一脸苦恼地说着。地图上一条条等高线要还原成真实的、三维的实体,需要的不仅仅是理论数据,还要有对形体的抽象想象力。可以说,这个专业跟美学有一定的联系。中国的传统美术,对形体的描绘一直注重神韵的诉求,不太注意对事物本身的体积、形态的刻画。这种传统一沿袭久远,就造成中国人对形体空间认识的一定难度,此时这个难度恰好体现在郑尚武身上。

“喔,还有呢?”王德铭记录下来,又问道。

郑尚武凝神一想,喝了一口水道:“战术课程上,纸上谈兵太……太,太儿戏!成天在地图上标示来标示去的,同志们都腻味了,不如发枪实操……”

“那是基本功!”段玉成插话了,一个合格的初级指挥员和参谋人员,必须熟悉图上作业。

“老段!这不是了解困难嘛。来,抽烟。”王德铭散了两支烟,又擦燃火柴给两人点上,顺手拿过一个铁皮烟灰缸放在面前。

“嗯,继续说。”段玉成吐出一口烟,放缓了语气。

“没了!”

“没了?”段玉成有些不相信地看着郑尚武。

“确实没了。”郑尚武认真地说着,还微微摇摇头加强语气。

段玉成狠狠抽了一口烟,道:“你说完了我来说!最近,你们一班在偷偷摸摸干什么?熄灯号一吹,全班一个人都不见,不睡觉不休息啦?同志,你们现在是在军校学习,不是在连队!”

“军校也是军营。”郑尚武顶了一句,他不想打乱在一班的“试点”计划,军区侦察连里偷学到的东西还没消化呢。

“胡闹!好好好,郑尚武同志,军校确实是军营,那么不遵守条令应该如何处分?”段玉成脸色有些不好看,他窝着火呢,就在半小时前,大队长马宏才狠狠训了他一通。

“你们俩!好了好了,冷静一下,听我说说。”王德铭赶忙按住段玉成的肩膀,朝郑尚武投去一个微笑,充当和事佬:“加强训练的想法可以理解,学习不忘备战的精神应该嘉奖。一班这样做是出于军人的责任感,没错!这一点全中队都应该学习一班。不过,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学生以学业为首务。郑尚武同志,你现在既是军人又是学生,是不是应该考虑到全班同志的休息,保证白天的学习状态呢?我想你是有肯定的答案的。”

说完郑尚武,王德铭又开始劝解段玉成道:“中队长,上级命令我们配合郑尚武同志的丛林特种作战研究,我想郑尚武就是为此着急,想尽快完成上级交给的任务,所以才会这样的嘛。这个事情首先怪你和我,我们没有把配合计划通报郑尚武同志,当然,这个责任在我。现在,还是由你说说吧。”

段玉成苦笑了一下,这指导员把堂堂中队长当小孩子来哄了。

他这么一笑,郑尚武也笑了起来。中队办公室里三个人互相笑着,一团和气。

“我们是这样考虑的,丛林特种作战研究不能影响大家进入军校学习初级指挥的主要任务。毕竟,我军目前急切需要基层军官。一班长,你只看到咱们军校,不知道全国的情况。石家庄步校,一次轮训这么多人!”段玉成说着,伸出两根手指。

“两千?”

“对,两千!越南黎笋集团贼心不死啊,又开始增兵边境、加修工事,意图挑起新一轮的冲突。对我们步校来说,对我们军区来说,对基层军事干部的需要就更加迫切。因此,任何事情不能打乱我们的轮训计划,不能影响我们学员的正常学习!部队需要合格的指挥员,国家需要坚强有力的军队屏障祖国的南疆。没有任何理由啊我的同志!好了,一切服从上级命令,回去好好跟班里同志解释一下,啊!?”

段玉成说着站了起来,两眼炯炯地看着郑尚武。

郑尚武连忙站起来立正,道:“是!”

走出中队部没几步,郑尚武又冒出了一个念头:既然边境情况紧张,就更需要丛林特战部队了啊?他停步、转身,向中队部走了两步想回去说理。可一想刚才答应得那么干脆,这眨眼功夫就变卦了,那不是儿戏吗?算了,最多一班的训练以后隐蔽点,不给上面逮住就成。

这个深夜里,一班十个人又偷偷溜出了宿舍,来到训练场上。

辛晋看看黑沉沉的训练场,按住肚子小声问道:“班长,今晚减点量吧?”

郑尚武眼珠子一瞪,很不满意地道:“怎么?周六吃两餐就没劲啦?红军长征那时节别说两餐,米粒儿都见不着!眼看着又要打仗了,我们咋能没有一点紧迫感和吃苦精神呢?!练!按照计划,今天晚上训练三人战斗小组隐蔽接敌战术,各组,分散行动!”

一九七九年,拥有十亿人口的中国刚刚全面推行包产到户,粮食供应相当紧张。部队每周六按例只开两餐,以节约一餐的粮食支援地方老百姓。因此每个周六的夜晚,军人们都是在饥肠辘辘的难耐中渡过长夜。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