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之利芒 上部 南国烽烟 057 【缴获】

longshenjihua 收藏 3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6/[/size][/URL] 庞子坤将望远镜递给身边的伍朝福,大声道:“中了,自己看!” 话音中,郑尚武又畅快地扣动扳机,“蓬,蓬”地向靶子发射着子弹。枪口在特配的制动器作用下不停地向后收缩再伸出,简直就是一门超小型的加农炮发射时的情态嘛! 五发,连续发射五发14.5mm特制钢心弹,几乎是操纵这种抵肩式火器的极限。巨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6/


庞子坤将望远镜递给身边的伍朝福,大声道:“中了,自己看!”

话音中,郑尚武又畅快地扣动扳机,“蓬,蓬”地向靶子发射着子弹。枪口在特配的制动器作用下不停地向后收缩再伸出,简直就是一门超小型的加农炮发射时的情态嘛!

五发,连续发射五发14.5mm特制钢心弹,几乎是操纵这种抵肩式火器的极限。巨大的后坐力从郑尚武第一次发射时被撞倒在地可以看出;强大的发射共振,从掩体附近的泥土灰尘被枪口动能吹拂而起全然体现。

“射手,检查武器!”

郑尚武忍住胸腹间翻腾的气血,依乌黑脸的口令照做。这是射击后要检查标靶前的必须工作。

庞子坤走过去,问道:“怎么样?”接着又提声重复问道:“我说,你感觉怎么样?”

郑尚武诧异地看了看政委,完成手中的工作道:“报告首长,这枪很猛,很好!”

“啥?”庞子坤听不清楚,边除下耳塞边追问着,郑尚武只得再回答一次。

庞子坤点点头,边绕过射击掩体向靶标走去边说道:“这个防空洞啊,是前几年的战备工程,原本是打算万一的时候迁移昆明几个重要工厂,现在被侦察连给看中了,一些新武器和这次战争中缴获武器的试射工作,也顺便放在这里进行。”

郑尚武记得,自己家乡小城也有一个防空洞,在全国战备的年代里,这样的防空洞可以说比比皆是。有所区别的,是这个防空洞的规模很大,用于搬迁战略工厂的而已。从这也可以看出,七十年代以前中国在世界上所处的险恶环境。不是国家领导人杯弓蛇影,而是那些年中国确实面临着大规模战争的威胁!

“刚才那家伙是这次攻打老街时的缴获,包括那支你看不上眼的。”庞子坤始终带着微笑,跟在车上时的严肃判若两人。今天,郑尚武的表现,为他和军区步校在黑脸面前露了脸儿,能不高兴嘛!?

郑尚武紧赶一步道:“首长,不是我看不上,枪还是好枪,可我怀疑卡拉什尼科夫型号枪支的机匣震动太大,那瞄准镜的镜座可能会有偏移,影响精度。”

“滑头!”庞子坤的笑容更甚了,回头看看远远跟着的黑脸,压低声音道:“你怕打不好丢了咱步校的脸?也丢了你自己的脸?”

郑尚武点点头,其实他还在跟黑脸连长较劲。

庞子坤续道:“你对枪械很了解,从刚才的话里,我看得出来。”

此时,打头的两人已经走到靶子前,郑尚武边看自己的成绩边道:“在九连时,副连长,呃……就是现任连长王安国,教会我很多东西。”

“王-安-国,也是战斗英雄,步校七一年那期的毕业生,跟他同期毕业的有不少越南人。”庞子坤收敛了笑容,皱着眉头说着,眼光却瞟向靶标。

这是一块厚达30mm的钢板,白漆涂着的胸环靶中心位置,四个黑窟窿赫然在目.弹孔之间的距离,最大不过三厘米,最小的几乎紧挨在一起。射击成绩显然很好,更令人吃惊的,则是子弹完全穿透了钢板。

“首长,钢板是苏联钢板,部队撤军时从越南的战备工事里拆回来的。”乌黑脸连长终于带着些情绪说话了,他现在显然对郑尚武有了一些好感。

庞子坤揭下军帽伸手在头上使劲地挠了几下,看着那块苏联钢板,恨声道:“老子就不相信,咱们中国就搞不出这种钢板来!不,是比这还好的钢板!”

郑尚武想起昨天晚上的资料片,因为我军坦克使用的钢材质量问题,越军的反坦克火器居然能轻松地摧毁我军坦克。这点,从战场上居然缴获到老古董一般的“反坦克枪”上就能印证出来。七十年代末的战争,我军坦克还不能抵御四十年代的武器!不能不说我军装备存在着巨大的问题!

其他人的脸色也不好看。

伍朝福“嘿嘿”两声道:“不是文化大革命嘛,要不咱们的坦克会那么不经打?首长放心,现在国家一切走上正规了,军事装备的质量肯定会很快拿上去。前几天装备部不是通报,56式冲锋枪的枪管换材质了嘛。”

此时的庞子坤象一个赌气的孩子,听了这话才嘟着嘴点点头,长叹一声道:“咱们啊,为什么总要用鲜血去换教训呢?同志们,好好思考一下这个问题,找找我们军队和我们自身可能存在的问题。改革势在必行,邓政委的脾气我清楚,他的眼光咱们都清楚!做好准备吧,国家一声令下,咱们就要捋起袖子大干一场了。”

“是!”郑尚武,伍朝福和乌黑脸同时立正回答。

这下倒是庞子坤有些不好意思了,装着轻松地挥挥手笑道:“黑脸儿,郑尚武还成吧?咱军区步校出来的,不都是绣花枕头吧?”

乌黑脸显然想不到堂堂军校政委会这么直接地问话,习惯性地立正回答:“是!”立即又发现误会大了,又急忙补充道:“不是,不是绣花枕头。”

庞子坤哈哈笑着大步回头而去。

老政工始终还是老军人,几乎每个军人都有潜在的争强好胜的思想。本来嘛,军人时刻准备着上战场,战场上就是胜负输赢的搏杀。没有争强好胜的性子,可以说军队连基本的战斗精神都没有土壤生成。

随后,看过军区侦察连的“报告性”训练,庞子坤带着郑尚武,伍朝福告别乌黑脸打道回府。

归途跟来时完全一样,可车上三人的心情完全不同。

郑尚武回想着侦察连的训练方式,他看到侦察连的两人擒敌对练,也看到人家的障碍墙足足有两米多高,更仔细观看了三人战斗小组的接敌战术演练。这里面,值得他吸取的营养太多太多,他甚至产生了一种“狂妄”的想法——将军区侦察连和未来的丛林特种作战结合起来。

“小郑!首长问你话呢?”伍朝福在前座伸过手来拨拉了一下郑尚武的脑袋。

“呃,是!首长说什么?”郑尚武回神一看,政委正一脸疑惑地看着自己微笑,顿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庞子坤现在是着实喜欢这个学员,喜欢的程度可以用“无以复加”来形容。从昨天大食堂的门口的队列到拉歌大赛,从小礼堂看电影时后排的争执到郑尚武主动放弃赴京机会,还加上对郑尚武“个人作风有问题”的怀疑打消和在侦察连的小小争气,政委能不喜欢这个拥有“一级战斗英雄”光环的小兵吗?

“我看过那反器材枪,想以军校的名义打报告给上级,要求在缴获武器的基础上完善设计,你觉得怎么样?”

“好啊!首长!最好能够设计成能够快速拆卸组装的那种,这样,咱们今后在丛林作战中就能用上了。”郑尚武自然是惊喜万分。

庞子坤笑着看了看伍朝福,递去一个“我没看错吧?”的眼神后,交抱着双臂眯缝着眼睛开始打盹儿,实际上却是在想如何促成“反器材武器的研制开发”一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