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前传:碧血丹心,红河怒吼 杀机(2)

山鹰2007 收藏 2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1/


此时的老甘一个人架着迈不得脚的张光北和詹道辉艰难的向着四班留守阵地撤着。而听着敌人的呐喊声,枪响声一声近似一声,连拉带拽因为地势复杂的老甘三已经不知道摔了多少跤。子弹就打在他们侧近的树干上劈啪作响,更有子弹像是刀割似的嗖嗖窜过了他们的头顶和耳边。而此时他们大约距离四班的留守阵地还有200来米,看似近在咫尺的距离在那样的环境里根本就看不见彼此。而为了自身的安全,老甘也不敢大喊;那样会吸引敌我双方的注意力。已然五内俱焚他只有这么坚持着,拖着、架着张光北和詹道辉努力向后撤;任凭着张光北和詹道辉流着泪,苦苦哀求放弃他们也不能。顺着一路的血迹,冲在最前面的敌人已经隐约着见到了正痛苦坚持这艰难撤退的老甘了;若不是上有我611高地上的火力迟阻了敌人前进的步伐,毋须片刻老甘三就会被蜂拥而至的敌人歼灭。老甘三个此时已然危若悬卵……

寻着敌人子弹打在树干上的声音,冲出留守阵地的苏延河与张龙迅速判断出了老甘三的大致方位。此时顾不得许多的他们加快了速度向老甘三个奔了过去。而毫不顾及隐蔽的他们同时也被正努力向611高地东面山坡冲来的敌人发现了,密集的子弹又一次透过秘密麻麻的植被向他们俩射了过来,虽然没命中但依然打得他们二人胆寒。而实力悬殊同时又要急切救人的他们俩根本就没有反击,同时也陷入了被动挨打的危险境地。

“越戍千年!”看到敌人已基本发现了他们的苏延河索性豁出去了,他扯破嗓子冲老甘方向大声喊了起来着。此时密林里他们离老甘距离不到5、60米,就是苦于要隐蔽相互看不见对方。

“吼你妈个B,老子是甘茂林!”此时的老甘已经急疯了,欣喜怒气一并都涌上了他心间。六连就是这样,便是刀俎临头了,依然死板而近乎顽固的执行着战场纪律。

“546XX,17918?”苏延河确定道,脚下却没闲着冒着敌人流弹就往老甘藏身的灌木丛猛赶。

老甘此刻被六连的‘磨蹭’急得怒火中烧,喝道:“有完没?老子都要成马蜂窝了!”

“到了!”苏延河迅速回了声,就冲老甘这招牌似又急又倔的牛脾气他就信了八层。5、60米不过数秒功夫,循着声音苏延河迅速寻到了正跌跌撞撞向回转的老甘。就此时最前面的敌人也寻着声音和血迹距离他们直线距离不到100来米了。敌人一阵准似一阵的射击把他们快逼上了绝境!

“张龙,背人!”苏延河冲张龙大喊了声,瞬间举起了手里的56班机就向着正交替射击掩护前进的敌人影子一个点射,同时冲其他人大喊:“你们快走,我来殿后!”

冒着敌人的弹雨,老甘急道:“你TMD算老几?背人!殿后老子来!”

“啪!”苏延河不由分说就狠狠扇了老甘一嘴巴,气道:“滚!偷鸡摸狗才是你们这群操弹的专长!”

“你TM说什么!?”从没吃过这亏的老甘瞬间暴怒了,若不是兵凶战危,老甘肯定就地要和苏延河干上了。

对着老甘那气得要杀人的气势,早被六连俩狠人(邓觉华和王治国)磨砺得刀枪不入的苏延河毫无畏惧与老干那犀利的眼眸对望着,手里的56班机更不知天高地厚对准了老甘,桀傲道:“想活命,背上兄弟快滚!要想逞英雄……老子现在就可以成全你!”

“你……”老甘瞬间满面通红,气不打一处来。这就是狠的撞上了不要命的,不要命的撞上了不要脸的。遇上苏延河这视纪律为无物的人,饶是老甘再是怎的英雄虎胆也是没法。

“六连的,老子和你没完!”现在可不是吵架搞内讧的时候,老甘可没得苏延河一样不知轻重的人,看着敌人越来越近,他撂下句话便咬着牙被上詹道辉向回撤。而苏延河则落在后面一面掩护殿后,一面渐渐向后退。

殿后的危险相信你们也清楚,那是最危险的战斗形式。纵然苏延河有着厚厚的植被隐蔽,距离四班留守阵地也很近,但危险依然。敌人越来越近的子弹噼啪大在苏延河身侧,而苏延河也咬着牙对着隐约中的敌人就是一个急促的扫射。还好,面对最前面的3、5个他手里的56班用机枪占着火力的优势,把敌人压制后的片刻,苏延河就趁机向回退几步。便迅即又抬起对着要冲来的敌人进行射击;如此往复。本来短短的100多米并不是什么难以逾越的距离,但此刻维系六连生命的配属炮兵火力却越来越弱,就在他们五个往回撤的时候,六连最危险的时刻到来了……

“轰轰轰……”天空中仿佛响彻了万道霹雳,瞬间就将我配属炮兵那渐间稀落的炮击声盖了过去。就好像后浪压着前浪山呼海啸般冲着611高地,冲着我配属炮兵阵地压了过去。随着一阵阵地动山摇,我参战人员心都凉了半截;敌人优势野战炮群已经做好了战斗部署,向着我们开炮了;敌人2个王牌团兵力也会在不久向我们扑来。而此时,我六连布防部队刚刚勉强就地搜集齐弹药,修补好能利用的防炮洞。大部分防御工事依然残破不全,而此刻负责阻击、殿后的4班和11班面对着敌人的步、炮协同更是危险;而落在了最后面的苏延河与老甘5个则是最危险的。

听到了炮响的敌人仿佛吃了兴奋剂,都叫嚣着疯狂向着老甘5个扑了上来;而此时为了能保存战斗力就在敌人重炮一响,11班班长岑献功就迅速指挥战士们把100mm炮和58高机拖进防炮洞里。我高地上拦阻射击的火力一停,敌人就更毫无顾及的向着苏延河与老甘5个,向着留守阵地,向着611高地东面山坡猛冲了过来,而敌人配属的迫击炮班也到了!

就此时领着3名四班战士接应的李秋棠冒着敌人猛烈的炮火冲到了611高地外围阵地背我先锋突击组先前炸塌了的碉堡墙侧,迅速布置好的火力,大喊了声“打!”于是两挺67轻重两用机枪迎着敌人汹涌澎湃的炮火与子弹就勇敢的向着冲来的敌人扑了上去。

“你们快走!”苏延河正在敌我轻火力交织焦点距离里,纵然隔着层厚厚的植被隐蔽,也就在那瞬间爆发来的炙人中被不知敌我的子弹咬上了!

“嗵嗵……”那是迫击炮的闷响,随着一阵短促刺耳的尖鸣一簇迫击炮弹就在他周围炸裂开来,又是几声树木栽倒之声,落在最后面的半蹲着射击的苏延河被冲天的气浪掀翻滚出了数米,零落细碎的弹片同时也嵌进了他身子,顿然苏延河受了重伤,起身不得了。

“斯塔咧!(在那儿!)”随着冲在前面敌人的一声暴吼,透着密集的茅草丛,苏延河发见了距离自己6、70米远,毫无顾及向着自己冲来的数个敌人身影。

“X你妈!”苏延河忍着剧痛奋起力气抬枪就对着那三个莽撞的敌人一通横扫,那三个敌人一声惨叫,被撂倒了。

“排长,快!拖住他!”在老甘背上的张光北顺着苏延河就近的声响就发现了身后不远的苏延河正艰难起身,立即冲老甘吼了声。

发现情况不妙的张龙,也同时就对着不远处留守阵地上的谢指导员和林海鹰大吼着。便是隔着6、70米,但震耳欲聋的炮声中根本就听不清;等近了,听清的谢指导员冲出去接应时,我们已经失去了挽救苏延河唯一的机会……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