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6/


郑尚武决心一下,心里坦然了许多,脑筋也开始回转正常的轨道上运行。眼看车子向东飞驰,他实在忍不住自己的好奇心,陪着小心问道:“首长,刚才说二五八团,还有什么主任,究竟是咋回事?怎么会把我这大头兵和记者同志扯到一起呢?”

车子里一阵沉默,只听见汽车行使时的发动机声、轮胎声和一些机件杂音。

庞子坤故意把头偏向右边的车窗,看着窗外倒飞的护路树,半天没有说话。他能说吗?能给那傻小子二愣子说实话吗?不能吧?绝对不能!就算他跟张雅兰目前有那么一点意思,自己作为政委也不应该涉足进去,刚才忍不住说了一句,已经超出军人的原则。

“首长!?”郑尚武再次试探着。

庞子坤微微皱了皱眉头道:“没事,我也忘记是听谁传的小道消息了。总之,个人问题对于一个军队干部来说很重要,出不得半点岔子。在生活作风问题上,不知道栽倒过多少有才华、有功劳的同志呢。你要是出了问题,在军校期间出了问题,我绝对不会手软!”

郑尚武打了个冷战,他看见政委眼珠子里居然冒出杀气来!算了,不用问了,反正也没那事儿。白秀很快就要到重庆去了,想必也不会听到什么闲言碎语。现在还是换换脑子,目的地可是军区侦察连呐!赫赫有名的劲旅王牌。

汽车在一个小山谷的路口不得不停下来,两名全副武装的战士一左一右成警戒姿态接近汽车,左边一人站在驾驶员侧行军礼后大声道:“请出示证件!”

驾驶员很配合地掏出自己的证件和车辆通行证。

“备战期间,所有人出入军事要地都须出示证件进行登记!”战士很快很清晰地说着,脸上依然是严肃警惕的神情。

庞子坤笑骂道:“这乌黑脸儿,不错!”说着,他将自己的证件交给驾驶员,郑尚武和伍朝福也有样学样。驾驶员熄火、下车,跟岗哨去岗亭作登记后,领了一个车辆号牌回来,才驾车通过岗哨朝山里开去。

“带你来开开眼界,好好看看我们军区侦察连的手段,对你的丛林特种作战研究,会有很大帮助。不过我提醒你,用眼睛看、用耳朵听、用心去记、用脑袋思考,就是不能出手,否则你会很没战斗英雄形象地回军校。这个乌黑脸儿,我也镇不住,哈哈!”庞子坤叮嘱完郑尚武后,不知道想起什么好笑的事情,自己干笑了两声。

前排的伍朝福转身过来,朝郑尚武笑笑道:“乌连长是军区侦察连的老连长了,六年没挪窝,也不愿意进步,就猫在这山旮旯里憋大气。牛哎,那性子跟犟牛差不多。”

六年的连长!听政委对这个连长欣赏的语气,看伍科长神色间的几分惶恐,郑尚武完全可以断定,这连长绝对不简单。

汽车停在一通红砖青瓦房前,立即有一个全身装备齐全、粗壮结实,一脸黝黑,大约三十四、五岁的军人跑步上前,在庞子坤下车后,立即敬礼报告道:“报告首长,军区直属侦察连连长乌黑脸向您报到!”

“稍息。”庞子坤很正式回了一个军礼,接下来却软软地道:“黑脸儿,今天吃什么?”

“报告首长,中午伙食是薯干饭、豆腐白菜汤、肉末粉条!”

郑尚武暗想:这连长的名字真怪!哪里有人大号叫“黑脸”的?这军区侦察连的伙食真差,比九连在整训前的伙食似乎还差一些。

庞子坤抽抽鼻子,挥手道:“部队在吃了吧?带路,我们几个不会吃白食,回头伍科长给饭钱。”

乌黑脸一个立正道:“是!”接着领先就向连队食堂走去,压根儿就没想到自己屁股对着军级首长会有不敬的嫌疑。

郑尚武走在庞子坤的后面,左右看看没人,暗暗吐了一下舌头。他自以为以前的自己就够浑的了,现在才刚接触这个乌黑脸连长,已经有甘拜下风的感觉。

庞子坤一行并没有影响侦察连的午饭,指战员们依然我行我素地吃着,整个食堂里只有吧唧吧唧的咀嚼声,似乎再大的首长来,战士们也不会放弃手中的饭碗站起来敬礼。

“自己拿碗筷,自己去找地儿吃。”庞子坤自己拿着碗筷,小声吩咐过郑尚武后,走到最近的一张桌子,同样小声道:“小同志,挤挤,给我这老家伙腾个地儿。”

看着堂堂的军级政委如此随便地跟一群战士同锅吃饭,看着战士和首长的神情动作如此之自然,郑尚武相信,这里平时就是这样的,绝对不是故意做出来给某人看。何况,小小的郑尚武能够劳动老将军和这么多战士演戏吗?

这才是官兵一致的人民军队!

郑尚武在心里念叨着,拿了碗筷找了地方,加入到闷头“吧唧”的行列。

饭管够,一半大米一半红薯马铃薯夹杂玉米粒;菜定量,谁下手慢谁吃不上!嘴里嚼着、筷子夹着、眼睛盯着,所有人都是这样吃饭。没有人谦让别人,没有人慢腾腾地细嚼慢咽。倘若有人要装文雅也可以,不过首先得做好挨饿或者没菜吃的心理准备。在这里,捞不饱肚子是你没本事,能够按照合理的规矩吃到更多的菜,那是你的能耐!绝对没有人同情或者抱怨你。

没人情味儿?拉上战场,处在生死关头的时候看看!随时会有人为战友挡子弹!这支在中缅合作剿匪战中建立功勋的部队,这样的例子多不胜数。

这些事,是饭后庞子坤找黑脸连长谈话时,郑尚武在连部外面听伍科长说的。

“郑尚武,你就是郑尚武?”黑脸站在郑尚武的面前,面无表情地问道。

“是!军区步校轮训大队学员郑尚武。”郑尚武连忙立正回答。

黑脸的眼珠子似乎没有任何的神光波动,偏偏头道:“跟我来。”郑尚武跟着乌连长走出两步,回头看政委和伍科长,两人也在向这边走来。心理莫明其妙地感觉到轻松,不由道:“乌连长,我们这是去哪?”

乌黑脸没有说话,只是大步朝前走。前方远远地出现一个山洞,山洞口构筑有机枪阵地,岗哨精神抖擞地警戒着四周。

郑尚武好奇地打量着,本来还想开口询问,却想起政委在车上的叮嘱,生生地闭了嘴,默不作声地跟在黑脸后面。

进山洞不过十米有道铁闸门,郑尚武经过时大约估摸了一下,那门应该是具备三防功能的特制门。长长的甬道过后,眼前豁然开朗起来,面前居然出现一个山洞中的靶场!

郑尚武的心脏,随着目光的移动而加速跳动起来!

“苏制德拉古诺夫式半自动狙击步枪,六三年列装苏军。装备四倍光学瞄准镜时表尺射程1300米,普通表尺为1200米,最大有效射击距离800米。装瞄准镜空弹仓全重4.3公斤,容弹十发,全枪长1225mm。使用7.62mm专用狙击子弹,也可兼用普通步机弹,射击精度高,作战性能优良,也可对低空低速飞机实施准确射击。”

黑脸的话没有带半分的感情,完全是平铺直叙地介绍着枪架上的一支狙击步枪。

郑尚武的眼睛很快就离开了这支狙击步枪,落在不远处一支拥有超长枪管和双脚架的“轻机枪”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