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6/


草绿色的212吉普向西驶去,郑尚武不时偷偷回望,心里总觉得白秀的身影就在车子后面的某个地方。

“郑尚武。”

“到!”

庞子坤见郑尚武一副紧张的表情,笑道:“不用这么紧张,车子里空间有限,就别敬礼了。那位女同志,是你对象?”

对象?郑尚武迟疑了一下,心想:要不是首长您这么一拉,说不准和白秀的对象关系就确立了呢?哎……看来,得瞅空去陆军医院转转。

“报告首长,不是,我和白秀同志是革命同志关系。”

“哦,那就好,那就好。”庞子坤喃喃的低语,突然提高音量道:“她叫白秀?哪个单位的?”

“军区总医院。”郑尚武老老实实回答着,军校政委可是军级首长,能不恭敬着点吗?

前排的人突然转头道:“我看,郑尚武同志跟那女同志不简单哩。”

“噢,这是军械科伍朝福科长。”庞子坤说着,瞪了伍朝福一眼,责怪他多嘴。

郑尚武看出也听出政委的意思,忙道:“是,是有点儿意思。我负伤住院期间,全靠白秀同志护理我。”

庞子坤象鹰隼一般的双眼锁定郑尚武,凝视片刻才道:“你不到二十一吧?作为一个在军事院校就读的军人,一个战斗英雄,现在处对象早了一点。换作我那个年代,上级组织的规定是二五八团。”

“二五八团?”郑尚武疑惑地看着政委,一是因为政委所说的话他不明白,二是为政委居然跟一个学员谈自己的事情而纳闷。

“二十五岁以上、参加革命八年、团职干部,符合这个标准才能打结婚报告。”庞子坤板着脸说道,随手拿起一张报纸递给郑尚武道:“你这同志现在是全军知名人物,应该注意一点形象,特别是个人问题不能出半点岔子!我很正式的问你一句,你跟军报记者张雅兰是怎么回事?”

郑尚武接过政委递来的报纸,却被他的话震住了!

张雅兰跟自己?军报记者跟一个傻大兵?想一想,那天从河口经蒙自返回昆明,两人在车上连一句对话都没有,能怎么?!

“首长,我、跟她?”

“嗯!”

“报告首长,绝对没有什么?!记者同志是我战友张勇的妹妹,我,我跟她只见过两回,就是记者和战士的关系。”郑尚武说着,还连连摆手,惟恐因为自己搭了一次顺风车就被人家误会。那样的话,不仅对张勇的妹妹名誉有损,万一传到白秀那里,岂不是糟糕透顶了?

庞子坤审视了郑尚武一阵,抬手指指报纸道:“看看吧,今天的军报,八一专版二版,题目是《血火战场,生死情谊》,你又成为主角了。”

郑尚武连忙展开报纸找到二版的内容,在汽车奔驰时带来的微微颤抖中迅速看了一下。原来,张雅兰将自己、张勇、曾庆三人在战场上的事迹,包括与曾庆互相舍命相救的事情搬上了军报。

“首长,这个事情我也不知道。是张记者采访我们连长,对,她没有直接采访我。”

“认真看看,仔细看看!”庞子坤再次抬手指了指报纸,将报纸点得哗哗作响。

郑尚武又从前到后仔细看了一遍,茫然地看着政委。

庞子坤叹了一口气,突然抬手在郑尚武脑门上拍了一记,苦笑道:“你这个二愣子!字里行间,你就没有揣摸出什么东西来?人家徐主任都……咳!这个事情不说了,不,以后再说。”

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郑尚武现在正是这副模样。他愣了片刻,又不信邪地再次去看报纸,还是没有任何头绪,便又抬头傻傻地看着政委。

“噗哧!”前排的伍科长忍不住笑出声来。

庞子坤举起手想再拍郑尚武一记,却停了一阵,软软地收了回去。

“郑尚武同志,我正式通报你一个事情。军区政治部点名要你参加英模报告团,十一之前赴京,国庆节当天在人民大会堂向全国人民汇报战绩。军校还没有正式答复军区政治部,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去北京?!去北京!!!首都、天安门广场、人民英雄纪念碑、伟大领袖毛主席纪念馆……还要,还要在人民大会堂作报告?!

天啊!这幸福来得太突然太剧烈了吧?

郑尚武一脸不敢相信的表情看着政委,眼珠子鼓突得差点从眼眶中掉出去。一个小排长、一个军校学员,能够到北京、到人民大会堂去,那简直就是巨大的、无边的幸福了!此时,他郑尚武哪里还能说出半个字来?

荣誉、鲜花、掌声,只能在报纸上看到的国家领导人……经济不发达的年代,普通人一辈子的梦想就是出出门,看看家乡以外的世界,能够去北京,足够向别人吹嘘一年两年甚至一辈子了!何况,这次是参加英模报告团去,是在人民大会堂作为战斗英雄发言!且不论享受到何种待遇,就是这份荣耀也足够将郑尚武这号人击趴在地。

“郑尚武同志,首长等着你的答复呢?”前排的科长说话了。

郑尚武晃晃脑袋,感觉稍微清醒一些了,才颤抖着声音问道:“首长,这是真的?”

“嗯!我们这就去给政治部作答复。”庞子坤严肃地点点头。

消息无疑是真的,堂堂军校政委绝对不会逗弄一个小兵学员。郑尚武压抑住心中的狂喜,故作冷静地问道:“首长,什么时候出发?”

庞子坤可没他那么好的心情,轻哼一声道:“八月二十三号到军区政治部集合,撰写发言稿,整理仪容仪表,学习基本的礼节,大约九月二十号出发去北京。十一过后,英模报告团将在全国各省巡回报告。”

郑尚武紧张起来,不是因为政委显得冷淡的语气,而是他在心里迅速地估摸了一下时间。这一参加报告团,半年的时间也就搭进去了!军校的学业怎么办?丛林战研究怎么办?学业可以以后补,山岳丛林特种小分队的战法模式和队伍必须要拉出来。南边,就在南边不过三百公里的国境线上,还是战云密布呢!

“首长,我,我不去,成不?”

“为啥?说出你的理由,组织决定是组织决定,你的理由是你的理由。”庞子坤诧异地看了看郑尚武,随即又漠然地将目光转向前方。

郑尚武犹豫了,真要说出理由来的时候,他反而开始在心里斗争起来。莫大荣耀和战备需要之间,他必须作出选择。

“首长,组织让我参加报告团,是对我的褒奖,我,我很感激组织对我的信任。可、可我放不下这里的学业和司令员交代的任务,丛林特种战法不拿出来,我对不起牺牲的战友们,也对不起这份荣誉,也、也对不起司令员的托付。我想留下,真的,首长,我要留下。”

“考虑清楚了?”庞子坤凌厉的眼神扫视着郑尚武,他发现,小兵的目光坚定和自己的目光相对了。

“嗯!考虑清楚了,首长。如果组织允许的话,我宁愿留在步校继续学习。”

庞子坤愕然地张张嘴,迟疑片刻才突然挥手在郑尚武的肩膀上拍了一下道:“好小子!就这样!掉头,去军区侦察连!”

212吉普随着嘎的一声,减速靠向路边,艰难地在狭窄的街道上掉头,向东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