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之利芒 上部 南国烽烟 053 【高参】

longshenjihua 收藏 3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6/[/size][/URL] 干净的地面,整齐摆放着的茶缸、水瓶、脸盆,豆腐块床铺,这些对女军人来说已经习以为常,进了一班宿舍的白秀没有丝毫留意。倒是屋子里的烟草气味,被她敏锐地捕捉到了。 小巧的鼻子上端微微发皱,同样皱起来的还有好看的眉头,搭配有着双眼皮的大眼睛,这副神情是她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也足够引起“有心人”的垂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6/


干净的地面,整齐摆放着的茶缸、水瓶、脸盆,豆腐块床铺,这些对女军人来说已经习以为常,进了一班宿舍的白秀没有丝毫留意。倒是屋子里的烟草气味,被她敏锐地捕捉到了。

小巧的鼻子上端微微发皱,同样皱起来的还有好看的眉头,搭配有着双眼皮的大眼睛,这副神情是她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也足够引起“有心人”的垂怜。

可惜郑尚武正忙着端茶送水,收拾有些凌乱的桌子,没有看到这幅美妙的图卷。

“白护士,请坐,喝水。我、我这里条件简陋,你可别见笑啊。”郑尚武红着脸将自己的水杯推到白秀手边,这还是他第一次以主人的身份接待一位年轻女性,对自己有恩的年轻女性,紧张是难免的。

白秀扫视了一眼狭窄的宿舍,点头道:“很好啊,跟我们医院的宿舍差不多。”

郑尚武将桌子上的书码放好,随口问道:“今天你们也放假?”

“不,是黄医生和护士长不放心你,让我过来看看。”白秀逐渐从宿舍大门口的尴尬境地中恢复了大方,抬眼时,却看到郑尚武的脸色似乎带着些失望,忙道:“其实……嗯……我也有事想告诉你。”

郑尚武此时才第一次用不一样的心态来打量白秀。这种心态,只有离开医院,离开病人和护士那层关系,在自己的地盘上才会产生。眼前的白秀无疑是漂亮的,滕斌嘴里的“漂亮姑娘”绝对名符其实。一身国防绿军服裹着娇小的身材,缀着红五星帽徽的无檐女军帽下,是白皙的脸庞和好看的眉眼,这种美丽是一种透着温婉和贴心的美丽,让郑尚武不免生出想亲近她的冲动。

“啥?”郑尚武有些慌乱地接口问道,此时他才发现,自己其实对白秀还一无所知呢!

白秀端起水杯小心地喝了一口,与她给郑尚武准备的温度适宜的水相比,这杯水有些烫了。

“医院领导推荐我去第三军医大学读书,过几天就走。”

郑尚武喜道:“是大好事啊!恭喜你白护士,以后可要叫你白医生了呢!”

白秀笑了笑,微微露出洁白整齐的一排牙齿,顺手拿起一本书问道:“这些书,都是你在看?”

“是!”郑尚武回答得很干脆,就象回答首长的问话一样。这样,他可以从心理上将刚才看到白秀笑容的“不良影响”消除一些。

“这么多,这么杂,你……这样看书可不行。”白秀翻捡着书本,眉头又微微皱起,轻声说着话,浑然没有发现郑尚武在偷眼看自己。

郑尚武突然想起白秀帮他写的那份作战报告材料,上面是满页娟秀的钢笔字,显然,这位护士的文化水平比战斗英雄高了不少。不是说学历,那年代正常的学历最高也就是高中(大学在70年左右就停招,76年复招),而是指实际的文化知识含量和素质修养。

“怎么不说话?”白秀感觉有些奇怪,担心郑尚武被自己一句话打击了学习的积极性,忙道:“看书学习是好事情呢,你们步校这么多书,你真是有福气。还不知以后到了重庆,军医大里面是什么样子?”

郑尚武摸着后脑杓嘿嘿傻笑:“肯定比这里好,重庆啊,山城呢!你如果乘火车去,还能经过我的家乡。”

“那我一定去你家看看,呃……不,是好好看看你的家乡,在火车上看。”白秀话刚出口就觉得有些唐突,忙改口掩饰。男同志都还没有表态,自己怎么能说出那种话呢?要回去几年,男女谈对象还要拿着红宝书的。

郑尚武可不管这些,他已经听出了苗头,加上刚才被战友们胡闹了一通,现在还真对白秀起了一点意思,忙道:“好,好,我这就给我爸写信。”

“你!?别,别急。”白秀刚恢复平静不久的脸庞上生出了红云。

郑尚武愣了愣,在脑子里搜索可以准确表达自己心情、心意和感受的词语,可是他失败了,实在没有!只好凑合着道:“行的,我们是革命同志嘛!我妈以前是志愿军卫生员,我爸跟我一样,傻大兵一个,他们,他们还不是革命同志嘛。”

白秀羞怯地低下头,郑尚武的话有些直接了。

“还是,还是说说你学习上的事情吧,对了,我有礼物带给你。今天是建军节,过几天我就要离开昆明,我……”白秀边说边从随身的军挎包里取出一本大红的软封笔记本来,递向郑尚武。

这种笔记本可不是容易见到的,足够算得上是“文化人”之间相互馈赠的高级礼品。

郑尚武不知道这些,大咧咧的说着:“你看,我、我还没准备呢。”却丝毫没有推辞谦让的意思,就随手打开笔记本,只见扉页上印着毛主席的光辉形象和“为人民服务”的毛体红字,下面的空白处,娟秀的钢笔字写道:“赠,革命战友郑尚武同志,祝军校生活愉快,早日学成真本领,杀敌卫国。白秀。”

“谢谢,那我就收下了。以后我得了好东西,再送给你作留念。”郑尚武厚着脸皮许下永远都可以不兑现的承诺,见白秀的头埋得更低了,忙改口道:“白护士,不,白同志,不,白秀同志,你说我该怎么学习才对?”

白秀稍微自然了一些,抬眼看着桌子上的书道:“首先明确学习的目标,再选择类型相似的书籍,有计划的阅读、作笔记。”

“那,我看这些书没错啊?”郑尚武这次是真的有些困惑低摸着后脑杓。

“你究竟想学什么?学这些作什么用?”白秀微微蹩着眉头,耐心地问道。

郑尚武思忖了一下,心想司令员和中队长都没有规定“山岳丛林特战研究”要保密,也许可以给白秀说,毕竟她也是军人呢。

“搞丛林特种战研究。你看,打仗首先要了解地理地形,要了解当地的植被地物,还要有武器装备的知识,才能挑选合适的武器,发挥出战斗力来。当然,还要有相关的战例来作为参考,还要……”

白秀“嘿”地笑出声来,又马上端正容色,以互相讨论的语气道:“你这样一来,就要成兵器专家、地理专家、生物学专家,还有政治家、经济学家,这,还是战士吗?不如,你报告上级,把你们需要了解的知识罗列出来,由上级请相关专家来择要给你们讲解相关知识。你看,这样岂不是好过你一本本的看,一门门学问的去了解快一些?”

快!这个字对郑尚武的吸引力无穷大!

“好啊,白秀,同志!”郑尚武激动地抓住白秀的手猛摇,他也正在为要看这么多书犯愁呢!白秀的建议简直就是及时雨嘛!

白秀的脸又红了,却任由那个家伙胡乱地摇着自己的手,直到郑尚武醒觉,有些尴尬地红着脸放开。实际上,他舍不得放开人家的手,那种凉凉滑滑嫩嫩的感觉,有着莫名的魔力。

门口传来响动。

“嗯……吭!班长,哟,有客人啊?”辛晋明知故问地走了进来,那宿舍门本来就没有关,他在门外已经偷听人家说话好一阵子了,此时见有关小分队的事情,再也忍不住心里的冲动现身登场了。

郑尚武连忙站起来,后退半步与白秀略微拉开距离,挤出笑脸道:“白护士,我介绍一下。这位,是轮训大队三中队一班副班长辛晋,我的副班长。嗯,这个,辛晋,这位是军区陆军总医院外科住院部护士白秀同志,我在住院期间,全靠白护士照顾。”

“敬礼!”辛晋正儿八经地给白秀行了个军礼,白秀却没有按照军人礼节还回去的意思,只是红着脸点点头。

辛晋可不在意这些,立即把话题接上道:“班长,白护士的建议真的很好,要不你马上跟中队长说说,以后我们加学这些课程,行不?”

郑尚武点点头,正要开口答应,却突然醒悟过来,眼睛一瞪怒道:“你狗日的辛晋,偷听人家说话啊?!”

一门心思想当杨子荣、李向阳的辛晋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很愚蠢地暴露了,要说这些话至少得等人家女同志不在的时候说啊!看,人家白护士咋办?一下子,人家两人对象的气氛都没了!

辛晋真诚地拿出态度和神情来,小声道:“我刚过来碰巧听见的,班长,谈对象咋不关门呢?”

“辛晋同志,你误会了。”白秀分辨道:“我们是革命战友关系,互相帮助而已。”

辛晋本来严肃起来的神情又变了,心想这两人明明在对象,咋就不敢承认呢?连定情信物都送了,还赖?不行!得推他们一把,象他们这样文绉绉的隔着层东西谈对象,迟早要出问题。于是他换上笑脸道:“嘿嘿,是,是革命战友,谁说不是呢?就像咱们班长的父母一样,战斗在一个屋檐下……”

“辛晋,你给老子闭嘴行不行?”郑尚武有些拿不住脸了,忙制止了辛晋后面更有问题的话。他实在没有谈对象的经验,也很尊重白秀的感受,惟恐白秀受窘不安。

白秀也确实害羞不浅,忙收拾起挎包道:“你们有事,我先走了。”

“没,没事。白秀同志,我还有问题请教你。”郑尚武这下更急了,他还有好多好多话没跟白秀说呢,怎么能让她走呢?

辛晋这才理会到:这两个男女啊,脸皮子都薄得要命!忙陪笑道:“没事,没事儿,都是李大明那小子非要让我回宿舍拿东西。就走,我马上就走,你们聊,继续聊。”

白秀这才止住要走的意思,哪知辛晋走到门口又回头道:“班长,白护士可是咱们的高参呢,以后你得请人家经常来,不,是经常出去走走,西山啊、滇池啊、远一点的石林啊,还有……”

“滚吧你!”郑尚武见白秀又有些不自然了,连忙起身赶过去,做出一副“见色忘友”的典型面孔,将辛晋的脑袋推出门,“蓬”地关上后正要回头,又犹豫一下还是拉开了门。

孤男寡女的同处一室,倘若关上门不就让人怀疑有鬼嘛。自己倒没什么,人家白护士可是漂漂亮亮、清清白白的好姑娘、好同志。

白秀看看走回来的郑尚武,看看开着的宿舍门,微微叹息道:“其实你的副班长人挺好。”

“不说他了,你看除了这些书以外,我还应该了解哪些方面的知识?”郑尚武把话题往“正事”上引,这样有助于消除白秀的紧张和自己的一些尴尬情绪。

“嗯,我看,还应该加上战场救护的知识。听院长和黄医生他们说,我们战士的战场自救能力比较差,很多伤员其实是因为战场救治不及时,或者方法错误,导致不必要的牺牲。如果我没有理解错的话,你们今后的小分队,可能会单独作战,那就更需要人人都会紧急自救、互救了,应该加强这方面的知识学习和技能训练。反正,目前部队上的救护工作很不够。”

郑尚武频频点头,白秀说的话相当有针对性,可以说是一针见血。对履行山岳丛林特种作战的小分队来说,救护技能简直就是活命技能!幸亏今天她来提醒了一句,要不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才能想到这个关键而不容易想到的问题!?

他抬手看看表,已经快到午饭时间了,为了这个难得的提醒,当然也是为了……郑尚武决定向白秀表示表示,请她出去打次牙祭。

“走,我们出去走走。昆明的大街小巷我还有些闹不明白呢。”郑尚武作出一副土豹子的可怜样说着,将桌子上的红软封笔记本拿起掂了掂,四下一看,塞到了枕头下面。

白秀看着他小心的动作和珍重的神情,不由微笑起来,两颊现出两朵好看的梨花酒涡。可惜,郑尚武又没看见。

不多时,两人并肩出现在军区步校的大门口,引来周围军人们不断的注目礼。说来,郑尚武的模样并不太差,白秀就更不用了说了。一男一女两个军人在军校门口,还真成了一道风景。

一辆挂着军牌212在他们面前戛然刹住,后座的车窗打开后,军校政委庞子坤探头出来道:“学员郑尚武,上车!”

郑尚武条件反射的一个立正道:“是!”

他正要上车,又才想起身边的白秀,转头去看,见白秀保持着微笑正看着自己。

一边是上级领导,一边是半个“救命恩人”加“高参”加“对象”。郑尚武犹豫了一下,咬咬牙向白秀挥挥手,拉开车门钻进汽车。随着发动机粗重的咆哮声,白秀孤零零站在军校大门口的身影越来越远……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