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上甘岭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李奇微


1952年的抗美援朝战场呈现了敌我双方僵持不下的态势,10月14日,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向我发动了一年以来规模最大的、以上甘岭地区(金化以北的铁三角一带高地)为主要进攻目标的"金化攻势"(代号为"摊牌行动")。此次进攻是由美军著名"山地战专家"、第8集团军司令范弗里特精心策划并一手实施的。


为争夺两个连的阵地,范弗里特的“摊牌”输得肝肠欲断,“5天就可以达到目的”的豪言壮语成为战争史上的又一大笑柄。一年多前还是李奇微眼中美军“救命恩人”的炮火优势,在志愿军的智慧与顽强面前低下了头。


激烈的战争过后,人们总会习惯性地回头。是什么原因使得炮火弱势的志愿军勇往直前?美国人没有算对的牌究竟是什么?当初“摊牌”的时候,“联合国军”可曾算出他们会失败?


"联合国军"总司令李奇微评述志愿军坑道斗争


"血岭"战斗和毗邻的"伤心岭"上的战斗也许是迄今为止最为残酷、最为紧张的战斗。这些战斗需要我们消耗极大的体力,需要我们具有无限的耐心和勇气。步兵象印第安人那样作战,他们在山坡上匍匐前进,吃力地拖带着自己的步枪、弹药以及迫击炮弹。有时,他们还被迫抵近敌人进行爆破,迫使敌人钻出地下工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上甘岭阵地的志愿军战士,正在向敌人开炮。


敌人以东方人所特有的顽强精神奋力加固他们在山上的工事。有时他们深知依靠人力来挖掘从山下的反斜面一直通到正斜面的坑道,以便在遭到空袭和炮击时能撤离正斜面阵地,躲进空袭火力或重型榴弹炮火力难以打击的反斜面工事内。敌人构筑的坑道有时长达3000英尺。这样,他们既能迅速躲避轰炸,又能很快向前运动抗击地面进攻。通常,前斜面的坑道出口都经过精心巧妙的伪装,必须很仔细地观察才能发现这些出口。


铁三角一带的高地。范弗里特预计以200人为代价,可在5天内实现目标。但第10军从10月14日发起进攻,在共产党猛烈抵抗下苦战了好多个星期,使美国和南朝鲜付出了9000人的代价,共产党死伤达1.9万人之多。


在战斗于11月18日逐渐停下来时,联合国军的阵地只略略有点微小改善,而损失却太大太大了。直接进攻敌军主阵地,实现一点有限目标无异于枉费心机。为把共产党从准备已久的主要防御阵地引出来,第8骑兵团于10月15日在元山以南约25英里的东海岸进行了一次两栖登陆佯攻。但共产党不入圈套,结果这次佯攻遭到了很大失败。


“联合国军”总司令克拉克:“挽回面子的恶性赌博”


乐观地准许了范弗里特"摊牌"的克拉克在他的回忆录中也沮丧地说:"金化攻势"是"发展成为一场残忍的挽回面子的恶性赌博","我们死伤的人数在8000以上,大部分为大韩民国之官兵,得不偿失……我认为这次作战是失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