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 第一卷 无计可挽道旁柳 第三十章 猜测

hc8610 收藏 2 1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5/[/size][/URL] 高庸涵从怀中掏出楚兰红泪,便要给计穹服下,计穹摇头道:“这种仙果虽然功效极佳,但是并不适合我们,没事的,我只要运一下功,几个时辰下来就能恢复一半的灵力了。” 高庸涵有些奇怪,心想也许是七虫族的体质,不太适合楚兰红泪吧,不过多少还是感到有些惋惜。只要计穹没有什么大碍,总算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5/


高庸涵从怀中掏出楚兰红泪,便要给计穹服下,计穹摇头道:“这种仙果虽然功效极佳,但是并不适合我们,没事的,我只要运一下功,几个时辰下来就能恢复一半的灵力了。”


高庸涵有些奇怪,心想也许是七虫族的体质,不太适合楚兰红泪吧,不过多少还是感到有些惋惜。只要计穹没有什么大碍,总算是万幸,而他也需要消化一下刚刚加强的灵胎,于是服下一颗楚兰红泪,和计穹一道打坐运功。至于洞口,仍然由计熬、虫八二人把守。


高庸涵收敛心神,神与物游,完全沉浸在紫府之中。灵胎此时面目越来越清晰,见到高庸涵微微一笑,领着他一直往紫府深处走去。紫府今非昔比,完全换了一幅天地,仿佛置身于九天之中,白玉砌就的台阶扶云直上,不见尽头。高庸涵跟着灵胎一路前行,到了一处云海,但见远在天边有一座宫阙,连绵何止万里,穷尽世间的言辞也无法形容其壮丽、辽阔。宫阙上方,高悬着九个太阳般的圆盘,放出万道金光,一派仙气缭绕,云海中不时闪现出诸般幻象,说不尽的世间美景。


高庸涵被眼前情景所震撼,浑然不知身在何处,恍然间感到灵胎已不知去向,远处隐隐传来大吕黄钟之音,间杂着若有若无的话语,似乎言及“玄关”、“心境”、“祖气”等修真性命之学,待要上前听个明白,眼前的一切却化成一团雾气,渐渐隐去。


高庸涵一愣,瞬间又回到紫府之中,可惜灵胎却不知去向,踪影全无,寻不着灵胎,自己的修为不是给废了吗?这一惊非同小可,一下子从定中清醒过来,张眼望去,却见到计熬、虫八两人刚刚走到洞口。


“难道自己刚才的那一番经历,在现实中不过是一瞬间?”再试着运转灵胎,仍不见灵胎的踪影,但是灵力不但没受到影响,反而更加充盈,高庸涵百思不得其解,只得先放到一边。


看着坐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计穹,高庸涵不敢惊扰,轻声走出山洞。


计熬和虫八正打算把那块巨石挪到洞口,忽然看见高庸涵走了过来,大为诧异:“高老弟,你不是在运功吗?怎么出来了?”


“我已经没事了,所以出来帮忙。”


计熬和虫八相视一看,对于高庸涵的修为已经无话可说了。


高庸涵见到二人推动这块巨石十分吃力,走上前去打算帮忙,弯腰一伸手抓住巨石的一角,一发力,手指如同抓腐木一般,深深嵌入到石中,再一用力,手中的石块居然全部化为齑粉。心中一动,整个手臂都插到石中,大喝一声,竟然轻轻巧巧地把这块巨石举了起来,就如同一只蝼蚁举起了一个苹果。


“天呐,你原来还隐藏了实力?”虫八的眼睛都看直了,他一直号称部族内的头号大力士,最多也不过刚刚能举起两千多斤的重量,这已经是七虫族内的极限了。但是面前的这块巨石,何止万斤,以自己和计熬合力之下,也不过勉强能挪动而已,高庸涵却显得毫不费力,这给他的震撼实在是太大了。


计熬也不住地吐着长舌,高庸涵的实力实在是太强大了,他忍不住拿自己所知道的几个修真高手,如虫龄、计虫匀,还有九大奇将中排名第一的红蜓等人,做了一个比较,结果令他颇有些沮丧,高庸涵就算没有绝对的优势,也至少不输于这三个人。


“玄元宗不愧是玄门正宗,其门下随便一个年轻弟子,都有如此的修为,看来当初被赶到焚天坑之时,面对玄元宗的压迫,确实是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计熬看高庸涵的眼神中,充满了敬畏。


其实,计熬倒是高估了玄元宗的实力。玄元宗虽说是名门大派,门内高手如云,但是门下普通弟子还远没有这等修为。高庸涵之所以强悍如斯,除了自身天赋过人之外,还有连番的奇遇,尤其是灵胎内汇聚了诡门宗主诡鹏、褐甲蠕虫修真者,这两大高手的灵力,还有凤五倾心为其重塑紫府之功,不然哪能达到如此高的境界?只是这些内情是计熬所不知道的。


高庸涵展现出来的实力,对于计熬来说,也未尝不是好事。七虫族被困焚天坑四百多年,作为红丝蛰虫部族的俊杰,计熬不免有井底之蛙的想法,总以为自己身体强悍,修为不弱,一旦能挣脱禁制,天下之大,大可以闯出一片天地。如今才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狂傲自负的性格,多少有了一些收敛。


高庸涵将巨石放好之后,担心褐甲蠕虫还有什么举动,于是向计熬、虫八说道:“二位大哥,你们先护住计二哥,在这里稍安毋躁,我上去打探一下。”


跟着劈了几根石柱,东一根西一根地插到地上,布了一个简单的石阵,又在一块石板上刻了一道符文,说道:“如果有事,就击碎石板,我会立刻赶回来。”


计熬二人因为心存敬畏,无形中对高庸涵已经变得俯首帖耳,当下一诺无辞。


这座山谷深约三百多丈,高庸涵几乎没费什么力气,就到了山崖之上。山崖上空空荡荡,一个人影都没有,那些褐甲蠕虫也不知去了哪里,高庸涵顺着山崖,往计熬二人中伏的那处山坡奔去。


体内灵力流转之下,身体轻飘飘的,不光是速度又提高了几分,连身体都似乎要飞起来一样,浑然不受地形的阻碍。高庸涵此时几乎完全可以确定,自己的修为又进了一大步,尽管灵胎不知去向,但是没有丝毫的影响。


只用了短短的时间,高庸涵就走到了山崖边缘,放眼望去倒吸一口冷气。


无论是天上还是地下,密密麻麻全是褐甲蠕虫的人,铺天盖地之下,连二十多里外的墨石洞都看不见了。大致估略了一下,眼前的褐甲蠕虫至少有十万之众,想来是自己四人表现出的实力,令褐甲蠕虫十分重视。但是,这就带来了一个新的问题,为什么在本应该出现守卫的地方,却没有人巡查,反而是墨石洞附近,聚集了如此多的褐甲蠕虫?即便是此处非常重要,但也没必要把所有的人马都安插在这里,况且,墨石洞真的有这么大,能装下几十万、上百万的虫人?


高庸涵越想越觉得此中大有玄机,突然间冒出一个想法,难道是和阅昙洞有关?若非阅昙洞发生变故,何以举全族之力,囤积在墨石洞?联想到炼世山所见到的情景,高庸涵痛苦地意识到,阅昙洞的长老会,只怕已经失去了对族内的约束,导致了整个褐甲蠕虫部族发生异变,如果这些褐甲蠕虫当真是要攻打阅昙洞,凤五危矣!


高庸涵念及于此,心急如焚,恨不得立刻冲到阅昙洞,但是谈何容易?先不说褐甲蠕虫部族的修真者,是否和计穹等人的修为相当,就是眼前这十多万的虫人,都很难对付。除非是身怀玄元、重始二位道尊那般神通,否则,即便是当今重始宗宗主海邀黎亲至,只怕也不可能单枪匹马冲破墨石洞的层层守卫。


高庸涵明白,这些虫人聚集在这里,肯定是为了对付自己一行,只是不知为何还不动手,但这也是早晚的事情。要想制止褐甲蠕虫的异变,以及躁动,光靠几个人的力量远远不够,看来还得借助红丝蛰虫部族。当下不敢迟疑,急速返回山洞。


计熬和虫八,没想到高庸涵回来的这般迅捷,均是微微一惊,从高庸涵凝重的表情,就知道事情非常棘手了,刚刚迎上前去,高庸涵就问道:“计二哥情形如何?”


计熬接口答道:“还在运功。”


这时从洞内传出一句:“高老弟,有什么事情你就说吧!”只见计穹步履蹒跚地走了出来。计穹元气大伤,本来需要好好静养,但是听到外面的动静,从高庸涵的语气中,敏锐地察觉到事态严重,所以顾不得疗伤,径自走了出来。


高庸涵几步上前扶着计穹,沉声说道:“计二哥,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只怕炼世山看到的异变,可能都和阅昙洞有关。现在山谷外,聚集了不下十万的褐甲蠕虫,咱们得马上离开此地,往来路后退。”


这番话说的又快又急,计穹完全惊呆了,事关部族存亡大计,不由得结结巴巴问道:“高老弟,此事当真是和阅昙洞有关?”


“这只是我的猜测,希望我猜错了!”高庸涵的面色一暗,显然对此十分的肯定,跟着用不容质疑的语气说道:“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我们都得先避开眼前的敌人,其他的到时再说。”


计穹倒底是九大奇将之一,也是十分果敢的角色,当机立断说道:“好,我听你的!”跟着一跃,跳到虫八背上,厉声道:“六弟前面探路,八弟不用动手,只管背着我前行。”接着扭头对高庸涵说道:“高老弟,就麻烦你断后了,等找到安全之所后,还得辛苦你探察个中内情,到时我们再做决断。”


高庸涵对计穹的决断大为佩服,拇指一挑,赞道:“计二哥好生了得,小弟佩服之至,走!”


计穹在关键时刻,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顷刻间就做出决断。在自己行动不变时,根本不做惺惺之态,四人中无论是谁,也不可能丢下同伴不管,所以当即趴在虫八背上。由于见识了高庸涵的实力,也不假装客气,直接让他断后,虽然令高庸涵难免会深处险地,却无疑表明,根本不把他当作外人。这番决断,即便是叶帆,只怕也会在此情况下,难免碍于情面而犹豫是否合适。单凭这一点,就令高庸涵心折不已。


四人已是同舟共济,计熬当先冲了出去,虫八背负计穹,脚下却无一丝停滞。高庸涵没有立刻动身,而是抽出敛眉剑一连窜削出十几根石柱,正待做下一步安排,就听见远处传来一声尖啸,跟着是震天的嚎叫,声势之大足以令天地变色。


褐甲蠕虫终于出动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