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 第一卷 无计可挽道旁柳 第二十九章 突破

hc8610 收藏 3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5/[/size][/URL] 站在高处的一个虫人头目,远远就看见了高庸涵,却也拿不准主意,是否下令阻拦,就在这迟疑之间,高庸涵终于和计熬二人汇合。原本就没有修真者压阵,被计熬、虫八杀了许多族人,一旦加入了修为比二人更高的高庸涵,更加势不可挡,三人联手之下,一步步眼看就要突出重围。这个褐甲蠕虫头目见状大怒,口中一连窜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5/


站在高处的一个虫人头目,远远就看见了高庸涵,却也拿不准主意,是否下令阻拦,就在这迟疑之间,高庸涵终于和计熬二人汇合。原本就没有修真者压阵,被计熬、虫八杀了许多族人,一旦加入了修为比二人更高的高庸涵,更加势不可挡,三人联手之下,一步步眼看就要突出重围。这个褐甲蠕虫头目见状大怒,口中一连窜的尖啸,在尖啸声中,这些褐甲蠕虫不要命地朝三人猛攻过来。


三人且战且退,眼看就要退入山谷之中,突然从远处传来“嗡嗡”的轰鸣声,高庸涵回头一望,心头大震,只见一片黑云从墨石洞方向飘了过来。黑云来势极快,不过片刻功夫就已飞临山坡上空,却是数目极多的褐甲蠕虫援军。


高庸涵大呼:“快退入山谷!”灵力灌入敛眉剑,一剑将挡在面前的一个虫人透胸刺穿,跟着一搅,将那虫人斩为两段。剑芒所至,连旁边的虫人也卷了进来,将其一对历爪搅得粉碎。那虫人吃痛之下大声哀嚎,只叫了一声便噶然而止,身体从上到下裂成两片,褐色的黏液洒了一地,定睛看时,却见计熬挥舞着历爪已然飘向别处。


虫八也知道,飞来的那些褐甲蠕虫全是异变过的,不敢再率性而为,抡着石柱一通乱砸,硬生生杀出一条血路,赶在飞虫到来之前,三人终于退回到谷中。


计穹早在山崖上看的真切,双爪一推,面前上百块巨石滚落山崖,一阵巨响如同爆竹一般,将山谷入口彻底堵死,尾随而至的褐甲蠕虫也被砸死了不少。虽然追兵被堵在了山谷外,但是那些飞虫却没有丝毫停顿,朝山崖冲了过来。面对无数异变后的褐甲蠕虫,计穹也不敢硬撼,当下顺着山崖连续跳跃,追上了高庸涵三人。


山谷两侧是陡峭的山崖,只有一条狭长的通道,这么一来,飞虫能追上来的倒也不多,大部分都在山谷上空盘旋。


这些会飞的褐甲蠕虫比起刚才那些人,明显要厉害得多,而且是自上而下俯冲攻击,一击便走,令四人颇有些难以应付,尤其是虫八,两根石柱的威力大减,这个时候,便凸显出计穹的厉害了。计穹迫于地形狭窄,无法变身,只是一道道的红光击出,每一下都有不少褐甲蠕虫挣扎着落地。


四人一路退却,由计熬、虫八开路,高庸涵和计穹断后,往山谷深处退去。褐甲蠕虫却不计生死,前赴后继,似乎不把四人杀死不罢休。高庸涵深知,这样下去不用褐甲蠕虫中的修真者出手,只怕自己四人也要被活活累死,恰好看见不远处有一个山洞,大喝道:“进洞!”


这个山洞其实只是一个很浅的凹陷,但是总算是有了喘息的机会。虫八守在洞口,两根石柱的威力再度爆发,舞的风雨不透,将飞攻而来的褐甲蠕虫砸的四下飞落,即便是偶尔有漏网之鱼,也被计熬一一格杀。待到二人力竭之时,高庸涵揉身而上替下二人,一出手就是聚象金元大法,每一次击出,法力所及,褐甲蠕虫纷纷被震碎,甚至连四周山岩都被震得一阵摇晃。


因为没有了顾忌,高庸涵尽情挥洒,将聚象金元大法的威力发挥的淋漓尽致,体内灵胎也在全力运行下,隐隐有突破之势。打的兴起,高庸涵竟然冲出山洞,站在虫人尸堆上,双拳急速飞舞,金光俨然形成了一片光幕,再后来光幕越来越厚,宛如一道光柱,褐甲蠕虫坚硬的外壳根本无法抵挡,金光所到之处,尸横遍野。


这般声威,令躲在洞内调息的计穹三人面面相觑,尤其是计熬,此刻对高庸涵已经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了。好景不长,不到半个时辰,高庸涵渐渐感到不太对劲,聚象金元大法施展出来,灵胎竟然有些收束不住,灵力不断喷涌而出,渐呈衰竭之势。可是神智此时却有些迷乱,内心深处明明知道这么下去,只会有一个结果,就是灵胎枯竭,自己心脉尽断而死,但是却控制不住勃发的战意,不禁纵声长啸。


长啸声中,金光更加夺目,一时收不住手,金光流转之下,猛地轰到对面的山崖上,“啪”的一声霹雳,一块数十丈高的巨石竟然被削了下来。下坠的巨石撞在峭壁上,激起了漫天尘土,无数碎石乱飞。巨石越落越快,眼看就要砸到高庸涵,高庸涵暴喝一声:“天发杀机,移星易宿,破!”


一道紫色光柱击出,轰的一声,巨石四分五裂,整个山谷都一阵摇晃。一股极为霸道的法力迎面扑来,虫八由于站在最外面,首当其冲,被高高抛起,狠狠地撞进洞内,身子都深深陷进石壁之中,饶是他皮粗肉厚,也被震得眼冒金星,喉头一甜,忍不住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计穹、计熬二人也不好受,计熬见机很快,身形连晃躲了过去,只不过狼狈之极,计穹则被迫全力抵抗,才堪堪挡住。


三人骇然,心头都冒出一个想法:“要是高庸涵这一击的目标是自己,能挡得住吗?”


计穹想了半天,除非自己吐出内丹,否则根本招架不住,心中不住叹息:“师祖果然好眼力,此人不过才二三十岁的年纪,修为之高竟至这等境界,当真是天纵奇才!”这么想着,对于高庸涵的信心愈发坚定了。


尘土散去之后,高庸涵仰天而立,一股睥睨天下的气势冲天而起,强悍如褐甲蠕虫,也为之气夺,不自禁地退出了山谷。


虫八一跃而起,顾不得满身的碎石尘土,一下子冲到高庸涵身边,欢呼道:“高老弟,我实在太佩服你了,你收我为徒吧!”


计穹、计熬二人相视一阵苦笑,这个虫八也不想想,人家玄元宗的绝学,怎么可能轻易传于外人?忽然听到虫八焦急的喊声:“高老弟,你怎么了?”


两人大惊,一先一后奔了出来,围住高庸涵,只见高庸涵双目赤红,七窍隐隐有血丝渗出,却没有一丝鼻息。


计穹手忙脚乱地将高庸涵抱回洞内,轻轻地平放到地上,放出神识,小心翼翼地探察了一下高庸涵的紫府,发现其灵胎虚弱之极,知道是灵力耗尽的缘故。于是命计熬、虫八二人守住洞口,张嘴吐出内丹,伸指一弹,一股灵力直射入高庸涵紫府之内。


计穹不惜耗费自身修为,不断弹出灵力,慢慢地灌注到高庸涵灵胎内,足足花了三柱香的时间,高庸涵的灵胎才缓过了劲,悠悠苏醒过来。计穹此时已是虚弱不堪,全靠本命元丹在勉力支撑,见到此情形长舒了一口气,就此收功,打算将内丹吸回体内。


哪知,内丹不但不回归自身,反而慢慢朝高庸涵眉间飞去,似乎要被高庸涵的灵胎吞噬。这一下计穹吓得要死,内丹一旦没了,虽不致丧命,但是一身修为却完全给毁了,当下全力施为,可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内丹还是离自己越来越远,登时面色苍白、大汗淋漓。


计熬和虫八守在洞口,见褐甲蠕虫暂时退却,两人一商量,打算用几块巨石把洞口堵起来,只留一人通道,这样更便于防守。巨石虽然被高庸涵震得裂成了几块,但还是太大,就算是虫八也抱不动,两人一面戒备,一面合力一点一点挪着巨石,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洞内的情形。正吃力地推着巨石,就听见洞内“扑嗵”一声,似乎有重物坠地,接着是一声惊呼,两人疾步冲回洞内,却没有见到想像之中的褐甲蠕虫,只有高庸涵紧紧抱着计穹。


两人异口同声问道:“我二哥怎么了?”在他们的印象中,即便是前几次同褐甲蠕虫部族激战之后,计穹不管受多重的伤,尚且能谈笑风生。可眼下,还从没有见到他这个样子,整个人仿佛苍老了几十岁,双目中一丝神采都没有,呼吸也是微弱之极。


高庸涵双目含泪,对自己的无能十分痛恨,因为自己的缘故,已经先后连累的叶帆、魁豹丧命,凤五为了自己舍弃了逃离焚天坑的机会,如今又是计穹险些被自己夺去了内丹,当下痛声道:“都怪我,计二哥为了帮我恢复灵胎,不惜大耗真元,可是——”


话没说完,计穹打断了高庸涵,虚弱地说道:“高老弟天赋异禀,远非常人能及,是我自己修为不够,险些控制不住内丹的走势,幸亏高老弟及时出手相助,否则这条命就危险了。”


原来,就在计穹行将崩溃之际,高庸涵终于醒觉,及时收束灵胎,计穹才得以收回内丹。那声“扑嗵”,就是计穹收回内丹后体力不支,摔倒在地是发出的声音。


计穹之所以急急插嘴进来,实是担心计熬的脾气。计熬自幼随计穹长大,虽然是兄弟相称,其实情如父子,要是让计熬知道自己救治高庸涵时,险些被他吸去了内丹,以计熬孤僻、暴躁的性格,只怕当场就会找高庸涵拼命。况且,计穹深知,高庸涵绝非有意如此,全是因为他灵胎内的古怪所致,加上并肩御敌的情分,更加不能让高庸涵说出实情。


只有高庸涵自己清楚,刚才全力施法,体内戾气不断堆积,险些引起聚象金元大法的反噬,要不是那块巨石落下的声势,完全激发了体内灵力,自己恐怕真的性命难保。那惊天一击,恰好把所有戾气全部击出,才不至走火入魔,但是要没有计穹灌注的灵力,就算身体没有什么大碍,只怕修为也要废掉不少。


如今却是因祸得福,灵胎比起刚才更加充盈,更重要的是,聚象金元大法,似乎也隐隐有突破到第三重的趋势。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