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 第一卷 无计可挽道旁柳 第二十八章 中伏

hc8610 收藏 2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5/[/size][/URL] 计熬大喝一声,数十道寒光激射而出,这一击乃是他的绝招,唤作“破碎螯”,以灵力催动射出螯刺。这一下倾尽全力,快如闪电。因为他深知,一旦不能尽杀来敌,只要留下一个活口,就会让四人陷入困境,所以一出手就是平日难得一见的绝杀。 半空的褐甲蠕虫有六个,本就是俯冲而下,瞬间就和寒光撞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5/


计熬大喝一声,数十道寒光激射而出,这一击乃是他的绝招,唤作“破碎螯”,以灵力催动射出螯刺。这一下倾尽全力,快如闪电。因为他深知,一旦不能尽杀来敌,只要留下一个活口,就会让四人陷入困境,所以一出手就是平日难得一见的绝杀。


半空的褐甲蠕虫有六个,本就是俯冲而下,瞬间就和寒光撞在一起,猝不及防下被螯刺击中,纷纷落下一头栽在山岩上。只有一个殿后的褐甲蠕虫,勉强躲了过去,从四人头上掠过,摇摇晃晃正要逃走,忽然一股烈焰从下喷出,这火十分古怪,将这个褐甲蠕虫包裹在其间,不见他体表有任何的焦痕,却在哀嚎声中摔倒地上。


高庸涵定睛一看,见那虫人身上除了几个被寒光击穿的窟窿以外,并无什么伤口,不过从那几个窟窿中却不时有火苗闪现,显见是体内被烧成了灰烬。“想不到计穹的万霞流光,厉害如斯!”不禁对七虫族的法术修为,有了更为清晰的认识。


有计穹、计熬这两个,身为红丝蛰虫部族九大奇将的,修真高手同时出手,这些褐甲蠕虫不过是一些巡查的普通士卒,自然连逃命的机会都没有。但是四人的面色都颇为沉重,既然这里已经有人巡查,那么要想穿过墨石洞,只怕还有一场恶战。


计熬走到一具褐甲蠕虫的尸体旁边,仔细看了看,大为忧虑地说道:“二哥,我看这些褐甲蠕虫已经异变,他们多出了一对复翅,而且,在我全力施为之下,竟然都无法全歼,看情形大大的不妙。”


“不错!”计穹转而为高庸涵解释道:“褐甲蠕虫部族和我们不一样的地方,就是他们会飞。但是以前,他们最多只能飞到十来丈的高度,而且速度也远没有这么迅捷,至于路程嘛,能飞个几里路就已经很难得了。可是,现在离墨石洞至少还有五六十里,就已经有人巡查,只怕前面的路更加危险了。”


四人专挑那种峭壁悬崖,小心翼翼避开巡查的褐甲蠕虫,好在大家修为都不差,倒也没什么大碍。只是越往前走,高庸涵心里越觉得不安,这种不安来自刚才那几个巡查的褐甲蠕虫。在被发现之后,那些褐甲蠕虫曾经发出过尖利的叫声,但是随后却没有了下文,就算是四人行踪隐秘,至少也应该引起褐甲蠕虫部族的警觉,但是现在却太过顺利了,顺利的让人不敢置信。


在离墨石洞大约二十多里的一处沟壑中,高庸涵将这个疑虑说了出来,计穹并不急于做出决断,几对历爪轮番轻轻敲打着地面,显见是对高庸涵的疑虑十分重视。只有虫八显得焦躁不安,来回走动,不时用历爪切割着岩石。


计穹思虑妥当之后,朝计熬、虫八说道:“六弟、八弟,你们在前面走,我和高老弟缀在后面,咱们之间相隔两里,一旦有事也好有个照应。”


“我看这样也要妥当一些,老八,咱们走!”计熬率先奔了出去,虫八紧随其后。


计穹和高庸涵停了一会,估摸着差不多了才动身,才刚刚走了不过三里多,就听见前面突然变得嘈杂无比,两人对视一眼,知道果然不幸言中,急趋向前。哪知才穿出山谷,就看见前面不远处的一个山崖上,密密麻麻围着至少数千的褐甲蠕虫,尘土飞扬黄雾弥漫,虽然看不见计熬、虫八两人的身影,但是杀声四起的情形,不用想都知道,两人此刻定然已深陷重围之中。


计穹心中挂念两人的安危,当下体型急速膨胀,高庸涵见状忙喊道:“计二哥,稍等片刻,咱们先看看实际情形如何!”


计穹听到高庸涵的提醒,一下子冷静下来,他在红丝蛰虫部族中本就是才智过人,心中也是大有丘壑,当然明白高庸涵的用意。眼下,很明显是身处劣势,这么莽撞地冲进重围,只怕自己也会深陷其中,这么一来不要说救人,面对数千有可能已经异变的褐甲蠕虫,只怕自己和高庸涵都性命难保。当下朝高庸涵一点头,来不及多讲,四下望了望。


“这边来!”高庸涵喊声刚落,便朝一侧奔去。计穹一回头,就见一道身影奇快无比,窜到一个高高竖起的石柱上,当下也跟了上去。


高庸涵曾是东陵府兵马大元帅,执掌东陵道数十万人马,久经战阵,于兵法十分精通,站在石柱上这么一看,就放了一半的心下来。那些褐甲蠕虫根本没有阵型可言,纯粹是靠着人多,毫无章法,虽然有几个领头的,除了不断催促族人蜂拥上前,没有任何协调、统一的举措。远远望去,在山坡上的人马翻腾中,隐约可以看见计熬、虫八的身影,尤其是虫八,手中两团黑影上下翻飞,在人群中横冲直撞,勇不可挡。


计穹跟着跃上石柱,焦急问道:“高老弟,情况如何?我们从哪边杀进去?”


“计二哥,你们以前的争战全是这般打法吗?”高庸涵不紧不慢地问道。


看着高庸涵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计穹稍微松了口气,答道:“是啊,我们都是这样,一拥而上直接拼杀。”


“那么,对方如果有修真者呢?”


“照样是一通混战,只不过是修真者带头往前冲,往往是杀到其中一方的修真者,无力再战的时候,才会败退。”


“哦,”高庸涵运足目力,扫视了一下战场,发现褐甲蠕虫虽然人数众多,但是其中却似乎没有修真者的身影,当下有了计较,指着刚刚经过的那个山谷说道:“计二哥,你去那边的山崖上,多准备一些巨石堆在崖边,等我们一退入山谷,就把入口给堵死。”


计穹迟疑了一下,望着高庸涵,很快被他的镇定所折服,当下转头往来路奔去。


高庸涵将敛眉剑掣在手中,意念一动褐纹犀甲显现出来,身形一晃,朝那山坡冲了过去。高庸涵并不恋战,仗着身形矮小灵活,在一群虫人中窜来窜去,只在必要时才招架一两下,很快就深入到战阵的深处。


此时,已经有很多褐甲蠕虫发现了高庸涵,可是却被他身上流露出的气息所迷惑,加上在褐纹犀甲的包裹下,高庸涵看起来就像一个小号的族人,犹豫着是否应该挡住这个不速之客。高庸涵也不去攻击褐甲蠕虫,只管往计熬、虫八的方向急突,在身后不停地传出褐甲蠕虫的吼声,似在相互询问。


越是接近计熬二人,褐甲蠕虫越密集,到最后简直密不透风,于是纵身一跃,直接踩着褐甲蠕虫的头肩,这么一来,少了阻碍速度更快。


高庸涵早已看清二人的方位,二人的打法同样毫无意图可言。虫八明显是杀得忘了正事,只管朝人多的地方冲,计熬紧随其后,估计也是胸中的怨气好不容易得到了发泄的机会。由于没有修真者压阵,二人如同虎入羊群,势不可挡。


七虫族似乎都不喜欢使用武器,全凭历爪攻击,所以虫八手里不知从何处找来的石柱,就占了很大的便宜。两根粗大的石柱上下翻飞,每抡一下,就是一片血肉横飞,不断有褐甲蠕虫想用历爪去挡,结果要么被直接砸成肉饼,要么被击飞出去,砸在自己人身上。这种混战,的确最适合虫八这种类型的人,身高体壮,力大无穷,当真是当着披靡。


“裘杉不也是此类猛将吗?”高庸涵想起了裘杉的率直、勇武,不禁心中一痛。


计熬则凭着一对强横之极的历爪,如同鬼魅的身法,跟在虫八身后,击杀着试图靠近的褐甲蠕虫。一击必杀,凡是计熬身形飘过的地方,周围三丈之内,全是断肢,血腥之极。


高庸涵心中暗暗摇头,这么个打法,估计也只有在焚天坑里面才能看到吧。眼见二人的方向同来路越去越远,一纵身跳进圈子,朝二人喊道:“跟我来!”


虫八杀得兴起,也没看清楚来人是谁,手中的石柱兜头砸了下来。高庸涵看着石柱来势,身子轻轻一闪躲了过去,趁着石柱落地的瞬间,脚尖一点跃上石柱,几步冲到虫八身前,大喊道:“虫八哥,是我,跟着我走!”


这下虫八才反应过来,咧嘴一笑:“哈哈,高老弟,险些伤到你了,你且让开,让我杀个痛快!”


后边计熬的笑声也传了过来:“憋了这么多年,今天总算能大开杀戒了,高老弟,咱们一起朝前杀过去!”


就在这说话间,高庸涵已经轻飘飘挡在虫八前面,敛眉剑连刺下,杀了十几个褐甲蠕虫,剑剑都刺在虫人脑门上。嘴上却没停着:“不可恋战,都跟着我走,计二哥还在那边等着我们呢。”


虫八趁这个机会喘了口气,有些不甘地说道:“二哥比我厉害多了,我都能厮杀上几个时辰,他更加没问题了,再杀一阵跟你走。”说完朝侧方杀了过去,计熬也装作没听见,不停地围着虫八游走,收割着褐甲蠕虫的性命。


高庸涵见状连声呼唤,两人却毫不理会,无奈之下,几个猛冲挡在虫八面前,虫八急得哇哇大叫,嫌高庸涵挡在自己身前,顿感束手束脚,只得转向别处。就这么着,高庸涵总算把虫八逼回到来路的方向,三人前后呼应,慢慢朝山谷杀去,一路上留下数百具尸体。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