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 第一卷 无计可挽道旁柳 第二十七章 存亡

hc8610 收藏 2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5/[/size][/URL] 高庸涵一踏进墨石洞的地界,映入眼帘的是完全不同的一幅景象。这里的地面像是沸腾了一般,猩红的岩石表面满是裂痕,从裂痕中不时有浑浊的热气喷出,夹杂着无数碎石,碎石抛到半空之后并不落下,而是慢慢聚集在一起,朝远处飘去。喷涌而出的气流,加上漫天的灰尘,将整个墨石洞笼罩在一片昏黄之中,目力所及不过几里。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5/


高庸涵一踏进墨石洞的地界,映入眼帘的是完全不同的一幅景象。这里的地面像是沸腾了一般,猩红的岩石表面满是裂痕,从裂痕中不时有浑浊的热气喷出,夹杂着无数碎石,碎石抛到半空之后并不落下,而是慢慢聚集在一起,朝远处飘去。喷涌而出的气流,加上漫天的灰尘,将整个墨石洞笼罩在一片昏黄之中,目力所及不过几里。


伴随着烟雾扑面而来的,是一股浓浓的腥味,中间似乎还夹杂着血腥,几欲令人作呕。但令人奇怪的是,这里居然一个褐甲蠕虫都没看到,一问之下,连计穹三人都大感意外,因为在一个多月以前,送凤五一行下来时,都有许多褐甲蠕虫在这里把守。


不管什么原因,没有人看守,无疑令高庸涵四人松了口气,被发现的时间当然越晚越好。于是四人没有丝毫迟疑,急速赶路。


一路行来,连着越过几道石梁,穿过几座山洞,竟然没有遇到一个褐甲蠕虫,这就令人诧异了。到了一个山谷外,计穹停了下来,对高庸涵说道:“高老弟,咱们先找个隐秘的地方歇息一下,我总感觉有些不大对劲。”


高庸涵自然没有异议,当下离开大路,沿着山岩往上,找了一处陡峭的石壁,四人在一个石坳里坐了下来,由计熬负责往前打探,计穹皱着眉头说道:“根据以往的经历,我们就算是再小心,也至少能遇到几个落单的褐甲蠕虫族人,可是今天这情形太反常了,莫非发生了什么变故不成?”


虫八却不管这些,接口道:“二哥想那么多干什么,难道被人发现才是好事?照我看,咱们也别去理他,只管走咱们的。再说了,就算遇上了也不怕,凭咱们四人的实力,就硬杀过去也不是什么难事。”说完伸出长舌,舔了舔嘴唇,一脸跃跃欲试的表情。


计穹摇摇头道:“你啊,总是这么鲁莽。”


高庸涵由于不清楚墨石洞的状况,也不便发表什么意见,一切全听计穹的安排,计穹正沉吟间,计熬突然远远的喊道:“二哥,你们快来看!”


高庸涵跟着计穹奔到山崖边,只见远处一座巨大的山峰屹立在一片火海之中,山峰在周围山崖的陪衬下,显得无比壮观,高高耸起仿佛直插云霄。山体方圆足有上千里,山顶完全被一片血红的云雾笼罩,山脚是奔腾翻涌的地火熔浆,那些随气流喷涌到半空的碎石,在山腰处汇聚在一起,已经变得漆黑如墨,如同一条黑带绕着山体层层而上。


整个山峰有一种说不出的暴戾,这个情景太过震撼,令高庸涵大为震惊。而计穹三人显然是对此已经司空见惯,计熬感到诧异的是,在山脚四周,如同蚂蚁一般,密密麻麻地聚集着无数的褐甲蠕虫族人,人数之多几达数百万,可谓是无边无际,而且似乎从远处,尚有褐甲蠕虫不断涌来。由于不知道褐甲蠕虫部族中,倒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居然连守卫都走的干干净净,全部聚集在这座山峰之下,计穹大惊之下,不断用七虫族语言和计熬商议着什么。


高庸涵由于不太懂七虫族的语言,所以只能在一旁仔细观察。就在四人看了不多久,远远传来一声炸响,一股热浪奔涌而至,以四人的修为都觉得燥热无比。正在诧异间,就见到一条粗壮的火柱冲天而起,把山顶昏黄的雾气都烧得一干二净,这条火柱喷发的声势浩大之极,连四人所在的山崖都一阵晃动。


面面相觑时,高庸涵见到了一生中从未见过的疯狂场面,就见那些围在火海四周的褐甲蠕虫,争先恐后地跳进火海之中,瞬间就被地火熔浆所吞没。


计穹失声喊道:“他们这是要干什么?难道不要命了?”虽然同褐甲蠕虫部族打了这么多年,但是眼睁睁看着族人丧身于火海,计穹三人还是充满了惊惧。


高庸涵旁观者清,一下子冒出了一个念头,只是这个念头太过大胆,当下问道:“这座山是何来历?”


“这座山是一百多年前才突然冒出来的,山名炼世山,意即重炼世间之意,是褐甲蠕虫部族的圣山。”计穹面色无比凝重,一字一顿地吐出一句话:“我看,这座山是一座魔山!”


这句话更加印证了高庸涵的担忧,脱口问道:“可是这炼世山出现之后,褐甲蠕虫才有人发生异变?”


计穹十分吃惊,转头看着高庸涵,点点头说道:“不错,正是如此!可是你又从何得知?”


高庸涵脸色剧变,紧闭双眼慢慢低下头去,良久才重新抬头,看着那座炼世山,涩声道:“只怕,褐甲蠕虫部族全部要异变了!”


“啊!”高庸涵这句话一说出来,计穹等三人同时被惊呆了。


“高老弟,你怎么知道,他们也会异变?”虫八反应有些慢,一惊之后便开口相问。


高庸涵一阵苦笑,摇摇头并不作答,而是盯着计穹、计熬两人。


计穹二人并非弱者,转念之下已经明白高庸涵的意思了,计穹心里一阵茫然,死死盯着那片火海。计熬则转头为虫八解释:“炼世山的出现,必然和褐甲蠕虫部族的异变有密切的关联,你想——”


褐甲蠕虫部族又不是得了失心疯,怎么可能全部跳进火海自焚?那么这么做就只有一个可能,这些地火熔浆不会将其溶化,而且不但不会杀死褐甲蠕虫,只怕还会给他们带来某种变化。


褐甲蠕虫部族正是在异变之后,才仗着那部分异变之人,实力大增,将红丝蛰虫部族赶到了上面的夜痕洞。如今,如果所有的褐甲蠕虫全部异变,只怕不久之后就会独霸焚天坑,以那些异变虫人的暴戾表现,不要说红丝蛰虫部族会一败涂地,只怕银牙厉虫部族,甚至阅昙洞里的修真者都抵挡不住。一旦少了阅昙洞的制衡,恐怕红丝蛰虫部族会被灭族,都未可知。


虫八听了计熬的解释之后,也是连连惊呼:“这怎么办?如果不赶快想个办法,我们不是只有死路一条?”


计穹长叹一声,忽然朝高庸涵深深拜了下去:“高老弟,如果玄元宗再不制止此事,仍旧对焚天坑不闻不问,七虫族真的就灭族了!”


计穹的意思很明显,就是要高庸涵以最快的速度,办妥事情后把此事告知玄元宗,希望能由玄元宗出面,最好再和重始宗一起,想办法解决焚天坑内发生的,事关七虫族生死存亡的大事。


可是高庸涵也是有苦说不出,他虽然跟着凤五开始修习玄元宗法术,但是对于玄元宗内部的事情却一无所知,而且最难办的是,玄元宗早已不是以前的玄元宗了,眼下已经没落成了一个二流的小门派。只是这些话绝不能说出来,一旦让虫龄、计穹等人知道真相,只怕会更加绝望。没有了希望,只怕在褐甲蠕虫的强攻下,很难坚持下来。念及于此,高庸涵扶起计穹,语气十分的镇定且诚恳,重重说道:“计二哥,你放心,此事在我而言义不容辞,就算我师门一时片刻想不出什么办法,我高庸涵也会竭尽所能,来帮你们消除这个大患!”


这番话一说出口,连计熬、虫八在内,均感受到了话中的真诚,三人一起朝高庸涵行了一个大礼。


在计穹想来,尽管高庸涵修为比起自己尚有不如,但是绝对是难得一见的俊彦之士,有了他这句话,无论如何至少有了一个希望。而计熬则认为,高庸涵能有此成就,一定是玄元宗的嫡传弟子,有他帮忙,玄元宗自然不会袖手旁观。只有虫八的想法最简单,高庸涵肯帮忙,就是红丝蛰虫部族的恩人,对于恩人当然应该施以大礼,非如此不能表达自己的敬意。


可是眼下高庸涵内心之中,却是惴惴不安,他实在没有把握帮红丝蛰虫,异变的虫人太过厉害了,只怕等自己找到解决办法之时,焚天坑内已完全成了褐甲蠕虫的天下。这么想着,要找到凤五便显得更加急切了,所以四人不敢再有耽搁,马不停蹄,继续朝前行进。


由于涌入炼世山的褐甲蠕虫络绎不绝,各条通路均是人头攒动,为了不至惊动这些疯狂的虫人,四人只得寻找偏僻的地方。这么一来,虽然行进的速度加快了许多,但是也绕了一个大圈子,时间更加紧迫了。


原本以为,计穹等人对墨石洞的地形多少比较了解,只要不出意外,基本上说来三天就可以到达阅昙洞,可是有了这个变故,时间却多了一倍都不止。幸好,一路上都是翻山越岭,并没有遇到褐甲蠕虫之人,总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到了第七天,在翻过数十座高山,渡过无数的险壑之后,远远就看到一个通体黝黑,散发出黑芒的山崖,在群山之中十分显眼。到了这里,计穹终于可以长舒一口气了,指着那座黑色山崖对高庸涵说道:“高老弟,那座山崖里面有一个山洞,就是墨石洞,只要我们能安然通过墨石洞,就到阅昙洞了。”


话音刚落,就听见几声刺耳的尖啸,几个褐色身影盘旋在空中,仿佛奔雷一般,朝四人疾冲而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