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 第一卷 无计可挽道旁柳 第二十六章 释怀

hc8610 收藏 2 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5/


对于高庸涵的这个要求,虫龄出奇地皱起了眉头,就连计穹等人都微微变色。


高庸涵不免有些奇怪,转念一想就明了了,如今大战在即,想必红丝蛰虫与褐甲蠕虫之间,已经是剑拔弩张一触即发的态势。要他们给自己派一个向导,的确很危险,设身处地这么一想,高庸涵有些歉疚地说道:“老丈,如果不方便的话,就不用派向导了,只需给我指点一条路径就足矣。”


其实倒是高庸涵误会了,虫龄固然担心向导的安危,但是更怕贸然出现在墨石洞的红丝蛰虫,引发褐甲蠕虫部族的误解,提前引爆两部族之间的战乱。尤其是身为红丝蛰虫族长的计虫匀身在阅昙洞,更加不能轻举妄动,否则战乱一起,只怕计虫匀就会被困在阅昙洞,而大战一起,怎能没有族长坐镇?


但是虫龄对高庸涵有着莫大的信心,直觉地认为,七虫族的命运与面前这个年轻人息息相关,凝眉想了想,毅然对计穹等三人说道:“你们三个陪高先生走一趟,路过墨石洞时一定要多加小心,尽量不要暴露行踪,不可恋战,一定要护好高先生的安全!”


“是!”


既然虫龄做出了安排,高庸涵也不推辞,有他们三个带路,比起自己一个人瞎闯总要好很多。况且计穹三人修为不低,遇到什么事情,大家也能有个照应,于是欣然向虫龄道谢。


虫龄摆摆手,张嘴吐出一个火红的丹丸,递到高庸涵面前:“这是我的信物,你拿好,非到生死关头不要轻易捏碎,切记!”


计穹一见虫龄吐出丹丸,顿时紧张起来,再听了这句话失声喊道:“师祖,这是你本命元丹,万万不可送人啊!”


高庸涵一听大惊,不敢再接,极力推辞。


虫龄叹了口气,淡淡说道:“我曾给自己算了一卦,房星黯淡大限将至,恐怕不久之后就会回归圣境,所以不如把本命元丹拿出来,只要高先生能消除我族中祸乱,便送与他又有何妨?”


计穹三人听闻后,悲伤不已,但是知道这位族中辈分最老,也最为族人推崇的老人,向来没有失算的时候,而且他的决定一向无人敢不遵从,是以不敢再多说,只是低声哭泣。


高庸涵心中大受感动,这位红丝蛰虫的老者和叶帆一样,心怀族人,都是了不起的大英雄,所以无论如何不愿接受这颗元丹:“您老放心,只要高某人能平安离开焚天坑,定然竭尽全力办好此事!至于这颗元丹,您老还是先留着,兴许在您有生之年,就能看到大乱平息。”


几番推辞,虫龄终于收回元丹,又反复叮咛,直到交代完所有事情后,才开始施法开启通道。他从怀中取出一个铜铃,“恍啷啷”一阵摇动,跟着吐出一窜晦涩难懂的咒语,只见最靠里的石壁渐渐裂开,片刻之后现出一个洞口,盘旋而下。


高庸涵等四人向虫龄告辞后,鱼贯而入,顺着通道朝墨石洞走去。虫龄看着四人身影越行越远,心中默默为其祈祷:“七虫大帝保佑,愿你们能顺利到达阅昙洞,和族长一道平安归来!”


转过山崖,高庸涵看到计穹三人情绪颇为低落,知道他们还对刚才虫龄的那番话无法释怀,于是张口问道:“计先生,请问一下,这两位不知怎么称呼?”


计穹答道:“高先生不必客气,直接唤我计穹便可。”跟着指着那个体形较为纤细的虫人说道:“这位是我的兄弟,计熬。”又指着那个天生神力的虫人说道:“这位是我们红丝蛰虫部族里的大力士,虫八。”


这个虫八显然是个直性子,憨憨一笑,不住摇头道:“二哥别这么说,这个高先生的力气不比我小,大力士这个名头,我是不敢再说了。”


而那个计熬则仍然无法释怀,有些愤愤不平地说道:“八弟不用如此谦虚,你们打了个平手,你只不过是兵器不顺手而已。”


高庸涵知道,刚才那一番剧斗,自己连胜三场,计熬显然很不服气,对于计熬的话也不往心里去,口中连声说道:“是是是,计熬兄说的是,是我兵器上占了便宜,单论力气,我自愧不如。”接着又略带歉意地说道:“其实单按修为的精纯来说,我还差的很多,纯粹是仗着灵胎上的便宜,才能与三位有一拼之力。”


本来,计穹对于高庸涵也不甚服气,但是他毕竟是红丝蛰虫部族里数一数二的人物,这点过节还不至于耿耿于怀,听到高庸涵这么一说,心里大为受用。


因为,七虫族自遭逢天变之后,似乎遭到天谴一般,灵胎越来越弱,甚至到了现在,出生的那些幼虫之中,能具备那么一点点灵胎的,都可谓是凤毛麟角。这也导致了七虫族修真者,一代不如一代的尴尬局面。


真正说来,以他们三人的资质,如果在灵胎上能达到高庸涵的一半,修为定然比现在要高出很多,所以对高庸涵的坦率大为满意,语气上也客气了很多:“高先生客气了,你如此年轻便有这般修为,前途未可限量。我这六弟过于自负,可他就这种脾气,日子长了你就会知道,他这个人其实很好说话的。”


“是是是!”高庸涵觉得,现在已经和红丝蛰虫部族的关系越来越密切,一方面是因为凤五已然化身为计虫匀,想必还要呆在焚天坑相当长一段时间;另外,虫龄的举动令他十分感动,所以对于红丝蛰虫生出了许多好感,自然也要与计穹等人搞好关系,当下笑道:“论年纪,我比三位要小得多,大家也别叫我什么高先生,直接叫我名字便可,我呢,干脆就称呼三位作计二哥、计六哥和虫八哥。”


计穹三人实在不愿意承认高庸涵是长辈,对于高庸涵的这个提议,稍微推辞了几下也就默认了。计熬这下倒是完全放开了心结,觉得这个玄元宗的弟子,也有可取之处,所以在言语上也不再那么咄咄逼人了。


这条通道在山崖内盘旋而下,路途着实遥远,三人一路行来已经聊得十分投机,高庸涵对于红丝蛰虫的情况也了解的更为详细。红丝蛰虫部族里,除了身为族长,化身计虫匀的凤五以外,地位最高的便是虫龄。除此二人,便是几个年级超过百年的,号称九大奇将的修真者。其中,计穹等三人,分别位列二、六、八,至于排名第一的红蜓、第三的虫髅棠,跟着凤五一起去了阅昙洞,其余的四、五、七、九则跟随虫龄守在山崖之上。


高庸涵听闻后大为吃惊,以红丝蛰虫三千多万的人口,尽管在阅昙洞还有几十名弟子修真,真正的修真者居然只有这么几个,实在称得上惨淡之极。换作是其他八大种族的任何一族,修真的人数都远超这个数量,由此可见灵胎的可贵。自他出生以来,无论是师父权思真人,还是凤五,在教习自己修真时,对自己灵胎的提升费劲心思,这一份恩情当真是没齿难忘,由此更加急于见到凤五。


足足走了大半天的时间,才终于到了接近出口的地方,高庸涵心里默算了一下,这段路竟然超过了百里之遥,可见焚天坑之大,实在是常人难以想像。


通道似乎到了尽头,眼前是一堵石壁,在石壁之下竖着一个石碑,上面歪歪扭扭地刻着几个怪异的符号,计穹的神情变得异常严肃,指着石碑轻声对高庸涵说道:“高老弟,这个石碑就是夜痕洞与墨石洞的界碑,再往前,就是褐甲蠕虫的地盘,一定要听从我的招呼,越小心越好。”


此时,计熬和高庸涵已经十分熟络,补充道:“高老弟,褐甲蠕虫部族本身和我们实力差不多,也就是半斤八两的事,只是他们部族有一群异变之人,除了身体异常强悍之外,最麻烦的是,他们对于灵胎中灵力的波动十分敏感,而且悍不畏死,一旦被发现万万不可恋战,否则很难脱身。”


虫八也闷声说道:“我六哥说的没错,你的灵胎比起我们过于强大,一旦动手肯定会被他们发现,所以万一动起手来,你先不要动,一般的褐甲蠕虫还挡不住我们兄弟。”


高庸涵回想起在地面之时,第一次和凤五联手的那一战,对于褐甲蠕虫的亡命深有体会,于是很郑重地点了点头,沉声应道:“计六哥放心,我会紧紧跟着你们,不到不得以我尽量避免出手。”


计穹深吸一口气,目光一下子变得锐利起来,坚定地说道:“好了,大家一定要小心,只要不惊动那些异变之人,最多三天我们便可以冲出墨石洞,只要到了阅昙洞,有银牙厉虫在那里镇守,我们就算是真正的安全了。”


接着,计穹从怀中取出一个小铜铃,比起虫龄手中的那个铜铃要小一些,口中默念咒语,然后一挥手,“恍啷啷”轻响中,石壁裂出一条缝隙。不待缝隙完全裂开,计穹一马当先率先踏了出去,计熬紧随其后,高庸涵第三个冲出通道,虫八断后。


四人刚刚踏出通道,计穹又轻摇铜铃,裂缝随即关闭,高庸涵知道又一次考验即将来临,远在山崖之上的虫龄也感应到了四人的行踪,只能独自为四人祈福。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