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 第一卷 无计可挽道旁柳 第二十五章 惨剧

hc8610 收藏 2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5/[/size][/URL] 高庸涵原本以为,既然焚天坑这么大,铁瓮洞府内想来也不会太小,哪知一进去才知道大不然。这个洞小的可怜,一下子挤进四个虫人,顿时显得十分局促,幸亏自己身形比起红丝蛰虫来,要纤细得多。不过最令他意外的是,这个山洞果然不愧是“铁瓮”,竟然是个死洞,除了进来的这个洞口,再无任何出路,心中大失所望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5/


高庸涵原本以为,既然焚天坑这么大,铁瓮洞府内想来也不会太小,哪知一进去才知道大不然。这个洞小的可怜,一下子挤进四个虫人,顿时显得十分局促,幸亏自己身形比起红丝蛰虫来,要纤细得多。不过最令他意外的是,这个山洞果然不愧是“铁瓮”,竟然是个死洞,除了进来的这个洞口,再无任何出路,心中大失所望。


虫龄却毫不在意高庸涵紧锁的眉头,席地而坐,指了指身边,示意高庸涵坐下。待高庸涵坐定后,虫龄缓声问道:“还未请教,阁下如何称呼?”


“晚辈姓高,双名庸涵,是玄元宗第三代弟子。”


“哦,这么说来,高先生的辈分比我还要高出一辈,虫龄失礼了!”对于高庸涵的身份,虫龄从刚才与计穹的斗法中,早已看明,聚象金元大法非玄元宗嫡传弟子不能修行,只是没想到高庸涵的身份竟然如此尊贵。


“言重,言重!”高庸涵略觉尴尬,不便说明自己刚刚成为玄元宗弟子,转口说道:“在下进焚天坑,实是有要事拜访贵族族长,因为不认识路,才误闯此地,还望老丈能指点一二。”


虫龄并不回答,而是问了一个和计穹一样的问题:“高先生能否言明是何要事?我虽是红丝蛰虫部族的祭司,但是在族中也算是略有薄名,如果此事是跟我七虫族有关,便说与我也应该没有什么大碍。而且在座的,都是我族中有身份、有地位的修真者,都是明白轻重缓急的人,想来不会坏了先生的大事。”


这番话说的在情在理,由不得高庸涵不做解答,可是担心凤五安危的话又怎么可能说得出口?高庸涵没想到当初的随口一句话,竟然引起了虫龄等人如此关注,心下不禁有些失悔。


虫龄见高庸涵不答,以为别有苦衷,于是想了想,恳切地说道:“高先生,想来你并不清楚焚天坑的情形,我便为你做个介绍。当年,我还是幼童之时——”


玄明盛世初年,玄元道尊怜惜七虫族的遭遇,特意将七虫族安置在焚天坑。那时,有一些七虫族的修真者,难以接受如此恶劣的环境,和这种不公待遇,不顾玄元道尊的苦心,愤而反抗,终于激起了玄元宗的强行打压,七虫族本就不多的修真者更是调零殆尽。


那时的虫龄刚出生不久,对于被赶到焚天坑时的情景记忆犹新,说起那段惨痛的往事,不禁老泪纵横,涕流满面。计穹等人听来,也是神情哀痛,不住叹息,高庸涵心下一片惨然。


七虫族迁到焚天坑内不久,其中一个名叫银牙厉虫的部族,实力最为强悍,在其部族修真者厉绝的带领下,趁着禁制初设尚不稳定之机,强行打通一条出路,逃了出去。结果被玄元宗得知,焚天坑从此便多了一层禁制,玄元道尊亲手炼制的法器镇天罗。


“从那以后,焚天坑中便再也无人能够出去,我们也就断了这个念头。”虫龄的语气渐归于平静,但是却流露出一种深深的无奈。


高庸涵听到这里,不禁对七虫族的遭遇大生同情。


虫龄继续说道:“我们在这里定居下来,经过一段时间的适应,倒也勉强能生存下去。只是,唉!”这一声长叹,其中包含了多少的无奈和沧桑!


原来,七虫族迁到焚天坑内的部族,总共有三支,分别是:红丝蛰虫部族、褐甲蠕虫部族和银牙厉虫部族。银牙厉虫部族的大部分人都逃了出去,所以焚天坑内实际上是以其他两个部族为主,经过了三百余年的繁衍生息,人数越来越多,从最初的三四百万人,一下子激增到数千万之众,人口的暴涨引发了一个极为严重的问题。


焚天坑地方很大,就算现有的人数再翻一倍,也绰绰有余,但是这么多人的吃喝却成了大问题。当年玄元道尊在迁徙七虫族之前,专门到焚天坑探察过一番,考虑到七虫族的繁衍速度太快,特意在一处洞内种植了一种苔藓,并且在地下放置了一件法器,用来提供苔藓生长所需的灵气,此洞被七虫族人称为碧笼洞。


这个打算可谓是用心良苦,可是玄元道尊还是算错了一件事,低估了七虫族的繁衍速度。而且更令人不安的是,部分褐甲蠕虫不知为何发生了异变,除了性情变得暴躁之外,体型也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尤其是食量倍增。几方面因素加起来,作为唯一食物来源的苔藓,就有些跟不上了。由于碧笼洞恰好在阅昙洞附近,有鉴于情况的危急,阅昙洞长老会,毅然将碧笼洞收于掌握之中。随着时间的推移,终于出现了大规模的混乱。


为了食物,一向和睦的三个部族之间,从最初的争吵逐渐演变为争执,最终爆发激烈冲突。银牙厉虫部族虽然人数相对要少得多,但是胜在族内修真的人数众多,加上多年来一直负责守护作为祭祀、修行圣地的阅昙洞,而且有长老会的支持,勉强还能置身事外。而褐甲蠕虫和红丝蛰虫两个部族,在起初的争斗中,尚能顾念同宗旧情,出手时多少还留有一些余地。


后来,那些变异的褐甲蠕虫加入进来,凭着嗜血的性情,强悍的身躯,使得争斗一下子变的极其惨烈,将两族中人全部给卷了进来,甚至连银牙厉虫部族也被波及。红丝蛰虫部族最终战败,被赶到了远离碧笼洞的天坑上层。


虽然只打了不过区区一个月的时间,但是双方死伤惨重,尤其是红丝蛰虫部族,十成中去了四成,人口从三千多万锐减到不足两千万。褐甲蠕虫稍微要好一些,但也损失了将近三成的人口。但是这次大战的结果却出奇的好,由于死去的族人很多,食物倒不像战前那么紧缺了。既然苔藓够吃,这场大战也就自然而然地结束了,七虫族重新归于平静。为了以后不至于再出现这种手足相残的惨剧,在长老会的召集下,三个部族的族长坐在一起,几番争吵终于达成了协议。由长老会负责协调食物的分配,并由银牙厉虫部族,负责在每年的年初和年中,将食物按相应的比例,派发到夜痕洞和墨石洞。


但是才过了短短二三十年,从阅昙洞送来的食物越来越少,食物的矛盾再次激化,于是再度爆发战争。不过与上次不同的是,这次成了红丝蛰虫从上往下攻,褐甲蠕虫则死守着前往碧笼洞的石梁。在阅昙洞长老会的默许下,双方又打了一个多月,重演了第一次的惨剧。然后就是如同宿命一般的轮回,周而复始,渐渐形成了一种惯例。随着褐甲蠕虫部族的壮大,渐渐开始主动攻击红丝蛰虫部族,通过屠杀对手,来减轻自身的压力。长老会对此也是无可奈何,只得狠下心不予理会,任由族人每隔二三十年就厮杀一场。


虫龄眼睁睁看着族人一批批倒下,内心中悲凉之极,终于,他看到了一丝转机。三年前,镇天罗似乎出现异常,禁制松动,从长老会传来的消息令人惊喜交加,那种变异的褐甲蠕虫竟然打通了一条通道,直通地面,七虫族被困四百多年后终于冲出天坑,踏到大地之上。可惜,虽然到了地面,还是无法突破镇天罗的法力禁制,依旧被困在焚天坑的范围之内,不过这终究还是给了虫龄极大的鼓舞。


现今,离上次战乱已有二十多年,宿命般的轮回日益临近,虫龄对此十分担心。幸亏上次战乱之后,为了应付来自褐甲蠕虫部族越来越大的压力,虫龄和计虫匀商议之后,在夜痕洞与下层通路的最险要处,凿断石梁,挖掉了作为石梁支撑的数根巨大石柱,并依山修建了一座关隘,同时开凿了许多石洞用来藏兵。最重要的是,虫龄凭借渊博的修真学识,利用族中传下来的一件法器,在关隘处布下一座廊辇阻武阵,以此阻止褐甲蠕虫中的修真者飞上山崖。


说到这里,虫龄总算是把七虫族四五百年来的情况,大致介绍了一番,之所以向一个异族之人说这些,究其原因,还是为了族人的生存大计。虫龄在确认高庸涵的身份以后,立刻生出了一个想法,他希望高庸涵能了解焚天坑内的惨况,就算不能当场解决,至少也能把话带回玄元宗。尽管不知道玄元道尊早已飞升,玄元宗也已没落,但是虫龄坚信,以玄元道尊的慈悲,不会对七虫族置之不理的。


高庸涵听完以后,对于七虫族有了相当的认识,焚天坑内不断上演的悲剧,激起了他责无旁贷的侠义之心。当下仔细想了想,决定尽自己的力量来帮助七虫族,要想做到这一点,当务之急是尽快找到凤五,以了解玄元宗对于焚天坑的态度,想来玄元道尊应该对七虫族还有后续的安排。


想通了这一节,高庸涵有了一个很好的借口,于是很郑重地对虫龄说道:“老丈,我此次前来就是要了解焚天坑的状况,然后回禀我师傅。可是如今才知道,七虫族的遭遇竟是如此的悲惨,你放心,我虽然修为不高,却也愿意尽一点微薄之力。”这番话的内容虽说是编造的,但这份心意却是真的,高庸涵倒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听到高庸涵的这番表白,虫龄大喜:“如此一来,我七虫族有望了,高先生,请受我一拜!”说完,起身深深施了一礼。


高庸涵连忙回礼,心中却清晰地感觉到这其中的分量,颇有不胜负荷之感,连声道:“老丈不必多礼,我自当尽力不在话下!但是此事难度极大,要回禀师门,可能需要很长的时日,而且我心中并无太大把握,如若不成,还请老丈见谅!”


虫龄一听不但没有丝毫的失落,反而很欣赏高庸涵的慎重。如果高庸涵大拍胸脯大包大揽,反而给人轻浮不可靠的感觉,而越是这种谨慎的态度,越能说明他是认真对待此事。所谓解铃还需系铃人,七虫族的现状和玄元宗有莫大的关系,现在有玄元宗弟子愿意出面,自然是再好不过,所以虫龄对高庸涵愈发的客气了。


虫龄的恭敬令高庸涵颇有些不自在,同时又记挂着凤五,当下很率直地对虫龄说道:“老丈,我急于拜会贵族长老会,不知能否为我派一向导?”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