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 第一卷 无计可挽道旁柳 第二十四章 斗法

hc8610 收藏 2 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5/


高庸涵哪里会想到,就是因为他的这件褐纹犀甲,引来了计穹的猜忌,还试图再解释几句时,计穹接着冷冷说道:“你要是不肯说,那就别怪我得罪了,就由我来领教一下玄元宗的玄妙法术吧!”


计穹身为红丝蛰虫部落的长老,无论是心智、见识,还是修真的见解、实力,都是族中翘楚。他从刚才的两场比斗中,对于高庸涵的武技已经有了很深刻的认识,自顾近战下绝非对手,所以特意点明,领教的是玄元宗的法术。


自古以来,除了那些传说中的神仙,近千年以来,也就玄元、重始二位道尊是魔武双修。除此之外,还没有听说哪个修真者,可以将武技、法术修炼的同样出色。


所谓双修,不是不能,而是太难。修真之路深奥无比,兼且十分的艰难,许多修真者终其一生也难以修成大道,甚至连引发天劫的境界都很难达到。能将一种法门修炼成功都如此的艰难,更何况是双修?很多才智过人的修真者,也不敢轻言双修,即便要修习其他法门作为辅助,也得仔细思量、斟酌再三。


正是念及于此,计穹才决定用法术击败高庸涵,将其留下。在他想来,高庸涵年级不大,武技却如此高超,能连败族中两位高手,那么对于法术定然是不甚精通了。不过计穹还是十分谨慎,反手捏了一个法诀,一道淡淡的红光朝高庸涵击出。


高庸涵对于法术的运用法门,真正会的还的确不多,加上后来凤五教会的聚象金元大法,算起来不过只有三五种。除了从天机门学来的两个入门法门之外,由于灵胎上的限制,也只是在后来,从别的修真者那里独自领悟出来的一个法术,便是自称作“垂弦”的闪电术。


高庸涵谨守凤五的叮嘱,不敢轻易使用聚象金元大法,垂弦术早已运用的出神入化,一抬手一道闪电劈中红光,将红光击散。


计穹“咦”了一声,显然是对高庸涵的法力有些吃惊。他的这道红光大有来历,其实是族中久负盛名的一种法术,唤作万霞流光,据传源自上古时期。这种法术,本是汲取太阳的纯阳之气,经灵胎炼化后转为自身阳火,修到极致便可凝出三昧真火,厉害之极。可是自从被困焚天坑以来,由于镇天罗的缘故,无法吸收到太阳中的纯阳之气,万霞流光大法的威力也就大减,幸亏阅昙洞的深处,有一种地火熔浆,勉强可以提供修行用的阳气。这股地火的阳气,虽然远远谈不上精纯,但是却胜在毒辣,所以如今的万霞流光施展出来,没有了以前那种流光异彩的绚烂,却多了一份焦躁毒辣。


经过刚才这一下试探,计穹对高庸涵的法力已经了然于胸,虽然其修为超出了自己的预计,但是离自己还差了许多,当下心头大定,说道:“小心了,第二招!”语气中流露出那种高高在上,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自负。


说完,计穹历爪翻飞,叠出几个法诀,跟着一合,一道红光击向身前地面。红光一触地面,化作一条火蛇,扭动着身躯朝高庸涵游去,一路上不断将碎石吸进体内,身躯也逐渐变得粗大起来。游到三丈远时,一股赤红的岩浆喷了出来,跟着肋下生出一对火翅,双翅一拍朝高庸涵急袭而来。


高庸涵眼见火蛇来势凶猛,不敢怠慢,双手一搓,竟然拉出一道电弧,灵胎极速运转之下,电弧越来越粗变成一个电团,跟着往外一推,迎头撞向火蛇。


一股灼热的气流猛然炸开,那条火蛇化作无数火星溅落四周,而电团则砸到地面,形成一个大坑。


计穹原本只是想让高庸涵吃点苦头,再用火蛇将其拿下,没想到高庸涵如此强悍,竟然将自己的法术破去。恼羞之下,整个身体猛然间膨胀,身形大了一倍有余,跟着从嘴里传出一阵咒语,整个人腾到空中,一张嘴一道耀眼的红光喷涌而出。


这道红光宛如鲜活的生命一般,一离开计穹便化作一条火蟒,深深一吸,将周围大小不一的岩石全部吸入嘴中,吸力之强甚至连一些倒悬的石笋都微微晃动。火蟒身形暴增,在山崖间来回游走,凡是经过的地方都燃起火焰。一层层的火焰环绕,把高庸涵包裹在中间。


高庸涵刚才那一下,已经将“垂弦”发挥到极致,看到火蟒这般声势,知道这一下必然非同小可,自忖垂弦术定然挡不住。当机立断,灵胎内阴阳之火尽数运转,一连窜手诀快如闪电般祭出,全身精光大盛,褐纹犀甲也随之变得通红,鲜艳欲滴,眉间的鳞甲也开始伸缩游离。


眼见那条火蟒越来越近,跟着一顿,高高冲到半空,然后重重朝高庸涵当头压下。高庸涵大喝一声:“天发杀机,移星易宿!”聚象金元大法终于出手,只见一道夺目的金光冲天而起。


聚象金元大法不愧是玄元宗绝学,高庸涵不过才修炼到天发杀机的第二重,便已经威猛绝伦。尤其是在毫无保留的全力一击之下,金光似乎凝聚了天地之威,硬生生抵住火蟒,火蟒似乎知道金光的厉害,甫一接触便承受不住,往一旁避让。金光不依不饶,尾随而至,所过之处山石不断爆裂,倒悬的石笋接连断裂,砸在山崖上,发出“隆隆”轰鸣,不过片刻功夫,山崖被毁的面目全非。


计穹大怒,几个手诀拍到火蟒头上,火蟒精神一振,回头张嘴喷出一股烈焰,跟着将金光紧紧缠住。高庸涵见状不妙,连连催动灵胎,可是这聚象金元大法极其耗费灵力,灵胎渐呈不支,一咬牙,拼尽最后的灵力,一口元气喷到金光上。金光陡然变得更加明亮刺眼,火蟒一声哀鸣,浑身出现多个裂纹,被金光逐一刺穿,就像一个长满金刺的火刺猬,金光猛地一收,接着极速爆裂,火蟒瞬间被炸得粉碎。法力波及之下,排成虫墙的那些虫人,一个个被震得东倒西歪,有几个虫人直接被击落山崖,凄厉的惨叫远远回荡。


这火蟒,其实是计穹以地火熔浆中的火螈驯化而成,苦炼多年才炼成的一样法宝,如今被高庸涵毁去心痛之极,而且这条火蟒与他心意相通,火蟒之死也令他灵胎受到不小的损害。当下不再顾及什么后果,“嗷”的一声,吐出一颗赤红的内丹,便准备拼命,要将高庸涵毙在此地。


高庸涵总算知道凤五当日的告诫了,这聚象金元大法威力巨大,却难以把控,一旦使出便无法回头。而且还有一点,就是极度耗费灵力,以高庸涵灵胎的浑厚,此时都已经疲惫之极,不要说再施展一次聚象金元大法,就是垂弦术都无力发出,甚至连褐纹犀甲也黯淡了不少。眼见计穹吐出内丹,高庸涵深吸一口气,抽出敛眉剑,剑尖遥指计穹,夷然不惧。


眼见是两败俱伤的局面,就在计穹刚刚吐出内丹不久,就听见远远传来一声吼叫:“住手!”


只见山崖对面的那个山洞再次打开,一个虫人沿着白光索道走了过来。这个虫人十分年迈,可是眉宇间却有一种说不出的从容、大度,周围的虫人一见此人,纷纷躬身行礼。计穹不敢造次,连忙收回内丹,和另外两名头领也肃然而立,待那个虫人一踏上山崖,便急忙迎上前去,神色十分恭敬。


“此人气度非凡令人心折,没想到七虫族中居然有这等人物!”高庸涵对来人不由自主地生出极大的好感,于是将敛眉剑收起,肃手而立,以示尊敬。


那个虫人在计穹的搀扶下,缓缓走到高庸涵面前,微微颌首,略微有些沙哑的嗓音低沉有力,开口说道:“老夫是红丝蛰虫部族的祭司虫龄,阁下远道而来,招呼不周还望见谅!”


高庸涵嘴里连声谦让:“不敢,不敢!也怪我冒昧,引出这么大误会,请老丈原谅!”


“不知者不罪!我们也有不对的地方,此事就不用多言了。”虫龄虽然年迈,却自有一股气势,大手一挥,将双方的过节暂且放到一边,跟着回头冲计穹说道:“既然这位道友是玄元宗弟子,我们当以礼相待才是。”


计穹不敢分辨,低头不断应承:“是,是!”


虫龄侧身闪出一个空当,一伸手对高庸涵说道:“请阁下到铁瓮洞府一叙!”


高庸涵从计穹等人的态度便已看出,这个虫龄的老者,想必在红丝蛰虫部落中享有极高的威望。心思一转,说不得借道寻找凤五一事,还得借助虫龄,所以恭恭敬敬地说道:“在下是晚辈,岂敢逾礼?老丈先请!”


虫龄不再客气,转身朝山崖边走去。


到了崖边,早有两个虫人将白光索道打开,高庸涵紧跟在虫龄身后。从白光索道上往下望去,才真正体会到焚天坑的“天坑”两字,果然是名不虚传。


从深渊下飘散出的黑色雾气,将整个深渊掩藏起来,偶尔闪现的点点火光冲开黑雾,露出零星狰狞的山崖。深渊沿着山崖向远处蔓延,无边无际,远远望去黑雾翻腾,说不出的诡异,时不时传来几声沉闷的嚎叫,愈发显得阴森可怖。


“看来,这才是真正的焚天坑,而红丝蛰虫居住的夜痕洞,不过是冰山一角而已。”高庸涵看着越来越近,尚残存着法力波动的洞口,不禁想到:“虫龄口中的铁瓮洞府,又该是怎样的一番情景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