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允许我先引用古里佳枫一篇优秀文章http://bbs.tiexue.net/post_2541379_1.html



东北沦陷后,世代居住在辽宁的一二百万满族人民遭受了日寇极其野蛮的屠杀、犬食、肢解和活埋等酷刑。


1932年9月,日本守备队在抚顺平顶山制造了大惨案,将全村700余间房屋一律焚毁,被害的中国人达3000多人。日军还将抚顺附近的千斤堡子毁掉,在遇难的的居民中,有80%是满族人民。


日本帝国主义还大肆抓劳工,修建军事工程,以维持其残暴的殖民统治。仅在满族聚居的凤城县白旗村,273户人家被强迫出劳工200余人,占总劳动力的60%左右。另外,在辽宁省新宾县外和睦村这个不足50户人家的偏僻山沟,就有50多名满、汉族青年被强迫进行无偿劳役。他们在监工的皮鞭下,每天劳动十五六个小时,生病得不到治疗,甚至不给饭吃,不少人病饿而死。


日寇的暴刑,激起了满族民众的反抗怒潮。在满族聚居的辽宁凤城、岫岩一带,风城县公安局长邓铁梅、东北大学学生苗可秀、东北军军官李春润、满族爱国青年阎生堂等,在中国共产党“抗日救国,收复东北”号召的鼓舞下,先后组织抗日队伍,利用凤城、岫岩、安东三角地区山高林密的优势,同日伪军队进行浴血奋战。


1931年冬,邓铁梅在风、岫边界建立起东北抗日民众自卫军,仅两个月时间队伍就达2000余人。满族群众积极参加自卫军,骑兵第五旅旅部40人中就有30人是满族。他们以风城、岫岩一带满族聚居的地区为根据地,到处袭击日军。


1931年12月26日深夜,邓铁梅率兵攻打凤凰城,给日伪军以突然袭击,消灭日伪军30多人,刚刚拼凑起来的伪警察队被打得落花流水。自卫军还砸开日伪监狱,解救出大批抗日爱国同胞。自此,自卫军名声大振,震慑敌胆,鼓舞了人们的斗志,吸引更多民众参加抗日。到1932年秋,抗日民众自卫军已发展到1.5万余人,组成八个团,两个大刀队,其中半数以上是满族青年。


1934年2月,东北大学学生苗可秀在岫岩县三道虎岭建立了抗日少年铁血军。在日军发动的几次大讨伐中,铁血军一直是阻击日伪军的中坚力量。苗可秀壮烈殉国后,满族青年阎生堂继任铁血军一大队队长。他领导的铁血军被群众称为“阎团”。“阎团”纪律严明,武器充足,活动时间长。他们先后在汤河村、大堡、沙里寨、龙王庙等地多次与日伪军激战,屡建奇功,战果辉煌。


在勃利地区,满族中共党员富振声,为建立抗日军队千方百计地搞武器。他一方面组织动员人打柴草买枪,一方面夺取敌伪“自卫团”的枪械武装自己,终于在1934年春建立起一支游击队,它就是东北抗联第四军二团的前身。1934年,中共依兰县地方党组织(负责人都是满族),动员当地包括满族在内的各族农民参加了游击队,其中还有满族妇女,她们和男同胞一样冲锋陷阵,奋勇杀敌。


1935年,岫岩男中校长关英华(满族)在教育界的爱国知识分子中秘密串连,筹建抗日组织,为义勇军募集经费,在师生中宣传抗日救国。事泄被捕,同时被捕的有女中校长赵书伟(满族)等11人。关英华惨遭杀害,赵书伟等3人被枪杀于沈阳,仅4人幸存。在白色恐怖下,爱国知识分子仍然利用职业的便利,想方设法启发学生的民族意识,教导学生仇恨日本帝国主义,引导他们走上抗日斗争的道路。一些教师通过课堂教学介绍祖国版图和大好河山,激发学生的爱国热情。凤城第三小学校长姜秉黎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在全体学生面前朗诵自己编写的抗日长诗,号召学生起来战斗,拯救祖国。1932年,当国联调查团到达北平时,东北的满、汉各族知识分子联名写了意见书(英文)送交调查团,彻底驳斥了日本帝国主义捏造的谎言,揭露了日本帝国主义侵略我国东北的罪行。


1935年12月9日,北平爱国学生举行声势浩大的抗日救国大示威。由东北流亡到关内的满族学生,在抗日救亡运动中相当活跃。从沈阳南迁的东北大学,首先在边政系俄文班建立了党组织,满族学生关山复首任支部书记。他们和其他院校的满族学生一起参加了“一二·九”游行,勇敢地走在队伍前列。


流亡到北平的哈尔滨工大、商船专门学校、医专和中学的满族学生,纷纷组织社团,写诗文,鼓励和支持爱国学生坚持斗争。沈阳伪国民高等学校的青年学生也为反对学校停课强迫参加“勤劳奉仕”,集合百余人包围了灌水火车站,痛打了车站的日本军警。从东北到华北乃至全国各地,学生运动此起彼伏,不少满族学生走出课堂,奔赴抗日战场。


东北抗日联军第三军、第四军、第五军、第六军、第七军、第八军、第九军、第十一军转战在满族聚集的松花江中、下游与牡丹江一带。在这些区域内,居住着百万以上的满族人民,他们和其他民族兄弟一道,全力支持东北抗日联军。各地满族人民踊跃入伍,仅佳木斯以西的满族聚居区,一次就有七八十人参军,在其他地方参军的也不少。抗联的每个军里都有满族指战员。师长以上的满族领导干部有王光宇、张兰生、陈翰章、关化新、伊俊山等人。他们在反抗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的艰苦战斗中,经受了考验和锻炼,成为东北抗日联军的骨干。



有些别有目的领外币的人——将蒲仪一人的罪行和错误,无限的扩大到全体满族同胞,蓄意制造民族矛盾,以期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因此,我们有必要认清伪满洲国的性质和熟知那些与日寇浴血奋战的满族同胞——


伪满洲国是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日本侵略者利用前清废帝溥仪在东北建立的一个傀儡政权,通过这一傀儡政权,日本在中国东北实行了14年之久的殖民统治,使东北同胞饱受了「亡国奴」的痛苦滋味。此傀儡政权「领土」包括现中华人民共和国辽宁、吉林和黑龙江三省全境、内蒙古东部及河北北部。当时中国国民政府不承认这一政权。当时国际上以日本为首的法西斯等国家或政府承认伪满洲国,国际联盟主张中国东北地区仍是中国的一部份,中国政府从未承认这一分裂中国领土恶劣行径的傀儡政权。


伪满洲国以新京(长春)为首都,前清末代皇帝爱新觉罗·溥仪为伪满洲国的国家元首。


1931年9月18日,中国东北地区的日本驻军——关东军在南满铁路柳条湖段制造爆炸事件,借口遭到中国军队攻击,袭击沈阳的中国军队营地「北大营」,发动了「九一八事变」。中国东北军主力在1930年入关参加「中原大战」,后方空虚,奉张学良「不抵抗」之命令退出东北。其后两个月内,日本军队迅速占领了辽宁、吉林、黑龙江三省,并在各省成立了地方性的亲日政权——辽宁的臧式毅,吉林的熙洽,黑龙江的马占山。1931年底,因九·一八事变引咎辞职的原日本陆军大臣南次郎前往中国东北,与关东军司令官本庄繁和关东军特务机关长土肥原贤二进行会谈,商讨事变进展。经过与吉林省代理长官熙洽的秘密会谈,确立了迎接清朝末代皇帝溥仪至满洲,成立国家的方案。马占山曾经在张学良的授意下抵抗日军,不久诈降,旋又起义。1932年2月16日,东北各省的领袖张景惠、熙洽、马占山、臧式毅、谢介石、于冲汉、赵欣伯、袁金铠等人在沈阳大和旅馆召开「东北政务会议」,会议由关东军司令官本庄繁主持,决定迎接溥仪为「满洲国」执政,并分配了各人在政权中的职务。


1932年3月1日,伪满洲国宣布成立。中国国民政府否认东北独立,并向日本提出强烈抗议。3月8日,溥仪在新京正式宣布就任伪满洲国执政,同时任命了各府、院、部的负责官员,伪满洲国宣布正式成立。


1933年2月24日,国际联盟大会通过报告书,指明:东北三省主权属于中华民国;日本违反国际联盟的盟约占取中国领土并使之独立;"九一八事变"中日军行动并非自卫;伪满洲国是日本参谋本部指导组织的,其存在是因为日本军队的存在,伪满洲国不是出自民族自决的运动。为此,日本于同日宣布退出国联。


伪满洲国国旗的地色是黄色,代表满洲和满洲民族。左上赤色代表热情的日本民族、青色代表青春的汉民族、白色代表纯真的蒙古民族、黑色代表的公平的朝鲜民族。


政治

伪满洲国名义上的国家元首为溥仪。1932年3月8日,溥仪就任伪满洲国执政,年号为大同。1934年3月1日,溥仪在新京南郊杏花村举行登基典礼,改「满洲国」为「大满洲帝国」。溥仪为皇帝,年号为康德。


伪满洲国的行政机构为「国务院」,其首长为「总理」。「国务院」下辖「外交部」、「民政部」、「财政部」、「司法部」、「实业部」、「交通部」、「文教部」、「军政部」。「财政部」后改名「经济部」,「军政部」后改名「军事部」,「实业部」后拆分为「兴农部」和「勤劳部」,又成立了「厚生部」等部门。各「部」长官为「部长」,但是实权掌握在由日本人担任的各「部」次官手中。由日本人担任的「国务院总务厅」长官为实际上的「总理」。「总务长官」由驹井德三担任,继任者为星野直树和武部六藏。各「部」的日本裔次官每周二举行聚会,商讨并决定「国家」政策和各种具体事务,被称为「火曜会」。


伪满洲国的立法机关称「立法院」,首任「立法院长」为赵欣伯。实际上的立法权掌握在关东军手中。伪满洲国没有成文宪法,而是由各项专门法律来替代宪法。咨询机关称「参议府」,其首长称「议长」。首任「议长」由臧式毅担任。伪满洲国的最高司法机关是「最高法院」。首任「最高法官」是林棨。「最高检察厅长」为李盘。宫廷机构为「宫内厅」,伪长官为熙洽。


伪满洲国行政区在1934年划为14个省和两个特别市:

安东省;奉天省;锦州省;吉林省;热河省;间岛省;黑河省;三江省;龙江省;滨江省;兴安东省;兴安西省;兴安南省;兴安北省;新京特别市;哈尔滨特别市。

1939年更改为19省、一特别市:

安东省;奉天省;锦州省;吉林省;热河省;间岛省;黑河省;三江省;龙江省;滨江省;兴安东省;兴安西省;兴安南省;兴安北省;牡丹江省;通化省;东安省;北安省;四平省;新京特别市。


军事

根据1933年签订的《日满议定书》,伪满洲国的对外「国防」由关东军负责。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之后,日本陆续抽调关东军前往中国战场,伪满洲国国境防务日益空虚,于是在1938年颁布《国兵法》,规定「全国」20至23岁的男性都有服兵役三年的义务。每年春季征集20万人,予以军事训练,主要是充当工兵,修筑军事堡垒,或者协助警察维持地方治安。不适合服兵役者要参加为时三年的勤劳奉公队,从事土木工程建设。

伪满洲国全境分为十一个军管区。其首长称司令。伪满洲国军事权力为关东军控制,其军队的调动、演习、装备更换、人事变动都要经过关东军司令部的批准。伪满洲国军衔分为将、校、尉三等九级。伪满军由军官学校毕业后初任少尉,满2年晋中尉,中尉满2年晋上尉,上尉满3年晋少校。少校满3年晋中校,中校满3年晋上校。上校4年晋少将,少将3年晋中将,中将4年晋上将。最高军衔为上将,为终身职。上将之上又设立将军府,仿照日本的元帅府,为荣誉军衔。张景惠、张海鹏、于芷山、吉兴四人获得「将军」军衔。

伪满洲国没有海军。在黑龙江和乌苏里江设立「江上军」,担任边防巡逻任务。在南方的渤海另有一支海上警备部队。


外交

伪满洲国没有得到国际社会的普遍承认。当时世界上约有八十个独立国家或政权,承认伪满洲国的共二十三个,为日本、苏联、德国、法国、意大利、西班牙、罗马尼亚、保加利亚、芬兰、克罗地亚、波兰、匈牙利、斯洛伐克、丹麦、萨尔瓦多、蒙古人民共和国、泰国、缅甸、菲律宾、、伪中华民国南京汪伪政权、蒙古自治邦(内蒙古)和自由印度临时政府。


日本驻伪满洲国大使由关东军司令官兼任。


财政经济

资源

中国东北地区的自然资源十分丰富。根据1936年「国务院」的资源调查报告,煤炭储量约为30亿吨,铁储量约40亿吨。其他矿物有黄金、菱镁、铝矾土、油页岩、金刚石等。林业、渔业资源也非常丰富。


工业

中国东北地区的工业基础十分发达。钢铁和化学工业主要集中在鞍山和本溪湖。煤炭工业集中于抚顺、本溪湖、阜新。油页岩和合成燃料工业集中在抚顺和吉林。菱镁矿业集中于海城和大石桥。水力发电集中于吉林和鸭绿江。机械、军火、飞机工业中心为奉天(今沈阳),纺织和和食品等轻工业则集中在大连、丹东、哈尔滨、齐齐哈尔等城市。

伪满洲国原有的工业主宰部门为伪南满洲铁路股份公司(简称满铁)。伪满洲国成立后,其他日本财阀的资金迅速涌入伪满洲国。1937年后,伪满洲国对于工业部门采取经济统制政策,推行「一业一社」的原则,每个行业都成立一个垄断性的公司。根据这个原则,满铁交出了自己的工业部门,经过重新组合,组成了庞大的康采恩——伪满洲重工业股份公司(满业),垄断了伪满洲国境内所有的钢铁、煤炭、化工和电力产业。此外,还成立了伪满洲电电(电话电报)公司、伪满洲机械制造公司、伪满洲矿业公司、伪满洲航空公司、伪满洲人造石油公司、伪满洲纺织公司、伪满洲毛织公司、伪满洲化学工业公司、伪满洲林业公司、伪满洲采金公司、伪满洲畜产公司、伪满洲水产公司、伪满洲烟草公司、伪满洲农产公社、伪满洲开拓公社等四十多家特殊公司。这些会社由日本投资者和伪满洲国共同出资,赢利时按照双方股份比例分成,亏损时伪满洲国政府对于日方投资确保百分之十的利润。


农业

根据1936年「国务院」的资源调查报告,中国东北地区可耕地面积为4000万顷(40亿亩),其中已耕地2500万顷。森林面积为1亿7000万顷。年产大豆250万吨,小麦200万吨,稻子70万吨,小米100万吨,高粱800万吨,玉米500万吨,杂粮豆类(大豆除外)60万吨,棉花30万吨,烟草16万吨。存栏牲畜包括马400万匹,牛300万头,羊3000万头,猪4000万头。

中国东北地区年产粮食约2000万吨左右,其中农民全年所需食用粮约750万吨,种籽粮400万吨,同时还需负担日本、朝鲜移民的口粮。此外,根据关东军的要求,伪满洲国每年要向日本提供1000万吨以上的粮食,每年8月中旬开始征粮工作,11月底结束,给农民造成了极大的负担。

日本开拓团移民不需要交纳农业税费,同时按月领取口粮。


交通运输

中国东北地区境内铁路线比较稠密。最主要的干线为南满铁路(新京至大连)。1936年,伪满洲国以1.6亿日元的价格向苏联收购了长春至哈尔滨以及满洲里至绥芬河的北满铁路。其他重要铁路还有丹东至奉天的安奉线、吉林至长春的吉长线、北平至齐齐哈尔的平齐线等。

中国东北地区的海港有大连港、营口港。内河水运主要集中在松花江地区。伪满洲航空公司为主要的空运部门。


财政

伪满洲国的岁入,1933年为6亿元,1944年为21.5亿元。在1944年的财政收入中,鸦片税为4亿3000万元,占第一位。烟草税占岁入第二位,其后依次是农业税、牲畜税、营业税、关税、户口税。除了税收之外,还向境内中国居民征收村会费、区会费、兴农会费、协和义勇奉公费、爱路团费、国防献金、飞机献金和强制储蓄等杂费。


货币

伪满洲国的中央银行为「满洲中央银行」。伪满洲国货币为元。1元=10角=100分。伪满洲国货币与日元等值。流通货币为伪满洲银行券,不可兑换金银。朝鲜银行券和日元货币在伪满洲国境内也可自由流通。1933年伪满洲中央银行纸币发行额为6亿元,1938年纸币流通额达50亿元。


在伪满洲国境内也可自由流通。1933年伪满洲中央银行纸币发行额为6亿元,1938年纸币流通额达50亿元。


结局

1945年8月8日,苏联照会日本,将于次日对日本宣战。8月11日,溥仪随伪满洲国政府撤退到通化临江县大栗子镇。8月15日,日本宣布投降。8月16日,溥仪召开最后一次「国务会议」,颁布《退位诏书》。


从以上——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伪满洲国实际并非是满族的国家,甚至可以说——除了蒲仪这个傀儡的族属以外,根本与满族人民没有任何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