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谈中国古代火器之火枪篇

Johnny_Richo 收藏 0 3235
导读: 对于明清的军备大众常有误解,即火枪在军队中是难得一见的。 这种误解大部分来源于影视剧和传统观念的影响。在影视剧尤其是清宫戏中,大刀长矛弓箭成了清军的形象符。当然这也许是导演为了渲染武打气氛,或是注重权力斗争而忽视军事场面,或是不愿在道具上浪费资金。不过这样的军队形象实在惨不忍睹:持冷兵器搏杀却又不合常理地不穿戴盔甲,衣着如叫花子般实在比阿兹特克人先进不了多少。在传统观念上,近代中国因落后而挨打,大刀长矛抵挡不过洋枪洋炮。明清军队的这般形象倒是增添了不少悲壮色彩,无论是郑成功收复台湾清军


对于明清的军备大众常有误解,即火枪在军队中是难得一见的。


这种误解大部分来源于影视剧和传统观念的影响。在影视剧尤其是清宫戏中,大刀长矛弓箭成了清军的形象符。当然这也许是导演为了渲染武打气氛,或是注重权力斗争而忽视军事场面,或是不愿在道具上浪费资金。不过这样的军队形象实在惨不忍睹:持冷兵器搏杀却又不合常理地不穿戴盔甲,衣着如叫花子般实在比阿兹特克人先进不了多少。在传统观念上,近代中国因落后而挨打,大刀长矛抵挡不过洋枪洋炮。明清军队的这般形象倒是增添了不少悲壮色彩,无论是郑成功收复台湾清军收复雅克萨还是关天培血战虎门,都着重展现这种冷兵器对抗热兵器的悲壮,当然还有无奈——为什么中国人没枪?


其实,从乾隆年间到鸦片战争期间,中国军队的火枪装备率大约为50%,不过大部分都是火绳枪。而这种火绳枪,早在1558年便装备明朝军队了。


先就1558年之前的情况简要说说。南宋的时候就发明了突火枪,射程10米左右,威慑力远大于杀伤力,因而没有普及。自元代至明代中期,中国军队的火器有了很大发展,在战争中起着重要作用。永乐年间平定安南,缴获安南所造神机枪,予以仿制,并在1407年创建神机营,成为最早专门使用枪炮的独立部队。不过这些火器还很原始,枪炮不分,统称为“火铳”。这些火铳口径大小不一,点火及发射方式几乎没什么区别。但到了明代中期正德、嘉靖年间,情况发生了变化,火枪和火炮的界限由模糊开始变得清晰,二者的功能和用途也逐渐相互独立,并形成了类似西方的火器式样,而此时,正是西方殖民者来到中国之时。


一、明代火枪(公元1558——1644年)


1548年(嘉靖二十七年),明军收复了被倭寇和葡萄牙殖民者占据的浙江双屿,缴获了一批铁炮(日式火绳枪)和善于制造铁炮的工匠。这批性能优良的火绳枪引起了明廷高层的重视,由马宪、李槐等人研究仿造并加以改进,经过十年努力,终于在1558年(嘉靖三十七)年制成中国的第一批火绳枪。这批据称性能“比西蕃尤为精绝”的火绳枪有一万把,大部分装备给沿海的抗倭将士。


这些火绳枪被称为“鸟铳”。这么称呼可能有三种原因:一是命中率高,“十发有八九中,即飞鸟之在林,皆可射落”(《武备志》),就是连林中的飞鸟也能击落;二是枪形好似鸟嘴,故又名“鸟嘴铳”;三是扣动扳机击发时,龙头衔夹火绳叩向药池的动作好似小鸟啄水,故名“鸟铳”。鸟铳的装备对于明军来说是一项革命性的飞跃,由火门枪时代跨入了火绳枪时代。比起以往的火铳,鸟铳有诸多突破性的优点:1. 枪型更轻便,口径小,便于携带足够弹丸,且安装弯形枪托便持枪,配以扳机便于击发。以往的火铳基本上是圆筒状,发射是一手托住铳身,另一手手持火褶点燃,这样便难以瞄准且极其不适。而鸟铳则可一手托铳,另一手既能通过握住枪托从容瞄准,又能腾出手指来扣动扳机,保证了发射效果。2. 设有准星和照门,可以三点一线瞄准目标作精确打击,大大提高了命中率,而不像原来的火铳仅凭经验瞄准。3. 使用火绳枪机,扣动扳机即可发射,比以往的火铳像点爆竹般的点火方式要方便可靠得多,而且延时短。这是火绳枪不同于火门枪(火铳)的最大区别之处。鸟铳的装备使得明军的单兵火器打击能力和效率都大大提高,很快成为步兵的主要装备之一。

图1明代鸟铳


从本质上来说,鸟铳算不上中国土生土长的火器,而是外国舶来品。鸟铳源于葡萄牙火绳枪和日本铁炮。在1543年(日本天文12年)一艘葡萄牙商船来到日本萨摩南部的种子岛,他们携带的火绳枪引起了第十四代岛主“种子岛时尧”的兴趣,以重金买下两支。次年他派工匠向葡萄牙人学习造枪之法,依赖当地成熟的炼铁工艺,于1545年制成了日式火绳枪,名曰“铁炮”。铁炮比葡萄牙人的火绳枪工艺和性能更加优良,尾部加闭气螺栓解决了密封问题,射程和威力都有较大提高,因此很快应用于军阀间的混战。织田信长的三段击战术,标志着日本的火绳枪战术达到世界一流水平。其实早在正德年间,葡萄牙人便带着火绳枪来到中国,只是这些火绳枪是早期产品,性能不佳,因而没有引起明廷的兴趣。而随着倭寇的猖獗,铁炮作为侵略工具进入中国,最终被明朝军方制成鸟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戚家军很快将鸟铳手编入了鸳鸯阵,每小队增加了两名鸟铳手,配合各种冷兵器作战。戚继光在《练兵实纪》和《纪效新书》等著作中对鸟铳的使用、战术以及鸟铳手的训练等作了严格要求。佛朗机、虎蹲炮、鸟铳、快枪、火箭成了戚家军的标准火器配备。


鸟铳的外形及结构与同时期的西方火绳枪并无多大区别,只是西方火绳枪的火绳夹(明代称之为“龙头”)是由前向后击发,便于士兵顺手向前拖住火绳;鸟铳则是由后向前击发,火绳向后托,可能是为了防止火绳击向药池时火星溅向射手。

图2 火绳枪机


戚继光一手带出的江浙兵几乎是全国最善使火器的。平定倭乱后他来到北方,很快将鸟铳在北方发扬光大。他不仅训练骑兵使用这种操作复杂的火绳枪,还发明车阵战术,利用战车作掩护,佛朗机、鸟铳、三眼铳等火器按射程轮番发射形成持续密集的火力,对蒙古骑兵形成有效打击,使鞑靼、兀良哈不敢靠近边境。隆庆二年(1568年)的一场战役中,戚继光率战车及数千铳骑大破兀良哈朵颜部,将火器、战车和骑兵有效结合,充分发挥其威力。


以下是明代中后期军队的编制和火器装备。


(一)步兵营的编制和火器装备:

步兵营辖3部,每部2司,每司4局,每局3旗,每旗3队,每队编步兵12名。每旗编旗总1名,队兵36名;每局编百总1名,官兵111名;每司编把总1名,官兵448名;每部编干总1名,官兵898名;每营编将官1名,中军1名,火器把总1名,总计官兵2697,全营官兵2700人。其中作战士兵2160人,军官和役夫、工匠等随军人员540人。

作战士兵有鸟铳手1080人,执冷兵器的“杀手”1080人(装备火箭6480支)。火绳枪手占作战人员的50%,占全营编制的40%,如果加上火箭,火器的使用比例超过50%。


(二)骑兵营的编制和火器装备:

编制等级及数额同步兵营,人员共2700名。其中鸟铳手432名,快枪手432名,炮手180名,携虎蹲炮60门,火器手占全营编制的38.7%。其虎蹲炮较轻便可以驮运,也可装备“马上佛朗机”作为骑兵炮。


(三)车营的编制和火器装备:

战斗人员2604人,加上随军杂役等共3109人,装备炮车128辆,军车17辆,配佛朗机炮256门,炮手768名,鸟铳手512名,火器手占全营编制的41%。


(四)辎重营的编制和火器装备:


辎重营按将官、千总、把总、百总、车正(车长)等级体制分管战车。每营将统2名千总,千总统2名把总,把总统4名百总,百总统5名车正,车正管车1辆,载佛郎机2门,编士兵20名。全营共编官兵1908名,总计有炮车80辆,佛郎机手480人(佛朗机炮160门),鸟铳手640人,火器手占全营编制的58%。


据《练兵实纪杂集》称,创辎重营的目的是为了快速运粮,支援部队作远距离追歼敌军。为了保证运粮的安全,全营装备160门佛朗机,640只鸟铳。同车营相比,佛朗机只少了96门,而鸟铳则多了128支。因此,辎重营的这些装备,既保证了运粮途中的安全,又能在到达战地后,迅速投入战斗,以火力支援其他部队作战,可以发挥其相当于三分之二个车营的战斗力。


——资料出自戚继光著《纪效新书》、《练兵实纪》,文字参考《中国火器史》(王兆春著)


(五)明末孙承宗编练的车营:


全营编有步兵3200人,骑兵2400人,军官、车夫、杂役等1027人,共6627人。装备佛朗机256门,红夷、灭虏等火炮88门,鸟铳256支,三眼铳1728支。装备战车128辆,辎重车256辆。


可以发现孙承宗部队的鸟铳装备较少,单兵火器主要以三眼铳为主。这里介绍一下三眼铳。所谓三眼铳是为了弥补原始火铳的火力不足而将三个火铳扎在一起,成品字形,三个铳管以铁箍固定在木杆上。就发射原理上说,还属于比较落后的火门枪,射程和准确性远不及身为火绳枪的鸟铳。发射时用引火物点燃火门上的引火药即可。由于是三个火铳合并,所以可依次点燃连续发射,或是将三个铳的药室做通以便一次点火便可三管齐发,操作较为粗放。这样的发射方式类似于霰弹枪,有较强的火力,但这是以牺牲射程和精确度为代价的,发射后因装填困难而无法形成持续的火力。为此,当敌人冲上前而来不及再次射击时可将三眼铳作重锤使用敲击敌兵(三个铁铳并在一起的重量是相当大的,完全可以胜任)。这种独家发明一直用到清代,由于射击精度太差最终被淘汰。

图3 三眼铳 (图片出自《中国古代兵器图集》)

图4使用三眼铳的明军士兵


虽然戚继光兵书中所记载的明军火器装备很高(尤其是步兵营中的鸟铳装备率),但实际是否如此还不确定,也有可能这只是书中所定的装备计划,具体实施中未达到计划水平。2700名步兵中装备鸟铳(火绳枪)的有1080人,这个比例几乎超过了同时期的西方军队:《剑桥战争史》载1571年西班牙驻尼德兰军团共7509人,其中军官450人,滑膛枪手596人,火绳枪手1505人,其余均为长矛手——大约2条火枪对5支长矛的比例。西班牙军队在16世纪流行的大方阵中以长矛手为主力火枪手居于四角。17世纪中期瑞典著名国王阿道夫·古斯塔夫的军队中火枪手和长矛手亦大致对半。古斯塔夫的这支军队横扫北欧,更令俄罗斯人闻风丧胆。

图5西班牙大方阵


因此,对于戚继光兵书中所载的火器比例是否被落实仍需研究。而就实际情况来说,当时南?北方军队则对鸟铳不怎么青睐,他们更喜欢用三眼铳这种停留在西方14——15世纪类似手炮的技术水准的粗犷武器。北方多骑兵,使用三眼铳比较方便。骑兵们可在上马冲锋前放铳阻敌打乱对方阵型,然后执刀挺矛勇猛冲杀将敌歼灭。火器一经施放,在战斗中就无暇装填,士兵放完一枪后便基本不用,可以说这些火器仅起辅助作用(当然,对于后期引进的红夷炮之类的杀伤力巨大的火器则另当别论)。更让北兵难以忍受的是鸟铳的操作极其繁琐。鸟铳手除装备一杆鸟铳外,还有搠杖(西方称之为通条或送弹棍)一根、火药罐两个,一个装引火药,一个装发射药、火绳五根、药管三十个,铅弹三百发。作战时,先将适量粒状发射药倒入枪管,量太少则子弹打不远,多了则有炸膛的危险(因此事先将定量火药倒如若干药管中,战时直接取用);然后插入枪管把火药压均匀;装入铅弹一发,同样要插入通条把铅弹推至膛底压住发射药,以保证气密性;接着打开后面的火门盖,把粉末状引火药撒到药池上,再盖上药池上的火门盖;之后将火绳系在龙头上,绳子的另一端可绕在枪身上或用手托住。这时只要打开火门盖,扣动扳机,子弹便能射出。一根火绳可以多次击发不灭,但引火药的爆炸易使火绳弹出龙头而不得不重装。熟练完成以上步骤需要半分钟至一分钟时间,也就是说,鸟铳手每分钟只能放一至二枪。此外,骑兵使用鸟铳还有诸多限制。首先鸟铳的有效射程大约80至100米,越远精度越差。要在颠簸得马上瞄准射击是相当困难的,还不如三眼铳痛快;其次,马上风驰电掣,点燃的火绳很容易熄灭,而且药池中的引火药也容易撒出来。鸟铳属于滑膛枪,枪口向下时子弹易滑出,在平射时要相当注意(当时日本人的解决办法是在子弹上包上棉花,西方则是包布或加填充物)。如此种种限制,使得装备鸟铳的骑兵大多在马下放枪,马上则使用冷兵器,或者是如同西方龙骑兵那样的骑马步兵:作为步兵参加战斗,但行军机动时骑马以增加速度,只是缺少骑兵那样的马上作战技能。


尽管鸟铳有诸多缺陷(西方的火绳枪亦如此),但它仍大规模地装备部队并由火器专家改进甚至创新。这里不得不提到明代中后期出现的其他种类的火枪。


(一)鲁密铳

由杰出火器研制家赵士桢所创,原型是土耳其鲁密国(罗姆苏丹国)所进贡的火绳枪。1598年(万历二十六年)赵士桢向鲁密国使者朵思麻请教鲁密国火枪的构造及制作方法,经改进后制成“鲁密铳”,重量大于之前的鸟铳,但射程(150米左右)、威力却大大高于后者。鲁密铳的扳机和机轨分别由钢片和铜片制成,如铜钱般厚。龙头(火绳夹)和机轨都安于枪把上,并在贴近发机处安置一个长一寸多的小钢片,以增加弹性,使龙头式枪机能够捏之则落,射毕后能自行弹起。此外铳尾还装有钢刃,可倒转作斩马刀用。《武备志》中曰:“鸟铳:唯鲁密铳最远最毒。”

图6鲁密铳及其构件附件图(图片出自《中国火器史》)


(二)西洋铳

赵士桢所制欧式火绳枪,龙头反向安装,后设挡板防止击发时产生的气体伤及射手,总体构造与鲁密铳大致相同,但比鲁密铳轻巧。


(三)掣电铳

赵士桢所创,兼取火绳枪和佛朗机之长处,在火绳枪的基础上引入佛朗机的装填发射方式,即采用子铳:整枪附带数个子铳,子铳中事先装填好火药和铅弹,作战时将子铳放入枪膛,射毕后退出空子铳,将另一个装填好的子铳装入继续发射。这样大大加快了发射速度,而子铳则好似现代的将火药内置的子弹,击发后弹出弹壳。不过当时西方的火枪手用纸包弹药似乎更方便。

图7掣电铳及其分解图(图片出自《中国火器史》)


(四)迅雷铳

迅雷铳是赵士桢创造的多管火绳枪,吸收了鸟铳和三眼铳的优势,铳身上装五个铳管,每发一枪后转动72度发射另一管,五管均射毕后铳身前端可发射火球焚烧敌兵。铳管上配有圆牌作护盾用,射击时支撑铳身的斧子也可在射完后用来防卫。

图8迅雷铳及其分解图(图片出自《中国火器史》)


不过未见到迅雷铳用于战场的记载。尽管这是杰出的发明,但也有作为火绳枪所克服不了的缺点。迅雷铳结构复杂,操作费时,在作战时难以短时间内排成战阵。而五个铳管射毕后重新装填又相当麻烦。由于有多种配件可用于作战(火铳、铳身内的火球、做支架用的斧子、铳管尾部的尖刺亦可用作长矛),士兵往往处在“选择超载”状态。因此,迅雷铳还难以投入战场,更难以成军。

图9迅雷铳的使用

此外,赵士桢还发明三长铳、鹰扬铳、旋机翼虎铳、震叠铳等火器多管火绳枪还有三捷神机、五雷神机等。图10五雷神机

(五)自生火铳

自生火铳是一种燧发枪,相对于火绳枪来说又是一大飞跃(如同火绳枪对火门枪的意义)。自生火铳是1635年(崇祯八年)南京户部右侍郎毕懋康所造,以燧石枪机代替火绳枪机,是有记载的我国最早的燧发枪。燧发枪以扳机通过弹簧带动击锤击向燧石片,通过与燧石片的急速磨擦产生火星引燃火药,因此不必像火绳枪那样,作战时拖着根长长的点燃着的火绳,雨天无法使用,在夜晚火绳的光亮还易暴露射手。此外,使用燧发枪便于警戒。火绳枪手无法在火绳点燃时长时间保持戒备,因为火绳一烧完就不能击发了;如果不点燃火绳警戒,则一遇到紧急情况再点燃火绳就来不及了。当然,戚继光也介绍了紧急时的处理,那就是不系上或点燃火绳,直接用引火物点燃药池中的火药,但这样就无法瞄准,只能在敌人距离非常近时才有效。在这些方面上使用燧发枪就方便多了,作战性能大大提高。可惜当时正值明末,关内农民军席卷南北关外皇太极虎视眈眈,而国库又空虚,自生火铳便没有上战场的记录了。而在清代直到第二次鸦片战争,火绳枪仍是中国军队的主角,燧发枪只有皇帝打猎时才能看到。


自生火铳的发明多少让人感到无奈,因为发明燧发枪我们比西方晚了上百年。不过当时西方士兵也不太喜欢用成本很高的燧发枪,它的子弹初速、弹道、射程等都不及同时代技术已相当成熟的火绳枪。要产生能摩擦燧石引燃火药的能量需要击锤以极大的速度和力量叩向燧石片,这样士兵要扣动扳机就需要相当大的力(也就是要克服相当大的弹簧力),力量过多集中于扣扳机的食指会干扰持枪的动作影响精度。直到燧发枪的技术成熟后,西方军队才淘汰了火绳枪。毕懋康的自生火铳应该也有诸多的缺点因而影响了它的推广。


二、明代后期火枪在战争中的应用


火绳枪的引进及装备对明朝军队来说是一大进步,不过从世界角度来说,火枪还不够成熟,无法完全替换冷兵器而独当一面。当时的枪械和现在的自动步枪、机枪等相比无法同日而语。而火器要发展,就要经受战争的考验,在战争中成长。对此就不得不提到明代后期的两场战争和明军的两大对手。一是万历年间的抗倭援朝战争,对手是装备先进日式火绳枪(铁炮)的日军;另一是明与后金(清)的战争,对手是只装备弓箭刀矛的八旗兵。前者明朝胜了,而后者却最终接替明朝建立了中国最后的封建王朝。


(一) 万历抗倭援朝战争


抗倭援朝之战,朝鲜方面称之为壬辰卫国战争,日本方面称之为文禄(1592年)、庆长(1597年)之役。这是当时东亚最大规模的现代化国际战争,作战各方几乎投入了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武器。


1592年,统一了全国的丰臣秀吉成了日本实际上的最高统治者,他开始做起了以朝鲜为踏板进而吞并中国、征服印度,让周边各国乃至西洋诸夷尊日本为宗主、向日本朝贡的美梦。为此,他把朝鲜作为第一个目标,并几乎动员了全国的力量,聚集各大名、藩主的精锐部队30万人,五百艘战船,准备了足够支持近五十万大军的粮食,借口朝鲜拒绝向日本借道伐明,大举入侵朝鲜。此次直接参战的日军至少有15万,由宇喜多秀家、小西行长、岛津义弘、加藤清正、黑田长政等名将率领,并以九鬼嘉隆统领海军,迅速占领了釜山。


此时的李氏朝鲜已有两百年未动刀兵,朝政腐败,军备废弛。在训练有素如狼似虎又装备了火绳枪的日本正规军面前,朝鲜手持弓箭刀矛的20万官军土崩瓦解,汉城、平壤相继陷落,国王李昖逃到中朝边境的义州,恳请明朝让其举族内迁。


尽管爱国义兵到处袭击日军,尽管李舜臣以龟船打得九鬼嘉隆鼻青脸肿,日军在陆上仍进展神速。两个月间,朝鲜三都十八道几乎全部沦陷。此时大明朝廷已经意识到丰臣秀吉的目的, “关白之图朝鲜,意实在中国”,于是准备出兵助朝鲜复国。“我救朝鲜,非止为属国也。朝鲜固,则东保辽东,京师巩于泰山矣。”不过朝廷似乎还未意识到,入侵者已不是当年在沿海哇哇怪叫尽让戚继光痛揍的倭寇,而是装备精良、战斗力强的日本正规军。一支以骑兵为主的5000人的部队,在游击将军史儒和副总兵祖承训的率领下开入朝鲜。很快史儒和他的两千本部人马中埋伏而亡。接着祖承训率三千人马趁敌不备攻入平壤,这支骑兵部队以冷兵器为主,没有携带多少火器,结果在平壤城中遭到埋伏着的七百名日军火绳枪手的轮番密集射击,几乎全军覆没,祖承训突围保得性命。


朝廷这时才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主战派及主和派站到了一起。公元1592年12月,万历皇帝命宋应昌为经略负责抗倭事宜,命李成梁长子陕西总兵李如松为提督,统帅4万大军入朝作战。


这4万军队的构成如下:

辽东骑兵1万;

宣府、大同骑兵8千;

保定、蓟镇步兵各5千,主要来自神机营,配有精良的火器;

川军1万,适于山地作战,因为朝鲜多山;

福建藤牌兵3千,这种一人多高的藤牌足以抵御火枪。在后来郑成功收复台湾、清军收复雅克萨的战斗中,藤牌兵都立下大功。


【平壤攻防战】


1593年初,李如松通过假意和谈麻痹平壤守将小西行长,突然出击开至平壤城下。不明就里的小西行长还以为误会导致谈判破裂,但看到明朝大军云集,火炮已经架好,才意识到战斗已不可避免。平壤攻防战就此打响。


此战打得相当激烈。日军依托平壤城城墙及城外各堡垒的掩护,以火绳枪不断射击明军。主将李如松坐骑被击毙,副将李如柏(李成梁次子)头盔被击中,游击吴惟忠胸部中弹。明军的单兵火力不及日军,他们只有部分装备了与日军火绳枪相当的鸟铳,其他大多使用较原始的三眼铳、手铳。但是明军装备了数量众多的火炮,尤以虎蹲炮给与日军重大杀伤。日军的弱势在于他们几乎没有大炮,火器以火绳枪(铁炮)为主。日本国内缺铁,且军队为各封建主私有,无法充分调动一切资源统一制造。无论是武田家、织田家还是德川家,即使动员全部力量只能造出射程一二百米的小炮,因此火炮主要装备海军(即使如此,日本海军的火力还是弱得可怜),陆军仅装备火枪。显然排成密集阵型的日军没有意识到明军的火炮有多大威力,他们毫不躲避地被一片片轰倒,而他们手中的火绳枪射程还不及明军火炮的十分之一。日军将领后藤加义在牡丹峰被击毙。激战中,急于雪耻的祖承训带领部队穿朝鲜军服打朝鲜旗号混在朝鲜军队中悄悄靠近南门,轻视朝鲜部队的日军并不在意,从容将兵力调往陷于恶战的北门,直到他们看到朝鲜部队中露出明军衣甲时,城下的明军和朝鲜军已经开火。平壤外围据点先后被拔除,北、西、南三面被围,眼看大势已去的小西行长率部向东突围,并在突围中遭受惨重损失。城外大友义曾率数千日军自风山前来支援但半途而返,据说是由于受到了从平壤方向传来的明军惊天动地之炮声的惊吓。此战拥有一万八千人的小西行长第一军团减员一万一千多人,其中在攻城战中被明军斩首1225级,在深夜突围时被明军截杀再斩首359级,其余或伤、或逃、或溺、或被俘、或死于乱军者不计其数;而明军在攻城战中伤亡796人,整场战役前后共计伤亡1200余人。


图11 图12

平壤大捷 明代虎蹲炮


此战获胜,在于明军充分发挥了火炮的优势,但在火枪方面,明军却不如日军。日军的大量装备了火绳枪,给明军重大杀伤。而明军仍是火门枪(三眼铳之类的火铳)和火绳枪(鸟铳)并用。明军的火器装备数量庞大但又种类繁杂,许多粗制滥造质量低劣。戚继光曾指出鸟铳质量不过关易炸膛,导致士兵不敢贴近瞄准;很多火枪射击数次便因枪管过热而无法使用。此外,明军的火枪战术与日军不同。明军火枪手主要依靠战车或工事的掩护,配合火炮予以杀伤,迟缓敌军尤其是骑兵的冲击。明军的火力主要通过不同的火器,从重炮、佛朗机、鸟铳、三眼铳、火箭等按照射程依次发射,各种火器难以独自形成持续的火力,往往齐射一次后火器手便把火器弃置一旁而拔刀参加肉搏。相比之下,日军则充分发挥了火绳枪的威力。他们使用各种阵式打法以维持火枪持续的梯次火力。织田信长发明的三段击最具代表性,火枪手分成三排:第一排瞄准射击,第二排待命准备,第三排装填弹药。第一排射击完后推至第三排,原先的第二、三排上前。如此这般火力持续不停,排枪之间连贯衔接,射击间隔大大缩短(单支火绳枪的射击间隔有半分钟到一分钟,而熟练使用三段击可使射击间隔缩短至十几秒)。著名的长蓧之战中,织田军以三千火绳枪手占据高地,在拒马栅的保护下以三段击射击,成功地阻击了精锐的武田骑兵,为联军全歼武田军起了决定作用。黑则明导演的《影子武士》便生动展现了这个战役。除三段击外,还有铃木重秀的铃木狙击法,一支火枪四人使用,分别装填、引火、发射,射击间隔比三段击更短。而日军的火绳枪质量也较明军鸟铳佳,日式铁炮多用锻造(由于日本缺铁的缘故),制造工艺精良,坚固耐用;明军的鸟铳制造则由朝廷安排,多采用铸造,枪管多砂眼,且管径不一,子弹也常常不合口径。再就士兵素质来说,日军士兵多为封建主的私家军队,训练有素、要求严格,并经过战国诸侯争霸的战争洗礼,战斗力极强。虽说各封建主割据一方、但在作战时相互配合有度。明朝的军事制度为卫所制,士兵们长期窝在各自划定的卫所内不得擅动。自洪武至万历两百年间,士兵们兵农混合在卫所中屯田耕种自给自足,而军官则一手遮天越发腐败,他们常常向士兵们许诺只要交多少银子就可免当月的军事训练。吃皇粮的士兵们却吃不饱,不得不从事第二职业以养家糊口。明军中有战斗力的部队主要是蓟辽一带经常与蒙古、女真作战的北兵,在四川、宁夏平乱的部队、在云南与强悍的土著军队作战的部队以及曾在浙江福建剿灭倭寇的部队,除此之外其它各地的军队战斗力相当有限。


【碧蹄馆之战】


1593年1月9日,明军收复平壤。大部队徐徐南下进逼日军重兵防守的王京(汉城,今韩国首都汉城)。而此时败退的小西行长已与宇喜多秀家、小早川隆景、黑田长政、羽柴秀胜等部会合,总兵力超过了五万人。


副总兵查大受和朝鲜防御使高彦伯率3000骑兵南下侦查。24日,这支部队与日军加藤光泰部相遇。一场激战,斩日军600余人,盲目乐观的查大受率部追击,打算长驱直入拿下王京。


自平壤大捷后,轻敌情绪普遍弥漫于明朝军队中。而此时坐镇王京的宇喜多秀家已调集重兵准备围歼这支深入的孤军。


难以逃脱的查大受退至碧蹄馆固守待援,数万日军将此团团包围。危急之中,明军以战车结阵,阵外设置障碍物,士兵们依托坚固的战车以佛朗机、三眼铳、鸟铳狙击暴露在野外的密集日军。这是明军典型的打法,对日军来说却相当陌生。日军的火绳枪子弹打在覆有铁皮的偏厢车上叮当作响,而明军则通过车上的射击孔向车外的日军射击。日军大队轻骑兵、足轻被挡在车外难以靠近,但火绳枪手也依靠密集的火力打得明军抬不起头,无法阻止突围。激战一天,明军弹药所剩无几兵士死伤过半,虽然之后李如松率部分骑兵及私人卫队2000人前来支援并与查大受军会合,但数千军士仍难以解开小早川景隆以十倍重兵设下的重重包围。好在危急关头明将杨元率一千骑兵及时赶到,缺乏铁质盔甲保护日军在骑兵的冲杀下七零八落。小早川景隆误以为明军主力赶到,立刻撤军。解围之后查大受部已不满千人。


此战双方都打得相当艰难,一方面明军孤身被围,弹药不足,骑兵无法冲杀,但能依靠战车防御;一方面日军虽人数众多,但缺乏攻坚的火炮和冲击力强的骑兵、步兵们只能在铁炮手的掩护下以血肉之躯冲击车阵,战场一片惨烈。明军游击李有异阵亡,官兵伤亡2500余人,主帅李如松也差点死于日本忍者之手;日军阵亡将领有:久野重胜、池边永晟、小川成重、小野成幸、十时连久、安东常久、安东幸贞,他们大多是在乱军中寻求与明军将领单挑时分别被查大受、祖成训及李如柏、李如梅等人击毙,士兵的伤亡则超过了3000人(一说8000人)。


【第二次派兵援朝】


碧蹄馆之役后的日军逐渐失去了和明军对战的勇气,使得明军轻易包围了王京。但3万多人的明军以及不到1万的朝鲜军要攻克日军主力驻守的王京也决非易事。战事陷入了僵局。虽然明军烧毁了王京附近的龙山粮仓迫使日军撤出王京,但由来已久的腐败已开始影响明军,军饷、后勤、纪律等方面都出现了问题,大大削弱了战斗力。双方都劳师在外且难以再战,于是便促成了之后那场闹剧般的和谈。


五月八日,明朝使团到达名古屋,闹剧开始。明朝派去的沈惟敬和日方的小西行长都是商人出生,二人相见恨晚,把外交当生意来谈,背着各自的主子瞒天过海私下定了条约。一方面沈惟敬“代表”明廷接受七条对明帝国及朝鲜王国皆丧权辱国的条件,小西行长也回报丰成秀吉说明廷已同意一切要求。另一方面沈惟敬伪造日本降表。之后小西如安前往北京与兵部尚书石星会谈,早已和小西行长达成默契的小西如安大玩文字游戏,让明廷误以为日本真的服输拜倒在天朝脚下。于是,蒙在鼓里的万历皇帝于1596年稀里糊涂地册封丰成秀吉为日本国王。


这真是开了个国际玩笑。万历皇帝显然不知道日本还有个天皇(沈惟敬当然知道,因为条款中有一项是大明公主嫁给日本天皇当皇后);而本以为明朝会向日本称臣进贡的丰臣秀吉也暴跳如雷,说:“不是明帝乞和封我为大明皇帝吗?日本国,我欲王则王,何待明虏之封?”历时两年的和谈就这样破裂了。沈惟敬欺君卖国掉了脑袋,而乱放鸽子的小西行长也差点被丰臣秀吉给宰了。不久朝鲜半岛的战火便再度燃起。


此时曾立下汗马功劳的李舜臣已被朝鲜王廷解职,日本海军在九鬼嘉隆的率领下轻而易举地歼灭了朝鲜海军,之后日本海路大军共14万人大举入侵朝鲜。明朝再度派兵如朝。此时李如松正忙于北方防务(后来不幸阵亡),明廷派总督邢玠率军支援驻朝明军,两路大军人数总计有7万(日本史料中认为是14万)。此次明军装备了大量的鸟铳与日军的铁炮抗衡,众多身为戚家军后裔的江浙兵被投入战场,他们均以使用火器见长。但明军最高军事长官经略杨镐则是个好大喜功善使手段的人,之后明军败于蔚山及二十多年后的萨尔浒大战明军惨败,他都负有主要责任。


1597年7月,日军分左右两路展开攻势。不久由宇喜多秀家、小西行长率领的左路军连克数州,包围南原。明军副总兵杨元率3000骑兵和朝鲜全罗道兵史李福男率3000朝鲜军困守南原。在近十倍于己的日军围攻下,弹尽粮绝的联军被迫突围,大部战死。加藤清正率日本右路军攻克全州、金州等地、进逼王京。朝鲜局势再度危急。


不久明朝各路援军抵达王京巩固城防。副总兵解生在稷山与黑田长政、伊达政宗的第三军团遭遇。一场激战,明军充分发挥了骑兵和三眼铳的优势,在朝鲜军的鼎力协助下大败日军。另外彭友德也率联军在青山击败日军,大大缓解了王京的危局。


终于被复职的李舜臣率朝鲜残余舰船?舰队,日本的补给线面临被全面切断的危险,陆上日军被迫放弃攻打王京的计划,向南撤退,修筑工事固守以待反扑。


在此大好局势下,爱出风头的杨镐集中3万多明军及7千朝鲜军围攻加藤清正固守的蔚山。各路兵马顶着日军雨点般的火绳枪子弹冒死突击,江浙、福建的步兵举着火枪子弹难以击穿的滕牌前进。就快大功告成之际,进攻停顿,接着由于锐气丧失而久攻不下。随着大批敌军来援,联军仓皇撤退,蒙受了重大损失。


关于进攻停顿的原因,一说杨镐打起小算盘想要送李如梅人情让他立头功,而李如梅的骑兵不善于攻打坚固要塞;另一说是游击茅国器不愿居功自行退兵。但最后撤退时组织不当造成大溃败,身为主帅的杨镐不得不负责任。不久他便被押回北京蹲了大狱。


蔚山一战,联军损失近两万人,但日军也损失了一万人,无力再战,只能勉强固守沿海要塞。联军再度发起泗川战役,为便于攻城,明军调来大批重炮,摧毁了大批工事,轰得岛津义弘灰头土脸。眼看即将成功,明军的一门大炮炸膛引发火药库连环爆炸,岛津义弘趁乱杀出,联军功败垂成。


虽然联军败于蔚山、泗川,但明朝兵力物资源源不断地运往前线,大军可整装再战。日军龟缩于沿海要塞中,海上有李舜臣还有陈璘所率的明朝水师,陆上有义兵,补给越来越困难。几乎动员了日本全国的力量,激战数年仍无法得胜,丰臣秀吉最终郁闷而死。日军接到撤退的命令并争取“最体面的议和”。


明军和朝鲜军开始追击,李舜臣和明朝派来的水师也在海上阻敌归路以求围歼。终于,在1598年11月12日,联军与被围的日军在露梁海面展开了最大规模的海上决战,参战双方各投入数百艘战船。最终联军大获全胜,日军被歼一万五千余人,第五军团几乎全军覆没。而朝鲜的大功臣李舜臣和明朝水师将领邓子龙都牺牲了。


日军残余舰队退回日本,留在朝鲜半岛的日军也相继被消灭。历时七年的抗日援朝之战终于取得伟大的胜利。


对明军和日军的火枪运用作简单总结。日军在野战中以三段击等战术给明军和朝鲜军造成相当大的麻烦,防守时依托要塞、工事也给对方造成重大伤亡。从这点上来说日军的火枪战术运用得比明军要成熟。不过明军依靠大炮使日军苦心经营的要塞工事土崩瓦解。对明军来说,他们无法像日军那样只凭借火绳枪,也无法向日军那样形成持续密集的火力。明军的火器种类繁多,作战时火绳枪还是起辅助作用,以虎蹲炮、佛朗机、鸟铳、三眼铳、火箭等相互配合依次发射。在火力的持续及密集上,往往依靠把几个火铳并在一起像三眼铳那样以牺牲射程和精度为代价增加火力。一次射击后,火力便难以维继。不过大炮在明军中毕竟是主流火器,火绳枪、火铳之类的对战争起的作用往往不及大炮。此外,在援朝战争中,火枪并没有起决定性作用,日军的失败主要还是非正义的跨海远征,且国力有限后援不继所造成。


不得不说这是明军的大胜,但当二十几年后面对以冷兵器武装的后金军队,明军就没有昔日那么风光了。


(二)明与后金(清)的战争


进入十七世纪的明王朝已不再有洪武、永乐时的辉煌了。早在土木堡之变(1449年)明王朝就已开始走下坡路。朝政腐败、宦官专权、党同伐异、厂卫特务机构的猖獗,尤其是全国近半数的可耕之田竟为皇亲国戚所有,朝廷每年拨巨款养这些人,国库已难以维系。尽管在不少方面明王朝仍迈着积极前进的步伐,西方近代科技的引入、火器的发展、资本主义的萌芽、文化的灿烂,但这些难以挽回政治上的颓势。明末的军队,虽然大规模装备了先进的火器,虽然在朝鲜教训了不可一世的日本,但卫所制度陈旧弊陋,且重文轻武,以文官来指挥军队,武将的军事才能难以发挥,加上不良的政治环境,军队难以革除长期以来积累的种种弊病。不要忘了嘉靖年间在乌合之众般的倭寇面前明朝的官军竟如此不堪一击。曾给大明王朝带来希望的张居正、戚继光等人孤独地逝去。而万历援朝的胜利,只能成为明军最后的辉煌。


此时,无论是在中国还是西方,火药武器蓬勃发展,在战争中的作用越来越大,热兵器最终替代冷兵器成为主流这个趋势已逐渐明朗。而很难令人想象,正是这样广泛使用热兵器的明军竟然败在刚走出奴隶社会还是清一色冷兵器装备的后金军队,而且都是噩梦一般的惨败,换来一个女真满万不可敌的神话。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