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兵回忆国军长征

sunnycount 收藏 44 8178
导读:我一直都把中国远征军败退野人山的经历当成国军的长征,这次撤退可是惨不忍睹啊,女兵更是受害者中的受害者,让我们看看她们的回忆吧 赤日炎炎,砾石流金,空气似乎在燃烧。 部队已经不成队列,三三两两,歪歪斜斜,蹒跚的走着。 大撤退开始后,不知愁的女兵还有说有笑,蹦蹦跳跳,象一群百灵鸟。走了几天,补给断绝了,饥饿,炎热,个个脚上都有老大的血泡。再也没有笑声与歌声,他们忍痛走着。 前面就要进野人山。 按照第五军军部命令,军部和新22师部里所有女兵全集中在一起,约有60人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我一直都把中国远征军败退野人山的经历当成国军的长征,这次撤退可是惨不忍睹啊,女兵更是受害者中的受害者,让我们看看她们的回忆吧



赤日炎炎,砾石流金,空气似乎在燃烧。

部队已经不成队列,三三两两,歪歪斜斜,蹒跚的走着。

大撤退开始后,不知愁的女兵还有说有笑,蹦蹦跳跳,象一群百灵鸟。走了几天,补给断绝了,饥饿,炎热,个个脚上都有老大的血泡。再也没有笑声与歌声,他们忍痛走着。

前面就要进野人山。

按照第五军军部命令,军部和新22师部里所有女兵全集中在一起,约有60人。其中有政工队员,译电员,收发报员,护士,还有翻译与少数随军家属。组成一个女兵队,他们公推上尉政工干事李明化为女兵队队长。(下面的文章就是她的亲身经历,她是活着走出野人山的仅有的两个女兵之一,文章将第一人称改为第三人称)。

“行军路上要互相照顾,各人都要紧紧跟上,掉队迷路有生命危险,还有。。。。。”李明华大声说。

“队长,还有什么,你怎么不说了?我代你说,野人山里还有野人,给野人抢去就要当野人婆。。。。”她没有说完就自己格格笑起来。

她是译电员陆小蓉,在云南宝山入伍,一向好说笑话。

“看你还开得玩笑,再走下去,你不哭才怪呢?”参军前当过小学教师的高淑梅制止她。

女兵们走在遮天蔽日的原始森林里,每一棵树都紧紧挨着生长,窜向高空,抬头看不到顶。树上都缠绕着比手臂还粗壮的藤蔓,地上全是腐烂的落叶,发出霉烂的臭气。

“啊,不好了。我身上有什么东西在咬。”护士张瑛惊叫起来,紧接着又有几个女兵喊起来。

她们不管后面不时还有男兵走来,都脱下外衣,露出细皮白肉,一条条粗壮的蚂蝗紧紧钻进肉里,张瑛用劲把蚂蝗往外拉,但是蚂蝗的吸盘还紧紧钻在肉里,几个女兵都痛的哭了。

“不能硬拉,要轻轻拍打。”说话的人示范给女兵们看。

蚂蝗出来了,伤口都流着紫色的血。不久,伤口就开始溃烂。

如果仅有蚂蝗,女兵们也许还能忍受。森林里还有毒蚊,不管白天与黑夜,从四面八方袭击人们,只要人轻轻一动,就会惊起千万只毒蚊,用尖嘴刺入他们的皮肤,不但吸血,还传播致命的疟疾。

饥饿,干渴,疟疾。。。女兵的队伍已散了。两个一伙,三个一群,拉着长长的距离。

不时有消息传来,已有几个女兵倒下去长眠不醒了,待后面的队伍上来,尸体已经被虫蚁啃光。

已经记不清是几天了,森林无边无际,不知什么地方是尽头,不时响起枪声,是前面的队伍在躯赶熊,虎,野象等猛兽。

她们已经很多天没有粮食了,饥饿难耐,她们挖野芋头,芭蕉根充饥,哪知救得一时饥饿,后来还是全身浮肿而死。

英国哲学家罗素说:“智慧是饥饿的产物。”为了解决饥饿,女兵们终于想出一个方法,到猴子窝找野果吃。她们认为猴子能吃,人自然也无妨。果然饱餐了几次。

这也产生了人猴争食的故事。

她姓叶,名四凤,刚20岁,人生得俊俏机灵,很逗人喜爱。

自从进入野人山,别人吃树皮,芭蕉根,她怕中毒不肯吃。听到猴子窝有野果,他怦然心动,单身一人去找。

果然天从人愿,在一处灌木林里,她找到了一个猴窝。窝里正有着不知名的野果,如果她当时掏了野果带回来吃,也就没事了,因为太饿,就在猴窝边大口大口吃起来。

岂料有几只小猴突然回来,看到眼前的景象,猴儿急了,它们龇牙咧嘴,威胁四凤,四凤哪会怕这些小猴,照吃不误,山猴发出尖厉的叫声。一下子,不知从什么地方突然冒出几十只猴来,为首的是一个猴王。

猴群慢慢逼来,她知道情况危急,顺手折了根树枝来自卫,健壮的公猴冲上来,利爪一下就抓掉了她手上的一块肉。

她佩有一支手枪,拔出来,把那公猴撩倒,这可闯了祸,猴王一声呼啸,群猴包围了她,她吓坏了,几次发枪都没中,慌乱中手枪掉了。

群猴拥上来,她倒在地上,抓,咬,撕,猴儿动用它们的原始武器,四凤血肉模糊。

一天后,女兵们的同伴路过这里,她的尸体已腐烂不可辨认,只有那撕破的军装上衣还可以看出“5A政治部”的番号,背面是叶四凤的名字.

女兵的队伍,渐渐深入野人山腹地,路上也偶然碰到几处野人的村落。

大部分队伍都过去了,倒也相安无事,轮到女兵们过时,发生了意外。

她--倪亚君,侨生于印度孟买。年仅19岁,两年前,跟着表兄回国读书,进了昆明中学。

第五军出国远征,路过昆明。政治部要成立翻译队,招收懂得印缅语的华侨青年。倪亚君8岁就随父到仰光经商,印缅语都熟悉,她被当场录取,在她鼓动下,她的表兄也参加了。她分在军政治部,表兄分在新编第22师。

也许因为她适应缅甸的气候,开始进野人山,她并不以为苦。常言道,铁打的身体也怕饿,连续几天没有食物吃,她落在后面,一个人落了单。

在一条小径上,她正走着,忽然后面有急促的脚步声,声音愈来愈近。她站下来,回头一看。“啊!”惊异的叫了一声。一个男性野人。

他身材不高,裸陋着黝黑的上身,下身围了一块兽皮。头发长长短短,胶结在一起,额头突出,一对与头颅不相称的小眼睛,忽闪忽闪的,嘴奇大,露出一口黄牙。。。。

这狰狞的神态,把她吓坏了,她看见野人正逼近,用力喊:“救命啊,救命啊!”

四下杳无回音。

野人张着大嘴笑着,离她只有几步了,她用缅语喊:“我是中国军人,不准接近我!”

野人没有反应,继续走过来,她后悔没有带武器,没有自卫能力。

野人冲上来,把她抱起来,扛起来就往另一路跑。

倪亚君挣扎着,用手乱抓,然而他的皮肤粗糙的象树皮。无济于事,她已经没有力气了,很快就昏了过去。

昏迷中,亚君似乎觉得野人把他放在一个软乎乎的地方,接着他趴下来,剥了她的上衣,那双粗糙的手,在她的胸脯上下移动着。。。

她毫无知觉了,等清醒过来时,却已在女兵队同志的怀抱中。

“我们过来时,看你躺在路旁。看你胸脯起伏着,知道你还活着,就把你救了。”一位女兵说。

“要是晚来一步,你准要给野兽吃了。”

倪亚君抱住同伴放声大哭,讲了事情的经过。原来这野人在事后又把她送回队伍必经的大路上。

她得救了,岂料倪亚君最后还是没有走出野人山,她走在山谷的溪涧中,山洪突然爆发,急流把她卷走了,这是后话。

女兵们自从走散后,队长李明华和队员胡汉君结伴同行,但李明华一直在寻找其他女兵。

一天傍晚,李明华和胡汉军在山溪边取水喝,猛抬头,看见高坡小路上,3个女兵跌跌撞撞而来,其中一个人撑着一根木棒。

“喂,小胡你看,那前面走来的3个人是谁?”李明华说。

小胡手搭凉棚;“看清了,是高老师,王云清和小苑,我们去迎她们!”

战友重逢,在失散半月后,感到格外亲切。当晚,5个女兵同宿于一个芭蕉叶搭盖的棚里,相互共叙别后的情况。原来后到的3个人在路上患病了,好几天都没有进食,一路上挣扎着总算到了这里。

高淑梅参加远征军前原是小学老师,所以别人称她高老师,她原是一双解放脚(曾裹过小脚),经不起长途跋涉,这时脚肿的象气球。

李明华知道她们已经几天没有进食,立即把仅寸的一点碎饼干给3人吃了。看着3人狼吞虎咽的样子,李明华和胡汉君不禁潸然泪下。

“恐怕我走不出野人山了,只是我对不起高堂老母。。。。”高淑敏边说边哭。她这一哭,其他四个人都想到自己生死未卜的命运,也痛哭起来。5个人哭成一团。

高淑敏家境贫寒,寡母弱弟全靠她的薪水养活,第5军招考政工人员,她毅然报名,主考人看她年纪较大,原不想录取,经不住她一腔爱国热忱的请求录取了,出国前放了特别假,让各人穿了军装回家告别,高淑敏原是瞒了母亲的,老母得知后劝她打消念头,不然全家老幼无法存活,她不同意,老母把她锁在家里,自己带着军装来退给部队,母亲的哭诉赢得了众人的同情,答应了请求,岂料她破窗逃走,表示部队如果不接纳她,她就自尽,这样矢志抗日,谁还能阻拦她呢。。。

高淑敏这番经过,李明华心里更酸楚,她劝道:“高大姐,你要有信心,你能走出野人山的,将来一定能母女团聚。”话虽这么说其实她自己也没有信心。

第2天,5人上路,高淑敏,王云清,小苑3人病情加重,无法动身,3人表示随后赶来,她们挥泪洒别。

两人继续上路,3天后,从后续部队那里听到噩耗,3人已在小溪边长眠了

可怕的雨季来临了,山洪爆发,如万马奔腾,五六个女兵正在一条山溪边涉水而过,山洪突然到来,把她们卷走,连尸体都不见踪影。

狂风暴雨大作时,那些根不深的树木突然倒下,把正在树下经过的士兵砸死。

沿途士兵和牲畜的尸体越来越多,有些倒毙在水里,浸泡后惨不忍睹,这一来活着得人饮水又成了问题,女兵们用芭蕉叶接雨水喝。

雨下的更大,她们好容易攀爬到山顶,下山时天已经黑了,道路泥泞,她们不时猾倒,相互搀扶着。

意外突然发生,李明华突然猾倒,胡汉君无法拉她,骨碌碌滚下山去。胡汉军声嘶力竭的喊李明华,只有山林回响。

吉人天相,山脚下是一条急流,就快到河边时,几颗小树衩把她拦住了。

他睁眼一看,不由得喊:“好险。”网上看,胡汉君杳无踪影,她大声喊,没有回音,急的哭了起来。

她找到一棵大树躲雨,无穷无尽的夜里,不时传来野兽的吼叫声,在寂寥的夜空里让人胆寒,还好,声音靠近她时又传向远处。

天亮后她又上路了,走了半天,还是没碰到胡汉君。“还能见到她么?”李明华心里一酸,落下泪来,前面依稀看到一个女人。

“你是汉君么?”她大声喊。前面的人听到喊声停下来,她是军野战医院的护士钱小英,丈夫是军医。几天没见,她已经不成人样,一把抓住李明华,说:“好了,见到你死也瞑目了。”

原来进入野人山后,她本和丈夫一起走,因为她已经怀孕,军部特许她丈夫照应她,谁知半途上,她丈夫被毒蚊叮了,发高热而死,她草草埋葬了丈夫,一个人落了单。

说着,说着,李明华看到钱小英的腿上流下血来,一问德知她流产了,李明华把她扶到一棵大树下,用勺子舀了溪水,在衣带里找到些饼干屑,慢慢喂到她嘴里。她已经昏死过去,半天挣开眼睛,断断续续的说;“将来如果部队再到野人山,请把我的骸骨带回我的故乡。”

“不要紧的,我在这里陪着你,等你体力恢复,和你一起走。”李明华安慰她。

“不,不,我不行了。。。口袋里有我老家通讯地址。”

刚说完,就闭上了眼。李明华哭着,喊着,但钱小英已经死了。

李明华找来几张芭蕉叶盖在钱小英身上,又在那棵树上用刀刻了几个字;“中国远征军第五军护士钱小英死难之处。”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