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说中国海军历任司令员(一)

wh001 收藏 3 20849

新中国海军于1949年4月23日在江苏省泰州市白马庙乡成立,当时是华东军区海军。建国后,随着海军部队的发展,建立了海军领导机关和舰队,到1955年,已是一支初具规模的多兵种海军。

今天的人民海军已发展为具有在水面、水下、空中、岸上实施攻防作战和具备战略袭击的能力,并可独立或协同其他军种作战的现代海军。而历任海军司令员在为我军建设,特别是在海军现代化建设的过程中是功不可抹的,本文就是本着这一目的细说一下他们。

张爱萍上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张爱萍1910年1月9日出生于四川省达县罗江口镇张家沟一个农民家庭。1925年春入达县中学,开始参加革命活动,任学生会副主席。1926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28年8月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任罗江口党支部书记、临时县委委员,积极组织学生、群众进行革命活动。1929年6月赴上海参加党的地下工作,任中共上海市闸北区委委员、副书记。曾两次遭外国巡警和国民党保安队逮捕,在狱中进行了坚贞不屈的斗争,保持了革命气节。1929年12月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在红14军1师历任小队长、政治指导员、中队长、大队长。在攻打老虎庄、泰州的战斗中,作战勇敢,左臂负伤。


1930年底,张爱萍同志到中央苏区工作。历任共青团闽西特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共青团苏区中央局秘书长,共青团万(安)太(和)中心县委书记,共青团江西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少年先锋队中央总队部训练部部长、参谋长、总队长,中央反帝拥苏大同盟青年部部长,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执行委员会候补委员。参与创建少共国际师和红军后备兵源的组织动员工作,创作了少共国际师师歌歌词,参与编辑团中央机关报《青年实话》,主编少先队中央总队机关刊物《少年先锋》,发表数十篇文章。先后参加第三、四、五次反“围剿”作战。1934年春入红军大学学习,同年9月任红3军团第4师第12团政委。长征中,历任红3军团第4师政治部主任,第11团、第13团政委。在突破国民党军四道封锁线、四渡赤水、勇夺娄山关、大战老鸦山、保卫遵义城以及抢占白层渡口、金沙江堵敌、青石嘴痛歼敌骑兵等战役、战斗中,他率部英勇战斗,冲锋在前,多次担负军团前卫和后卫,为红军主力开道,掩护党中央和中央军委机关的安全。长征到达陕北后,任中央军委骑兵团政委兼代团长。他刻苦学习骑兵技术和战术,很快成为优秀的骑兵指挥员。为配合红军大部队东渡黄河抗日,他率部转战长城内外的榆林、靖边、定边、安边地区,纵横驰骋,屡建奇功,有效地牵制了敌军。1936年6月,进入红军大学学习。1937年上半年,任抗日军政大学教员。


抗日战争爆发后,张爱萍同志受毛泽东同志委派赴上海任中共江浙省委军委书记,组织沪杭宁地区抗日游击战争。1938年春,任八路军总指挥部参谋,在八路军武汉办事处做统战工作。同年4月下旬,赴浙江金华进行统战工作,秘密发展党员,组织抗日队伍。8月中旬赴河南确山,发展武装力量,组建新四军挺进纵队。1939年1月,任中共豫皖苏省委书记。同年6月,赴津浦路东开辟敌后根据地,任八路军、新四军皖东北办事处处长,广泛团结、扩大抗日力量,仅用3个月就建立了包括5县16区的皖东北抗日根据地。同年12月,任新四军第6支队第4总队总队长兼政委,开辟苏皖边区敌后抗日根据地,后任八路军苏皖纵队政委。1940年8月,任八路军第5纵队第3支队司令员,率部挺进淮海、盐阜地区,接应江南新四军渡江北上,开辟苏北抗日根据地。1941年皖南事变后,任新四军第3师第9旅旅长,第3师副师长兼苏北军区副司令员。1942年12月,任第3师副师长兼第8旅旅长、政委,兼盐阜军分区司令员、政委及盐阜地委书记,统一指挥盐阜地区的反“扫荡”斗争。他运用灵活多样的作战样式,领导军民粉碎了2万余日、伪军的大“扫荡”。1944年9月,任新四军第4师师长兼淮北军区司令员,率部转战在徐州以南、津浦路东西的广大战场,连续作战,收复失地,为夺取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做出了贡献。


解放战争初期,张爱萍同志任华中军区副司令员、中共中央华中局委员,在指挥部队破击津浦铁路顽敌的战斗中头部负重伤,后赴苏联治疗。1948年底,他伤愈回国,任第三野战军前线委员会委员。渡江战役伊始,受命组建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部队,任华东海军司令员兼政委。他坚持以人民军队为基础,招贤纳士,广罗人才,团结教育原国民党海军人员,加强规章制度建设,创办了我军第一所海军学校及第一个海军技术研究指导机构——海军司令部研究委员会。从接管国民党海军机构、舰船开始,不到两年时间,就建起一支具有较强作战能力的海军部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49年8月28日,毛泽东主席在中南海接见人民海军初创人员,前三为张爱萍。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50年,张爱萍在华东海军命名典礼上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50年,张爱萍在华东海军视察部队

1951年初,张爱萍同志任解放军第7兵团暨浙江军区司令员。后任华东军区暨第三野战军参谋长、华东军政委员会委员、华东行政委员会委员、中共华东局委员。他组织指挥沿海岛屿的剿匪作战,消灭了国民党军残部及潜伏特务,深入海防前线勘察地形,部署修筑工事,有力地加强了浙东地区海防建设。1954年8月,任浙东前线指挥部司令员兼政治委员,负责组织指挥大陈列岛战役。同年9月,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他于1955年1月组织指挥了我军历史上首次陆海空三军联合渡海登陆作战,一举攻占一江山岛,大陈列岛不战而克,解放了浙东沿海全部敌占岛屿,给国民党反攻大陆的图谋以沉重打击。他到总参谋部任职后,任总参党委副书记、中央军委办公会议成员,负责军事行政、装备、军务等工作。他反对一切照搬外军的做法,主张从我军实际出发进行编制体制建设,注重建章立制工作,主持制订了《关于改变组织体制的决议(草案)》、《总参谋部工作制度及工作方法十条》、《第二个五年计划期间解放军的发展方向及组织编制》、《全军组织、装备八年规划》、《对改变我军陆军师编制的意见》等重要文件,为我军正规化建设做出了突出贡献。


张爱萍同志长期从事国防科学技术和国防工业战线的领导工作,是我国国防科技事业的杰出领导者。1955年12月,他参加国务院科学规划委员会研究制订全国科学技术远景规划工作,拟制了《关于十二年内我国科学对国防需要的研究项目的初步意见》、《关于军队内部建立科学研究工作的初步意见》。自1959年9月,先后任国防科委副主任、国防工业办公室副主任,中央专委委员兼办公室副主任,中央军委委员,主持国防科技、装备和国防工业工作,组织领导“两弹一星”大协作、大会战,先后4次担任核试验委员会主任委员、现场试验总指挥,成功地组织了我国第一代地地导弹、首次原子弹塔爆、空爆及第三次原子弹爆炸试验。在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研制工作面临严重困难的关键时刻,他深入全国各地的核工业单位调查研究,向中央建议集中全国力量,加速攻关,并呈报了《关于原子能工业建设的基本情况和亟待解决的几个问题的报告》,为中央决策提供了科学依据。他长年奔波在大漠深处、深山僻壤,与科学家、工程技术人员和参试部队官兵工作在一起,生活在一起,为解决核试验中的难题,呕心沥血,殚精竭虑,提出了许多关键的指导性意见。1964年2月,任地地导弹专门领导小组组长,负责建立导弹作战基地及组建导弹部队领导机构的工作。1965年6月,向中央军委呈报了《关于组建导弹部队领导机构问题的报告》,得到军委批准。1966年6月6日,党中央、中央军委决定成立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炮兵。他亲赴全国各地勘察、选址,为第二炮兵和我国战略核力量的建设与发展倾注了大量心血,做出了重要贡献。


“文化大革命”中,张爱萍同志惨遭迫害,被批斗、囚禁达6年之久,左腿致残。但他刚直不阿,正气凛然,与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进行了坚决的斗争。1975年3月,他复出后任国防科委主任,在十分困难的情况下积极开展工作,提出“要尽快拿出武器装备上的‘杀手锏’来”,领导制订并组织实施了洲际导弹、潜地导弹和通信卫星等尖端武器装备的研制计划,成功组织了我国第一颗返回式卫星“尖兵一号”的发射。


1977年3月后,张爱萍同志再次复出,历任中央军委委员、国防科委主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国家科委第一副主任、党组副书记并兼任中央专委办公室主任、中央军委科技装备委员会主任。他团结带领广大干部和科技工作者,大力拨乱反正,全面整顿,很快恢复了正常工作秩序。他集中精力抓洲际导弹、潜地导弹和通信卫星的研制试验,创造性地建立了武器装备研制试验工作中的总设计师和行政总指挥“两条指挥线”制度。1980年5月,他成功地组织指挥了中国第一颗洲际导弹的发射。同年9月,任国务院副总理。主持国防科委、国防工办、军委科装委合并组建国防科学技术工业委员会。1982年9月,任中央军委副秘书长。同年11月,任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他强调在进行国民经济建设的同时必须加强国防建设,走民富国强的路子。他建议并组织领导了我军机械化集团军试点工作;加强了国防科技发展战略研究,并亲临现场组织指挥潜地导弹和地球同步卫星发射。他十分重视我军信息化建设,对“银河”巨型计算机、军用汉字系列微机等信息装备的研制给予极大支持。他倡导“保军转民”工作,为秦山核电站等重大项目倾注了大量心血。他出访了许多国家,积极开展军事外交和对外国防科技交流与合作,促进了我军与世界各国军队的友好交往,促进了我国国防科技的进步。他积极贯彻邓小平新时期军队建设思想,为国防建设和我军革命化、现代化、正规化建设,特别是国防科技和武器装备建设,做出了重大贡献。


1987年11月,张爱萍同志任中央顾问委员会常委。退居二线后,他仍十分关心党、国家和军队的建设,积极参加社会公益活动,热心参与开拓老年事业和关心下一代的工作,撰写了大量回忆文章,出版了诗词、书法、摄影选集。著有《神剑之歌》、《张爱萍军事文选》等,为后人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


张爱萍同志是著名的将军诗人、摄影家、书法家。他以诗、书、摄影为武器,扶正祛邪,激浊扬清,热情讴歌真善美,无情鞭挞假恶丑。他的大量诗词、书法、摄影作品,艺术地记录了党史、军史重要事件及重大活动,对弘扬革命传统、振奋军心士气、陶冶道德情操,起到了积极作用,产生了广泛影响。


张爱萍同志是中共第八届中央候补委员,第十一、十二届中央委员,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常务委员,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第一、二、三届国防委员会委员。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曾获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因病于2003年7月5日20时35分在北京逝世,享年93岁。

张爱萍在组建海军期间不得不说的几件事

、1949年3月,中国人民解放军百万大军云集长江北岸,渡江战役爆发在即。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接受了组建海军的任务。当时三野的主要领导陈毅、粟裕、谭震林均为总前委委员。大战在即,如箭在弦,他们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战役上。所以,张爱萍便义无反顾地独立担负起海军组建工作。

时间是紧迫的。渡江之后将是一系列解放海岛的战斗,海军部队必须立即成立!接受任务后,张爱萍火速前往第三野战军司令部驻地江苏泰州,与在那里指挥作战的粟裕研究拟调海军的部队和干部人选。

全部精力集中在渡江战役的粟裕无暇与张爱萍具体商讨组建海军细节,但他很爽快干脆。他说:“三野教导师师部准备给你,但目前他们无人在这里。我想先叫几个人帮你。可以先干起来,部队到江阴后再组建。”

4月23日下午2时,组建人民海军的第一次会议在白马庙三野渡江指挥所所在的楼里召开。张爱萍主持会议,共13人出席,即确定参加海军组建工作的李进、黄胜天、张渭清等。会议最后形成几点决议:时间紧迫,立即行动,一切从速从快;首先成立临时党委,部队边打边建;要尽可能吸收起义、投诚的国民党海军人员参加工作。

5月4日,中央军委、总政治部发出电令,批复同意三野关于成立华东海军的意见和临时党委会组成人选,正式任命张爱萍为“华东军区海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

、组建海军,首先要有人,而且急需有海军知识、技术的人。机关移驻上海后,张爱萍就着手考虑吸收国民党海军起义、投诚人员参加海军建设的问题。

他着手开会研究并报华东局党委批准,成立登记办事处,并在上海《大公报》上发通告招募原国民党海军人员。

为了表示诚意和便于应招的原国民党海军人员登记,他又再次在《大公报》上刊发通告,具体说明办理登记的时间、地点和要求,接着又派人到青岛、厦门等地,在当地报纸上刊发以上两则通告,并设立登记办事处。

一石激起千层浪。两则通告登载后,在社会各界引起了强烈反响。原国民党海军中部分人不相信有这等好事,犹豫不决,听了朋友介绍,也纷纷报了名,不到两个月时间,仅上海就登记了1000多人,其中有国民党海军司令部参谋长曾以鼎中将这样的高级将领,也有有各种专长的校官。

但令张爱萍深思的是,有一个人与登记办事处比邻而居,却一直没有露面,他就是国民党海军总司令部办公厅副主任徐时辅。张爱萍一直特别留意他。通告发出以后,他天天听汇报,了解情况,希望徐时辅能前来登记,但一个月过去了,仍然不见徐时辅的影子。

实际上,徐时辅并非不为通告所动。他一直在苦恼着。从心底说,他热爱海军事业,愿意干海军,但一直拿不定主意。他是桂永清任国民党海军总司令时的台湾海军司令,还是桂永清的结拜兄弟,如今报名参加人民海军,人家能信任吗?这天晚上,徐时辅正在家中翻书解闷,张爱萍在金声的陪同下登门拜访。

张爱萍开诚布公说明来意。徐时辅双手抱拳,一叠声地说:“鄙人不才,劳司令大驾,罪过罪过!”张爱萍回答:“海军初创,急需人才,如不能让您出山,那才是我的罪过。”

当晚,两人倾心交谈。张爱萍说,你上学学的是海军,毕业后干的是海军,还亲手将一艘4000吨的军舰横跨太平洋开回来,这都说明你很有能力,说明你适合在海军工作。你是我们的老师,至于经历如何,那已经是历史,关键是今后怎么走。

徐时辅见张爱萍情真意切,也坦诚地谈自己的想法。两人越谈越热乎,一直谈到深夜。此后,徐时辅全身心投入到海军创建工作中。

、有“马上诗人”之称的张爱萍向来重视部队文化工作。在创建海军的百忙中,他也留心招募文化工作人才。有一段他与叶飞争要管弦乐队的小插曲。

1944年前后,伪“满洲国”为了满足日本人和皇亲国戚娱乐的需要,在宫内府养了不少戏班子、军乐队、管弦乐队。其中管弦乐队是由当时日本国内著名的指挥家教练的。这支管弦乐队经过严格培训,功底扎实,能演奏不少世界名曲。1945年日本投降,该管弦乐队无所依附,后历经周折到了苏州,成了“裕社交响乐团”。苏州解放前后一个时期,“裕社”作了几次演出,名声很大。

渡江战役结束,十兵团部队在此休整。这天晚上,十兵团司令员叶飞与张爱萍一起出席了“苏州市庆解放音乐会”。晚会结束,这两位解放军中有名的“儒将”同时登台,向乐队发出邀请。事先了解情况的叶飞赞扬了几句之后,就握着乐队指挥李伟才的手说:“你们到我们部队来吧。十兵团欢迎你们!”

在看演出时,张爱萍就拿定主意要带走这一乐队了,见叶飞也想要,便立即说:“你们还是到海军来吧。十兵团已有一个文工团了。海军刚组建,做文化工作的人还一个没有。”叶飞见他“情真意切、理由充足”,便做了顺水人情。这样“裕社”管弦乐队就加入了华东海军。

本文内容于 2008-1-22 12:37:08 被紫藤花儿编辑

4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