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74/





唐中尉?

对,我记起来了,就是在野战医院里看望刘工的那个女军官。

我忍不住多看了眼前的女军官两眼。

齐耳的短发,严肃的神情。

如果不是那头短发,我无法将她和周围的男军人区分开来。

在战争面前,所有的人都将被迫去适应眼前的环境,或者坚决地生存,或者死亡。性别在战争面前是没有分别的,包括你的性格和爱好。

“敌人是不是疯了!”

当那个联络士官看见统计资料结果的时候忍不住惊呼起来。

“怎么了?”

被他的惊呼声吸引过来的唐中尉关切地问道。

“两个突击群!在我们师的正面鬼子集结了两个突击群准备轮番冲击阵地!不对,我让里面的人匹配电磁综合态势资料再核实一下。”

联络士官说着拿起了手边的红色电话。

两个突击群的轮番冲击,这意味着我们前沿阵地的指战员们要承受着近万敌人的轮番进攻,这些敌人装备了上百辆重型坦克和直升机,这还不包括后面数量庞大的远程压制炮火!

我们师的防守正面宽度不到二十公里,在如此狭小的空间里鬼子居然轮番投入两个突击群,可我们现在一线的作战人员还不到两个步兵团!

如果战场侦察信息是真实的,那这将是阻击作战进行到现在鬼子进攻部队最密集的时候。

没多长时间,统计信息被电磁频谱监控部门核实了。敌人现在确实投入了两个突击群轮番冲击我军阵地!

一个技术人员吃惊地捂住自己的嘴,眼睛则发直地盯着联络士官。旁边一个只有半边屁股靠在椅子上的技术人员干脆一不小心坐在地上。

整个机房里的人全都鸦雀无声,所有的人都被这恐怖的消息紧紧地摄住了自己的灵魂。

这就是敌人对我们实施大纵深电磁压制的回应,19世纪的战争,古罗马方阵再度现身,只不过走在队列最前面的是装备了140毫米滑膛坦克炮和贫铀复合装甲的M1A3。

虽然我们现在躲在深厚的掩体里面,但六十多吨的重型坦克仿佛正排着整齐的队列隆隆地逼近我们的眼帘。

那一群巨兽在血水里划开涟漪的场景再次浮现在我脑海里,还有那用死亡之翼在混沌的云海中搅动的黑色秃鹫和如同火山喷发岩浆奔流的山丘。

而此时突围的敌人正在撕裂着201师的防线。

我禁不住裹紧了身上的坦克作战服。

煤油炉上的水已经烧开了,蒸汽把壶盖顶得砰砰作响,浑白的蒸汽顺着过道逸了进来。

我步履沉重地来到水房里。

红色的火焰还在灼烤着水壶,吞吐不定的火焰不时漫过水壶边缘竭力地向上伸展。

灼热的蒸汽涌到我的脸上,坑道里应该很温暖,可我却觉得背上一阵阵地发冷。

我禁不住打个寒战,手不由自主地靠在火苗边上。

“水开了。”

一个人从后面伸出手关掉煤油炉。

我转身一看,是刘工。

“怎么,同志,觉得冷吗,是不是生病了?去看医生。”

老刘关心地看着我略显苍白的脸色问道。

我不好意思地摇摇头转身回到坐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