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七章转战松花江 第九节抄鬼子的后路

ddtt 收藏 3 6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size][/URL] 带兵走进埋伏圈前宫长海、姚秉乾就做了一点准备,调整了队形部署,在初期的交火中抵挡住敌人的火力打击,部队一点没乱,这支在九一八事变后才参加东北军的土匪军一出山就经历了第一次哈尔滨保卫战,而且出师就得胜,士气十分高,突然遭遇到埋伏当兵的基本很少有慌张的,没人在敌人枪口下乱跑,都各自找地方卧倒,端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


带兵走进埋伏圈前宫长海、姚秉乾就做了一点准备,调整了队形部署,在初期的交火中抵挡住敌人的火力打击,部队一点没乱,这支在九一八事变后才参加东北军的土匪军一出山就经历了第一次哈尔滨保卫战,而且出师就得胜,士气十分高,突然遭遇到埋伏当兵的基本很少有慌张的,没人在敌人枪口下乱跑,都各自找地方卧倒,端着自己的破旧步枪向敌人射击。

两个旅的三个机枪营虽然伤亡大半但是机枪还比较完好,鬼子的炮火没主要集中在他们头上,大炮都对准山口轰击,意图是打击企图逃跑的东北军,可宫长海的部队不是王以哲的第七旅,不会见到敌人就跑,他们习惯了见到小鬼子就拼,把鬼子打跑,山口外炮声轰鸣只摧毁了几辆辎重车,基本没炸伤什么人,山沟内的鬼子炮兵还暂时不知道打中敌人没有,还一个劲的用大炮封锁山沟内外,外边有增援你别进来,里边你害怕不想打想出去,没门,不过东北军没有溃败自然火炮伤不到他们。

东北军的轻重机枪百十多挺立即稳定住防线,步兵们冒着炮火向前慢慢跃进,充实到各挺机枪之间,在机枪换子弹的时候起到掩护作用,另外步兵还可以补充伤亡过大的机枪兵,装子弹的副射手阵亡步兵就放下步枪上前帮机枪装子弹,机枪正射手阵亡负伤,有经验的步兵立即补上去继续跟鬼子打。

东北军从前三分钟的混乱中逐渐稳定下来,其实山谷内被埋伏最害怕敌人枪炮一响就冲锋,最怕敌人从距离山沟内一百米的地方冲击下来,因为这个距离上占据地利的敌人可以打一组手榴弹端着步枪冲下来就拼刺刀,如果是这样那以后就不会有大名鼎鼎的宫长海旅长,可惜汉奸们十分怕死,距离山沟两百米的地段没有建立阵地,他们都在三四百米的距离上设立阵地,就他们那臭枪法这个距离上基本打不到山沟内的东北军。

只有鬼子兵的两个大队在这段距离上还管用,鬼子用机枪扫射密集的步兵,步兵却一起向机枪手射击,鬼子打仗跟一般的军队不一样,不是机枪对机枪的打,他们资源匮乏所以珍惜子弹,机枪只打值得一打的集群目标,等东北军分散隐蔽重机枪手立即停止射击,以节约子弹。


担任伪军顾问的尾野中尉一看敌人稳定住防线就马上告诉于琛征,“你命令部队马上冲锋,所有步兵冲锋,叫你的号兵吹号。”

“啊?我的兵能冲么?”于琛征现在是怕输光本钱,没了兵怎么当官呢?他可有点不愿意,这老小子鬼的很。

“八噶。”尾野骂了一句,吓的于琛征就是一哆嗦,老家伙急忙找过号兵,“吹,吹冲锋号,全军冲锋。”

“是。”号兵得罪不起顾问,开始吹冲锋号,因为日本顾问有生杀大权,不听就是死。


伪军一听冲锋号吓的都快拉裤子里,还冲啊,谁他妈的那么缺德,在哈尔滨城下吃敌人的亏还少么,一冲就会遭到敌人机枪的杀戮,自己没被鬼子打死好容易当了剿匪军的兵,这在死在自己的人手里就麻烦了,听说山沟内是宫长海,宫长海是打仗不要命的傻子,汉奸们听到他的名字都害怕,谁敢冲?冲锋号响了三通居然没一个伪军冲锋,都蹲在石头后边看热闹,根本连刺刀都不带上的。

尾野一看剿匪军不冲就生气了,站起来喊:“督战队,机枪的准备,不冲锋的通通枪毙。”

“别,别,不行,不行。”于琛征跳出来挡住顾问尾野,“太君,不能呀,这些兵都是被打怕的惊兵,一旦让他们冲他们肯定会投降敌人的,这等于给敌人送人过去。”


山沟内机枪也不怎么打,只有步枪的零星射击,宫长海回头吩咐参谋:“快发电报,告诉冯司令我们被打埋伏了,困在双城团山子,请他速来支援。”说完宫长海举起了大纸喇叭来,对着山两边的伪军喊,“东北军兄弟们,我是宫长海,我们都是中国人,中国人不打中国人,愿意跟我的都过来,我们不计前仇共同打鬼子,要是不愿意过来的就枪口抬高一寸放空枪,中国人打死中国人损失的是我们自己,你们为了吃饭当了汉奸我不怪你们,只要你们心里还把自己当中国人就别打我们,就算给我帮忙了。”

这心理战打的高,宫长海现在把敌人打怕,剿匪军一听他的名字谁不怕,知道他是绿林好汉出身十分讲义气是个爷们,更知道他瞪眼就杀人,所以伪军更不敢冲锋了。

东北军士兵们一听冲锋号习惯性上刺刀,他们还以为汉奸和鬼子敢冲呢,就做好战斗准备,结果敌人没冲,就在两军相持的时候,哈尔滨的冯占海得到报告,知道手下两个爱将遭到埋伏,他知道千军易得一将难求,所以立即集合起一个骑兵旅准备反扑解救自己的爱将,他一点没犹豫,也不听李杜的劝告就带兵出发。


哈尔滨地区的日本间谍在城里一看,三千多骑兵飞马出城,日本间谍立即在城内发电报告诉关东军司令部,包围哈尔滨的军队也根据情报立即包围哈尔滨城,不管城外的军队胜还是败,都不会再当他们回到城内。

冯占海一出城,关东军司令本庄繁立即下令包围哈尔滨,他坐在司令部里很是得意,就是不知道于琛征那里把事情办的如何。

宫长海被困山沟内知道不是长久之计,他也知道冯司令会来救他,他观察了一下地形,跟姚秉乾旅长说:“你带三个团从山沟南边坡缓慢冲一下,先占据有利地形,我们在山沟内是不能呆到晚上的,这太危险。”

“这个我知道,大哥你一定守好这里,我这就去。”姚秉乾立即带上自己的三千人马从山沟南边向两侧的山头进攻。

姚秉乾也是老土匪,打仗那是有几下的,他把三个团摆开一起向一面的山坡冲击,三千人打一千多人一点力气不费,因为汉奸们都是怕死鬼,不怕死他投降日本人做什么,姚秉乾旅长十分镇定的带着亲兵卫队一起冲,他手拿毛瑟枪十分利索的击毙了几个五百米外企图开火的汉奸,这些人一看敌人的长官如此厉害,肯定是那个大土匪姚秉乾,这家伙枪法这么准太厉害了,跑吧,打不过就跑。他们打汉奸就像抓小偷似的,只要东北军往前一冲吓的汉奸们丢下武器抱着脑袋就跑,傻瓜才给日本人卖命,有的干脆不跑了就地起义掉转枪打鬼子。

他的三个团一冲锋立即攻占了两座小山头,姚秉乾把辎重队安顿下来,各留两个团守好山头随后带一个团重新下到山沟里支援宫长海。

“大哥,汉奸好对付,我们收复了两个山头,晚上可以退到山上过夜,你这里怎么样了?”姚秉乾没费多少力气完成任务回来找宫长海报告,虽然两人都是旅长但是合作起来姚秉乾还是听宫傻子的,因为他毕竟能打也会打。

“我他妈的死顶着呢,鬼子的部队厉害,发动了几次试探进攻被我打回去了,我也伤亡了两千来人,我太对不起冯司令,我没带好弟兄们。”宫长海看着东倒西歪的兄弟尸体,心里十分难受,旅里的很多兵是从吉林打到哈尔滨的,又从哈尔滨打回榆树,转战两省久经大敌,这些老兵活到今天太难了,还有许多人是自己拉过来的胡子,没想到这些人一天福也没享就死在这么个不知名的地方,太不值得了。

“大哥,你别这么说,我们不是现在扭转局面了么,让炮队打完炮弹往后退一下吧,我那有不少新缴获的好枪,让炮兵变步兵守阵地吧。”姚秉乾建议完宫傻子开始组织部队有秩序的向后退一里地,由姚秉乾的一个团掩护撤出战场。


就在鬼子得手的时候,张学义已经带了两个营抵达前线,炮声已经听的十分清楚,张学义骑在马上看看自己的兵,“有的人是我借来给我帮忙的,有的是投奔我捧我场的,今天就要遭遇强敌了,我还是那句话,愿意跟我打鬼子的我欢迎,不愿意的,豁不出去这一百来斤的你走,枪是我的留下给我,枪是自己带来的自己拿回去,我不会瞧不起谁,本来国难当头多少人都缩脖子当了亡国奴,大城市里的人都这样,人家照样活,我不勉强你们送死,说心里话我也没底,我也不知道战斗后我能不能活着,兴许我回不去了,见不到我娘了,她老人家身边只有我一个儿子,我不怕死,我是怕不能回家看我母亲。”他说到这里很多人都低下了头,有的真想回家照顾父母,可人家张团长才活了二十年,人家豁的出去为什么自己不行呢,都是人都是一个脑袋俩肩膀,有什么可怕的呢。

被借来的土匪里一个头领先说话,“横把,跟你一个来月了,你好吃好喝招待我们,我们没啥可报答你的,我们就跟这你干了,马占山、宫长海、姚秉乾都是我们绿林人,他们不怕鬼子我们就怕鬼子?他们三位给我们绿林人长了脸,我们也要给自己长脸,今天我们就跟鬼子拼命了,都是人谁怕谁那,反正你借我们四十天,到大年初五我们才到回家的时候,我们不能不守信用吧,兄弟们对不对?”

“对,我们还没到放假的日子呢,干他小鬼子的,为绿林人长脸。”土匪们一顿嚷嚷都来了劲儿,那些非土匪出身农家子弟更是来舍命报恩的,自己没打过仗杀过人这会也想不到怕了,跟着一起喊口号,“不打败鬼子我们不回家看亲人,我们丢不起这个人,我们一定要收复我们的国土,胜利万岁。”

“好样的,兄弟们,前边就是鬼子的炮兵阵地,一会步兵跟骑兵冲,看到鬼子就打,等骑兵冲完撤回来,你们就一起打败下来的鬼子,骑兵连跟我冲。”张学义带着三个骑兵连立即从双城团山子北边就杀了进去,后边三个连的步兵端着步枪跟在骑兵后边就冲进山沟。

金玉害怕刚到手的人出意外,马上带自己的几个保镖骑马跟上去,她不是为想鬼子,只是不想鬼子把张学义打死。


日军炮兵大队的阵地上,三十六门七五毫米小山炮已经打了好几个小时,炮弹都打的烧红了,部分炮兵们一边拿布帮在棍子上擦已经发红的炮管,另一部分炮兵端着饭盒正打算吃饭,忽然就听见哨声四起随后是马蹄声,等这些炮兵一看是一大群骑兵的时候他们顿时放下手里的饭盒,拿起三八卡宾枪就准备跟敌人开打,可是骑兵的攻击速度太快,骑在马上的人边开枪边靠进,山沟北边这一段很短,也很直,正好适合骑兵忽然发动袭击。

三百多骑兵都是土匪出身,那年头一般的农民很少会骑马,土匪对骑马可都很专业,他们边骑马冲锋边端起老套筒、汉阳造向日军炮兵开枪,骑兵马快枪准一下就冲进日军阵地,战马一下冲进来三百多,马上有人双枪有人拿单枪,见人就打见人就杀。

鬼子的炮兵中佐也指挥的是七百个训练有素的兵,日本炮兵不是没近战武器,刺刀和步枪谁都有只是没手榴弹、掷弹筒、机枪手而已,是七百多个轻步兵,鬼子炮兵拿枪找地方蹲下就开枪,可这炮兵变的步兵没机枪掩护那能行,炮兵们端枪排声一排排的阵,打算层层抗击保护火炮的安全,火炮阵地旁的弹药车上有炮弹,还有牵引大炮的上百匹马,这都是炮兵的家当,现在要丢了他们就完了。

炮手们熟练的用步枪射击高速移动的目标,连五发子弹都没打完骑兵的马蹄子就踩到他们身上,这鬼子兵受不了,顿时被骑兵冲散了,鬼子兵机灵的都找好地方藏了。

负责警戒阵地的一个机枪小队在半山腰上一看果然有敌人偷袭,十二挺大正三年重机枪一起对骑兵开火,骑兵只注意眼前的敌人没注意山上的,这下吃可亏。张学义镇定的指挥部队,“撤,离机枪远点,快走。”他骑在马上举起步枪就击毙一个拿指挥刀的机枪小队的队长,随后他吹口哨告诉土匪们撤离。

张学义依仗枪法好一连干倒三个机枪手才骑马跑出机枪射程,子弹胡乱的打在地上石头上,就是没打中他的,他趴在马背上轻易的躲避开一千米外的机枪扫射,安全的跑出山沟。


等张学义出来一看马缺了很多,另外很多马背上趴着死伤的不少兄弟,战斗中很多土匪被日军重机枪击毙,因为土匪没见过这么厉害的机枪,一千米外还能打死人,国内的官军机枪手用马克沁机枪连六百米的目标都打不准,这次土匪算是栽到鬼子手里。

金玉一看有的马上没人,有的马上是死人,仔细一清点居然损失了一百多人,这还不算负伤的,但是他们击毙击伤的鬼子也大概是这么多,看来日本鬼子还真厉害,往常土匪死一个敌人死伤三个,现在居然一比一,鬼子没动用迫击炮和轻机枪,就几百个步枪手十个机枪就如此厉害,金玉真担心打下去自己的队伍就完了。

打完一次冲锋,张学义命令部下掩埋尸体。

“兄弟们,鬼子不好打,如果还有人愿意跟我打的我们再冲一次,不愿意的就算了。”说完张学义又翻身上马,重新整顿队伍准备再打。

“这样不行,敌人占地利,不能冲了,这样是无谓的牺牲,不如我们绕道去山沟另一边,与大部队回合,步兵留在这里打鬼子的埋伏。”小七认为不能拼光老本,以后还要指望新兵开展游击战呢。

“七哥,你带步兵营就地埋伏,我带骑兵去找宫长海,打完了我回来找你。”张学义骑在马上,“没受伤的骑兵,愿意跟我走的现在出发。”

三个骑兵连现在就剩下一半,没受伤的勉强凑够一个连跟着张学义寻找主力部队去了。张学义带兵一走金玉马上也带人跟着他,生怕他出了什么事儿,总之现在是一家人了,不跟着他跟谁呢?


冯占海的增援部队在路上走了一天一夜,在二月三号的上午顺利抵达双城团山子,冯占海一马当先冲进有零星枪声的山沟里,在这里宫长海、姚秉乾的两个旅已经在这里支撑了快两天了。

冯占海在前边骑马跑着看见前边还有一队骑兵,他依仗的马好追上去一看是个骑兵,没旗帜没军服也不知道是那来的,他仗着马好追上去一看是张学义,“小子,你往那走呢?”

张学义一回头一看是冯司令,因为自己投奔他的时候见过一次,所以认出来是他,张学义掉转马头跑过来,坐在马上给冯占海敬军礼,“报告冯司令,我带我的队伍支援山沟内被困的兄弟。”

“好样的,你拉了两个营,我该让你当团长,你怎么就带一个连冲锋?”冯占海看了看人员稀少的骑兵,这些人穿这么样的都有,长什么样的也都有,但一看就知道是土匪,这些人眼角里全是杀气。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