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四海 第一章 血战百慕大 第十二节 欲嗔还喜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43/


等铁衣再次醒来时,已经入夜了,天空中繁星点点,虽然说坐了足足有12个小时,但铁衣依然觉得浑身精力充沛,四下里望了望,没有女孩的身影,索性再次坐下来,按女孩所教的呼吸引导之法再次运行起来。接下来的几个昼夜,铁衣不厌其烦地继续着这个功法,对自身的变化感觉也越来越强烈,只是女孩没有再出现,铁衣觉得她一直在一个能看到自己的地方,便不再寻找,一心炼功。

不知过了多少天,一次铁衣醒来,突然发现女孩正笑呤呤地站在身边看着他,铁衣心头一阵狂喜,跳起来,拉住女孩的手,急急地问道,“这些天,都到哪里去了,怎么不来见我?”

女孩脸上一红,道,“还能哪里去,当然在你这里了。”说着,用手一指铁衣的右胸。

铁衣一愣,“在这?”

女孩笑道,“那天,你还记得那个伤你的海底怪人吗?他一记诸神之怒将我的寄生体打碎,我的化身神功又没有修炼成功,便只好随着碎片进入你的身体了。”

铁衣恍然大悟,原来女孩一直寄生在小鸟中,而那天自己之所以没有当场死亡,原因正在小鸟承受了大部分的力量,不由得道,“谢谢你替我挡住了那致命一击。”

女孩展颜一笑,道,“那是机缘偶合,其实以你的身体,也足以挡住那一击,只是我们现在想分也分不开了。”说着,露出欲嗔还喜的神情。

铁衣也不禁笑道,“那就不分开了,我们永远在一起。”

女孩脸色更红,顿了一顿,又道,“这些天,你进步很快,也许不用九九八十一天,你就能成功了。”

铁衣不知已经炼了多少天功,仿佛就如小时候看过的小说一般,不知还要炼多久,不觉叹道,“不知汤姆斯上将和其他的人怎么样了?”

女孩神色一黯,幽幽地道,“你想他们了?”

铁衣看女孩神色,不禁心头一痛,忙笑道,“怎么会?我在这里很好。”

女孩神色依然有些淡淡的伤感,低声道,“我知道,你不会永远在这里,也许是外面那个世界更适合你,小衣,再等几天,我就会让你回去。”

铁衣不知说什么好,只好尴尬地看着女孩。女孩一笑,道,“我该走了,你也该炼功了,记住,你只有进步愈快,我才能越早成功。”话音刚落,人已经不见。

“女娃?女娃?”铁衣不见了女孩,忙四下寻找,可四周仍然一片暗黑,过了一阵,铁衣只好重新坐下来炼功。

不知过了多久,铁衣突然被脑海中出现的一段信息所惊醒,睁眼一看,原来女孩又站在他面前,面色却很焦急,“你快回船上去,要有事情发生!”女孩不等铁衣说话,便急急地道。

“有什么事情发生?我可以不用炼功了吗?”铁衣一时之间还有些不明白女孩所指何意。

女孩叹了口气,道,“你还是那副脾气,算了,我讲给你听。刚才,我到你来的那个地方去,忽然听到有两个男子在阴谋某事,只是有些事情我不太懂,但我想既然你来自于那条船,必与你有极大的关系,便想要你回去。”说着,用征求意见的眼神看着铁衣。

铁衣陡闻此消息,也大吃一惊,暗想,在军舰上搞阴谋,一是与此次搜救行动有关,也就是说有人或者说有某个组织不想再进行这次搜救,另一个便是对军舰某些人不利,会是谁?原本舰上的官兵不大可能出现激化矛盾的问题,最大可能就是汤姆斯上将和自己这些“外来的人”,最终还可能是意欲终止此次搜救行动。但如何回到军舰,自己连自己是怎么出来的都不知道,贸然回去岂不惊世骇俗?

女孩仿佛知道铁衣的心事,便道,“上天而去,自水而回,我把你放在船只附近的大海中,让你们的人发现你就是了。”

铁衣点了点头,不禁问道,“何时我们才能相见?”

女孩一笑,道,“君欲见兮,静心而待兮。”

铁衣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又问道,“我何时走?”

女孩似是向黑甜之乡外看了一眼,铁衣心想,“四处都是弥漫的黑色雾气,你又能看到什么?”但也随着女孩的目光向外一看,突然惊奇发发现,自己隐约看见了依稀的星斗,还记得刚来的时候,只能看清对面几米的地方,并不能看到外面,不禁疑问,“难道自己的视力加强了?”

女孩似是看出铁衣的疑问,道,“你在黑甜之乡修炼已经满21天了,应该达到小成,想必已经到了洗髓的境界,再加上我15年来对你身体的改造,你应该超出常人许多了。”

铁衣一愣,难道自己成为超人了?


当黎明的第一缕阳光照射在甲板上时,负责野狼号战略驱逐舰了望任务的士兵突然发现飘浮在海面上的铁衣,军舰立刻派出救生艇,将铁衣搭救上舰。

铁衣一上舰,便看见莎丽眼睛通红地看着他,神色中充满关切,不禁十分感动,莎丽上前拉住铁衣的手,问道,“这20多天,你都到哪里去了,大家都急死了。”

铁衣知道有些事情是不能讲出来的,否则必然会导致大乱,便道,“我也不知道,我醒来时,已经在大海上飘浮了,快三天了,我才看到咱们的军舰,便一直向这边划过来。”

莎丽却没有在意铁衣的解释,只是关切地看着他,喃喃地道,“汤姆斯上将正等着你呢!”

当铁衣跨入上将独居的舱室时,意外地发现上将明显苍老了许多,看到铁衣进来,上将高兴地上前拍拍他的肩膀,叹道,“总算有惊无险,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先好好休息一下,回头咱们再聊,勤务兵!勤务兵!我要和铁衣先生共同进餐,白兰地,上我的冰山白兰地!”

铁衣感激地看着汤姆斯上将,有些哽咽地道,“上将,让您担心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