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四海 第一章 血战百慕大 第十一节 黑甜之乡

宋五 收藏 16 2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4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43/[/size][/URL] 看到眼前这笑语靥靥的女孩,铁衣忽然间灵机一动?难道这女孩便是传说中填海的精卫?“精卫……女娃?你,你莫非便是传说中的精卫?” “你果然还够聪明,没有白白浪费我一十五年的时光!”女孩点了点头,用与其外貌不相称的口气说道。而铁衣却对眼前这女孩产生了极大的兴趣,试想,有谁会见到上古传说中的人物,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43/


看到眼前这笑语靥靥的女孩,铁衣忽然间灵机一动?难道这女孩便是传说中填海的精卫?“精卫……女娃?你,你莫非便是传说中的精卫?”

“你果然还够聪明,没有白白浪费我一十五年的时光!”女孩点了点头,用与其外貌不相称的口气说道。而铁衣却对眼前这女孩产生了极大的兴趣,试想,有谁会见到上古传说中的人物,而且是上古传说中的美女呢?

“那么我叫你什么呢?妹妹?姐姐?阿姨?大娘?奶奶?”铁衣实在想不出该如何称呼自己面前的佳人。

“呵呵呵……”女孩又笑了,笑得前仰后合,铁衣也被她笑得脸色通红,笑过一阵后,女孩抑制住笑声,道,“你还是叫我女娃吧,我父亲和伙伴们都这么叫我。”

“可你是传说中的精卫呀?你应该叫精卫才对,不,我想起来了,你的小名叫女娃,对吧?”铁衣自作聪明地道。

女孩脸上闪过一丝哀伤,“精卫?清卫?精------卫------”忽然她仰头叫道,却像极了一只小鸟在哀鸣,“我不喜欢精卫这个名字,你还是叫我女娃吧!来,小衣,坐到我身边来吧。”

“小衣?你知道我叫小衣?”铁衣愕然,那是母亲对自己的爱称,自从8岁那年,再也没有人叫他小衣,今天,忽然从这个自称为女娃的传说人物“精卫”口中叫出自己的呢称,如何不叫铁衣惊愕。

女孩又笑了,“小衣,这个名字很好呀,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你的母亲不是这样叫你吗?唉,可惜,当时我不能身外用力,我救不了她,对不起。”说着,女孩露出深深地歉意。

铁衣自从童年遭遇海难后,除了部队的例行会议外,再也没有与人说过这许多话,不觉间,便与这女孩又多了一层亲近。

“来,小衣,坐到我身边,怕什么呀?过去我们都在一起的。”女孩向铁衣招手,而铁衣却有些犹豫,看了看四周,四周本来就没有什么人,于是铁衣壮着胆子向女孩走去,女孩一把拉住铁衣的手,两人席地而坐。

两个人坐在一起,却谁也没有说话,四周甜甜的黑色雾气弥漫着,天地间一片恬静。

“唉,你说,如果一直这样会有多好?”忽然,女孩哀怨道。铁衣不如如何作答,大着胆子伸手搂住女孩的削瘦的肩膀。女孩的身体向他靠了靠,而铁衣却下意识的向旁边一闪,忽又觉得不对,忙也向女孩靠了靠,女孩轻轻一笑,两人紧紧地坐在一起。

又过了一会,铁衣觉得还是说些什么比较好,确实,现代社会生活的快节奏,很难使人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地静静地坐在一起一小会,哪怕是恋人也不能,于是铁衣问道,“精,啊,不对,女娃,我们在哪呢?”

女孩抬起头,望着铁衣棱角分明的脸,笑道,“又何必在乎身在何处,我们在一起,就这样,静静地坐在一起,一起到天荒地老,不是很好吗?”

铁衣一愣,这分明是表白,忙岔开话头,道,“我记得我是与海底怪人做战时,他发出电光,刺伤了我,后来,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女娃,你一定知道我们在哪,是吧?”

女孩叹了口气,离开铁衣的肩头,站直身,道,“唉,难道你连陪我坐一会也不成,就算是安慰我五千年一直孤寂的心也不成吗?”

铁衣听出女孩的伤心,也惊恐地站起来,想解释,却发现没有任何语言来安慰女孩,只是支吾着,“我,我……”

女孩回过头来,又已是满面春风,呵呵一笑道,“算了,没关系的,我只是一时觉得闷而已,过去,我也经常一个人在一起的,何况现在我们两人一直都在一起,一直都会在一起,我们永远都不会分开了,又何必在乎这朝朝暮暮呢?”

铁衣十分感激女孩的善解人意,顺势问道,“那我们在哪呢?”

“这是我的黑甜之乡,父亲送给我的,你知道吗?他都走丢好多年了,只是最近,我才将他招唤回来的。”女孩看着铁衣道。

“黑甜之乡?”铁衣有些不明白。

“对呀,这可是一件宝贝,不仅能疗伤,而且能够提升功力,小时候,父亲常常要我和哥哥要、姐姐们坐的,自从我出了事,这件宝贝就不知哪里去了,这些年来,我走遍世界,最近我才找到,哼,要不是我不在,那些家伙也不会破关而出。”女孩话多,看来在哪个时代都是这样子的。

听说能疗伤,铁衣便偷偷地试着运了一下力,果然,自己再无痛楚的感觉,而且仿佛比过去更有力量,“对了,你说你不在,那些家伙破关而出,是怎么回事?”铁衣对女孩产生了极大的兴趣,意欲知道一切。

“这些话说起来就长了,其实有些事情过去我都告诉过你了,只是你不知道,到时候你自然就明白了,我现在功力还不够,不能实体存在于身外太长的时间,来,我教你一些基本的功法,你在黑甜之乡修炼九九八十一天,那时,你就可以时时看到我了。”女孩说着,便坐下来,双腿一盘,手捏兰花,放在膝盖上,“快,随我做。”

“可,可,可我还有问题。”铁衣想知道的东西太多,一时倒不知从哪开始问了。

“算了,我答应你,每天我会陪你一个时辰,给你解答问题,现在呢,你就快坐下,随我练功吧!”女孩有些着急,想必确实不能时间太长,铁衣也只好坐下,学着女孩的样子,盘腿而坐,手捏了几次兰花,却都不成,最终才在女孩的指导下捏了兰花指,女孩引导铁衣如何将黑甜之乡所弥漫的黑色雾气导入丹田,如何在丹田中进行炼化,再将炼化之气引导走遍全身经脉,一开始铁衣不得要领,但却在女孩的指导下,渐入佳境,随着一呼一吸,心神也逐渐平静,灵台更加清明,渐渐进入了忘我境界。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