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6/


郑尚武和沈永芳两人出了红砖小楼,又走出很远才齐齐长松一口气,互相看着嘿嘿笑了几声。

“那老头子,真是怪人!不看他是老革命的份儿上,我就……”郑尚武回头看看小楼方向,惟恐“耳背的”老军人听见,却最终没有说出后面更不敬的话来。小辈尊敬长辈,小年轻尊重老革命,这是道德原则,以前的郑尚武再混,也不愿意去触犯道德的天网。

沈永芳意味深长地斜了他一眼,悠悠地道:“我说老幺,你发现没有,其实老人家给你挑拣出来的书,是你现在最需要看的。剔除的书,要么是学校会发,要么内容跟这几本重叠或者分先后层次,要么就是你搞研究用不着的书。

郑尚武一想,真是这么回事儿!心中对老军人的些微不满顿时烟消云散。

两人捧着书向宿舍走,正好碰上三中队中队长段玉成和指导员王德铭。

郑尚武一个立正却不敢抬手敬礼,手上一大堆书呢!

“一班长,正找你呢!”段玉成笑着拿过两本书翻了翻,递给指导员道:“我没猜错吧?指导员。”

沈永芳见人家三中队的领导找郑尚武,没自己多大的事儿,正准备溜,却听段玉成道:“这位是……很面熟啊。”

郑尚武连忙介绍道:“我的战友沈永芳。”

“噢!也是战斗英雄!对了,军报上登过照片,难怪这么眼熟。英雄营猛虎连真出了不少人才。沈永芳同志,有兴趣的话一块儿拉呱拉呱?”段玉成如今是自信心爆涨,兵头儿郑尚武都降服了,其他人自然不在话下,因此说话做事都大方利索起来。其实,这也是他的本性。

“是!”沈永芳连忙立正,他比郑尚武细心很多,军校的中队长、指导员起码都是正营职干部,这一点他昨天晚上就打听清楚了。

王德铭拿着书指指操场旁的树荫道:“去那里还是去办公室?”

“就那边吧。”段玉成示意郑尚武、沈永芳跟上,领先就走,边走边道:“去图书馆见到老金了?”

老金?想必就是那老军人了,郑尚武点点头。

“吃瘪了?”

郑尚武点点头。

“哈哈,很正常啊!我刚来的时候,被老首长整治得不成人形呢!”段玉成说着,眼光却内敛起来,似乎在回忆着往事。

郑尚武一个激灵,看向沈永芳得目光充满侥幸,沈永芳何尝不是一样?他们从中队长话里听到三个字——老首长!实在看不出来啊,一个身有残疾、满脸皱纹,完全不象五十五岁的老军人竟然……

“我从北京完成进修回校那阵,老首长还杵着拐杖,一个不好那拐杖就下来,你们啊,现在算幸运的。”段玉成能够感觉到两个学员的讶异,所以继续着话题:“不符合军人规范的言行举止,在老首长那里会得到纠正,只是这两年,他老人家不太爱纠正别人了。”

“为啥?”郑尚武忍不住好奇问道。

段玉成沉吟片刻道:“心累了吧?说不准!”

没有得到答案的郑尚武挠挠后脑杓,问道:“这位老首长究竟是……”

“咱们二野的秀才将军!”段玉成自豪地说着,眼睛里散发这湛然的神光。

“注意,老段,不兴拉山头,军区司令员要骂人的。”王德铭在一旁扯了段玉成一下。军区司令员前年到云南后,抓的第一件大事就是团结,就是消灭军内的小山头主义,将所谓的二野和四野山头通通抹成中央大山头,始于文革中的“中革小组”和“林彪集团”的山头风,这才被刹住。

段玉成浑不在意地道:“山头主义我没有,军史却在心中,我为咱们军政分校(昆明军区步校的前身)能有这位老首长骄傲,也……”段玉成的神色暗淡下来,没有说出后面的话,同时王德铭也很紧张地看着搭档,惟恐他说出不该说的话来。

十年动乱啊!埋没了军内多少精英人才?军中从老帅到将军、到校级军官,这些战功赫赫、经验丰富的共和国军人,有多少遭遇到不公正的对待甚至故意的折磨?老首长,只是其中一位而已!

郑尚武很有默契地与沈永芳对望了一眼,两人眼中都是困惑。

“我,就是老首长的学生,后来留校。”段玉成说话了,语气里满是怀念和感伤:“说起来,政委担任政治部主任的时候,老首长就是军校校长了。五五年授少将军衔,是刘帅和邓政委交口称赞的军事教育系统高级骨干,对外军和新战法研究尤其独到。六六年动乱开始,云南成为重灾区,老首长起初没有被波及。七一年,军区政委兼云南省委书记遇刺一案,演变成一场山头之争。有人借着这场风波大做文章,老首长没有逃过这场劫难,被隔离审查,被扣上反革命的帽子险些整死!五十五岁的人呐,你们、你们看……”段玉成哽咽起来,眼眶红得吓人。

王德铭没有再劝阻段玉成,只是在旁边叹气。

“跪碎瓦片,一跪就是一天一夜,人呐,对自己同志的心咋就这么狠呢?老首长的老伴被逼疯出走,至今下落不明;唯一的儿子被扣上叛国潜逃的罪名,被枪杀在边境线上……”

“狗日的四人帮!”郑尚武牙齿咬得格格作响,迸出了几个字。

在那疯狂的年代,上层别有用心的人借“文化大革命”争权夺利,掀起了一拨拨的造反、武斗高潮,将刚刚从战争和三年自然灾害中缓过气来的国家搞得乌烟瘴气,让中国的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整整停顿了十年,而十年动乱遗留下来的问题,还将影响着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余毒无穷!

“老首长,没有落实政策?”沈永芳插话问道,这么大一个首长,怎么能去看图书馆呢?

段玉成别转身子去抹了一下眼睛,他实在忍不住自己的眼泪,却又不愿意在学员,在野战军来的轮训学员目前掉泪。

王德铭拍拍段玉成的肩膀,看着沈永芳道:“落实了,杨司令员一到昆明,就落实了!可人都整成了那样,落实政策又能怎么样?老首长坚决不出来授课,也不担任校内任何领导职务,这次,却把将军楼拿出来作为临时图书馆,他心里,其实还挂念着咱们的军校呐!”

郑尚武不禁转身看向那幢红砖小楼,肃然起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