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之利芒 上部 南国烽烟 048 【怪物】

longshenjihua 收藏 4 2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6/


郑尚武和沈永芳抱着试一试的心情,在旁人的指点下找到一幢红砖小楼,这里就是步校的临时阅览室了。军区步校的老图书馆正在原址新建,不得已之下,图书就委屈在这小楼里待着了。

门虚掩着,看来管理员没有放假。

“报告!”郑尚武抢前一步跨进门就立正打报告。

面前有一张老旧的桌子和一把空着的竹椅子,桌子上摆放着一本记录薄和一杯浓茶,几朵茉莉花就飘在茶水上面,散发出花茶特有的香味。

没人!郑尚武看看沈永芳,一狠心又提声大喊:“报告!新学员郑尚武请求进入!”

楼上有了响动,是解放胶鞋跟老旧的木地板摩擦出的“吱吱”声。

“咋呼啥?干啥的?”楼上的栏杆处,一位戴着眼镜,头发花白的老军人不满地问道。

“借书阅览,老……同志,我们是轮训大队的。”郑尚武放低音量道。

“啥?大声点!”老军人作出听不清楚的样子,很不耐烦地吼道。

沈永芳用手肘拐了拐郑尚武,指指自己的耳朵。

“轮训大队三中队一班班长郑尚武,请求借阅!”郑尚武没有理会沈永芳的意思,故意将嗓子扯到最大再次报告着。他跟老军人治气呢!刚才大声说话被喝叱,稍微小声点说话,老人家又耳背,奶奶的,好生难得伺候!

沈永芳瞪了郑尚武一眼,却听老军人开始挪步,带着些许赞扬的口吻道:“好,有点精气神,有股子劲儿。”

解放胶鞋在光滑的地板上摩擦着移动,发出难听的“吱吱”声。这,吸引了郑尚武和沈永芳的注意,他们仔细一看,原来老军人的左腿膝盖不能弯曲,他身有残疾!军人残疾,最大的可能是在战场上,要不就在国家建设工地或者抢险救灾的战斗中。

两人不约而同抢步向前,一左一右扶住下楼来的老军人。

“不用,不用。”老军人嘴上说着,却没有丝毫拒绝的意思,在两个年轻人的扶持下坐到办公桌后,嘴角抽动着露出一个带有些神经质的微笑,说道:“不错,还不错。叫什么名字?证件?”

“郑尚武,沈永芳。”两人立即递上证件。

老军人仔细查看一番后,边登记边问道:“想看什么书?”

郑尚武看看四周并没有书架,也没有一本书的影子,心想书应该在楼上吧?沈永芳则回答道:“什么书都看。”

“噢,你呢?”老军人用下巴示意郑尚武说话。

郑尚武搔着后脑杓嘿嘿傻笑道:“也一样,有关山地丛林作战的书,地理的、生物的、武器装备的、外军资料、历史战例,都看!”

老军人“哦”了一声,眼光透过厚厚的镜片看看郑尚武,又看看郑尚武的证件,念叨着:“郑尚武,嗯,去吧,楼上自己看去,实在找不到再来找我。”

“哎!”郑尚武答应一声就想上楼。

“什么?”老军人脸色一沉问道,郑尚武的答话完全不符合军人规范。

郑尚武愣了愣,他实在摸不着头脑,这老头说啥?怎么脸色说变就变啊?沈永芳再次拐了一下他,作出挺胸立正的姿势。他这才会意,连忙正儿八经地立正道:“是!”

“去吧!”老军人从鼻子里哼出一声,挥挥手后就埋头登记沈永芳的证件,不再搭理郑尚武。

楼上,是书的海洋!刚刚结束十年动乱的中国,市面上根本就找不到多少像样的图书,可军队不同,军事教育机关就更不同了!满满当当的书架,满屋子都是图书散发出来的特殊味道,不对,是樟脑丸和香叶发出的味道。

郑尚武一排排书架慢慢打量,他不知道具体应该看什么书,只能根据书名来一本本的甄别。沈永芳没有上楼来,此时就在楼下和老军人拉呱。

“老同志,这里就您一个人吗?”沈永芳显然在讨好管理员。

“啊?!”老军人大声地回答着,惟恐别人听不清楚自己声音,还带着对沈永芳搭话目的的疑问。

郑尚武想象着沈永芳尴尬的表情,从书架上抽出一本书来翻看。

“老同志,您腿脚不方便,这么大年纪了,一个人管理这么多书,能成吗?”

“老?我老吗?!不老!毛主席七十三岁还游长江呢!我才五十五,不老!”

郑尚武赶忙把书放回书架,捂着嘴免得笑出声来。那书,不是他想要看的。

沈永芳还真有不屈不挠的精神,又道:“老同志,咱们图书馆有多少书啊?”

“七万册。”

“这么多?”

“多?!多个屁!被狗日的败家子们烧了不少!我说,你不看书在这里瞎叨叨个啥呢?不看书的,去去去!”

“看,我看,我这就上去。”沈永芳全军溃退,怀着连滚带爬的心情上了楼,只见郑尚武一脸灿烂地看着自己,这火气一下就窜上来,走近郑尚武就是一拳,低声骂道:“老家伙倔着呢!”

“说啥?!上面那个沈永芳,你说啥?”

两人不敢回话,却一起吐了吐舌头,传达一个相同的意思:这也叫耳背?

还好,老军人没有继续追问下去。不久,郑尚武抱着一叠书下楼来,老军人略显慌乱地戴上军帽,却被郑尚武敏锐地发现——他的头发秃顶了。

“这么多?”老军人皱着眉头翻捡着书,也不问借书人郑尚武,就自顾自地将一些书拿出来,边拿边说:“这本《进攻战斗》,和这本《防御战斗》,还有这本《战斗勤务》,你们明天就会发。你眼光不错,这本,你用不着,不看。这本,以后看……”

郑尚武愣了,这是啥事啊?谁借书谁看书啊?这老头子知道自己想看什么书吗?怎么这么直接就帮自己挑拣起书来了?

一连串的疑问不能指望得到回答,也不敢问当面的老军人。他只能在心里下了一个结论:这老头是个怪物,别惹!最多下次来再把那些书借走就成。

楼梯在响,回头一看,沈永芳的眼神里也是这个意思。于是郑尚武点头哈腰道:“行,就听您老的,您老走的桥都比我们小年轻走的路多,吃的盐都比我吃的米多,都听您的!”

“油嘴滑舌!滚了!”老军人说着,“啪”的一声将登记后的薄子摔在桌子上,转身过去不再理会郑尚武。

敢请马屁拍到马腿上了?这可是老子难得一回拍别人马屁啊!郑尚武本想争口气回来,却看到老人家瘦削的背影,马上想起那跛腿和满是皱纹的脸,算了算了,不计较了,走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