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周看世界]在中国渐渐消失的职业

海湾乌托邦 收藏 112 7870
导读:[原创][小周看世界]在中国渐渐消失的职业


小周从网络上看到一个题目叫《在中国渐渐消失的职业》读后感触很深,因为小周确实在童年有好多经历过。在农村那个时候,学校边肯定有个老奶奶或者老头,摆上一个摊,上面有几分钱一包的我们那叫“老鼠屎”的东西,还有味道又甜又鲜的萝卜丝,有果单皮,有棒棒糖,那个时候真是一个值得回忆的年代拉!所以也就顺着它的思路我也写一篇文章。供大家回忆回忆,回味回味一下!


一、 卖药的

这个卖药的,我的印象里好像是卖打蛔虫的梨膏糖的。

一般都是在靠近晚上的时候,在大队部的场子上,搭个棚子,然后到村里敲锣打鼓的一阵叫唱。我只知道这个时候是我们小孩子最高兴的时刻!因为在卖药之前,肯定有一段表演,有的表演越剧,有的表演小品,到最后肯定讲一些大道理,说他的药好,药能打出多大的蛔虫呀什么的,不过有次我还真看见一条半米多长的虫子,我想还好不是我拉屎拉出来的。反正觉得很好玩,如果唱的好,我家老头子一高兴,兴许会给我买点这个打蛔虫的宝塔糖吃吃,反正是高兴的事。如今估计再也看不到了。


如今要看戏估计也只有到戏院里去了,到戏院里去看后,又反而觉得没意思,反正是没有童年的那个味了。



二、卖茶水的

卖茶水,估计现在很多80代的人都不怎么熟悉了,这个职业有点象武侠小说里描写的一个样。一根竹竿,上面挂个大大的茶字,竹竿边摆着一个棚子,下面是一个八仙桌,和一个灶头。

可能现在很多人不理解,那么个时候为什么会有卖茶水的这个职业。但小周经历过,因为我奶奶就是干过这个的。因为小时候父母经常忙工作,我呢!小时候跟奶奶特别亲近,记得我小时候一直到11岁的时候才有自己的床,所以小时候基本上和奶奶一起睡觉的。但一般卖茶水季节也是很短的,一般就只有一夏天,所以基本上一边卖茶水,旁边一般还摆个水果摊。每天天不亮,我奶奶就抱个大的铁桶,上面有个盖子,下面有个水龙头的水桶。带到马路边我家的旱地上自家盖的茶水摊上去,那个时候挑水,烧水都是奶奶一个人做,我呢一个人把长凳搬到外面,在两条长凳上架个小扁(农村用来晒东西的工具),把水桶里面的水果拿到扁里。等到太阳出来了,那么水也就开了。奶奶总是那上一小搓红茶放在桶里,倒上开水,热腾腾的茶水出锅了。我这边也把桶里的水果全摆放到位了准备营业了。有的时候一天能赚个几块钱,有的时候只能赚几毛钱!呵呵!这个就是真实的卖茶水生活。


如今路边卖茶水的不见了,如今的马路边到处是饭馆了,里面直接供应餐、饮了。呵呵!职业的变化呀!



三、修钢笔的

这个职业我是在大学的时候才知道的,因为我在大学校园里见到过修钢笔的。那时候的钢笔对小周而言已经是没用处的东西了,奢侈品了。因为小时候我家里买不起,小学伴随我的是铅笔,我只知道我小时候我爸爸削的铅笔又圆又润,又整齐,又漂亮。而我因为每次削铅笔的时候总是用力不均匀,老是削的一边浅一边厚,反正没我爸爸削的好看。说起修钢笔的,是因为我在大学的时候,我们学校里就有一个修钢笔的老头。很怀念南京财经大学铁路北街本部的食堂边那个老头还在不?


我考上大学后,大姨夫给我买了一支派克笔,才算有钢笔之人。不过因为不习惯用,所以基本上灌满墨水后写过一两个字后,用的不习惯,再加上小周字写的狂丑,所以就没怎么用过。后来有次我想起了这支笔,想拿出来写写,却因为灌的墨水老不用,皮管已经漏墨水了。这个时候我才想起我们大学食堂那边的那个修钢笔的老头。老头的年纪70多岁,因为没什么生意,我总能在每次经过食堂的时候看见他一个人打着盹。我和这个李老头就是这么认识的。修好后他死活不肯手钱。他不容易我知道,所以我硬塞给他了。但我现在在家还有那支他修的钢笔,但我一直没用。一是不习惯,二是有点想念这个修钢笔的老头了。


如今靠这个手艺活的人估计不存在了,这个手艺估计和修毛笔的手工艺人一样,估计也在慢慢消亡了。现在的新职业是,卖钢笔的。因为基本上如今的东西坏了就重新买新的,所以如今的钢笔是一个比一个卖的贵,因为有那么多人攀富,不宰白不宰!


四、剃头挑子的

用挑子叫卖着剃头,这个小周也只有在电视里看过,对这个职业我不太熟悉,因为小时候都是奶奶给我剪的头发。到稍大点的时候基本上都是到学校边的理发店去剃头,我去也不贵,小孩子才2毛钱,当然以后就慢慢贵了。


不过要说如今的新职业,小周倒是影像深刻。如今在农村到处是修微波炉的,收废品的,还有叫卖这一习惯。不过如今的正规行当要算买小菜了,我住的小区里每天就有人买小菜,每天他开着一辆电瓶三轮车,里面有各种蔬菜猪肉呀什么的,



五、补锅的

补锅,我比较熟悉了,因为小时候补锅还是比较多的。记得我家最有可能出现洞的地方一般都不是靠近锅底的地方。补锅的也是一挑子挑在肩头喊叫着,一头挑了个煤球炉,另一头挑着补锅的工具和各种铁器,这个属于顺便推销!只要有个妇女要补锅了就放下挑子,到家里一看锅补补就行的,把煤球炉点沸热了,上面有个特制的东西放在火上烧,等好的时候,在锅里图点灰,手里拿块布之类的(可能不是布),上面也图上草灰,拿着在火炉上烧的剔红的铁水往布上滴上一滴,再往要补的地方一按,另个手再拿布两边一合就行了。补铝锅就更容易了,一般的铝锅都是底部给烧通的。所以基本上只要坏了就把整个底都换一换就行了。把锅底切整齐了,换一片铝,绕着锅边敲敲打打再用东西一融就行了,挺简单的。


如今这个职业肯能也要消失了,因为现在人的生活,补一补还不如重新买一个新的实在。个人意见!


六、卖冰棍的

小周小时候在农村过的,农村一到夏天特别有意思,有知了、有泥鳅。最主要可以吃到冰棍了。那个时候买冰棍一般很费事,一般都要到城里去买。所以我们村上经常有人,骑个自行车,在自行车后面放个大木箱,一边骑,一边敲着木箱,嘴里喊着悠扬的“买冰棍了”。呵呵,那个时候最常见的是只放糖水的冰棍和赤豆冰棍。那个时候能吃上一口赤豆冰棍是很幸福的事情。


如今冰棍一到夏天在路边的小店里的冰箱里都有买,各种各样的花式。但很可惜再也吃不到童年时候的幸福感觉了。




因为是童年记忆,可能有的地方自己看到的可能和你看到的有些偏差,望见谅!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