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落泪了,竟然是为了一个贼.

政法系 收藏 63 4742
导读:我落泪了,竟然是为了一名贼。一名警察,七尺男儿,为一名贼落泪,这种感觉是酸?是甜?是涩?抑或夹杂着各种成分?   记得去年春节前全市集中开展了一次反扒雷霆行动,在基层派出所工作的他随队巡逻在市区的大街小巷。   连日阴雨绵绵,天气异常的寒冷,夜幕降临,街上的行人逐渐稀少。我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离交班还有半个小时。我拉了拉紧棉衣帽,将冰凉的手伸在嘴前呵了呵气,这时我穿的是便衣,但依然对周围保持着警觉。   转到一个小区门口,突然一个佝偻着腰、神色可疑的人影闪进他的视野。我定了定神,看见这人在搬停靠在门

我落泪了,竟然是为了一名贼。一名警察,七尺男儿,为一名贼落泪,这种感觉是酸?是甜?是涩?抑或夹杂着各种成分?

记得去年春节前全市集中开展了一次反扒雷霆行动,在基层派出所工作的他随队巡逻在市区的大街小巷。

连日阴雨绵绵,天气异常的寒冷,夜幕降临,街上的行人逐渐稀少。我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离交班还有半个小时。我拉了拉紧棉衣帽,将冰凉的手伸在嘴前呵了呵气,这时我穿的是便衣,但依然对周围保持着警觉。

转到一个小区门口,突然一个佝偻着腰、神色可疑的人影闪进他的视野。我定了定神,看见这人在搬停靠在门侧边的自行车,手不住地发抖,怎么也挪不动。

怪了,这年头居然还有偷自行车的!我出其不意地出现在那人旁边,厉声喝道:“干什么?”那人猛地一怔,全身象筛糠一样,说不出话来。我暗中思忖:还从没见过如此蹩脚的贼!

我把他带到派出所,在光亮下,才有时间看清这人:一脸胡子拉碴,头发乱蓬蓬,眼角、额头爬满了皱纹,一问,才四十岁,可怎么看怎么象五十多岁的人。

我犀利的眼光直逼过去,那双游离不定的眼神便低垂了下去。

“你为什么要偷?“我的声音有力,不容置疑。

那人嘴嗫嚅着,可没发出声音。

“我在问你!”我的声音显然提高了几度。

那人终于开口,声音却很低:“我…..我这是第一次。”迟疑了一阵,他又说,“本想进城来给上中学的儿子买英语复读机,可没那么多钱,于是转来转去,不知回去给孩子怎么说,看到这辆车,就想偷来卖……”

简直象是在说戏,就是卖自行车又能换多少钱?我说要拘留他,那人仍低着头并没显出特别的表情。我又说要通知他的家人,那人一下就急了,说无论如何也不能告诉他的儿子。

我开始有些狐疑,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家庭?藏着怎样的隐忧?警察的责任感使我下决心要做个调查。根据询问的地址,我连夜找到了偷车人的家。

这算什么家呀?所谓的家只是在两栋大房子间搭了个顶的毡棚屋。进到里间,家徒四壁,昏暗的灯光下一个十五、六岁的男孩伏在一张简陋的桌子上学习。他问男孩他父亲的去向,男孩说:“给我买英语复读机去了。”我的心直往下沉。

从孩子口里他了解到这个贫寒家庭的境遇。孩子的母亲一年前才去世,爷爷奶奶早就没了。期末考试,孩子考了全班第一,他见班上同学都有英语复读机,也想要。看着孩子渴望的眼神,想着快过春节了,父亲便上了街,他要送给孩子一个新年礼物。

联想到偷车人的言行,我明白了这位父亲做出偷的决心是经过了怎样的心灵煎熬。看着他凝重的表情,孩子天真的问我是否认识他父亲?他父亲怎么那么迟了还不回家?作为警察,我真不知该怎么回答他,我不想伤害孩子纯洁的心灵,宽慰了孩子后便离开了这个家。出了门,我才感到眼眶涩涩的,鼻子也一阵发酸。

我没过多思考,径直来到商场,掏出身上仅有的几百元钱,买下一台英语复读机。回到所里,向所领导说明了这一特殊情况,便提前结束了对偷车人的拘留。他要编一个美丽的谎话,不让他的儿子知道真情。

我开着警车,那人坐在上面,身旁放着那台刚买的英语复读机。黑暗中谁也看不清谁的表情,但彼此都能感觉到对方的眼光在一闪一闪。我提前让他在他家附近的岔道口下了车。

那人的身影渐远,仍不时地回头挥手。警察的泪水再一次止不住流了出来。而此时的那人,眼里该也有泪吧……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